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二十七章 别了,老师

第二百二十七章 别了,老师

  经过一番紧锣密鼓的准备,即便明知道把握不大,然而在左宗棠的布置指挥之下,九江清军仍然还是毅然发起了鄱阳湖撤退的军事计划,尽最大的努力挽救已经穷途末路的湘军将士。

  寅时三刻,按照左宗棠的指挥,鲍超率领四个新组建的水师营张帆出动,向太平军的湖口防线发起佯攻。是夜雪花纷纷,虽是难得奇袭偷袭良机,然而苦于实力严重不足,清军上下全都不对真的突破太平军防线抱有任何希望,唯一的祈求,也都是能够活着回来。

  卯时将至,顺流而下的清军船队顺利抵达鄱阳湖口,然而西侧的航路早被太平军用满载沙石的大船凿沉堵塞,配之以重锚铁链拦截,清军战船无法通过,只能绕向被太平军用活动篾缆封锁的东面航道,然而不等清军船只靠近篾缆,鄱阳湖东岸和北面的梅家洲岸上早已是炮声轰鸣,无数沉重炮弹呼啸飞来。同时石钟山的太平军值夜船队也立即出营杀来,喊杀声震天动地。

  看到这样的场面,初上战场的清军水手个个心惊肉跳,还有不少人双腿立即开始发抖,受命牵制太平军水师主力的鲍超则是神情坚定,指挥船队一边开炮还击,一边派出舢板小船突袭篾缆防线,把满载柴草火油的竹筏固定到篾缆上举火焚烧,制造妄图冲入鄱阳湖内的假象。

  左宗棠的佯攻之计果然收到了理想的诱敌效果,误判清军水师是想杀入内湖救援灰山,又贪图清军水师离开陆师保护的难得歼灭机会,秦日纲立即出动了太平军水师主力,亲自率领着前来迎战。

  确认了太平军这一动向,鲍超也立即指挥清军船队向西岸撤退,继续诱敌的同时也寻求岸上炮火保护,水战经验丰富的秦日纲却深知岸炮打移动靶命中率奇敌,根本不怕清军岸上炮火,毫不犹豫的率军冲锋,与清军船队激战于杨家村一带。

  杨家村一带的炮火纷飞中,时间的脚步终于走到卯时初刻,来不及确认湖口太平军水师的主力是否真被鲍超完全牵制,之前一直躲在王家湾依靠陆师保护的湘军水师残部倾巢出动,包括尚未修补完毕的战船也全部出动,在杨岳斌的率领下张起风帆,借助凛冽北风直扑东南面的灰山。

  在湖湾监视的太平军斥候船也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一情况,立即飞报到秦日纲面前,然而秦日纲却贪图对面猎物,断然放弃分兵拦截追击的打算,挥手说道:“不管他们,就剩几条破船,韦检点的水师足够了,给韦检点送个消息就行!”

  做出这个决定后,秦日纲又大声命令旗号手打出旗号,要求太平军船队尽量采取近舷夺船战术,全力争取尽量俘虏清军水师的新船大船。

  用不着秦日纲派人给韦俊知会消息,韦俊这边也有斥候快船专职负责监视湘军水师残部,湘军水师残部横渡鄱阳湖才刚到一半,韦俊就已经收到了斥候探报,并且立即做好了战斗准备。

  “是出击迎战?还是结阵防御?”

  这个问题韦俊只考虑了不到三分钟就得出答案,湘军水师虽残,但是大船的火力仍然还有一定优势,自军水师实力虽强,然而主力战船的小拔船火力过于微弱,结阵而守打火炮战,自军等于是拿以己之短,攻敌之长。惟有主动迎战,方能施展自军拿手的小拔船海战术。所以韦俊果断下令道:“传令全军,驶出陶沙湾,到水面开阔处迎敌!”

  号令颁布,即便只是偏师仍然规模庞大的太平军水师摇撸划桨,迅速驶出了水面稍显狭窄的陶沙湾,在陶沙湾西北部的水面开阔出排开阵势。南面灰山的湘军陆师将士迅速发现这一情况,把消息飞报到曾国藩面前时,正在以泪洗面的曾国藩心中重新燃起希望,一边命令全军备战,一边匆匆登上山顶高处,紧张眺望东北方向。

  借助风向优势,卯时三刻未到,湘军水师残部就已经逼近了灰山附近,然而首先出现在湘军水师将士面前的,却是湖面上密如繁星的船只灯火,密密麻麻有如食人蚁群一般的太平军小拔船队,尚未接战便已令人望而生畏。

  知道自军毫无胜算,但是为了掩护运兵船靠近灰山救人,杨岳斌还是神情刚毅的下令船队继续前进,并在刚进入射程后就抢先开炮,以湘军目前残存的远程火炮猛轰太平军船队。知道小拔船火力不及湘军战船的韦俊也不犹豫,马上就让旗号台打出旗号,命令前队冲锋,近舷作战,“杀!把清妖剩下的这几条破船给老子全灭了!”

  呐喊冲锋的小拔船队迅速逼近湘军船队,并迅速施展拿手的船海战术,三五成群的集体攻击湘军的一条军用舢板,余下的小拔船则尽量分散,如同一条条游鱼泥鳅一般的向湘军大船的空隙中穿插。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湘军的舢板上却突然飞出了一枚枚黑色物体,砸到冲锋杀来的太平军小拔船上炸开,爆发出一阵阵如雷巨响,并喷发出耀眼火光,几乎是在瞬间就击沉了四五条太平军的小拔船。

  “手雷弹。”

  光是看到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燃烧的火焰,已经在实战中积累了无数经验的韦俊就已经知道那是什么武器,但韦俊仍然丝毫不惧,相反还面露冷笑,“看你有多少手雷弹,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这种武器连超越小妖手里都没多少。”

  湘军水师残部接下来的动作让韦俊稍稍有些出乎意料,凭借着苦味酸手雷弹的近战优势,迅速炸乱了正面冲来的太平军船队后,湘军水师竟然继续全帆前进,在风力的推动下笔直杀向太平军的水师主力。见此情景,韦俊忍不住脸色一变,暗道:“难道说,清妖想要用擒王战术?想先干掉我的旗舰?”

  韦俊这点还真没猜错,即便明知道必败无疑,但是在出战之前,杨岳斌也曾考虑过能否争取到擒贼先擒王的机会,同时为了起到彻底牵制韦俊主力的作用,杨岳斌便果段坚决的用了这一招,指挥水师直扑太平军旗舰,逼着韦俊用所有的小拔船围攻自己。结果很幸运的是,为了谨慎起见,韦俊果然命令旗舰打出旗号,命令中军主力出动迎战,拦截湘军冲锋的势头也四面合围这支孤军。

  与此同时,秘密集结于大姑塘一带的清军运兵船队也已经在彭玉麟的率领下大举出动,这是一支由渔船、货船和民间客船临时组编而成的船队,除十几条运载武装士兵的民间小船外,几乎没有任何的战斗力,能不能成功抵达灰山脚下,完全只能看杨岳斌能否把太平军水师主力骗走。

  船上的每一个民间水手都知道这一点,但这些民间水手也知道,他们每从灰山救一个人回姑塘,最少也可以获得二十两银子的奖励——白花花的银子就放在姑塘岸上,每一个船夫都已经清楚看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也正是因为真金白银的诱惑,彭玉麟才能带着这些民间水手踏上九死一生的征程。

  这也是一只运载数量严重不足的船队,大大小小的船只加在一起,满打满算顶天能够运载一千三四百人,逃上灰山的时候,左宗棠掌握的最后数据是湘军陆师大概七千两百多人,这些天即便有大量的阵亡和投降,左宗棠估摸湘军应该也还剩四千左右,这支运兵船队就算全部装满,也救不了一半湘军将士。但是左宗棠别无选择,只能是救一个算一个。

  很幸运,大雪一直在下,冬季又黑夜漫长,雪夜成功掩护了运兵船队的行踪,在并不知道湘军真正目的的情况下,韦俊把所有的水上力量都投入了围攻湘军水师残部的战斗。而成功诱使韦俊把所有力量施加在自己身上后,杨岳斌也立即指挥湘军水师船队往北面迂回,引诱太平军水师追击,艰难的把太平军水师逐渐诱离了陶沙湾水面,为运兵船队争取到了抵达灰山脚下的机会。

  大量抛出的苦味酸手雷并不是白白浪费,靠着这种近战利器的帮忙,湘军水师残部不但一时能够做到在太平军的小拔船海中纵横自如,也彻底的激怒了韦俊和太平军将士,招来他们的穷追猛打和紧追不舍。不知不觉间,太平军水师已经被湘军水师引诱得远远离开灰山水面,深入了鄱阳湖的北面湖心地带。

  借着这个靠友军将士用命换来的机会,彭玉麟率领的运兵船队终于还是抵达了灰山脚下,靠上湖岸。发现上当的太平军陆师大惊,赶紧发起了对湘军营地的进攻,好在曾国藩在这个关键时刻指挥得当,果断命令曾国荃率军死守营地防线,并命令所有军队没有命令不得下山登船。

  曾国藩的第二道命令没能起到多少作用,求生的意志催促下,湘军将士纷纷逃下灰山,冲到岸边直接上船,你争我抢间还出现了推搡践踏,逼得彭玉麟只能是开枪射杀这些乱兵,好不容易才控制住部分局面,让船只能够有序运载士卒。

  比死还难的选择放在了曾国藩的面前,面对着数量远远不足的运兵船,让那些人上船逃命,让那些人留下等死,必须要由曾国藩来决定,也必须在最快时间内做出决定。在这样的情况下,本来就以运思缓慢著称的曾国藩更是无法抉择了。

  “告诉全军将士,这只是我们的第一支运兵船队伍,后面还有两支,所有人都可以上船,别慌,别乱!”

  在这方面长出曾国藩一截的胡林翼果断又颁布了一条假命令,然后对曾国藩说道:“大帅,你先上船,我去组织将士们尽量上船,能保住保多少。”

  “我还有脸扔下三湘子弟先跑吗?”

  胡林翼的话把曾国藩从迟疑中拉了回来,在这一刻,人性的光辉、对三湘子弟的愧疚和曾圣后人的骄傲终于回到了咱们让无数人恨之骨的曾老师身上,深呼吸了一口气后,曾国藩对胡林翼吩咐道:“贶生,你先上船,我去组织人手登船,你先走。”

  “大帅,还是我……。”

  “不要废话!这是命令!”曾国藩粗暴打断胡林翼,大喝道:“长毛水师随时可能回来,你先上船,我一会再上船!”

  强迫了胡林翼登上船只,曾国藩匆匆回到山上,一边命令咸丰三年时就跟随自己的湘军老人登船,一边安排亲兵保护刘蓉、郭嵩焘和之前在战斗中受伤的李续宾等人下山上船,然后才匆匆跑到了正在激烈交战的前方阵地附近,派最心腹的亲兵队长去给曾国荃传令,秘密命令曾国荃立即去岸边登船。

  “记住,告诉老九,说我已经上了船了,还已经先走了!叫他马上上船,你也和他一起上船!我这里你放心,我会上最后一条船走,但是别让老九知道。”

  亲兵队长不疑有他,赶紧跑去给曾国荃传达密令,曾国荃也是素知兄长为人,同样不疑有他,老老实实随着亲兵队长去了后山登船。然而曾国荃前脚刚走,曾国藩马上就出现在了他的军中,亲自接过了荃字营的指挥权,亲自率领荃字营抵挡太平军的如潮攻势。

  “沅浦,我能不能等到下一次增援不要紧,重要的是,九弟你一定要活着回去啊。”这是曾国藩目送曾国荃离去时说出的心里话。

  天色微明时,发现上当的太平军水师匆匆杀回到了灰山脚下,然而湘军运兵船早已走了**成,最后几条船一看情况不妙,也赶紧张帆西进,不敢再拉人就直接跑了。曾国藩则在残破不堪的湘军营地中匆匆重整队伍,任命临时将领填补胡林翼和曾国荃等人离去的空白,并且沿用胡林翼的谎话欺骗湘军众人,说是后面还有两支运兵船队会来,叫湘军将士稍安勿躁,耐心等待后续援军。

  曾国藩的话只是暂时骗过了湘军将士,随着时间的又一天过去,太平军的报复性疯狂进攻,弹药的逐渐消耗殆尽,还有湖口太平军水师的增兵灰山,只能用石头砸打营外敌人的湘军将士纷纷来到了曾国藩的面前,愤怒质问曾国藩是否欺骗他们?

  “我没骗你们,我们是有援军,只是我们恐怕坚持不到援军抵达了。”

  “湖南的将士们,湖北和江西的将士们,我这个主帅对不起你们,把你们带出了家乡,带到了这个死地,却没办法把你们带回你们的家乡,带回你们的亲人面前。”

  曾国藩向麾下将士双膝跪下,拱手谢罪,又神情平静的说道:“事到如今,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再阻拦你们出营投降,你们如果觉得出营投降有活命机会,那你们现在就可以走。愿意留下陪我坚守待援的,就留在这里,不愿的就请走吧,营地里除了武器弹药,你们喜欢拿走什么就拿走什么,这是我给你们的最后补偿。”

  曾国藩的这番话感动了许多的湘军将士,让他们表示愿意陪着曾国藩同生共死,但也有许多贪生怕死的士兵选择了出营投降,曾国藩遵守承诺,没有做任何的阻拦,太平军那边则也公开接受了这些湘军士兵的投降,用于打击山上湘军残部的军心。

  又是一夜时间过去,期间没有任何除太平军战船外的船只出现,曾国藩的身边也只剩下最后三四百人守卫诺大的营地,山下的太平军则让湘军降兵直接喊出口号,“除了曾国藩,只要投降,任何人不杀!”

  又有一些湘军士兵忍受不了死亡的恐惧而出营投降,着急全力反攻九江战场的太平军也再度向湘军已经无比空虚的营地发起了疯狂进攻,而打头阵的,还是那些刚剪了辫子包上红布的湘军降卒。

  曾经能够容纳超过七千人的庞大营地只剩下几百人守卫,外营当然是迅速被攻破,即便全部退守中军营地,在太平军密集的排枪与猛烈的炮火面前,湘军士卒也只是坚持到了下午就被太平军攻破中军营地,太平军士卒蜂拥入营,一边砍杀拒绝投降的湘军士卒,一边全力搜寻曾国藩的下落。

  太平军士兵很轻松就在曾国藩的寝帐中找到了他,虽然曾国藩还活着端坐在寝帐正中,太平军却永远没有了把他生擒活捉的机会,曾国藩的身边不但放着他的各种公文书信和官服印章——还放着一桶引线即将烧完的火药桶。

  “快走!快走!曾老妖身边那个火药桶就要炸了!”

  看着仓皇逃跑的太平军士卒,曾国藩微微一笑,也情不自禁的想起了自己的种种往事,小时候脑子笨读书慢,一本书翻来复去的念,连躲在房梁上的小偷都背熟了,自己却还是不能做到背诵如流,然而那时候连自己都想不到的是,自己能考中进士,入朝为官。

  曾国藩又想起了自己的官场恩人穆彰阿,想起了一向不怎么喜欢自己的咸丰大帝,也想起了自己组建湘军的种种往事,然而曾国藩突然印象深刻的想起了当初,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头,硬逼着他同样干瘦的孙子在自己面前磕头行礼,苦苦哀求自己收下他的孙子做学生…………

  想起了那个干瘦门生,曾国藩当然又想起了自己和他的种种恩怨纠葛,亦敌亦友。再然后,曾国藩扪心自问,忍不住轻轻说了一句……

  “慰亭,你是我最好的学生,是我对不起你,我欠你太多。”

  “轰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