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热闹的除夕夜

第二百三十一章 热闹的除夕夜

  历史上能够坚守九江超过六年,被湘军包围一年多断粮断援还拒不投降,九江太平军将士的素质和意志自然值得让人称道。

  也正是因为如此,即便是在大年三十的除夕夜晚上,本应该合家团圆欢聚一堂的夜里,九江的太平军将士仍然没有放松该有的警惕,所以清军方面才刚刚开始全力挖掘南门这边的地道,立即就被听瓮里的太平军将士所发现,也马上呈报到了正在逐营安抚将士的罗大纲和林启荣等人面前。

  清军选择在除夕夜发起进攻,这点并不让罗大纲和林启荣惊讶,惟独让罗大纲和林启荣震惊的是,听瓮所确认的清军地道位置,竟然距离九江城墙已经不到二十步!这也就是说,清军只要连夜全力挖掘和准备充足,那么快的话下半夜,最迟也就是明天清晨,清军就能把火药埋到城墙下引爆!

  “陈天发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清妖的地道挖到这么近了才发现?早干什么去了?”

  “秦丞相,这事应该和陈总制无关,我几次巡视南门,听瓮里始终都没有动静,这点我可以做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清妖应该是用小锄头小铲慢慢挖掘,尽量少发出声音,所以我们的听瓮都成了摆设。”

  听了林启荣的分析觉得有理,罗大纲倒也没有再去计较南门守将陈天发的贻误军机之罪,只是急匆匆率领林启荣等将赶来九江南门这边,亲临前线主持大局,同时急令土营出动,赶赴南门侯命。

  戌时正刚过,罗大纲等人顺利赶至事发现场,听瓮中的挖掘声音早已清晰可闻,并且频率密集,很明显清军决心要在今夜把地道城墙脚下。得出这个判断,罗大纲不敢怠慢,赶紧向土营营官喝问道:“有没有把握在清妖把地道挖到城墙下之前,抢先让我们的地道连通清妖地道?”

  “回丞相,距离太近,来不及了。”土营营官答道:“如果是在清妖安装火药包时连通,或许还有点希望。”

  “那就马上动手!”

  罗大纲一挥手下令,匆匆赶来的太平军讲师也立即挥动锄头铁钎,在事先勘探好的位置奋力挖掘起地道,同时其他的土营将士也马上准备起了柴火风箱等灌烟之物。但罗大纲却并不敢把所有指望都寄托到土营将士身上,又赶紧命令南门守军抢建城内工事,准备土石沙袋和塞门刀车等必备之物,以便清军的地道爆破抢先得手时修补城墙和堵塞缺口。

  “罗丞相,应该再调集一支精兵做预备队,多备火药包。”林启荣建议道:“倘若清妖真的抢先炸开城墙,我们就一边用火药包炸退清妖,一边抢修城墙。”

  “这事你亲自负责。”罗大纲很信任林启荣的带兵能力,又嘱咐道:“火药包做好防火保护,别象在湖口一样,被清妖的火箭妖火提前引燃。”

  林启荣答应,立即返回自军驻地,组织嫡系精锐过来给南门守军帮忙。罗大纲则十分心细的一边派快船给湖口的秦日纲送信,让他做好出兵救援的准备,一边派人加强对九江东南角那条地道的监听,提防清军也连夜挖掘那条地道直通城墙下方。然后罗大纲才亲自登上南门城墙,眺望观察清军营地的动静。

  纷飞的雪花和漆黑的夜色给罗大纲的窥探带了很大困扰,举着单筒望远镜眺望了半天,罗大纲都没有发现清军方面有什么异常举动,然而越是这样,罗大纲心中就越是不安,隐隐觉得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突然间,罗大纲还又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然而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罗大纲一时半会之间却又想不出来……

  ………………

  其实,罗大纲就算能够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也来不及了,借着雪花和黑夜的掩护,酉时二刻就已经出动的吴军第三兵团曹炎忠部,已经沿着湘军之前挖掘的深壕行进,不声不响的迂回到了九江东门外,准备实行左宗棠所交代的爆破攻城计划。——顺便说一句,湘军包围九江的壕沟可是深宽都是两丈!(史实数据)

  很巧,当初在天津时负责用爆破战术炸开城门的吴军大将恰好就是曹炎忠,轻车熟路之下,曹炎忠指挥起来自然是得心应手,先是把一百人的突击队分为五队,分好顺序轮流上前,然后又命令刘铭传率领擅长巷战近身战的铭字营率先越出壕沟列队侯命,担任攻城先锋。余下三个营的吴军将士则继续隐藏在湘军留下的壕沟中,尽最大努力避免被太平军提前察觉。

  这一切都安排好后,五个爆破组立即先后出击,借着夜色掩护悄悄摸向九江城下,而此刻九江东门上仍然是灯火寥寥,虽有几支巡逻队不断在城上来回巡哨,无奈天色太黑,雪花太大,所以直到五个吴军爆破组摸过护城河的石桥,潜藏到了城下光线黑暗处,太平军方面都还没有发现吴军的存在。

  不能及时发现敌情的下场当然是在突变面前措手不及,第一爆破组迅速将装满苦味酸炸药的坚固木箱放到东门下后,点燃引线就立即逃到远处蹲下躲避冲击波,引线迅速燃烧到了尽头,苦味酸炸药也立即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轰隆!”

  “轰隆!轰隆!轰隆!轰隆隆!”

  九江东门的外门化为齑粉的同时,听到东门方向传来的巨响,东到团鱼坡、西至景星湖之间的上百座清军炮台也先后点燃火炮引线,将一枚一枚实心炮弹与少许开花炮弹打进九江城内,突然大规模炮击的同时也制造无数巨响,干扰和影响太平军的注意力,尽最大可能掩护吴军奇袭九江东门。

  左宗棠这一手似乎没收到什么效果,黑夜之中爆炸声过于明显,东门的爆炸声又是明显先于清军炮台,所以即便清军以火炮掩护吴军奇袭东门,刚听到东门首先传来的爆炸声时,罗大纲就马上明白东门危险了,也顿时就明白究竟是那里不对劲了——清军如果真想用地道爆破攻城,就不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加紧挖掘地道,让自军抢先知道他们的打算!

  “该死的清妖,太狡猾了!快,快,叫林启荣马上去增援东门!南门这边,另外调一支军队来这边补防!回丞相府,传令全军,立即集结备战,所有将领到丞相府侯命!”

  喜欢自比诸葛亮的左宗棠确实是花样百出,罗大纲大概是做梦都想不到的是,吴军奇袭东门和清军突然大规模炮轰九江城,其实都是在掩护左宗棠真正的杀手锏!

  听到爆炸声音,九江东南角那最后一条清军的地道,也立即开始全力挖掘!

  结果炮声隆隆,人喊马嘶,太平军埋设在九江东南角的听瓮彻底失去效果,自然也没办法发现清军的第三条地道正在飞快逼近九江城下…………

  情况过于混乱,先来看看九江东门这边的情况,事发太过突然,措手不及的太平军东门守军李天开所部将士甚至还来不及放下瓮城里的千斤闸,吴军第二爆破组就已经冲进了瓮城之内,几乎是飞一般的把装满苦味酸的木箱放到了瓮城内第二道城门的门下,点上引线飞快逃开,又是一声巨响过后,九江东城的第二道城门也再次化为了木屑状态。

  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如梦初醒的太平军将士才终于想起放下内外两道千斤闸,同时向瓮城里投掷火把照明,寻找敌人踪迹。然而千斤闸落地后,吴军第三爆破组立即上前,故技重施以苦味酸火药爆破,轻而易举的就炸碎了太平军的第一道千斤闸。

  结果还是到了吴军第四爆破组去炸九江东门的最后一道千斤闸时,城里的太平军将士才想起对着城门甬道里开枪开火,好好歹歹打死打伤了几个吴军将士,然而吴军将士则是早有准备,一边蹲爬避弹,一边以可以连发的左轮枪还击,掩护爆破手爬行上前,将火药箱带到千斤闸下点火引燃。

  还是被左宗棠料定,虽有苦味酸火药这个利器,然而因为爆破手点燃引线后需要后撤逃开的缘故,火药箱暂时无人保护,一个眼尖的太平军士兵抢先看到冒着火星的引线,冒着中弹和粉身碎骨的危险冲了上来,从千斤闸的缝隙中伸出手,一把揪断了导火线,暂时保住了九江东门的最后一道千斤闸。

  左宗棠唯一没料到的是吴军爆破手的反应,看到导火线被切断,训练有素的吴军爆破手立即采取第二方案——向炸药箱接连投出了多枚苦味酸手雷!

  苦味酸炸药的坑爹特性想必就不用罗嗦了,猛烈爆炸中,能够附在钢铁上燃烧的苦味酸火焰几乎是在瞬间重新引燃了引线,又是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后,九江东门的最后一道千斤闸也失去了作用,被炸得七零八落,漫天飞舞。

  与此同时,刘铭传率领的吴军前锋也已经发起了冲锋进攻,踏着过河石桥大步冲过护城河,呐喊着冲进连渣滓都没剩多少的九江东门,顶着枪林弹雨冲过瓮城,冲进九江城内。后面的曹炎忠也立即率领吴军主力越出壕沟,在城外开阔出重整队列,准备跟随刘铭传军杀进城内。

  东门爆破顺利得手的消息送到左宗棠的面前后,一直和杨文定在营中高地观战的左宗棠只是眉毛扬了一扬,然后自言自语的说道:“想不到这么顺利,难怪号称常胜不败,吴小子调教士卒确实有一套,比他老师强出十倍都不止。不过嘛,很可惜,曹炎忠还是拿不到首功。”

  “季高先生,为什么?”旁边的杨文定好奇问道。

  “巷战。”战事顺利心情好,左宗棠便随口解释了一句,说道:“长毛在九江盘踞了这么久,肯定已经在城里修建了大量的巷战工事,城门过于狭窄,向城内投入兵力不便,城墙至高点又被长毛控制,曹炎忠想一举杀入城内取得首功,比登天还难。”

  “那你还故意派曹炎忠去?”杨文定委屈的心里嘀咕,暗道:“这一次,老夫孙女婿的嫡系精锐,伤亡不会小了。”

  看出杨文定的委屈,左宗棠又补充道:“杨道台,你一定担心曹将军他们的伤亡大吧?但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除了战斗力有保证的湖北新军外,你麾下的其他军队谁也挑不起这个重担,我也是信得过他们才让他们啃硬骨头。”

  说罢,左宗棠稍一盘算,又命令萧启江派遣两个营的楚勇去给曹炎忠帮忙,并对率队的萧启江副手胡中和叮嘱道:“去了东门后,你暂时接受曹炎忠的指挥,让他在适当时候派遣你的军队进城参战。也明白告诉他,我不是让你去抢他的功劳,是他的压力太大,他的背后和侧翼,虽时有可能会出现湖口长毛的援军,他必须留下充足兵力做预备队,还有保护后方和侧翼。”

  胡中和领命而去后,左宗棠才重新坐下,端起茶碗冲杨文定说道:“杨道台,用不着一直站着看,适当休息下,九江这场大战现在还只是开始,什么时候结束还谁都不知道。再说了,在这里也看不到马上就要打响的水上战场。”

  …………

  水上战场的确马上就要打响了,刚接到罗大纲的快船告警,秦日纲就已经下令太平军的水师主力全部登船备战,此前赖桂英虽然已经带着太平军陆师主力去了南方攻打饶州府,石镇吉所部的太平军将士则也同时全面备战,随时准备登船过河增援九江战场。

  这时,秦日纲理所当然的想到了罗大纲两天前提出的建议,眼珠子只是一转,秦日纲马上就下令立即布置一支假的运兵船队,又命令韦俊率领一支小拔船队保护假运兵船立即出发,驶向九江引诱吴军水师大举出动,还向韦俊叮嘱道:“记住,能直接诱出超越小妖的水师当然最好,如果清妖太过狡猾,只派小池口的清妖水师出击,那也没多少关系,你马上迎上去缠住清妖水师,运兵船解除武装奇袭清妖的小池口水营,不给清妖撤回小池口自保的机会,逼着吴妖水师出兵救他们。只要吴妖水师出动,我马上亲自率领主力出动去给你帮忙。”

  韦俊领命而去后,秦日纲又对石镇吉吩咐道:“石总制,如果真到了你必须过湖增援的时候,你的军队在高家村三圣寺那一带登陆,那里已经绕开了清妖的姜家湾营地,距离九江虽然还有点远,但水流缓慢适合船只靠岸,北面又有我们的梅家洲驻军炮火掩护,最是安全不过。”

  石镇吉点头答应,秦日纲这才又把目光转向西面,自言自语的说道:“罗大纲,林启荣,争点气啊,那怕打巷战也要顶住。只要能把超越小妖的水师骗出来,你在陆地上就算打输了,我也可以从容回师救你过江。”

  …………

  率先出动的太平军假运兵船队成功骗过了清军的水上侦察船,光是看到那些吃水极深速度慢的长龙船拖罟船,清军水师斥候就马上认定那是太平军的运兵船,也马上就把情况禀报到了左宗棠的面前。

  得知太平军运兵过江,左宗棠不动声色,耐心只是等候水上的后续探报,倒是旁边的挂名主帅杨文定急不可耐,马上就对左宗棠说道:“季高先生,是否该让鲍超的水师出动了?长毛运兵过江,我们的水师那怕只打沉几条,也可以干掉不少长毛啊?”

  “别急,再等等。”左宗棠不动声色的摇头,还敲起了二郎腿才端起香茶细品,仿佛丝毫不把益发激烈的九江东门战事和敌人援军逼近放在心上。

  最后,还是在确认了太平军运兵船队越过了梅家洲西进的情况后,左宗棠才放下一直在摇晃的二郎腿,微笑说道:“果然是假的,不过也好,你们自行分兵,我这次就更有把握了。”

  “什么是假的?”杨文定疑惑问道:“季高先生,你说什么是假的?”

  “当然是说长毛的运兵船队是假的。”左宗棠笑得十分开心,说道:“我们在姜家湾派驻有绿营兵,拦住了杨家场到九江的道路,长毛要想运兵过江增援,最理想的登陆地点是三圣寺到陈家塘那一带,或者直接到九江北门外登陆,直接进城参战。”

  “现在九江城里的长毛兵力充足,还不需要湖口长毛进城增援,又故意放弃了另一个最合适的登陆地点,他们的运兵船队不是假的是什么?跑到余家园和彭家湾这边来登陆,长毛就不怕他们的援军还没下完船,湖北新军的快炮就已经打到他们的头上了?”

  “那长毛派一支假的运兵船队来干什么?”杨文定更加疑惑问道。

  “杨道台,和你说话真是太累了。”左宗棠叹了口气,说道:“长毛派出假的运兵船队,目的当然是想骗我们水师出动了,能骗出我们在单家洲的主力水师当然最好,长毛水师主力倾巢出动,只要干掉吴超越的抚标水师,长江中游的制江权就全是他们的,丢了九江都划算值得。”

  “如果骗不出吴超越的抚标水师,把鲍超的水师骗出来也行,把装在长龙船、拖罟船和快蟹船上的沙包石头往江里一扔,运兵船马上就能变成战船,配合长毛的小拔船队,马上就能对鲍超形成绝对优势,到时候鲍超告急,王孚他们救还是不救?”

  难得耐心的仔细给杨文定解释了一通,然后左宗棠也不管杨文定是否听得懂,马上就对水上信使吩咐道:“去给鲍超传令,继续闭营死守,确认发现长毛的第二支运兵船队,又收到南岸信号,马上出兵突袭长毛的第二支运兵船队!那才是真的运兵船队!”(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