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画蛇不能添足

第二百二十八章 画蛇不能添足

  “什么?恩师被长毛包围在了鄱阳湖西岸,湖口也被长毛偷袭攻占了?!”

  反正是无论如何都赶不及立即出兵去救回身陷绝境的授业恩师,咱们的吴小买办当然是毫不吝啬的施展演技,在荆州城里收到曾国藩被困灰山的消息后,吴超越惊得直接惨叫出声,不顾调和荆州的汉满矛盾问题还没让绵洵绵大将军完全满意,当天就匆匆辞别了在荆州认识的一帮子会党头目及少数民族首领,登上忠诚号带着仁义号第二天一早就返回省城,焦急得连仪仗队和披红挂彩的巡抚座船都来不及一起带上。

  对此,对吴超越印象极好的荆州十三帮头目和少数民族首领当然是直挑大拇指,称赞吴超越够交情讲义气,是个值得深交的英雄好汉。很会拍马屁的荆州知府唐际盛则是感动得眼泪汪汪,连称抚台大人不愧为忠孝楷模,至诚君子,赌咒发誓一定要向吴超越学习。惟有荆州将军绵洵有些抱怨,很是不满意吴超越为了救一个汉人长辈,耽误查办荆州满人老爷遇害一案的大事。

  脱身理由充足,吴超越当然不用在意绵洵有什么想法,乘座主力战船返回省城的路上,吴超越掐着手指头所计算的,也全都是自己故意躲到荆州能给太平军争取到几天作战时间,自己返回省城后,又能以动员集结军队和准备出征粮草军械浪费多少时间——不过还好,武汉距离荆州的距离颇是遥远,花沙纳派人给吴超越送信是逆风逆水,事不关己的信使又有些偷懒和胆小,害怕风浪触礁没有日夜兼程的赶路,仅这就帮吴超越争取到了近五天的时间。

  更让吴超越笑歪嘴巴的还在后面,离开荆州后的当天下午,吴超越就又收到了花沙纳转发来的杨文定书信,让吴超越知道了江西巡抚文俊拒绝出兵救援曾国藩的‘坏’消息。而知道了这件事后,吴超越当然是肚子里偷乐,嘴上却吼声如雷,“文俊,你这个狗娘养的!见死不救挟私报复,老子要参你!参你!”

  说到做到,吴超越还真就在路上就让赵烈文代笔写了一道弹劾文俊见死不救的奏折,派人送往京城找咸丰大帝告状——也顺便解释了自己无法立即亲自率军去救老师的原因。

  或许真是可怜的曾老师命中注定,本来从荆州顺江而下,在顺风顺水的情况下,吴超越用两天多点的时间就可以回到省城主持大局,然而连吴超越自己都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时,长江之上突然狂风大作,波浪滔天,气候环境恶劣到连忠诚号和仁义号都不敢冒险夜行的地步。不得已,不想为了演戏而送命的吴超越只能是命令战船转入就近的临湘港避风,结果还凑巧碰到了骆秉章派给曾老师的援军萧启江部,给了吴超越提前拉拢湖南将领萧启江的机会。

  被大风耽搁了一夜时间还多,再等吴超越回到湖北省城时,可怜的曾老师已经被包围在了灰山整整十天时间,同时太平军也早早在湖口一带建立起了坚固防线,牢牢挡住了吴军水师深入鄱阳湖营救曾老师的水上道路。吴超越急得当众直跺脚,赶紧又匆匆组织兵马和安排出征事宜,准备尽快赶往鄱阳湖营救老师曾国藩。

  事前故意毫无准备,这会再怎么快当然都来不及了,一直保持着高强度训练的湖北新军将士才刚停下训练恢复体力,粮草弹药还没来得及装船,在强风中受了些损伤的忠诚号和仁义号还没来得及检修完毕,新装备的两条蒸汽炮船道德号和勇敢号也还没有备足煤炭。九江那边就又送来了关于鄱阳湖大撤退的军情奏报——曾国藩毅然放弃乘坐运兵船逃离灰山的机会,数量严重不足的运兵船队也只把刚过千人的湘军将士救到鄱阳湖西岸!

  “恩师,你怎么这么傻?怎么会这么傻?明明有机会逃回来,你为什么就是不逃?”

  在花沙纳及湖广众文武的面前,吴超越流下了眼泪,哭哭啼啼的只是埋怨曾老师的傻冒犯二,有机会逃而不逃,偏要留在灰山死地与无法过湖的湘军将士同生共死,花沙纳等人则是极力安慰吴超越,都说曾老师吉人天相,又爱兵如子自愿与将士共渡劫难,定然能够逢凶化吉,坚持到吴超越亲自带兵杀到灰山营救于他。

  虽然曾老师能够坚持到自己的援军抵达是吴超越目前最不愿看到的事,然而没办法,被伪君子的面目所束缚,吴超越还是决定按计划尽快出兵去救曾老师,同时也乘机向花沙纳提出亲自率军去救曾老师的请求,说明事情仓促来不及取得满清朝廷同意,请花沙纳这个湖广总督准许自己带兵越省作战。

  “慰亭,你放心去吧,朝廷那里,老夫会给你解释。”

  花沙纳仍然是一口答应吴超越的要求,然后花沙纳又对吴超越发出警告道:“但是慰亭,未经朝廷允许,也没有皇上的旨意,巡抚率军出省作战,毕竟不是一件小事。你此前又提议设立江西提督剥夺文俊的绿营兵权,以文俊那种小人性格,必然会抓住这点大做文章,鸡蛋里挑骨头罗织各种罪名弹劾于你。关于这点,你可要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

  “多谢花制台提醒,晚辈牢记于心。”吴超越拱手道谢,又咬牙切齿的说道:“但我就不信了,皇上和朝廷还能象偏袒僧格林沁一样的偏袒文俊,不惩治见死不救的文俊,又来摘掉我的单眼花翎!”

  花沙纳看了吴超越一眼,有些想说点什么,但又强自忍住,轻叹了一声后,花沙纳才又说道:“总之,慰亭你小心点,你毕竟是汉人,文俊毕竟是旗人。你就算再占理,朝廷也……。”

  虽然花沙纳没把掏心窝子的话说完,可吴超越也明白他的意思,知道自己再是占理,满清朝廷也不可能轻易的弄死同属一个兽群的文俊,给自己出气,给曾国藩讨还一个公道。吴超越之所以义愤填膺的上表弹劾文俊,真正目的也绝不是为了扳倒文俊,吴超越所想要的,不过是希望满清朝廷更进一步的偏袒和包庇文俊,让湖北和湖南的将士更加看清楚满清朝廷的真面目而已。

  文俊没让吴超越失望,曾老师也没让吴超越失望,当吴超越火急火燎的做好了出兵准备之后,正准备亲自率军出发时,九江那边终于传来了曾国藩牺牲在灰山战场的消息。而听到了这个消息后,吴超越也顿时就把演技发挥到了极限——当场就昏倒在了吴大赛和赵烈文等人的怀里。

  更加精湛的演技还在后面,被人救醒之后,吴超越一没哭二没闹,第三更没上吊殉师,只是脸色铁青的穿上孝衣孝服,在巡抚衙门之中搭建灵堂,行孝子之礼,赌咒发誓一定要为曾国藩报仇雪恨。

  虽是做作,然而真正到了亲自为曾国藩守灵戴孝之时,吴超越却忍不住想起了曾国藩对自己的种种好处,在京城时想方设法的为自己遮风挡雨;办团练时为自己掩盖锋芒,吸引满清朝廷的猜疑忌惮;起兵后为自己力保巡抚驻治,帮自己把太平军彻底驱逐出湖北,又在江西为自己冲锋陷阵,牵制太平军的西线主力,帮助自己平安渡过巡抚湖北后的最危险阶段,让自己可以安心在湖北坐大变强,彻底站稳脚跟。

  即便自己也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但吴超越扪心自问,还是觉得自己亏欠老师曾国藩更多一些。所以到了背后没人的地方,吴超越还是流下了几滴真诚的泪水,也心甘情愿的为曾国藩披麻戴孝,真正把曾国藩当做了自己的老师。

  “老师,你放心,仇我一定为你报,你未竟的事业,我也一定为你完成,还一定会比你做得更好。”这是吴超越的心里话。

  按理来说,既然救援对象曾国藩已死,那吴超越是否还需要亲征江西已在两可之间,然而被吴超越尊师重义的假面目所欺骗,包括老成持重的花沙纳都没有劝说吴超越放弃亲征江西,很有一段时间没能摩拳擦掌的吴军将士更是个个摩拳擦掌,争先请战。然而熟知吴超越恶劣秉性的赵烈文却难得提出了不同意见,而且在与吴超越共同为曾国藩扶灵守夜时,赵烈文还乘着机会,单独与吴超越谈起了是否还要继续亲征江西这件大事。

  “慰亭,你要亲自为曾部堂报仇的心思我理解,也不反对,但是在你亲自率军出发之前,我必须先得弄明白,你如果一定要亲自率军东征江西,那你是准备打到什么样的地步?是只打算为曾部堂报仇,干掉杀害曾部堂的元凶秦日纲?还是打算只收复九江,或是拿下九江后又攻占湖口,效仿你的老师曾部堂直捣安庆?这其中的分寸如果不拿捏准了,你以后恐怕很难收场。”

  “很难收场?什么意思?”吴超越疑惑问道。

  “就是我担心你打得太漂亮了,朝廷会乘机调整你的职位。”

  赵烈文阴森森说道:“且不说江西现在需要一名能征善战的大员坐镇,就是两江总督这个位置现在也还是空着的,你如果打得太漂亮太顺利,朝廷一道旨意让你改任江西巡抚,甚至让你就任统管省份几乎全部丢光的两江总督,你怎么办?你在湖北辛苦建立的基础怎么办?”

  吴超越呆了一呆,心中也顿时一沉,这才发现自己疏忽了这么一件大事,如果自己在江西打得太漂亮也太顺利,满清朝廷是有可能把自己调出湖北,把自己放到江西安徽这些地方去继续和太平军打生打死,葬送自己好不容易在湖北建立起来的基础布局,被迫重新开始,继续白手起家。

  知吴超越极深,不用去看吴超越的脸色,赵烈文就知道自己的话一定能打动擅长听取正确意见的吴超越,看着曾国藩的灵位,赵烈文又淡淡说道:“我知道,以你目前手里的实力,亲自率军击败长毛水师主力和拿下九江,问题绝对不大,但是在这之后呢?朝廷怎么封赏你?让你把花制台取而代之,你认为可能吗?花制台对你再好,恐怕也不会好到自愿把湖广总督的位置腾出来让你坐吧?”

  “当然,封你一堆虚衔,赏还你的双眼花翎,这也是朝廷的一个选择。但我认为,看到你这么能打,长江下游的战事又这么危急,朝廷和皇上即便不是故意,也肯定会生出把你调往江西、安徽或者江苏的念头,到时候你在湖北辛苦做的一切,不就是为了别人做嫁衣?”

  “慰亭,画蛇不能添足,做事也不能事必躬亲,你的能力再强,没有分身术,你又能兼顾到几个方面?”

  听了赵烈文的话,吴超越久久沉默,许久后才问道:“那你认为,我该怎么做?”

  “我认为,你是时候该放权了,也是时候该培养和扶持几个独当一面的帮手了。”

  赵烈文神情平静的回答道:“目前九江湖口这一仗并不难打,长毛在水面上是有一定优势,但我们陆上力量却占据绝对优势,又牢牢包围着九江重镇,等于就是捏住了长毛在江西的卵蛋命根子,九江战场一旦告急,湖口的长毛不愿救也得出兵救,我军水师以逸待劳,又有上游主动之利,即便歼灭不了长毛水师主力,打败他们并不困难。”

  “这是一场十拿九稳的必胜之仗,既然你不能画蛇添足去拿这个功劳,那为什么就不能把这份大功劳送给你信得过值得扶持的人?到时候九江大捷,你扶持的人升官受赏,间接为你掌握更多权力,你调度有方,用人得当,同样是一份功劳不说,还可以让朝廷和皇上觉得有你坐镇湖北调兵遣将,照样可以平定长毛扶持社稷,你在湖北的地位也就可以更加稳固。一举两得,一箭双雕,岂不妙哉?”

  吴超越也抬头去看曾国藩的灵位,半晌才说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惠甫,你真是上天送给我的无双国士,无价瑰宝!”

  赵烈文微微一笑,赶紧表示谦虚,吴超越却懒得和赵烈文虚情假意,只是又说道:“惠甫,这份大功劳我想送给杨文定,你以为如何?”

  “最佳人选。”赵烈文想就不想就回答道:“杨老大人和你有姻亲关系,血肉至亲外人难以间离,可以托之兵权。他又曾经出任过江苏巡抚,有资历有经验,在官场上有他自己的人脉门路,把他扶上手握实权的地方高位远比扶持其他人更加容易,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说到这,赵烈文微微一笑,又补充道:“更妙的是,他身边还有一个左宗棠,左宗棠在民政财政方面的才干就不用说了,足可比之于你;军事方面的话,鄱阳湖这次的湘军大撤退,换之你我去指挥也未必能够比他做得更漂亮。有他相助,杨老大人不擅军事的弱点便不复存在。”

  “那就这么办!”吴超越最强过曾国藩的一点就是十分擅长当机立断,听了赵烈文的分析觉得有理,吴超越便立即推翻了自己之前的亲自率军出战的既定计划,改口说道:“明天我就去见花制台,告诉他我不想授人以柄,不亲自去江西了,请他同意把九江的前线总指挥权正式移交给杨文定。”

  恳请花沙纳把前线指挥权交给杨文定并不是十分容易,原因的关键是杨文定目前的正式身份还只是一个候补知府,官职品级方面稍稍有些不够。不过还好,花沙纳本人也不擅军事,吴超越又明确表态说既然曾国藩已死,不想再亲自去江西给出了名刁钻苛刻的文俊抓把柄,在实在无人可用和不想驳吴超越面子的情况下,花沙纳思来想去,终于还是答应了把九江战场的前线指挥权正式交给了杨文定。

  这时,官场老吏花沙纳也顺便给吴超越上了一课,为了堵住外人的嘴和加强杨文定前线总指挥的合法性,花沙纳又拉着吴超越联名上表,帮杨文定黑掉了左宗棠的功劳,把指挥鄱阳湖大撤退的营救友军之功全部装点到杨文定身上,乘机向满清朝廷举荐杨文定出任湖北督粮道,让杨文定可以名正言顺的统帅前线兵马。

  同时花沙纳又下令把之前派往九江的六个营鄂勇新兵调回田家镇防范太平军乘机西进,划归湖北汉黄道张汝瀛指挥,在尽量不影响前线战事的情况下,减少杨文定所部兵力,避免授人以柄。——说实话,这一手连吴超越和赵烈文事前都没能想到。

  谢过了花沙纳的帮助和指点,吴超越也没迟疑,马上就给杨文定派去了三个营的吴军水师和曹炎忠率领的吴军第三兵团,让他们暂时听命于杨文定指挥,补强前线实力。同时吴超越自然少不得给老婆的亲爷爷写了一道书信,让杨文定知道这些好消息,也指点他采取围点打援的战术破敌。

  收到孙女婿的书信,知道自己复起有望的杨文定当然是笑得要多开心有多开心,无比庆幸自己当年慧眼识珠,硬把漂亮孙女嫁给了一个干瘦丑男,孙女倒是吃了不小的亏,自己却占了大光拣了大便宜——没杨玉茹这层关系,吴超越傻了才会这么扶持杨文定。

  左宗棠的嘴巴还是一样的刁毒刻薄,看了吴超越写给杨文定的书信,左宗棠把嘴一撇,马上就张口吐糟,“有个漂亮孙女就是不同,想升官发财确实容易。不过杨道台,花制台和吴抚台是用什么名誉举荐你实补湖北督粮道的?该不会是救回千余名湖南将士那份功劳,被他们安在了你的身上吧?”

  毕竟是当过江苏巡抚的人,杨文定的脸皮厚度绝不比无良孙女婿的脸皮薄到那里,听了左宗棠的讽刺和质问不但不脸红,拍着左宗棠的肩膀只是微笑,说道:“季高莫急,倘若天遂人愿,老夫真能补上湖北督粮道的实缺,那老夫就重新有了密折封报之权,到时候你的功绩功劳,老夫一定会向朝廷和皇上如实禀明,为你请功请赏,绝不会再让你受半点委屈。”

  左宗棠不屑的哼了一声,然后又没好气的说道:“吴超越不是想围点打援吗?那就叫他的湖北新军赶快来,别湖北新军没到,九江长毛先在长毛优势水师的接应下跑了,那还打个鸟打?!”(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