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正确选择

第二百二十二章 正确选择

  收到了曾老师进兵彭泽的消息,早有准备的吴超越第一件事就是让赵烈文代笔,替自己写了一道奏折,向咸丰大帝表奏曾老师这段时间的功劳,力赞曾老师进兵彭泽威逼安庆的忠君报国之举,奏请咸丰大帝加封曾老师为兵部尚书,以资鼓励。

  除此之外,吴超越还奏请单独设立江西提督一职,并举荐此前屡立功勋的曾国荃出任此职,统率江西绿营兵会同湘军联手攻打彭泽和安庆,围魏救赵迫使太平军从浙江和华北抽调主力回援安庆,为南北两线的清军分担压力。

  听完了吴超越要求代笔的奏折大概内容,赵烈文傻愣愣的看着吴超越足足有一分钟没说话,末了还伸手去摸吴超越有前科的干瘦额头,疑惑问道:“慰亭,你又发烧了?怎么尽说胡话?”

  “我没发烧,也没说胡话。”一向和赵烈文说笑无忌的吴超越难得神情有些严肃。

  又傻看吴超越片刻,见吴超越真不象是在开玩笑,赵烈文才惊讶问道:“慰亭,你不是在说笑?奏请让你老师升任兵部尚书倒没什么,为什么还要奏请增设江西提督统管江西绿营?你难道不知道,朝廷没设江西提督这个官职,是因为江西巡抚本来就兼着提督事,现在的江西巡抚文俊又是出了名的刁钻难缠,让他知道你奏请朝廷剥夺他的兵权,他不把你嚼了才怪!”

  “惠甫,我真不是在说笑。”吴超越神情郑重的说道:“我也知道这么做,文俊肯定会恨我入骨,但是惠甫,你考虑过这个问题没有?以我老师现在的实力,有没有希望拿下安庆,威逼江宁?”

  “没有。”赵烈文回答得很干脆。

  “这就对了。”吴超越说道:“假如我这个奏请能够被皇上和朝廷批准,那老师有了江西绿营帮助,攻下安庆的把握不是可以大增?而且老师分走了文俊的部分权力之后,我们也出兵去帮老师打安庆,不是被文俊掣肘的可能也会小上许多?难道你想在我们出兵江西、安徽的时候,动不动就受文俊那个苛刻小人的窝囊气?”

  “但这个奏请几乎没有任何成功的希望啊?”赵烈文又提醒道。

  “尽力试一试吧,反正我们也用不着求文俊什么,他想报复我也没那么容易。”

  见吴超越坚持要这么行事,赵烈文也没有多嘴,老实提笔一边替吴超越写折子,一边在心里嘀咕道:“文俊是很难直接报复你,但是想拿你老师和你师兄当出气筒是易如反掌。咦,你该不会是故意借刀杀人吧?借文俊的刀,报你老师和师兄忘恩负义的仇?”

  靠着勉强还能维持正常运转的驿站网络,吴超越的折子顺利送到了京城,也很快就被呈到了咸丰大帝的面前。结果如赵烈文所料,奏请升任曾老师为兵部尚书这点,咸丰大帝倒是毫不在乎也可以考虑——反正是挂一个虚衔。然而吴超越建议增设江西提督一职并举荐曾国荃出任这点,咸丰大帝却想都不想就立即否决,还有些不满的说道:“这个吴超越,一个湖北巡抚替江西操什么心?还举荐曾国荃统率江西绿营,嫌曾家几兄弟手里的军队不够多?不懂事!”

  运气不错,这次吴超越的几个靠山恰好都在咸丰大帝身边,肃顺马上就站了出来说道:“皇上,吴超越建议增设江西提督并举荐曾国荃出任,虽然有些冒失激进,但他这也是对大清江山和皇上你的一片赤忱忠心,希望能够增强对安庆长毛的压力,攻长毛之所必救,围魏救赵逼迫长毛回师去救安庆,遏制长毛不断南下北上的势头,望皇上明查。”

  “知道他是忠心,所以朕没怪他的意思。”咸丰大帝先点点头,又说道:“先看看再说吧,如果曾国藩真能逼迫长毛从南北两线抽调贼军回援安庆,遏制一下长毛的势头,封他为兵部尚书当然可以考虑,让江西兵马帮他打安庆,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说罢,咸丰大帝又随口吩咐赏给曾国藩黄马褂一件,口头嘉奖曾国藩近来的表现,鼓励曾国藩尽快进兵安庆以收围魏救赵之效,然后就不再理会此事。——对于此前接连惨败给石达开的曾国藩,咸丰大帝可是已经不抱太大期望了的。

  事有意外,才刚刚过去一天,咸丰大帝竟然就又收到了一道曾老师红旗报捷的折子,说是仰仗咸丰大帝神威,军机处庙谟,湘军水师一举拿下安徽境内的东流县城,取得东征大捷,并一举切断彭泽、九江两处太平军的粮道后援,将太平军在江西的两大主力分割包围,歼灭有望。

  “连东流都光复了?这不是说,湖广的大清水师,已经可以畅通无阻的直抵安庆城下了么?这个曾爱卿,这次可真是给朕惊喜了。”

  万没料到湘军这次能够打得这么漂亮,咸丰大帝在惊喜之余也没迟疑,马上就下诏升任曾老师为兵部尚书,并命令曾老师尽快歼灭彭泽发匪,兵进安庆直捣贼巢。同时又命令花沙纳和文俊组织湖广和江西的水陆军队,随时准备出兵增援湘军不提。

  …………

  咸丰大帝对湘军的战绩感到惊喜,殊不知咱们曾老师其实更惊更喜,更没想到能够这么顺利的就拿下东流——派遣水师攻打太平军水师的小孤山营地,获胜后太平军水师东逃,派遣水师追击本意是想扩大战果,不曾想太平军水师竟然直接败逃回了安庆,直接让出了从安庆到彭泽的漫长航线。

  传闻东流的太平军守兵不多,曾国华率领的湘军水师登陆尝试着打了一下,又没想到东流太平军会那么不经打,湘军才刚杀到城下就已经打开城门逃向建德,拱手让出东流城池,让曾老师获得了城里为数不算多却也不算少的粮食,同时也让曾老师获得了一个东线缓冲,让湘军可以更加放心的围攻彭泽,遭到太平军奇袭的可能也大为降低。

  当然,曾老师也马上怀疑这是太平军的诱敌深入之计,果断水师停止前进,一边派遣斥候细作严密侦察太平军的一举一动,一边向东流增派陆师帮助守城,在东流建立坚固工事营造缓冲,寻思就算暂时没有力量进攻安庆,起码也可以凭借东流抵达来自太平军主力的反扑,为自己争取宝贵的应变时间。

  然并卵,即便曾国藩再是小心也没多大作用,湖口、东流和彭泽三处分别屯兵,兵力被摊薄之余,战线也被拉长到了两百多里,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危险。左宗棠也因此难得主动拜见曾国藩,向曾国藩发出警报,要求曾国藩放弃东流撤回水陆军队,全力攻打彭泽,不要把战线过于拉长,给太平军以各个击破的机会。

  “季高,我也知道我们的战线拉得太长,兵力已经过于摊薄。”曾国藩耐下心来对左宗棠交了实底,说道:“但是我们攻下东流而不守,任由长毛重新夺占,朝廷追问下来,我们如何向朝廷交代?”

  “还有,东流虽然孤悬在安徽境内,距离有些遥远,但是有长江水路为依托,粮草弹药补给方便,足以长期坚守,又可以起到防范长毛反扑的预警作用,就这么放弃,实在是太可惜了。”

  曾国藩放下身段苦口婆心的解释并没有打动左宗棠,反而让左宗棠本就狂妄的态度更加嚣张跋扈,怒吼道:“长毛就是料定你舍不得放弃东流,所以才故意弃城诱你分兵驻扎!东流小城的位置是重要,但你的兵力不足,放一千陆师在那里驻扎有什么作用?不消长毛的主力出手,只要建德的长毛出兵,就足够把你的一千陆师牵制得死死的不敢动弹!”

  “想要靠东流防范长毛突然出兵,放几十条快船在那里就行了!放两个营在那里当哨兵,你倒大方啊!想给朝廷一个交代也简单,保举一个县令带一支地方团练守东流就足够了,到时候长毛反扑东流丢了,黑锅也是东流县令背,与你没多大关系!”

  受不了左宗棠的鸟气,又的确舍不得放弃东流这个缓冲地和前进据点,曾国藩干脆一挥手下了逐客令,说道:“我知道了,本帅会考虑放弃东流的,季高你下去吧,容我再仔细斟酌斟酌。”

  斟酌的结果是曾国藩还是不甘心放弃东流,原因有三,第一是安庆太平军目前的力量并不是十分强大,石达开亲自率领的安徽太平军主力也仍然还在凤阳一带与袁甲三、翁同书等清军各部大打出手,没有丝毫回师南下的迹象,湘军目前面临的压力并不大。

  第二个原因当然是曾国藩可以向骆秉章和吴超越求援,并且早在意外拿下东流发现自己兵力摊薄时,曾国藩就已经写信给了骆秉章和吴超越,要他们赶紧出兵给自己帮忙。同时曾国藩还给李文安父子也去了书信,劝他们带着式字营北上来给自己帮忙,立更大更多的功劳。

  第三个原因则是曾国藩还有一支预备队,就是留守湖口的湘军李续宜部,彭泽已经被湘军主力包围,偏师又守住了东流建立了缓冲,再让李续宜继续守湖口未免过于浪费,把这支军队调来彭泽补强兵力无疑才是最好选择。

  鉴于这些情况,思虑再三之后,曾国藩还是做出了一个让左宗棠暴跳如雷的选择——下令调动李续宜东进补强彭泽战场,让湘军水师腾出手来东援东流,水陆联手守卫这个缓冲地,继续包围彭泽的同时尝试以地道攻城,此外也等待来自湖广和江西的援军。

  得知曾国藩这一决定,左宗棠在大怒下直接冲进了曾国藩的帅帐大吼大叫,大骂曾国藩此举是自寻死路,视上万湘军的生死为儿戏。而曾国藩则再也无法忍耐,冷冷拿出咸丰大帝刚送来的圣旨,要左宗棠去京城替自己撤消这道旨意,左宗棠彻底的无可奈何,也只好跺着脚大骂而去,从此再也不与曾国藩见面。

  …………

  与此同时,曾国藩的求援书信和前线战报一起送到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也一眼看出杨秀清是在故意诱敌,太平军也正在酝酿一场大规模的西线反击,自己的老师表面上看倒是连战连胜风头正劲,实际上却是危如累卵,随时可能面临灭顶之灾。

  再接着,吴超越自然也面临着一个两难选择,是否出兵增援曾老师?出兵增援,曾老师就有可能躲过这次大劫,活下来继续成为自己的隐患。不出兵增援,道义上说不过去,也没办法向满清朝廷交代,更不利于将来收编湘军。进退两难,顾虑重重。

  这时,见吴超越久久不说话,眨巴着三角眼只是不断盘算,赵烈文难得误会了一次吴超越的心思,好奇问道:“慰亭,用得着这么为难吗?把问题直接交给你老师选择不就行了?”

  “把问题直接交给老师选择?什么意思?”吴超越满头雾水的问。

  “你不是头疼到了前线该谁节制谁吗?”赵烈文反问,又说道:“这点其实很好办,你可以直接告诉你老师,要你亲自率领湖北新军去增援他,可以,但是到了前线,他得归你指挥。你老师如果不愿意听你指挥,也行,你直属的湖北新军不动,你请花制台派鄂勇或者湖北绿营去给他帮助,按朝廷规矩,遇事协商而行,互不统属。”

  重重一拍额头,吴超越这才发现自己钻了牛角尖,一心只想着是否救曾老师的命,却忘了自己率军到了江西之后,和曾老师还有前线指挥权之争,利用这点把皮球踢回去让曾老师自行选择,将来曾老师丢了性命也和自己无关。

  想到这点,吴超越再不迟疑,马上就让赵烈文代笔做书,给曾老师写了一道回信,要曾老师选择让湖北如何出兵。出动湖北新军可以,由自己亲自率领,到了前线后曾老师得听自己的指挥,杀贼立功后上折子奏捷时的名字顺序也得按规矩来,先是花沙纳再是自己,然后才是曾老师!

  当然,曾老师想吃独食也行,吴超越可以请求花沙纳派遣湖北绿营兵或者鄂勇去给曾老师帮忙,做一些运粮守城和保护粮道后路之类的辅助工作。到时候曾老师有本事就求得满清朝廷同意,获得前线总指挥权,号令差遣湖广派去的军队,没本事就继续按照朝廷规矩,遇事协商而行,湖北派去的军队不受曾老师直接指挥。

  派人用快船把这道书信送往前线后,吴超越这才松了口气,在心中暗道:“曾老师,我这个当学生的可是给了你机会了,想死还是想活你自己决定。不过嘛,以你老人家的脾气,恐怕很难会做出真正正确的选择。”

  …………

  吴超越的书信送到了前线后,曾老师脸色阴沉了许久都没有做出决定,也没有把这道书信公之于众,只是耐心等待骆秉章那边的答复。结果还算好,三天后,骆秉章也用快船送来了一道书信,答应派遣萧启江率领三千团练东下增援曾国藩,还十分大度的表示让萧启江所部划归曾老师节制和指挥——只是军饷得让曾老师自己想办法。

  得知这一消息,曾老师长舒了一口气之后,也赶紧提笔给吴超越写了一道回信,恳求吴超越代为说服花沙纳,让花沙纳派遣鲍超率领一支军队东下增援自己。然后也是凑巧,书信即将写成时,曾国潢几兄弟正好有事前来拜见兄长,结果大概看到了曾老师的书信内容,曾国潢等人也马上惊叫了起来,“请吴超越派鲍超来增援我们?兄长,你为什么不要吴超越出动他的抚标湖北新军?”

  “以他的脾气,怎么可能会让他的嫡系来帮我们立功?”曾国藩冷笑反问,“求他出动湖北新军,他就算答应,也肯定是亲自率军出省作战,到时候前线我和他谁听谁的?和他抢功劳,我们抢得过不?”

  说罢,曾国藩又把骆秉章决定派遣萧启江率军来增援自军的好消息告诉给了几个兄弟,让他们放心等候增援,然后才向曾国潢等人问起来意。结果曾国潢等人却神情沮丧的拿出了一道刚收到的家书,说道:“家里刚送来的,父亲的病又加重了,郎中还直接说,父亲恐怕熬不过这个冬天。”

  曾国藩默然无语,半晌后才在心里暗叹了一句,“幸亏做出了正确选择。”

  …………

  确实是正确选择,同一天的南京城里,杨秀清也终于公布了自己酝酿已久的西线反击计划,决定由秦日纲率领已经基本空闲下来的太平军水师主力,配合赖桂英、石镇吉率领的安庆太平军步兵主力,大举反攻江西,教训湘军并救出被清军包围的罗大纲和黄文金。同时杨秀清还早早就对秦日纲交代了作战计划——奇袭湖口,切断湘军粮道后援,水陆并进,里外开花,歼灭湘军在彭泽的主力!

  近来与杨秀清关系逐渐紧张的秦日纲并不是很乐意接受这个任务,原因倒不是担心对付不了湘军,而是害怕招来都已经装备上蒸汽炮船的太平军克星吴超越。杨秀清则一边极力安慰秦日纲,说是吴军虽然装备上了蒸汽炮船,但短时间内肯定无法熟练使用,目前正是孱弱易破的天赐良机,一边又给秦日纲大喂红枣胡萝卜,承诺歼灭湘军和救出罗大纲后就奏请秦日纲坐镇安庆,镇守安徽钱粮重地,好说歹说硬逼着秦日纲接受这个差使。

  把黄金帅印珍而重之的交给了秦日纲后,杨秀清脸上尽是微笑,心里也笑得更加的开心,暗道:“敢在天王面前说老子的坏话,鼓动天王对我不利,等死吧。被超越小妖在战场上宰了,本王给你追封,输了逃回来,本王让你下狱问斩!”(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