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二十章 甘尽苦来

第二百二十章 甘尽苦来

  曾麟书是谁?

  他是一位好人,值得令世人敬重的六旬老人。

  虽然他天资不高,先后参加了十七次乡试,四十三岁时才勉强考中一个秀才,可是他教子有方,五个儿子个个名震天下,名留青史。

  他的家境只算中等,却积德累仁,救难济急,到了国家危难时,他还倾尽家资,帮助长子办理团练保境安民,杀贼平叛。

  他还至公无私,在他长子与他徒孙争权夺利打斗得不可开交的时候,他不顾亲疏血脉有别,毅然站到了他亲生儿子的对立面,站在了异姓徒孙的一边,用他苍老衰弱的身躯为徒孙遮风挡雨,送上最为及时还如同神一般的助攻!

  对此,他的徒孙感激涕零,他的长子却是撕心裂肺的放声惨叫,“父亲,你病得太不是时候了!”

  收到父亲病危的消息,咱们可怜的曾老师只觉得是一阵接一阵的天旋地转,一阵接一阵的眼前发黑,几乎当场昏厥在地,眼中泪花闪烁,口中念念有词,“父亲啊父亲,你怎么就会突然病重了呢?怎么就会突然病重了呢?太不是时候,太不是时候了啊。”

  吴超越的太老师曾麟书病得的确很不是时候,他如果突然有什么三长两短,那么按照满清朝廷的规矩,咱们可怜的曾老师就必须离开他心血所凝的湘军队伍,交出兵权回家丁忧守制三年,否则那就是忤逆不孝,要吃官司,最轻也是革职拿问,重了的话还有直接赐死的例子…………

  当然,如果大清朝廷和咸丰大帝考虑到战事需要,下旨夺情,那咱们的曾老师倒是用不着交出兵权回家守制?但是咸丰大帝凭什么要下这道旨意?母丧丁忧期间,咱们曾老师举臂一呼应者云集,迅速拉起了上万兵马,这件事本来就犯了朝廷大忌,被咸丰大帝视为心头大患,这么好的机会可以轻松解除隐患,咸丰大帝凭什么还要养痈遗患?

  再说了,咱们曾老师现在又有什么需要夺情的价值?几次被石达开抽得满地找牙,差点全军覆没在江西境内,全靠门生搭救才勉强逃回湖北重整旗鼓,靠着门生的钱粮东山再起后,干的第一件事又是忘恩负义,旧病复发对学生敲诈勒索,屯兵九江城下毫无作为,每天糟蹋钱粮军饷却寸功未建,满清朝廷和咸丰大帝凭什么还要下旨夺情?地方督抚凭什么还要上折子保他?

  还有更惨的,父亲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幸,不光咱们曾老师一个人得回家丁忧,曾家五兄弟全都得回家,到时候湘军交给谁?胡林翼?不好意思,因为被李元度和富阿吉的案子牵连,不幸背了黑锅的胡林翼已经被降三级留用,在职权方面已经无法再挑起湘军这个千钧重担。

  再当然,如果曾老师不介意的话,他目前混得最好的那个门生吴某人倒是绝不会介意接管湘军,也有资格、威望和能力挑起这个千钧重担,只是到了三年之后曾老师复出时,湘军是姓曾还是姓吴就是谁都不敢担保了。

  阴沉着脸只盘算了不到五分钟时间,曾老师马上就找出了忤逆门生最后送来的那道书信,重新审阅那个连进兵路线都替自己规划好的战术计划,又琢磨了不到三分钟,曾老师立即就是一拍帅案,恶狠狠说道:“就照这个办法打!”

  曾老师做出这个决定当然是没有办法的选择,如果不赶紧让湘军有什么作为,不让湘军投入激烈战场,和太平军打得难分难解,那么真到了需要丁忧的时候,地方督抚绝不会有一个人会替他说话,满清朝廷和咸丰大帝也绝不会考虑什么夺情。只有让湘军动起来,和太平军打起来,打得天翻地覆慨而慷,满清朝廷和咸丰大帝才有可能为了战事需要而下旨夺情,保住兵权,也保住曾老师视为命根子的湘军!

  还好,吴超越提供的战术计划确实有效,突然出动的湘军运兵船借着夜色掩护,成功将李续宾的宾字营秘密送到了张家坝登陆埋伏,同时突然兵临石钟山的湘军水师主力也杀了湖口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隆隆炮声中,曾老师曾经极不愿打的湖口恶战也就此展开。

  石钟山下的急流天险给湘军水师制造了巨大困难,水流本来就十分遄急难以有效操纵船只,太平军又在水下安设了重锚铁链拦道,湘军战船多次冲击都没能逼近太平军水寨,反而石钟山和梅家洲的炮火打得是桅断舷裂,死伤惨重。好在关键时刻奇兵奏效,迂回到石钟山背后的湘军李续宾部利用太平军对山顶防御不够重视的缘故,只用一个冲锋就成功抢占了山麓,取得了居高临下的绝对优势,再当湘军从山顶向山下的太平军阵地背后发起冲锋时,太平军上下顿时就慌了手脚。

  被迫无奈,太平军的湖口守将黄文金只能是一边组织兵马保卫阵地背后,一边赶紧命令水师出击,然而在已经毫无退路的湘军将士面前,仓促迎战的太平军很快就彻底崩溃,被两眼尽是血丝的湘军将士杀得七零八落,陆师营地迅速被攻破,石钟山的炮兵阵地也很快失去了防御效果。

  仓促出击的太平军水师也遭到了惨败,石钟山下的长江水流本来就遄急无比,太平军的小拔船也过轻过小,在湘军水师的猛烈炮火面前很快就是队形大乱,再也无法发挥轻便灵活数量多的优势,被水流冲翻和被自军船只撞翻的太平军小拔船,远远多于被湘军直接击沉的数量。湘军大船乘机高歌猛进,同样杀得太平军水师七零八落,土崩瓦解,逃得满江满湖都是。

  见情况不妙,黄文金赶紧率领残兵败将撤回城内守城,与石钟山隔江相望的梅家洲守军更是不敢留在江心岛上等死,赶紧抛下营地辎重登船向下游逃命。曾老师则一边收缴战利品一边乘胜追击,迅速逼近湖口县布置围城,同时迫不及待写折子向满清朝廷红旗报捷,还毫不客气的隐瞒了这一仗的作战计划其实是学生制订的这一点。

  只要能让曾老师动起来,功劳是否被老师独吞吴超越当然不在乎,所以收到了湖口奏捷的喜讯后,吴超越松了口气之余,也露出了一些笑容,向赵烈文和邵彦烺等幕僚笑道:“这一仗最大的功臣其实是我的太老师,如果不是他老人家突然病重,就绝对不会有这次的大胜。”

  赵烈文和邵彦烺一起莞尔,然后赵烈文建议道:“慰亭,最好是趁热打铁,再给你老师加把劲,让他为了争取夺情,更卖命的冲在最前面。”

  “如何给老师再加把劲?”吴超越问道。

  “由我们接管九江战场,让你老师腾出手来全力去攻打湖口城。”赵烈文提议道:“把刘坤一派去九江助战,让他和王国才联手围困九江,用你老师的办法逼长毛出城决战。再劝你老师把湘军全部带到鄱阳湖东岸,全力攻打湖口,也彻底断绝九江的外援。”

  湘军尽数移师鄱阳湖东岸,太平军即便反扑也是曾老师首当其冲,这么好的事吴超越当然不会反对,一口答应之后,吴超越又冲邵彦烺吩咐道:“彦烺,你亲自去一趟九江战场,替我劝说老师接受这个建议,也把你新仿造成功的洋人火箭给我老师带一些去,帮他尽快拿下湖口城。”

  邵彦烺唱诺,吴超越却还是不肯放心,又指点道:“记住,王国才的探报说,湖口城下有一些土厚的地方,适合挖掘地道埋设火药攻城,你可以向我老师提出这个建议。他的麾下如果没有土工人才,你可以直接从大冶的铁矿和煤矿借人,不必再向我请令。”

  邵彦烺再次唱诺,吴超越这才完全放心,还忍不住哼哼道:“手把手的教了打仗,到底谁是老师,谁是学生?”

  …………

  如果换成了以往平时,吴超越的战略战术不管有多合理多正确,咱们的曾老师都一定不会接受,一定只会先去考虑自军的利益而自行自素,但这一次是真的不行了,丁忧失权的恐怖压力比泰山还重,在此情况下,还想象之前那样只顾保存实力是找死。所以邵彦烺带着吴超越的建议抵达了九江战场后,即便明知道全军移驻鄱阳湖以东会有危险,但是思量再三后,曾老师还是咬着牙齿接受了这个建议。

  难得碰上曾老师这么听话一次,吴超越当然是马上就下令刘坤一出兵,让刘坤一带着庄字营也赶到九江参战,与王国才所部联手接替湘军围困九江城,曾国藩则乖乖带着湘军横渡鄱阳湖,将湘军主力尽列湖口城下,准备发起攻城。

  确实是吴超越在手把手教老师打仗,知道自己结硬寨打呆仗的战术绝无可能迅速拿下湖口取得全功,曾老师只能是采取邵彦烺提出的建议,安排兵士在邵彦烺从大冶借来的土工匠师指点下挖掘地道,用太平军拿手的地穴攻城战术攻打湖口。

  在此期间,在这方面十分拿手的太平军也用听瓮找出了湘军的地道方位大致所在,试图用反埋火药的办法炸塌地道,无奈大冶的技术工技高一筹,十分注意对地道的加固,太平军引爆时没能炸垮地道,还反倒浪费了不少火药。黄文金别无选择,只能是赶紧一边做好紧急修补城墙的准备,一边在城内挖掘深壕和修筑工事,做好打巷战的防范。

  地道顺利竣工后,多达两千余斤的火药迅速安装完毕,再到点火引爆时,湘军又在邵彦烺的指点下百炮齐鸣,猛轰爆破点城墙增强爆破效果,结果一声巨响过后,湖口城墙上便出现了一个不下十五丈宽的巨大缺口,湘军上下欢声如雷,受命担任先锋的蒋益沣也立即率军发起冲锋,早有准备的太平军则一边投掷土石沙包封堵缺口,一边拿着火药包紧张等待湘军到来。

  太平军将士拿着火药包等待湘军逼近,当然是想等湘军逼近时点燃了扔下去阻挡湘军攻势,然而很可惜,关键时刻,邵彦烺仿造的改进型康格里夫火箭却大显神威,呼啸着抢先飞到城头炸开,携带的苦味酸炸药包接二连三炸响间,不但把正在拼命投石补缺的太平军士兵炸得死伤惨重,喷发出来的苦味酸火焰还大量引燃了太平军将士此前准备的火药包,用太平军的火药反过来炸死炸伤了更多的太平军士兵。

  见此情景,湘军上下当然是欢呼更盛,咱们的曾老师却是喉咙里伸爪,迫不及待就对邵彦烺说道:“彦烺,这种什么改进型洋火箭,慰亭怎么就不叫你多带一些来?还有,你替本官从大冶借来的几个土工技师,能不能让他们留在我的军中效力?”

  邵彦烺不吭声,心里哀叹,“吴抚台,你的话没说错,你这位老师,胃口真是无底洞啊。”

  即便炸开了城墙,湘军在湖口这一战打得仍然不轻松,知道湖口存亡关系九江安危,黄文金所部的太平军将士是拼出了老命和湘军打巷战,凭借着事先修筑的城内工事负隅顽抗,说什么都不肯主动弃城而走,惨烈巷战持续到下午都不分胜负。最后曾国藩也没了办法,只能是让士卒使出珍贵的苦味酸手雷,这才总算抢占了巷战的上风,同时采纳左宗棠的建议,曾国藩又命令士卒全力抢占城墙高地,居高临下不给太平军以反扑机会,如此到了傍晚时,黄文金才恨恨率领余部弃城撤退,逃向下游的彭泽,湘军长于守而拙于攻,全力攻城间没能拦住太平军突围,被黄文金杀出包围后就没敢再追,仅仅只是取得光复湖口城的胜利。

  不过这点对咱们曾老师来说也足够了,拿下了湖口,等于就是切断了九江太平军的粮援后路,除非是太平军的主力回师西线,否则九江太平军就是笼中鸟,盆中鱼,上不了天也下不了地。同时对曾老师来说更重要的是,拿下了湖口这个战略要地,等于就是打开了湘军水陆军队南下江西腹地和东取彭泽安庆的道路。

  在南下和东进之间,曾老师当然毫不犹豫的就选择了难度最小的南下,一边迫不及待的上折子请功,一边马上水陆并进,攻打只有太平军兵力空虚的南康府城,和另一个门生李鸿章争功争粮争军饷。同时又迫不及待的设卡收厘,再有就是回信给得意门生吴超越,要钱要船要武器。

  曾老师要南下,巴不得早点蹬腿的吴超越自然希望他继续东进,才刚收到攻破湖口城的消息,吴超越马上就回信老师,建议老师趁热打铁继续东进,乘着太平军还来不及回援西线的机会,拿下另一个战略重地彭泽城,先守好江西东大门再关门打狗消灭江西境内的太平军残部——也顺便彻底激怒太平军回师来找湘军决战。

  很可惜,曾老师这一次再不上当了,马上就找出了无数的理由断然拒绝继续东进,坚持要肃清南面残敌再东进彭泽。吴超越万分窝火的同时也有些奇怪,忙向赵烈文问道:“湖南那边有没有消息?我那位太老师,现在病情是不是有些好转了?”

  虽然赵烈文摇头表示不知,但情况还是被吴超越料中,乘着公务往来的机会,吴超越顺便向负责监视曾老师的花沙纳打听消息时,花沙纳果然苦笑答道:“恭喜慰亭,你的太老师经过湖南名医诊治后,身体确实已经大好,虽然还有些反复,却没有前段时间那么病得重了。”

  听到这话,吴超越当然是掐死那个湖南名医的心都有,花沙纳看出吴超越的心思,便微笑问道:“慰亭,怎么?是不是你那位老师又开始只要钱粮不干正事了?”

  “花制台明察秋毫,晚辈钦佩万分。”吴超越苦笑着恭维了花沙纳一句。

  “别急,别急。”花沙纳微笑着摆手,笑着说道:“放心吧,以后用不着你逼了,文俊文抚台会替你收拾他的。”

  “花制台,文抚台会收拾我老师?”吴超越好奇问道。

  “慰亭,知不知道你在湖北任上,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是什么?”花沙纳笑着说道:“你走运的事,因为前任江西巡抚陈启迈被你老师突然参倒,原本要出任湖北布政使的文俊,被临时改任为江西巡抚。不然的话,你在湖北的事会变得难办十倍还不止。”

  “花制台,那晚辈再好奇问一句,文抚台真象传说中那么刁毒难缠?”吴超越更加好奇的问道。

  “比传说中还要刁毒难缠十倍!刁钻刻薄,自私自利,疾贤妒能,全身上下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半点道德品质!他祖上如果不是正黄旗的牛录,连老夫都想亲手掐死他!”

  花沙纳斩钉截铁,还指了指自己白发苍苍的脑袋,微笑说道:“老夫敢拿项上人头打赌,文抚台告你老师刁状的折子,现在不是已经送到了京城,就是已经在送往京城的路上。你老师这一次,算是甘尽苦来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