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人算不如天算

第二百一十九章 人算不如天算

  曾国藩没料错,对于湖北军队始终没有大举进兵江西这一点,满清朝廷里是有些声音,之前咸丰大帝要求官文扩军,打的也是想从湖北调兵东下镇压太平军的主意。

  不过对吴超越来说还好,按照满清朝廷的行政制度,总督主管军事,巡抚主管民政,是否派遣军队出省作战是总督说了算,巡抚只有建议权而没有决策权,所以这份压力是压在花沙纳身上,吴超越有良心可以帮花沙纳分担点,没良心不管不问花沙纳也拿吴超越没办法。——顺便说一句,因为湖北新军的编制属于抚标,是吴超越的直属军队,即便是花沙纳也没权力调动差遣。

  人品还没烂到极点的吴超越当然还算有点良心,收到杨文定请求派兵增援九江战场的书信后,吴超越马上就拿着书信找到了花沙纳,建议花沙纳派遣王国才率领驻扎在田家镇的三千多绿营兵东下增援九江战场,既给曾国藩帮忙,也给满清朝廷一个交代。

  一向对吴超越言听计从的花沙纳难得没有立即答应,盘算了片刻后,花沙纳还对吴超越说道:“慰亭,出动湖北绿营增援九江战场,是匡扶大清江山的好事,按理来说老夫不该阻拦。但老夫必须问你一句,我们如果这么做了,会不会导致长毛再次发起西征,为我们湖广又招来刀兵之灾?”

  知道花沙纳是不想又把战火烧到家门口,吴超越坦然回答,说道:“有这个可能,但这个可能非常的小,长毛的主力目前正在苏南苏北不断的攻城掠地,仓促之间很难回师,那一带又是出了名的富庶之地,以长毛的泥腿子性格,叫他们放下嘴边的肥肉回头来啃硬骨头,可能也非常小。”

  说罢,为了将来的下一步计划,吴超越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而且这也是一个巩固湖广安全的大好机会,九江湖口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我们如果能够乘机拿下这两座城池并牢牢控制在手里,那么等于就是在湖广之外建立起了一座外围屏障,不但可以缓冲作用,还可以我们确保与江西的联络畅通无阻,进可攻,退可守,完全掌握长江中游的战略主动权。”

  虽然不懂军事,然而花沙纳确实是个难得的能吏,稍一盘算就又提出了两个问题,“那么,我们有没有可能拿下九江和湖口?还有,出动王国才那七个营的兵马够不够?”

  吴超越用手指头指住了地图上的湖口,说道:“只要我们能先拿下湖口,那么九江必破。王国才的兵马虽然不算多,但是他到了九江后只需要负责帮助湘军围困九江,让湘军可以腾出手来大举进攻湖口,想来也勉强够用。”

  “那就出兵吧。”花沙纳想都不想就吩咐道:“稳妥点,除了出动田家镇驻军外,另外再给王国才派三千鄂勇去帮忙,军事上你拿手,这事你安排,老夫只管签字用印。”

  有了花沙纳的全力支持,吴超越当然是毫不客气的马上调兵遣将,先是马上去令王国才出兵,又从官文和花沙纳先后组建的临时工鄂勇中挑选出了六个比较象样的营出来,做为第二批增援军队派遣出省。同时吴超越自然少不得明令这些鄂勇由王国才直接指挥,不给曾老师乘机笼络和收买他们的机会。

  除此之外,为了避免杨秀清误会,吴超越自然少不得暗中联络容闳,让容闳向一直与大冶铁厂保持秘密贸易往来的太平军透风,说明这次出兵是为了给满清朝廷一个交代。又暗示说杨秀清如果有什么看不顺眼的人,可以尽管放到西线来。

  王国才带着七个营的绿营兵抵达九江战场增援后,曾老师也只好无可奈何的同意了式字营单独南下,然而李文安父子欢天喜地的带着式字营先行南下江西腹地拣功劳后,曾老师却还是断然拒绝了先打湖口的战术建议,坚持要先打九江后打湖口。而在给花沙纳和吴超越的书信上,曾老师还乘机提出了前线军队营伍繁杂、号令不一这个大问题,建议设立一个前线总指挥,统一号令以便作战。

  曾国藩的这个要求让脾气甚好的花沙纳都翻了白眼,向吴超越叹息说道:“慰亭,老夫终于明白你为什么无法和曾部堂无法相处了,也终于明白在湖南的时候,湖南绿营冲进你老师的家里开枪伤人骆抚台也装做不知道了,就你老师这脾气,不管是放到了那个省份,那个省的督抚都容不下他啊!”

  “花制台,这还只是开始,将来还有我们受的。”吴超越苦笑连连,说道:“说句不好听的,花制台你得保养好身体,以后我这位老师气你的事还多着呢。”

  “言之有理,老夫是得先做好这个心理准备。”花沙纳也开了一个玩笑,然后才向吴超越问道:“我们想赶紧九江湖口拱卫湖北安全,你老师想乘机控制我们派去的援军,如之奈何?”

  吴超越皱眉,迟疑着答道:“不好办,我是太清楚老师的脾气了,我们不做出让步把援军交给他指挥,他是绝对不会按我们的要求打。可是要把援军交给他指挥,我们先派去的十三个营,以后只怕大半都得姓了曾,晚辈这次是真没办法了。”

  “既然没办法,那就别浪费力气去想办法。”花沙纳挥挥手,冷笑说道:“曾部堂不是想和我们比拼耐心吗?那就比,了不起就是多耗点银子钱粮,老夫就不相信了,他曾部堂就不怕被人参一个旷日绵岁、劳师糜饷的罪名。”

  官场老吏花沙纳有这个耐心和信心,年轻气盛的吴超越却没这样的耐心,尤其是吴超越现在的目的是想尽快弄死曾老师解决隐患,还有收编曾国藩麾下那群精兵强将,在这样的情况下,吴超越当然不想让曾老师继续用什么结硬寨打呆仗的安全战术,只有让曾老师赶紧动起来,采取一些比较激进冒险的战术,这样爱最符合吴超越的目的和利益。

  绞尽脑汁的同时,吴超越当然一直保持着和前线的密切联系,随时掌握九江湖口战场的一举一动,而杨文定和王国才也表现得十分称职,不但每日一报前线军情,还派出了大量的斥候侦察前线敌情,勘探山川地理,让吴超越身在湖北省城也可以对前线情况了如指掌,给了吴超越遥控指挥九江战场的机会。

  在此期间,吴超越向英国人订购的两条蒸汽明轮炮船,终于在小包令的亲自押送下送到了湖北省城,同时到来的,还有聂士成之母,以及吴超越的正妻杨玉茹和从没见过面的女儿——上海已经沦为孤岛,随时可能面临战火之灾,反倒是湖北省城这边更加安全,吴老买办才坚持让聂母把孙媳和曾孙女给送到了这里来。

  亲够了侥幸没有过于遗传自己干瘦特征的女儿,吴超越这才想起向小包令道谢,而小包令则一边谦虚,一边拿出了一张银行存单递给吴超越,微笑着说道:“吴,这是阿礼国先生托我带给你的。”

  “阿礼国先生给我银子干什么?”

  翻看着那张上海有利银行开出的、数额不菲的存单,吴超越稀里糊涂,小包令则操着益发娴熟的汉语笑道:“吴,你还真是一位视金钱如粪土的绅士,难道你忘了,你和阿礼国先生签定得有一份共同勘探金矿的合同?那上面可清楚写着,你在发现的那座金矿里,可以获得百分之三的利润。”

  “我真忘了。”吴超越一拍脑袋,然后忙向小包令道谢道:“感谢你,亲爱的包令先生,请务必替我转告阿礼国先生,替我感谢他的高尚品德,我都已经忘了的事,他不但一直记着,还主动给我送来了银子。”

  “没问题,我一定替把话带到。”小包令一口答应,然后又微笑说道:“吴,我可以向你保证,我也是一位品德高尚的人,也非常希望能与你签定一份类似的合同。”

  吴超越会意,笑着问道:“亲爱的包令先生,你也对投资勘探和开采金矿有兴趣?”

  “当然,在这个世界上,对黄金不感兴趣的人恐怕还没有。”小包令笑笑,说道:“吴,想必你也知道,我的父亲是香港总督兼驻华全权公使,有权力调动整个东亚的英**队和舰队,你如果和我签订这么一份合同,办事可以直接许多。”

  吴超越眨巴着三角眼不说话,心里所盘算的,当然是南非那个导致布尔战争爆发的超大型金矿。小包令则微笑不说话,知道吴超越是聪明人,更知道吴超越现在绝不敢拒绝自己提出的要求。结果也被小包令料中,权衡了一下利弊之后,吴超越果然答道:“我只知道最后一处了,但是那个金矿不在东亚,甚至不在亚洲。”

  “没关系。”小包令笑着说道:“吴,难道你忘了,我们英国有个称号叫做日不落帝国,只要是在地球上就行。”

  “找到那座金矿,你们就要变成日落帝国了,十一个国家联手坑你们!”吴超越在心里嘀咕,嘴上则笑道:“亲爱的包令先生,这件事不必急,我们慢慢商量,快请进城吧,我已经叫人在巡抚衙门里准备了丰盛的宴会为你接风洗尘。”

  小包令爽朗大笑,立即接受了吴超越的邀请,结果进城的路上,小包令又提出自己亲自来汉口的另外一个来意,就是希望能在汉口建立一座领事馆,吴超越则答应可以替小包令向满清朝廷提出请求,又笑着说只要自己还在湖北,汉口有没有领事馆其实都一个样,小包令含笑承认这点,与吴超越言谈极欢。

  注定是忙碌的一天,忙完洋人忙水师,忙完老婆忙孩子,好不容易忙到晚上准备休息的时候,还没等吴超越进到杨玉茹房间补交积欠多日的公粮,亲兵则又报告说有曾国藩的信使求见。吴超越一听大怒,没好气的吼道:“叫他明天再来!绝对是战船火炮的事,说不定还想打我刚弄到手的蒸汽炮船主意,我这位老师,没治了!”

  被吴超越料定,辛苦补交了一夜的公粮之后,第二天见到曾老师派来的信使时,信使呈上的书信上,曾老师果然问起了吴超越承诺的战船火炮移交时间,又拐弯抹角的打听蒸汽炮船的价格和装备情况,话里话外都是想要学生白送他几条蒸汽炮船的意思。

  挥手打发了信使下去等回信,然后吴超越才冲赵烈文叹息道:“完了,我这位老师真的彻底没救了,天天花着我的银子吃着我的粮食,不好好打仗就算了,还贪心不足的想要我白送他几条蒸汽炮船,他真以外我的银子是凭白无故从天上掉下来的?”

  赵烈文也长长叹息了一声,再没有任何兴趣和吴超越谈起这个已经重复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话题,只是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吴超越抿动着嘴唇盘算,片刻后,吴超越咬了咬牙,恶狠狠说道:“不能再继续惯着我这位老师了,替我回信给他,别提任何关于战船火炮的事,只是把我们之前讨论出来那个攻打湖口的战术告诉他,他会心里明白!他如果装糊涂,就让杨文定直接提出来!”

  有杨文定和王国才的情报支持,吴超越和赵烈文早就想好了如何拿下湖口的办法,这个办法则是针对湖口的特殊地形和太平军的军队部署而制订——太平军湖口守将黄文金为确保封锁航道,主力并没有驻扎在湖口城内,选择了驻扎在石钟山的山腰,水师驻扎山下水面,又在隔水相望的梅家洲驻军一支,水陆联手倒是严密封锁住了航道。然而王国才提供的斥候探报则明确指出,太平军并不重视石钟山的山顶防御,同时后山也有多条道路可以直达山顶,湘军只要派出一支军队登陆,在交战之际突出奇兵抢占石钟山的山顶,就可以居高临下直捣太平军的营地,从背后攻击太平军的临江炮台。(历史上李续宾攻破湖口的战术。)

  这些地形特点是吴超越让王国才再三确认了的,同时王国才提供的情报还显示,张家坝一带有树林适合埋伏,也有道路可以迂回到石钟山的背后。

  赵烈文代笔这个详细到连登陆进兵路线都清楚列明的作战计划送到九江前线后,没能再从忤逆门生那里讨要到好处的曾国藩果然装了糊涂,故意没把这个作战计划拿出来给众将讨论。而杨文定等了两天不见动静后,便遵照孙女婿的命令,越俎代庖在湘军众将齐聚的会议上提了出来,建议曾国藩采纳。

  面对着这个成功把握很大的作战计划,没有一个异姓湘军将领不动心赞同,就连曾国荃都跃跃欲试,力劝曾国藩接受,并自告奋勇去担任奇袭先锋。然而曾国藩却仍然还是连连摇头,说道:“太冒险了,倘若被长毛识破,我们派去奇袭的军队就马上会身陷重围,有全军覆没之险。尤其是我们的水上力量并不占优势,计划倘若失败,连接应登陆军队回营都难。”

  湘军众将还是坚持,但曾国藩还是不听,杨文定出面力劝时,曾国藩还慢悠悠的说道:“实力不足,没这个把握。除非慰亭派出他的督标水师给我帮忙,也许还有点成功的机会。”

  杨文定无可奈何的把曾国藩的答复用书信送到吴超越面前时,绕是吴超越也算是修炼出颇深城府,也终于忍不住砸了桌子骂了娘,“老东西!你这个宁死不吃亏,拼命占便宜的性格,是不是一辈子都不想改了?得寸进尺,蹬鼻子上脸!喂不饱的白眼狼!”

  “慰亭,你老师不打,我们打!”赵烈文也是彻底的忍无可忍,提议道:“用不着你亲自出马,把我们的作战计划告诉给黄远龙(黄大傻),叫他出动第二兵团就足够了!实在不行,叫我们的水师出手,配合刘坤一的庄字营也有把握!”

  吴超越并没有立即采纳赵烈文的愤怒提议,原因是吴超越担心自己出动湖北新军攻打太平军,有可能会导致杨秀清的误会,破坏好不容易形成的主力之间两不相犯的有利局面,招来太平军主力反扑,被迫迎战白白便宜满清朝廷。

  “禀抚台,花制台派人送来了一张纸条,说是请你过目。”

  突然响起的亲兵声音,打断了吴超越试图联络杨秀清知会出兵目的的盘算,很是疑惑花沙纳怎么会给自己递小纸条的同时,吴超越赶紧接过亲兵递来的纸条,结果打开只看得一眼,吴超越马上就是全身一震,然后又立即放声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天助我也,曾老师,这次我看你怎么办!”

  “什么事这么高兴?”赵烈文很是疑惑的凑了上来,结果只看得一眼,赵烈文也忍不住疯狂大笑了起来,“人算不如天算!曾部堂,这次看你怎么办!”

  让吴超越和赵烈文双双狂笑的纸条上只有区区五个字——曾麟书病危。(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0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