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影响深远

第二百三十五章 影响深远

  当初陕甘总督舒兴阿畏敌不前,坑死了被太平军包围的江忠源,事后被安徽布政使袁甲三弹劾,咸丰大帝给了舒兴阿革职处分,湖北巡抚吴超越弹劾文俊见死不救坑死曾国藩,咸丰大帝按理来说很可能会象对待舒兴阿的办法,给文俊一个革职处分。

  ——然后继续象对待现任云南巡抚舒兴阿一样,风头一过就把文俊放到其他省份去当巡抚。

  咸丰大帝肯定会偏袒统属一个种群的文俊,这点早在吴超越预料之中,只是吴超越真没料到咸丰大帝会处分得这么轻,罚俸三年和降三级留任就了结了这个问题。而事实上,咸丰大帝做出这个决定时,别说是一贯注重汉臣的肃顺了,就是军机处的几位大老爷都觉得过轻,忍不住在承旨时小心翼翼的发表了意见。

  是时没当上领班军机几个月的文庆已经突然病死,论资排辈终于排到了彭蕴章替补首席军机,有资格也愿意为汉人说几句公道话,很是小心的向咸丰大帝问道:“皇上,这样的处分是不是轻了点?文俊按兵不动拒绝救援,坐视曾部堂战死灰山,湖南团练几乎全军覆没,罪证确凿,最轻也应该革职,只给他这样的处分,是否有些过轻?”

  “皇上,奴才也认为有些过轻。”乘着文庆蹬腿入职军机处的柏葰也站出来刷经验值,提醒道:“现今长毛再次大举侵犯江西,江西战情告急,湖广官军也正在九江湖口一带与长毛激战正酣,若是不给文俊重处,只怕会寒了前线将士之心,影响到军心士气。”

  咸丰大帝不吭声,用手指头敲打着龙案盘算,半晌才说道:“正是因为江西战情紧急,所以朕才不能重处文俊,文俊是该革职,革去他的职位也就是一道圣旨的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罢免了文俊,谁来接任这个江西巡抚?”

  说到这,咸丰大帝还难得补充了一句,“现在江西巡抚这个位置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坐的,长毛大举入寇,毗邻的安徽几乎全境都是发匪,还有浙江的匪患也越演越烈,没有一个文武双全的能臣坐镇江西抚民平叛,继而又东援安徽浙江,朕不放心啊。”

  “可是皇上,文俊文抚台在江西的表现,似乎也很难当此重任啊?”彭蕴章疑惑的问道。

  “他是不能当此重任,但现在既然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替换他,那就先让他再当几天的江西巡抚,起码他熟门熟路,不容易出大错,比临时换一个巡抚强。”

  咸丰大帝回答了问题,又挥了挥瘦手,说道:“不要急,文俊肯定要革职,但是要先等朕找到了合适的江西巡抚人选再说。”

  见咸丰大帝的态度坚决,彭蕴章和柏葰等人也不敢坚持,老实磕头领旨了事。然而柏葰等人跪安离去之后,咸丰大帝脑海里却又出现了一段来自某人的密折内容……

  “……臣窃以为,吴超越虽未见异心,然湖北境内匪患已然肃清,仍将之留在湖北,未免太过浪费他的才干。吴超越请求亲征江西,臣先斩后奏代越权允诺,原意是想顺水推舟,为主子创造把他调到江西的机会。然吴超越畏惧文俊报复,临阵退缩改请杨文定统兵,臣措手不及,只能再次应允,以免着于痕迹……。”

  “……幸得杨文定弱于军事,虽有湖北抚标强兵之助,九江之战是否能一帆风顺,尚在未知之数,若九江战事不顺,臣定当怂恿吴超越亲赴九江。届时主子若有意用吴超越取代文俊,正可名正言顺……。”

  回忆到了这里,咸丰大帝和吴超越有得一比的干瘦丑脸上露出些微笑,暗道:“朕当然愿意用吴超越取代文俊那个废物,弹劾文俊又在江西立功,改调江西巡抚名正言顺,把他放在最危险的江西替朕冲锋陷阵,也才最能发挥他的作用。湖北现在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也是该换个满人去当巡抚了。”

  …………

  咸丰大帝的如意算盘看来是要破碎了,他无耻窃占皇位第七年的第一天,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杨文定靠着左宗棠的全力帮助,指挥湖广各路兵马合力猛攻九江城,终于还是成功的杀入了城内,迫使九江太平军弃城东走,逃往九江最东端的杨家场渡湖逃命,清军成功光复九江城后不肯罢休,又在左宗棠的指挥下全力追击,力争全胜。

  如果不是左宗棠刀子嘴豆腐心禁止湖广军队滥杀无辜,追击战绝对能够演变成一场大屠杀,斩首过万都是轻而易举。然而就算左宗棠拦住了吴军精锐和矢志复仇的湘军,故意给太平军的妇孺老弱放了一条生路,九江太平军的逃亡场面还是凄惨得让人不忍卒读。

  丝毫没有停歇的枪炮声中,乱糟糟的人群象潮水一般的涌向东面,争先恐后间互相践踏推搡不断,呼儿唤女的哭喊声音充斥田野,掩盖了枪声炮声和江水声,大大小小的包裹和各种各样的杂物扔得到处都是。尤其是在越过湘军此前挖掘的深壕时,不知多少老人孩子摔落壕沟,不知多少妇女儿童被生生践踏而死,壕沟的边沿迅速被踩塌,泥土和尸体塞满壕沟,即便吴军和湘军始终没有开一枪放一炮,数以千计的老弱妇孺就已经惨死在了逃亡路上,鲜血也迅速染红了白雪皑皑的大地。

  见此情景,已经算是心狠手辣的杨文定难免都有些看不下去,忍不住低下头,左宗棠更是早早就背过了身体,哀叹道:“这还只是开始,一会陈家场那边只会更惨。”

  这时,太平军的主力战兵也开始了成建制的出城逃命,结果这一次吴军和湘军都不再手软,太平军刚冲进射程范围之内,吴军马上就在侧翼扣动扳机,把子弹成排成片的打向太平军人群,一边高喊投降不杀的口号,一边拼命的寻找罗大纲和林启荣等太平军带队将领。而湘军更是直接迂回到太平军的前方,结阵拦截太平军主力战兵的逃亡道路。

  招架不住吴军的快速射击,无数的太平军士兵跳下堤坝沿岸东逃,更多的太平军则在混杂在士兵密集人群中的罗大纲率领下,径直杀向湘军阵地,湘军将士红着眼睛迎上间,一场刺刀见红的近身肉搏激战也就此展开。不过看到这样的情况,左宗棠却十分恼怒的说道:“难怪曾国藩比不过他的学生,他带出的兵将简直和他一个德行,个个都是蠢到极点,从不知道动脑子打仗!”

  “季高先生,胡贶生他们正面拦截做得不对?”杨文定好奇问道。

  “不是做得不对,是犯傻!”

  左宗棠怒道:“从九江东门到杨家场二十几里的路程,他们想怎么打都对,就是不能正面拦截!这么开阔的地形,拦得住不?别说他了,曹炎忠都做不到!长毛狗急跳墙,困兽死斗,正面拦截长毛能不拼命?胡林翼的伤亡能不大?在安顺剿几股百把人的土匪就自以为文武双全,厚着脸皮写什么《胡氏兵法》,夜郎自大!坐井观天!”

  不幸被左宗棠言中,胡林翼手下那几百人果然无法拦住拼死突围的太平军将士,不但拦不住从两旁开阔处夺路而逃的太平军,相反还被无路可走的太平军杀得死伤不小,节节败退,回过神来的胡林翼看情况不对,也只好赶紧带着湘军往南面撤退让出道路。而杨文定也乘机对左宗棠说道:“果然被季高先生料中了,季高先生,湘军伤亡过重难堪再用,此战过后,我有意把他们派回湖北重新整编,也让我那孙女婿好好调教他们一下,不知你意下如何?”

  “你是主帅,这些事你说了算。”左宗棠想不想就把一大堆人才送给了吴超越,还又说道:“而且这帮人我还真看不上,让他们去跟吴超越学学也好。”

  还是被左宗棠料中,湘军让开了道路之后,清军的追击战反倒好打了许多,吴军从侧翼开枪,压缩太平军的队列横度,间接迟滞太平军的逃亡速度,湖广联军从背后掩杀,咬着太平军的尾巴穷追猛打,光是抓散兵杀掉队都刷到不少人头和抓到了不少俘虏。湖广联军继而再联手大步追击时,太平军的败兵不但没有任何机会余力反击再翻风浪,同时还得面对接下来的在杨家场的登船过湖问题,跑得再快都没用,都没办法甩开湖广联军的追击,全军覆没的危险依然很大。

  安排好了留守营地和肃清城内残敌的军队,杨文定和左宗棠迅速快马追上了联军主力,也迅速给各军将领安排作战计划,命令王国才、曹炎忠、萧启江和刘坤一诸军追抵杨家场后,不得立即发进进攻,要先整队再依令出击。然后左宗棠又亲自找到了胡林翼,也没责备胡林翼之前的头脑发热,只是命令道:“贶生,到了孙家竹林后,你带湘军上鲍超的船队过江,攻打梅家洲,收拾那里的长毛驻军和炮台,我会安排吴超越的水师掩护你们登陆。”

  “季高先生,我……。”

  “贶生,九江这里的长毛,没有参与灰山之战。”左宗棠打断胡林翼的抗争,淡淡说道:“梅家洲的长毛隶属于湖口长毛,上面很多人参加过灰山大战,你到了梅家洲想怎么打,我不拦你。”

  咬了咬牙,胡林翼还是接过了左宗棠的命令,迅速联络李续宾收拢湘军残部,然后匆匆赶赴孙家竹林登船过江,左宗棠也早早就派人命令吴军船队掩护鲍超运兵过江夺取梅家洲不提。

  运筹帷幄一个晚上攻破九江城,在已经奠定了足够威信的情况下,左宗棠的命令得到了不折不扣的执行,湖广联军各部人马都没有急着冲锋抢功,刚到杨家场就立即停下脚步重新整队,任由太平军水师用大船小船抢运九江太平军过湖,磨刀不误砍柴工,等待更好机会发起总攻。

  湖广联军越是这么的从容不迫,太平军就越是慌张慌乱,谁都知道湖广联军的总攻在即,也谁都知道湖广联军一旦发起总攻,再想登船逃命就几乎没有任何机会。再加上此前就已经出动的姜家湾绿营兵正在旁边的敲敲打打的拣便宜,太平军上下更是个个心慌意乱,不断出现不听指挥抢先上船的士卒,也不断出现因为超载而船只自沉的情况,有序渡河已成奢望,毫无任何可能出现。

  还是得表扬一下九江太平军的素质,情况都已经危急到这个地步了,一部分太平军的主力战兵仍然还是争分夺秒的修筑了一些临时工事,借以迎接清军即将发起进攻。然而,一个比天还大的难题,却又放到了太平军主将罗大纲的面前——谁带兵留下来送死?

  “我殿后!丞相你们先走,我殿后!”

  “我殿后!我殿后!”

  在生与死的抉择面前,事实再一次证明了九江太平军历史上能在九江困守孤城数年绝不是意外,几乎每一个总制以上的将领都自告奋勇留下殿后,林启荣更是直接推罗大纲先走,“罗丞相,你们先走,我留下殿后!”

  突如其来的大力把林启荣拉了甩向渡口方向,一边把面前众将拉了甩向后方,罗大纲一边大喝道:“都给老子滚!能带多少弟兄回湖口就尽量带多少,我带本队人马殿后!忘了老子以前是干什么的了,专门在水上吃饭!别说我们的船还多,就算没船了,老子一个猛子也能扎到湖口!滚!都给老子滚!”

  招架不住罗大纲的威逼,太平军众将纷纷含泪去了渡口,林启荣却又冲了上来,拉住了罗大纲的袖子,哽咽恳求罗大纲重新考虑,罗大纲则拍了拍他的脑袋,微笑说道:“别劝了,我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快走吧,你还年轻,才三十六岁,还有将来,我都是五十多岁的老头子了,那能让你年轻人留下,让我先逃命?”

  林启荣嚎啕大哭着被罗大纲的亲兵架往渡口时,吴军水师船队已然出现在了渡口的视野范围之内,忠诚号和仁义号还二话不说就冲着太平军运兵船队开炮,太平军水师分兵迎击间。已经匆匆吃过干粮的湖广联军主力也敲响了总攻战鼓,吴军主力从正面,萧启江的楚勇和王国才的绿营从两翼,兵分三路杀向太平军的渡口,口号声遮天蔽野,“投降不杀!投降不杀!”

  公元一八五七年一月二十六日,满清野猪皮九世咸丰七年正月初一,继破城之后,湖广联军又在九江陈家场取得大捷,重创弃城逃亡的九江太平军主力,成功夺取梅家洲并重创岛上守军,吴军水师也在损失很小的情况下再次击败太平军水师主力,取得完胜。

  是役,湖广联军阵斩首级仅凭陆上数字就超过两千,俘获太平军士卒及家眷三千六百余人,并阵毙九江太平军主将冬宫丞相罗大纲。——原本湖广联军有机会生擒罗大纲,然而被吴军重重包围之后,罗大纲却断然拒绝了吴军招降,自刎而死。

  波澜壮阔的九江大战终于告一段落,规模大场面大,影响则更加巨大,首先就是此战过后,湖广联军打成了与太平军隔鄱阳湖对峙的有利局面,再也不用担心太平军以九江为前进基地,闪袭湖北腹地。而太平军虽然吃不小的亏,却也甩掉了九江这个负担,用不着再被迫到陆地上去和武器装备领先一个代差的吴军陆师硬拼,看似失去主动,实则避免了更大的被动。

  更大的影响还在后面,故意不肯放弃九江的杨秀清等的就是秦日纲犯错打败仗,九江惨败的消息才刚传到南京,杨秀清马上就把所有的黑锅扣到秦日纲身上,理直气壮的把秦日纲夺爵削权,罢免一切职务,押回南京城中受审。洪秀全替秦日纲喊冤,杨秀清则当众指出秦日纲此战的最大失误,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秦日纲黑锅背得不冤——没敢冒险提前发起与吴军水师的决战,违背了天父让秦日纲伺机歼灭吴军水师的圣旨!

  最大的影响还是在北京城里,九江大胜的喜讯送到京城后,闻知新年第一天就打了这么大的胜仗,认定这是一个大吉兆的咸丰大帝在大喜之余,也马上就打消了把吴超越调往江西的念头,还称赞道:“想不到吴爱卿坐镇湖北调动兵马,都能取得如此大捷,调度有方,练兵有术,实在难得。传旨,赏还吴超越双眼花翎,赏戴头品顶戴,鼓励他在湖北多练兵,多为朕练精兵,以便随时调用。”

  便宜拣得最大的当然还是把漂亮孙女嫁对了人的杨文定,为了鼓励类似杨文定之流的有过臣子戴罪立功,咸丰大帝批准花沙纳与吴超越联名奏请,准许杨文定继续驻军江西并改调江西担任实职,又采纳了肃顺提出的建议,在同为通商口岸的九江增设九江道,赏杨文定戴正三品顶带领按察使衔,实授九江道兼九江海关监督,坐镇九江整军备战,伺机进取安徽。

  当然,咸丰大帝也很清楚,如果没有吴超越在背后支持,杨文定绝无可能打这么大的胜仗。不过也没关系,只要能打胜仗就行,各省战场处处告急,只要杨文定能在危急时刻打出漂亮胜仗鼓舞人心,对于这种孙女婿扶持妻祖父的行为,咸丰大帝还可以容忍。(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