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二十五章 身陷绝境

第二百二十五章 身陷绝境

  心急如焚的等待到了第二天的上午近十点时,原先驻守在东流的湘军何绍彩部才匆匆撤回到了彭泽战场,然而回是回来了,匆匆行军上百里的何绍彩军上下仍然还是累得个个口吐白沫,大汗淋漓,掉队失散士卒无数,不要说是上阵作战,能否再跟上湘军主力的行军速度都还是一个大问题。

  “大帅恕罪,末将未能依令在天明前撤回彭泽,罪该万死。但末将已经尽力了,是天太黑路太……。”

  “别说了,能回来就行!带上你的人马走在中间,快去!快!”

  何绍彩的狡辩被脸色阴沉的曾国藩打断,接着曾国藩还一个劲只是催促何绍彩赶紧率军归队,可是何绍彩却又坚持说道:“大帅,请听末将说完,还有一个重要情况,昨天末将收到撤退命令启程出发后,我军斥候发现有大量发匪陆师逼近吉佃,长毛的兵力数量来不及探明,只知道统兵的是发匪名将石镇吉。”

  “陆师也果然来了。”曾国藩本就难看的脸色更加阴沉,然后曾老师也顾不得再去考虑那么多,又一挥手说道:“快归队吧。传令前队,立即启程出发!”

  收到曾老师的命令,担任开路前锋的胡林翼立即统兵出发,接着何绍彩军归队后,中军主力也立即迈开脚步向西撤退,担任殿后任务的曾国荃则率军列阵守住路口,准备走在最后。

  然而即便到了这个时候,咱们可怜的曾老师也还没有拿定主意,究竟是听左宗棠的主意,撤到湖口一带坚壁而守,等待来自湖广和江西援军?还是按照自己之前的打算,不去太平军肯定会重兵驻防的湖口?曾老师现在唯一能做出的正确选择,就是让湘军先往西撤,一边走一边探听敌人情况,然后到了太平关再考虑究竟是去湖口还是去遥远的都昌。

  不出所料,湘军才刚开始出发,一直龟缩在彭泽城里的太平军黄文金果然就是倾巢出动,迅速填塞湘军将士之前辛苦挖掘的地道,夷平垒墙打开追击道路,虽然没有立即向严阵以待的湘军后队发起进攻,却也摩拳擦掌的早早就做好了战斗准备。

  太平军等的当然是湘军后队也迈步出发时的有利时机,当曾国荃万分无奈的下达撤退命令时,湘军将士迈动脚步阵型变动时,太平军将士果然象一群阴险的饿狼一样的扑了上来,刚摸进射程范围内就马上对着湘军士卒开枪射击,湘军将士被迫还击间虽各有死伤,却又被迫停下了脚步迎战,严重拖慢了全军撤退的速度。

  对此,曾国藩当然是益发的心急如焚,不知所措,杨文定却带着左宗棠的最新指示来到曾国藩面前,说道:“大帅,季高认为这样才是最好不过,千万不能急,给了长毛乱中取利的机会。反正我们只撤向百里外的湖口,也用不着急,稳扎稳打缓缓撤退,才能带着粮草火炮去湖口一带建立坚固营地,等待援军到来。”

  曾老师阴沉着脸不说话,心里虽然觉得左宗棠的建议有道理,却还是拿不定主意是否全盘接受左宗棠的建议,撤到湖口一带建立坚固营地,任由太平军重兵合围而不做理会,专心只是等待援军?

  还好,彭泽太平军的实力不足,矢志报仇的黄文金也没急着投入主力战兵发起冲锋,经过一番激烈的枪战过后,曾国荃终于还是杀退了太平军,带着后军匆匆向西。而太平军则不紧不慢的跟在后面,遥遥牵制始终保持对湘军的压力,拖住湘军让湘军快不起来,为后方的主力到来争取时间,也等待合适的机会发起进攻。

  绕过彭泽湖东北端,转入地势较为开阔的西南面时,太平军改变了追击策略,主力继续尾随湘军的同时,单独分出一军迂回向前,刀锋直指刚从东流撤回来的湘军何绍彩部,疲惫不堪的何绍彩军无力迎战,曾老师也只好赶紧分军迎击,结果虽然如愿以偿的杀退了太平军,撤退速度还是受到了巨大影响,两个时辰才勉强走出二十里。曾国藩心中大急,不得不下令湘军加快速度,敌人不追到火枪射程范围内不许停下脚步交战。

  曾老师这道命令再次遭到了左宗棠通过杨文定递交的反对,认定撤到湖口才是唯一生路的左宗棠坚持要采取曾老师之前喜欢的龟爬战术,每日行军三四十里就立营休息,时间还充足不必着急。以前一直追求稳妥行事的曾老师这次却是一反常态,害怕被太平军的陆师主力追上,坚持要加快速度行军,对左宗棠的提议根本不予理会。左宗棠大怒,自然又少不得发了一通牛脾气。

  最后,还是收到了胡林翼军顺利抵达太平关保住了退路咽喉的消息后,曾老师才稍微放下心来,一边让曾国荃奋力击退太平军的追兵主力,一边让军士建立坚固营寨休息过夜,疲惫到了极点的湘军何绍彩部也这才得到了休息吃饭的机会。

  是夜,彭泽太平军先后三次向湘军营地发起夜袭,湘军则全赖营地坚固没给太平军任何机会。而黄文金在领教了湘军稳固防御的厉害之后也汲取教训,没再浪费兵力弹药发起骚扰攻击,平心静气的尾随着湘军一直到了道路狭窄的太平关,黄文金才投入主力发起真正的进攻。

  道路狭窄,湘军为了将来又不敢放弃沉重的粮草和火炮,只能是保持队形缓缓通过太平关,结果在车辆阻塞、前后难以呼应的情况下,湘军的殿后军队便遭到了太平军的沉重打击。

  也亏得担任殿后任务的是湘军中最能守的曾铁桶曾国荃,面对着不断呐喊杀来的太平军将士,曾国荃先是以三段射有力压制住了太平军冲锋势头,继而又在太平军舍死忘生的疯狂冲锋面前亲自披挂上阵,亲自率领着湘军将士与太平军展开白刃肉搏战,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还是掩护了湘军主力尽数越过太平关。然而即便如此,曾国荃军还是付出了相当惨重的代价,荃字营的伤亡超过三成,曾国荃本人也在战斗中受了伤。

  最危险的太平关终于还是过了,但是对咱们曾老师决策应变能力的考验也随之到来——究竟是听左宗棠的继续向西,去湖口寻找有利地形建立坚固营寨,等待来自湖广和江西的援军?还是取道刘家市撤向都昌,获得更安全的立足地和充足的粮草补给,更稳妥的等待援军救援?

  很可惜,决定前途生死的关键时刻,咱们曾老师智慢的弱点被无限放大,迟迟都下不定决心究竟是向南还是向西?同时此前被派往湖口的李续宾兄弟也派人送来消息,说是太平军已经开始在湖口一带着手布防,虽然陆上力量比较薄弱,却凭借着优势水师,严密封锁住了湖口与九江之间的航线。

  鉴于这点,咱们可怜的曾老师也因此生出了这样的判断——先不说湖北水师何时能够抵达九江,就算湖北水师到了九江,以湖北水师相对孱弱的实力,也肯定很难突破湘军水师的封锁,赶到鄱阳湖东岸接应自军过湖。

  除此之外,吴超越是否会不惜代价的全力营救湘军这点,也让可怜的曾老师疑虑重重——忤逆门生对保存实力的喜好,可半点都不亚于咱们曾老师。

  “去都昌!传令全军,南下都昌!”

  听到曾老师这条命令,左宗棠气得把手里的马鞭都给扳断了,狂吼咆哮,大骂曾老师其蠢如猪,更骂上天无眼,会把这么多忠诚勇敢和才干出众的湘军将领交给一头蠢猪率领指挥!声若雷鸣,连百多米外的曾国藩都听得清清楚楚,但咱们的曾老师却装做没听见,阴沉着脸只是催促湘军南下。

  事实证明,曾老师这次的决策确实是错得无法再错,才刚收到湘军南下的消息,秦日纲马上就派遣韦俊率领一支水师南下,风驰电逝般直取都昌,结果守都昌的江西清军虽然还算对得起曾老师,没有立即弃城而逃,但也只敢闭城自保。太平军的水师陆战队却是毫不客气的登陆作战,猛攻都昌不止,战事十分激烈。

  与此同时,走陆路而来的太平军陆师也已经越过了太平关,迅速拉近了与湘军主力的距离,湘军主力则因为黄文金的牵制骚扰,速度始终快不起来,得知太平军陆师逼近时,湘军才刚走到现在的江桥乡一带。

  紧要时刻,不愿看到近万湘军将士白白送死的左宗棠再次挺身而出,通过杨文定要求曾国藩立即停止南下脚步,在附近位置相当理想的城山柳家建立营地,等待援军救援。可是曾老师还是坚持不听,坚持要继续南下,硬生生的拉着湘军越过城山柳家继续南下,左宗棠暴跳如雷,但又无可奈何。

  就这样,近万湘军终于还是一步步的被咱们曾老师拉进了死地,南下到了现在的城山镇附近后,湘军扎营休息,结果第二天天才刚亮,湘军将士就脸色苍白的看到,头上包裹着红布的太平军陆师主力已经漫山遍野的涌来,瞬间扭转了湘军和太平军之间的陆上力量优劣形势。同时太平军黄文金部也已经迂回绕过湘军营地,跑到了南面去拦截湘军去路。

  天寒地冻,汗水却出现在了曾老师的额头上,左宗棠却象一条发疯的狮子一样,突然冲到了曾老师的面前,狂吼道:“出兵迎战!长毛远来疲惫,这时候出兵迎战,我们占便宜,有希望把他们杀退,争取时间调整战术!”

  曾老师还是犹豫,然而一旁的胡林翼却看不下去了,二话不说就冲回自己的营地,组织翼字营出兵迎战,结果情况还真被左宗棠料中,即便是以少击多,但是靠着体力方面的优势,翼字营果然还是奇迹般的杀退了疲惫不堪的太平军援军,迫使太平军援军后撤休整。同时李续宾也杀退了妄图乘机供给湘军营地的黄文金,帮助湘军挺过了这场危机。

  “向西!到鄱阳湖旁边找有水有山的地方立营,等湖广江西的援军!”

  左宗棠红着眼睛再次提出的正确建议终于得到了曾国藩的认可,来不及拆除从彭泽辛苦带来的成型栅栏和哨塔,湘军将士直接放弃营地,大踏步的一路向西,急匆匆赶来鄱阳湖畔寻找合适的立营地点。

  喜欢自比诸葛孔明的左宗棠始终还是不及诸葛老妖那么明那么亮,至少在地理方面不及诸葛老妖——不知道这一带的鄱阳湖西岸,恰好没有利于长期坚守的合适山地。湘军被迫沿湖而行寻找理想营地,期间太平军乘机多次发起冲锋,杀死杀伤了许多湘军将士,也抢走了一些湘军的粮食火炮。

  终于,多走了五六里后,湘军总算是找到两处比较象样的立营地点,一处是现在的灰山,一处是现在的湖山,其中湖山的地形最为理想,山势较高易守难攻,又可以架设火炮覆盖湖面,让太平军水师难以配合陆师夹击湘军营地,左宗棠和曾国藩也不约而同的选中了要在湖山立营。

  然而很可惜,老于沙场的石镇吉和黄文金同样看出了这点,黄文金部不惜代价与湘军同时向湖山发起冲锋,为了抢先登上山顶互相之间刀砍斧劈,刀刀见血的以命相搏。结果十分遗憾的是,上天入地的广西狼不但更适合山地作战,近身战能力也明显强过湘军,始终还是比湘军抢先登上了湖山,抢占住了有利地形不给湘军上山机会。

  别无选择,湘军只能是匆匆登上只有西面被湖水保护的灰山,一边与太平军激战一边争分夺秒的建立营地,又付出了相当不小的代价才守住灰山,建立起了可以守卫的营地。

  夜色全黑时,湘军将士还在争分夺秒的挖壕沟筑垒墙,砍伐树木建立栅栏,过于疲惫的太平军虽然没有发起夜间进攻,却也连夜在山下挖掘壕沟包围灰山,密密麻麻的篝火有如汪洋大海,彻底包围了灰山孤岛。在山上看到这一景象,咱们的曾老师是泪如泉涌,懊悔得痛哭失声,“是我害了三湘子弟,是我害了三湘子弟啊!”

  众人苦苦力劝不住时,湖面突然出现的船只灯火又几乎把曾老师吓掉了魂,然而令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来的船只竟然是杨岳斌率领的湘军水师残余战船——然而很可惜,只有一条小型红单船和几条舢板,载不了几个人过湖。

  “大帅,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我们还一直以为你会撤到湖口等待援军,还是听说你往南了才冒险出来寻找你们。你们来这里干什么?湖口那边的航线已经被长毛的水师封锁了,湖广来的水师援军,没办法直接过来救你们啊?”

  杨岳斌的埋怨让可怜的曾老师更加的羞愧难当,也断然拒绝了杨岳斌首先运载自己返回九江的要求,决心要留在灰山与湘军将士共存亡——在这一点上,咱们曾老师也确实有资格给咱们的吴小买办当老师。

  杨岳斌的到来给了曾老师与外部联系的机会,也给了一些贪生怕死的鼠辈以逃生机会,不多的船票中,杨文定杨老大人自然是毫不客气的抢了一张,左宗棠也毫不客气的抢走一张,但左宗棠却又明白告诉曾国藩,说道:“我留在这里没用,只有到了九江运筹帷幄,给王国才和刘坤一出谋划策,才能发挥更大作用。”

  “现在长毛水师一队在封锁湖口,一队在攻打都昌,你还有机会获得救援补给,你如果愿意的话,现在就写了一道书信给文俊,向他求援,求他出动驻扎在瑞洪的江西船队,给你送来粮食弹药,也帮你尽量运走一些伤兵军队。至于你听不听,那是你的事!”

  曾老师毫不客气的就写了一道书信向文俊求援,还是用自己的鲜血写成,末了曾老师又用鲜血给吴超越写了一道血书,直接用白话文只写了一句话——慰亭,为师求你了!

  “杨老大人,具体的情况你对慰亭说吧,请你告诉他,我这个当老师的,真的很对不起他!但是,我还是要厚着脸皮再求他一次,救救灰山这里的三湘子弟!我不畏死,可我不能让我麾下这些三湘将士白白送死啊!”

  说完这番话后,曾国藩向杨文定双膝下跪,顿首不断,泪花连连,泣不成声,而旁边的湘军众将也是个个放声大哭,全都向杨文定双膝跪下,磕头恳求。因为他们心里都很清楚,文俊肯定指望不上,现在唯一能把湘军将士救出苦海的,就只有吴超越一个人。

  文俊文抚台确实没有辜负曾国藩和湘军将士对他们的期望,杨岳斌侥幸把杨文定和左宗棠等人运载过湖后,虽然杨岳斌早早就派快船通过水路把曾国藩的求援血书送到了赣江旁边的南昌府城之中。但咱们的文抚台看完了曾老师声泪俱下的血书后,却抠了抠鼻子,潇洒弹出一坨鼻涕,面无表情的说道:“长毛水匪势大,出动江西水师是白白送死,本抚台不能拿江西将士的性命为儿戏。”

  “文抚台,我们求你了!”湘军信使扑通跪下,连连磕头,放声大哭道:“现在长毛水师暂时还来不及去灰山封锁航线,你的水师有机会给我们送去增援啊!”

  “叫他找吴超越去,吴超越不是上折子想剥夺本官的绿营兵权么?既然他这么看不去本官,那他的老师,就让他自己去救!”(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