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才与德

第二百三十四章 才与德

  秦日纲率领的太平军水师一直相信自军实力远在吴军水师之上,也一直认定到了正面交战之时,自军只要出动全力,全歼兵力仅为三个营的吴军水师易如反掌,此前如果不是担心吴军水师撤回田家镇寻求那里的永久性炮台保护,还有担心躲在小池口的清军水师乘机偷袭湖口,秦日纲早就带着太平军主力跑到单家洲来找吴军水师决战了。

  吴军水师满足了太平军水师的愿望,咸丰七年正月初一的早上,此前一直躲在单家洲的吴军水师突然倾巢出动,凭借顺风顺水的优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突然加入激战了一夜的九江战场,出现在了同样倾巢出动的太平军水师主力面前。然而很可惜,太平军水师这会却没办法全力迎战。

  太平军水师不能全力迎战的原因朋友们都知道,就是必须得运送九江败兵逃命,大量船只被用于运载兵员,大量的小拔船也必须保护运兵船,就想被捆住了一支胳膊一样,只能是拿单手迎战。

  不过还好,单就船只数量而言,太平军水师仍然占据绝对上风,所以秦日纲即便大骂清妖无耻狡猾也不慌张,马上就把保护运兵船的任务交给了过于疲惫的韦俊船队,自领中军主力迎上,还果断最为正确的选择,“打旗号,冲上去,和吴妖船队搅在一起,近舷放火烧船,先干掉吴妖水师的两条大船!”

  旗号打出,经验丰富的太平军船队立即一起摇橹划桨,顶风逆水的杀向正面扑来的吴军船队。然而让太平军水师将士大失所望的是,一年多前田家镇大战时那支笨拙生疏的吴军水师早已不复存在,面对着铺天盖地涌来的太平军船队,吴军水师的驾船技巧不再生疏缓慢,士卒也不再慌乱紧张,还突然拿出了一个太平军水师将士前所未见的战术——稍微调整方向,全军向太平军的侧翼迂回。

  “想迂回过来冲击我的侧翼?还是想直接冲我们的运兵船?”

  晚清土包子秦日纲一时有些猜不透吴军水师的用意,然而吴军水师既然主动让出上风位置,秦日纲自然不会客气推辞,稍一错愕,马上就下意识的大吼道:“打旗号,继续前进,抢占上游顺风位置!”

  在旗号的指挥下,太平军水师船队继续全速前进,不理向侧翼迂回的吴军船队只是冲向上游,然而就在秦日纲幻想着抢到上游顺水位置后掉头冲锋以小船海淹没吴军船队的生活。吴军的两条主力战船忠诚号和仁义号却先后发出怒吼,首先打出了两发炮弹,接着不等秦日纲看清楚炮击情况,忠诚号和仁义号却又发出连续巨响,以十秒一发的节奏接连轰出炮火,还相当精确的主要轰击太平军的中大型船只。

  熟悉风帆时代海战的朋友们想必都很清楚,吴军水师用的是最典型的T字形战术,尽最大限度发挥忠诚号和仁义号的舷炮数量优势。然而秦日纲等土包子不要说是见过这种战术了,就是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他们所看到的,只是吴军战船的火炮象是会连发一样,接连不断的开炮,还快得就象不要装药填弹的一样——事实上当然是轮流开炮和轮流装药填弹,侧舷的二十二门火炮依次打完,首先发射的火炮早就已经装好弹药了。

  见识少的下场当然是付出惨重代价,即便吴军火炮的命中率并不是很高,然而一轮炮击下来,十几条太平军大小船只还是被吴军火炮直接轰沉,受伤船只和水手不计其数,同时太平军水师原本整齐的队形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混乱。

  接受过当世海上霸主英国教官严格训练的吴军水手早已放下了风帆,全靠水流推动缓缓向下迂回,延长太平军水师檫肩并列的时间,期间乘机不断接连开炮,把沉重炮弹接连不断的轰进太平军水师船队,象敲锤一样的不断敲击太平军水师的侧翼。全部装备军用舢板的吴军第三营则严密保护忠诚号和仁义号的两翼,防止太平军小船偷袭。

  即便是已经正在逐步淘汰的风帆战船,忠诚号和仁义号装备的英国舰炮在射程和威力方面,仍然甩开太平军的战船火炮八条街都不止,太平军水师光挨打还不了手,直被吴军水师轰得是大呼小叫,鬼哭狼嚎,船沉人亡死伤不断,队形也逐渐混乱到了难以收拾的地步。

  汗水也在风雪中出现在了秦日纲的额头上,有心想要放弃抢占上游顺风的机会,立即掉头突袭吴军船队侧翼,但稍一盘算后,秦日纲又断然放弃了这个打算——目前吴军船队仍然还有顺风顺水的优势,太平军水师主力即便掉头去冲吴军侧翼,吴军只要重新张起风帆,马上就能脱离战场,到时候太平军船队不但追不上,相反还得牺牲整体队形。

  “再打旗号!继续前进,坚决抢占上风!”大声吼出了应对命令后,秦日纲又在心里补充了一句,道:“反正小拔船又多又便宜,丢多少老子都不心疼!”

  混乱的队形注定了秦日纲的最新命令无法得到迅速而又坚决的执行,炮火硝烟中,乱成一团的太平军船队连保持船头一致向前都无法做到,波浪起伏船只碰撞不断,既难以控制船只,更无法保持全速前进,也注定了必须继续给吴军战船充当活靶子,与太平军船队擦身而过的期间,忠诚号和仁义号也乘机打出了整整五波轮射,击沉太平军的大小船只将近百条。

  好不容易熬到脱离忠诚号和仁义号的射程范围,还没等秦日纲松口气,了望台上却又传来了噩耗,“秦王殿下,吴妖水师张帆了!目标似乎是九江北门!”

  “狗RI的吴妖!”秦日纲破口大骂,这才想起吴军船队还有一个值得炮击的目标是九江北门码头,焦急之下,秦日纲赶紧大吼道:“马上打旗号,全军掉头整队!”

  秦日纲军匆匆掉头的时候,吴军水师船队早已借着风向和水流的优势全速东下,转眼间就已经逼近了九江北门码头,还二话不说就是用火炮狂轰滥炸,还十分无耻的打出了苦味酸开花炮弹,炮弹爆炸间火焰四射,满载着兵员辎重的太平军运兵船顿时连连中弹,还即便没有中弹也很快就要面临苦味酸火焰的威胁,能够漂浮在水面上燃烧的苦味酸火焰随波逐浪,把太平军的运兵船烧得阵阵惊叫惨叫,慌忙躲避火焰间互相碰撞,乱成一团,运兵速度大受影响。

  这时,韦俊率领的太平军水师偏师也赶紧扑了上来,全部装备军用舢板的吴军水师第三营严阵以待间,超越号和仁义号上也接连飞出了八支康格里夫火箭,目标还全都指向主动进入射程范围的韦俊旗舰。而经过火器名匠邵彦烺改进的康格里夫火箭在准确度上已经有了大幅度提升,八支火箭有两支准确命中韦俊乘座的拖罟船,箭头携带的苦味酸猛烈爆炸间,韦俊军旗舰也马上桅断杆裂,并且立即燃起了冲天大火,直接处于报废边缘。韦俊大声叫苦,也只能是一边向其他船只转移,一边让旗舰打出最后一道命令,“冲上去!和吴妖水师搅在一起!”

  再没那么容易了,当太平军水手辛苦驾驶着小拔船迎上吴军第三营时,吴军第三营军用舢板装备的船首炮突然一起开火,当即命中十数条小拔船,还一边开炮一边保护着忠诚号和仁义号向下游疾驰,太平军小拔船开炮还击,两军之间炮击不断,虽各有死伤,太平军小拔船却无法像想象中那样轻易冲进吴军船队,施展拿手的近舷战。——当然,这也和韦俊军昨晚激战了一夜,水手体力下降比较严重有不少关系。

  还是在第一波小拔船真正获得与吴军舢板打近舷战的机会,太平军水师才发现打近舷战其实是自己吃亏——原因无他,吴军水手装备了击针枪和苦味酸手雷。高速射击的击针枪可以有效杀死杀伤小拔船的太平军水手,突然抛出的苦味酸手雷只要砸到小拔船上,直接就能把一条小拔船连人带船一起报销。连绵枪声和间歇响起的爆炸声中,太平军的小拔船不断起火燃烧,甚至直接粉碎,船上的水手中枪中弹落水不断,攻势迅速被击退。

  在此期间,忠诚号和仁义号始终没忘了用苦味酸炮弹轰击九江北门的码头,爆炸的冲击波和猛烈的火焰迅速横扫北门码头,大大小小的太平军运兵船也迅速冒烟起火,码头逐渐笼罩在了一片烈火浓烟之中。

  还是在秦日纲的主力掉头追了上来时,吴军水师才放弃对码头的炮击,改为向下游的宽阔处迂回,准备掉过头再去抢占上风顺水。水战经验丰富的秦日纲一眼识破吴军水师打算,咬着牙齿指挥船队紧追不止,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秦日纲却又无比郁闷的发现,已经被吴军水师将士彻底熟悉了战船性能操作的忠诚号和仁义号,在船速方面又甩开了太平军船队一大截,很快就拉开了距离从容掉头,丝毫没给太平军水师任何乘机突袭的机会。

  对秦日纲来说更糟糕的还在后面,这时,已经从龙感湖撤回来的清军水师鲍超也已经回到了九江战场,还主动打出旗号表示愿意接受吴军水师主将王孚的指挥号令。王孚见了大喜,毫不客气的命令王孚率军迎上秦日纲,给自军争取回头抢占上风的机会,欠着吴军无数人情的鲍超见了也没犹豫,马上挥军直进,不顾实力和战斗力都不及太平军水师,坚持咬牙迎上,逼着秦日纲和自军交战。

  真正的水上恶战就此展开,炮声连绵中,鲍超军不惜代价的迎面撞上了太平军主力船队,以血肉为盾为吴军船队创造迂回机会。吴军船队则乘机迂回到了北面开阔处,凭借三角帆呈‘之’形前进,逆水行驶的同时始终保持船舷对敌,不断以优势火炮猛轰太平军船队,期间还不断放出火箭补强火力。秦日纲则一边与鲍超激战,一边不断派出船队拦截吴军船队,始终不忘拦住吴军大船争取打近舷战。双方你来我往,各有目的,炮来枪往对轰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与此同时,陆地上的清军当然也加强了巷战力度,围魏救赵为水师分担压力,逼迫太平军水师回头来救九江太平军。结果到了此时此刻,清军准备充足的优势也展现无遗,随身带着充足干粮随时都可以吃饭,清军士卒的体力即便下降也不多。而太平军方面则既是一夜未眠粒米未进,又是准备不足没有随身食物可以充饥,体力下降远比清军为大,力量不支下战斗力下降十分严重。

  九江太平军还有一件麻烦事,那就是清军方面在巷战中遭到了顽强抵抗后,左宗棠迅速做出了战术调整,专门分出了两个营去抢占城墙战场,沿着城墙前进从两翼包抄北门。而随着一个营的吴军陆师强行突击到了北门城墙上后,太平军的压力也陡然加大,在城中巷战的太平军背后受敌,在城外准备上船逃命的太平军妇孺家眷更是乱成一团,哭喊震天,声传数里。

  见情况危急,罗大纲也只好匆匆派出快船与秦日纲联络,要求秦日纲立即给出答复,水师到底还能不能迅速结束战斗撤回北门救人?如果不能,那九江太平军就得立即弃城逃往杨家场,到那里登船过湖逃命,秦日纲也得马上回师湖口,到那里去救人过湖!

  天大的难题再一次被放到了秦日纲的面前,立即结束水上战事回师北门救人,这一点秦日纲当然做不到。可是撤回湖口救人,到时候太平军水师照样得面临吴军水师的巨大威胁。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已经习惯了在杨秀清手把手指点下打仗的秦日纲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了。

  这时,面孔被熏得黝黑的韦俊突然出现在了秦日纲的面前,还一见面就没大没小的怒吼道:“燕王殿下,这仗你怎么指挥的?”

  “我怎么了?”秦日纲被韦俊吼得一楞。

  “你自己看!”韦俊往水上战场一指,咆哮道:“怎么乱成了这样?我们的水师船队分散得这么厉害,还怎么发挥数量优势?”

  得韦俊提醒,秦日纲才猛然发现自己犯下了兵家大忌——过于分兵!为了拦截吴军大船,自军的小拔船队过于分散,不但无法发挥数量优势,还被有质量优势的吴军水师逐队逐队的杀散杀乱,大大小小的战船完全分散于宽阔的长江水面。而呈之字形的吴军船队则始终保持统一行动,虽然没有抢占上风,却也在自军的松散船队中来回纵横,如入无人之地,一边前进一边以优势火力和精良武器不断打击自军。

  顺便说一句,这也是吴军水师的刻意为之,仔细研究了太平军的拿手小船海战术,又得到英法等国海军教官的指点,吴军水师从一开始就憋足了坏,决心凭借顺风顺水和战船质量的优势尽可能拉长战线,拉长太平军水师的队列,稀释敌人兵力,然后再回过头来以整击散,以质量破数量。而意外出现的鲍超水师,也让吴军水师这一战术获得了更加理想和显著的效果。

  言归正传,发现自军不知不觉落入了圈套,秦日纲敲头懊恼之余,又马上下定了决心,冲着罗大纲派来的信使吼道:“去告诉罗丞相,叫他马上弃城去杨家场,我撤回湖口接应他!”

  打发走了罗大纲的信使,秦日纲又大吼道:“快打旗号,全军撤退,撤回湖口重新整队!”

  匆忙撤退的太平军水师给了吴军水师和清军水师以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欢呼声中,还没出够恶气的吴军水师当然是立即掉头追击,鲍超也不顾自己的船只已经损失过半,同样吼叫着加入了追击行列。然而没过多久,左宗棠却派人送来急令,命令吴军水师和鲍超不得追击进梅家洲南面的狭窄江面,追击到孙家竹林一带就必须停止前进,等待与陆师会合统一行动。

  宣布完了左宗棠的决定,见王孚的脸色不善,信使又赶紧补充道:“王将军,季高先生知道你肯定想不通为什么错过这样的机会。季高先生他说,现在虽是你扩大战果的最好机会,但长毛的小破船不管打沉多少都没用,纯粹就是浪费弹药,那一带江面太狭窄,长毛只要跳下水想往那逃都行,但你们的忠诚号和仁义号那怕被长毛打中一炮都不值得。”

  “季高先生还说,想多立功,一会有的是机会,等九江长毛过湖的时候你们再出手,打中一条船就是一船长毛,战果要多得多。”

  信使在耐心对王孚解释左宗棠要求停止追击的原因时,九江太平军也开始突围撤退的行动,先行从北门出城的老弱妇孺直接向东逃命,主力战兵则且战且退,逐渐退出北门也是向东撤走。摩拳擦掌等了许久的曹炎忠本营立即北上拦截,然而左宗棠却再次派人拦住了曹炎忠,要求曹炎忠不许阻杀老弱妇孺刷人头,只许截杀最后出城的太平军主力战兵。末了左宗棠还让信使告诉曹炎忠,“那些女人孩子反正跑不快,以后想怎么抓怎么抓,何必要浪费弹药多造杀孽?留下千古骂名?”

  被吴超越洗脑洗得很严重的曹炎忠果断服从了命令,任由太平军的家眷从前方逃走而没开一枪一炮,然而就在左宗棠看到这一情景满意点头的时候,一个意外却突然出现——湘军营地那边突然倾巢出动,气势汹汹的杀向了九江东北方向。左宗棠见了大惊,赶紧拉上杨文定打马直追,花了不少力气才追上带队的胡林翼,喝问道:“胡林翼,没有命令,你们为什么擅自出动?”

  “为大帅报仇!”胡林翼红着眼睛大吼,他身旁的湘军将士也是纷纷大吼,“杀长毛!为大帅报仇!”

  知道劝说阻拦不住胡林翼等人的滥杀无辜,左宗棠只能是换了个办法,向胡林翼说道:“贶生,关于吴抚台弹劾江西巡抚文俊见死不救,坐视曾部堂遇害一事,朝廷其实已经有了答复,只是我怕影响军心士气,没有提前公布,你知道朝廷给文俊什么处分吗?”

  “什么处分?”

  胡林翼赶紧追问,旁边的湘军将士也个个抬头,紧张来看左宗棠,左宗棠面色阴郁,半晌才答道:“罚俸三年,降三级原职留用。”

  胡林翼手里的钢刀落地,满脸的难以置信,眼中也忍不住有泪花闪烁。左宗棠这才又问道:“贶生,四百六十五两银子,四百六十五斛粮食,就换曾部堂和几千三湘子弟的命,如果你觉得值得,现在就去报仇吧,我不拦你。”

  注:历史上九江战后,湘军是屠城报复。历史上湘军屠城九江、安庆和南京,李鸿章苏州杀俘两万余,惟独左宗棠没有类似恶行。但也很可惜,左宗棠的善良也导致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