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恨不相逢未娶时

第二百四十三章 恨不相逢未娶时

  骆秉章案酝酿发酵的期间,小老婆傅善祥给吴超越生出了第二个女儿,虽然明知道买办爷爷肯定会大失所望,吴超越还是派人把消息带回了上海。结果到了满清朝廷开始查办骆秉章案时,吴老买办也给吴超越送来了老吴家的最高指示——继续生,多纳几房小妾一起生,直到生出儿子来为止!

  男人嘛,多纳几房漂亮小妾这样的好事,吴超越倒是绝不会拒绝,然而生儿子的事吴超越却没怎么放在心上,一是吴超越还年轻,正妻杨玉茹和宠妾冯婉贞更年轻,将来有的是机会和时间生儿子。二是目前的形势也容不得吴超越过于沉溺男女之事,只能是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准备起兵、应对即将爆发的第二次鸦片战争这些方面。

  还有太平军也仍然让吴超越不敢掉以轻心,九江战场隔湖对峙的有利局面倒是打出来了,但是太平军的水师主力仍然屯驻于湖口、彭泽一带,仍然还对湖北边境形成巨大压力。同时太平军陆师也在不断南侵,已经拿下了绕州、安仁和抚州等地,再度进逼南昌,惊慌失措的文俊几次要求杨文定率军南下助战,虽每一次都被杨文定借口九江仍有危险拒绝,然而太平军一旦真的再次攻打江西省城南昌,杨文定再不出兵救援南昌就没办法向满清朝廷交代了。

  吴超越不想和太平军再打,更不想为了救江西而白白消耗大量的人力物力和宝贵武器。对吴超越来说,太平军最好的选择是攻取江西南部,以赣南为前进基地进攻湖南,替自己削弱楚勇和正在重建的湘军。但很遗憾,吴超越没办法指挥太平军,太平军目前也没有任何准备这么做的迹象。

  “如果能再和杨秀清取得一次联系就好了。”

  生出了这个念头后,吴超越稍微冒了些风险,叫容闳设法联络洪仁玕,让一直与大冶铁厂保持着秘密贸易往来的太平军密使给洪仁玕带话,希望洪仁玕能再来大冶做一次客。

  不过吴超越对此也没抱多大希望,因为被封为国宗洪仁玕目前在满清朝廷里也逐渐有了些名气,已经是满清朝廷重点注意的对象之一,日子过得越来越好的洪仁玕是否还会冒着被凌迟处死的危险来湖北与自己见面,吴超越并没有太大把握。

  再接下来,最让吴超越开心的当然还是自己的奸计得逞,湘军之母骆秉章终于还是被满清朝廷赶出了湖南,被骆秉章一手抚养长大的楚勇和湘军士气大挫,太平军进兵湖南前途一片光明。然而还是很可惜,综合素质过低的杨秀清和太平军能不能看到这一点,发现这个天赐良机,吴超越同样不敢保证。

  很巧,就在通过肃顺的渠道确认骆秉章倒台的第二天,吴超越就又收到了杨文定的来信,说是因为太平军陆师集结抚州,有北上南昌的迹象,文俊再一次要求杨文定出兵南下增援南昌,实领官职是江西九江道的杨文定被逼迫不过,只能是答应太平军一旦北上南昌,自己就马上出兵增援,借以敷衍拖延。

  吴超越知道杨文定的压力也很大,便也没责怪杨文定把话说死,只能是一边期盼奇迹出现,能够尽快与杨秀清取得联络,一边让杨文定做好派遣一支二线军队去敷衍文俊的两手准备。结果刚在赵烈文写好的书信上签字用印时,门外却突然有亲兵来报,“禀抚台大人,候补同知曾国荃求见。”

  “曾国荃?他不在武备学堂好好学习,跑来找我干什么?沉不住气想出兵打仗了?”

  吴超越有些疑惑,可考虑曾国荃毕竟算自己的叔辈,吴超越还是点了头答应接见曾国荃。结果让吴超越十分意外的是,曾国荃不是一个人来,除了他以外,还带来一个青年男子和一个妙龄少女,全都身着孝服,青年男子大约十七八岁的年纪,眉目俊秀气质儒雅,少女则垂着头看不清模样。

  “九叔,他们两位是……?”吴超越疑惑的问道。

  “回吴抚台,他们是我兄长的长子曾纪泽,长女曾纪静。”曾国荃如实回答,又向青年男子和那少女吩咐道:“纪泽,纪静,还不快给吴抚台见礼?”

  “草民曾纪泽,见过抚台大人。”

  “民女曾纪静,见过抚台大人。”

  毕竟是名门出身,曾纪泽和曾纪静全都是举止端庄,彬彬有礼,即便多少有些紧张,行礼拜见间也丝毫不见慌乱。倒是一向不拘小节的吴超越跳了起来,大声嚷嚷道:“原来是我的师弟和师妹!师弟,师妹,快请起,快请起,在我这里用不着那么多规矩。”

  说着,吴超越还亲自搀起了曾纪泽,又顺手去搀曾国藩的大女儿曾纪静,却首先摸到了一双柔嫩白皙的小手,继而又看到了一张尽是羞红的俏丽面孔,然后吴超越的心脏还很不争气的猛烈跳动了一下,暗道:“想不到老师的闺女长这么漂亮,许配人家没有?”

  不能怪吴超越好色无度,是老曾家的遗传基因确实相当不错,即便身着孝衣,头戴素花,也难掩曾纪静的动人容貌,相反还把曾纪静的红润嘴唇和羞红脸蛋衬托得更加诱人,让吴超越忍不住生出了这样的念头,“结婚太早了啊,曾老师啊,你怎么就没想过把你的女儿许配给你最杰出的学生呢?看你女儿的模样,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许配给我正合适啊?”

  还是曾国荃的咳嗽声提醒,没让吴超越过于露出猪哥模样,然后曾国荃还对曾纪静说道:“大侄女,别在意,吴抚台时常和洋人打交道,习惯了洋人的礼节,不是故意的。”

  白嫩双手不小心被吴超越握脏的曾纪静羞涩点头,不吭一声,吴超越也这才想起按照这个时代的规矩,自己那怕是摸摸师妹的手都有可能把她逼得投河自杀,便也有些尴尬,搔头笑道:“师妹恕罪,我的确是和洋人打交道过多,弄混了大清和洋人的礼节。坐,快都请坐。”

  还是在众人都落座之后,吴超越才想起向曾国荃问起他们的来意,曾国荃答道:“是这样的,纪泽和纪静听说九江已经光复,就打算到鄱阳湖去遥祭兄长,路过汉口时去探望我,我就把他们带到了这里来,一是想让他们拜见和认识你,二是想请贤侄你帮帮忙,给九江那边去道书信,如果有可能的话,请九江那边的官军派条船,送纪泽他们到兄长殉国的灰山祭拜。”

  “小事一桩,我马上叫人写信。”吴超越一口答应,又说道:“到灰山祭拜也肯定问题不大,那里现在已经没打仗了,我叫王孚和鲍超他们尽量争取把师弟你们送到灰山去祭拜一次。”

  曾国荃和曾纪泽大喜,赶紧向吴超越道谢,曾纪静也离席拜谢,但没有说出声音,白嫩脸庞上还依稀有两团红晕,显然还在害羞刚才被吴超越轻薄的事。吴超越看得心痒之余,又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便一拍大腿懊恼道:“糟了,这么大的事,我怎么给忘了?”

  曾纪静惊讶抬头来看吴超越时,曾国荃也疑惑问起吴超越忘记何事,吴超越答道:“恩师遗体的事,细作探报,恩师殉国之后,长毛把他的遗体收殓入棺,运到湖口可能是想送往江宁找洪杨发逆请功。九江大战时,被我们包围的罗大纲自杀后,我们也把他的尸体给收殓入棺,我之前怎么就没想过联络长毛那边,用罗大纲的尸首换回恩师的遗体?”

  飞快说罢,吴超越还又在心里埋怨了自己一句,暗道:“我真的是太糊涂了,想和杨秀清那边取得联系,我完全可以用这个光明正大的办法啊!”

  吴超越埋怨自己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曾国荃和曾纪泽等人却已经都是大喜过望,赶紧恳求吴超越依计行事,让曾国藩的尸身能够葬回祖坟,曾纪静也再次向吴超越下拜,声音娇嫩,“兄长,若真能换回父亲遗体,小妹粉身碎骨,结草衔环,定当报答兄长的大恩大德。”

  “师妹千万别这么说,你父亲是我老师,讨回他的遗体,也是我的份内之事。”

  吴超越假惺惺的谦虚,又马上叫来一个师爷,让他代笔给目前坐镇湖口的韦俊去了一道书信,要求用罗大纲的尸体换回曾国藩的尸身,然后马上派快船先行送回九江,让杨文定那边先和太平军取得联系,征求太平军的意见。接着吴超越才下令摆下宴席,款待曾国荃叔侄和自己的漂亮师妹。

  到了席间,吴超越自然少不得又问曾纪泽兄妹住在何处,得知曾纪泽兄妹是住在船上后,吴超越当然马上开口邀请曾纪泽兄妹住到自己家里,曾纪泽兄妹推辞不过,也就只好接受了吴超越的好意,答应就此留下。曾国荃则因为课业繁重,吃完饭就滚回了汉口继续住集体宿舍。

  吴超越关爱师弟妹的虚伪面目只骗得过别人,骗不过跟随他多年的亲兵队长吴大赛,才刚派人把曾纪泽兄妹送去后院住下,没了其他外人的时候,吴大赛马上就凑了上来,嬉皮笑脸的低声问道:“孙少爷,要不要小的派人在曾姑娘茶水里下点药?”

  “下药干什么?”吴超越一时没反应过来。

  “当然是帮孙少爷你成好事啊。”吴大赛笑嘻嘻的说道:“别人看不出来,小的能看不出来?孙少爷你看曾姑娘的眼神,和你当初在上海看到漂亮姑娘时的眼神毫无区别。”

  “闭嘴!她是我师妹,又有重孝在身,我能对她做那事?都是巡抚衙门的中军了,说话还这么没轻没重!”

  义正言辞的呵斥吴大赛的同时,吴超越又忍不住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师妹,如果真能迎回老师的遗体,结草衔环我不要,让你粉身碎骨我更舍不得,陪我那个一晚上,我就心满意足了。”

  …………

  来看看湖口这边的情况,吴超越要求换回曾国藩遗体书信被手打白旗的清军信使送进湖口城后,亲哥哥死在吴超越手里的韦俊倒是不想答应,奈何罗大纲甚得军心,以林启荣为首的九江太平军残部将领全都恳求韦俊同意此事,迎回罗大纲的遗体隆重安葬。再加上太平军水师将领有不少是罗大纲的旧部,都帮着林启荣开口请求,众意难违之下,韦俊只能是答应先请示杨秀清是否同意,也让清军方面耐心等候消息。

  原本韦俊还以为杨秀清不太可能答应这样的事,然而令韦俊万分诧异的是,没过几天时间,杨秀清不但用加急快船送来了同意交换的命令,还点名道姓让他的绝对心腹湖口监军侯裕宽亲自操办此事,外人不得插手!——理由嘛,当然是避免出了名奸诈的吴超越乘机又玩收买刺探之类的鬼花样。

  再接下来的事就好办得多了,侯裕宽出面联络杨文定,要杨文定决定交换的时间和地点,早得吴超越密信吩咐的杨文定却没有立即约定时间地点,只是先行质问侯裕宽的来历身份,画蛇添足般的询问侯裕宽此举是否征得杨秀清的同意?

  做为杨秀清的绝对心腹,侯裕宽当然对杨文定的画蛇添足心领神会,立即回信说自己这么做是得到过杨秀清的同意,还直接表明说自己就能够代表杨秀清。杨文定见信大喜,这才随意约定了一个时间和地点交换,又在回信中给侯裕宽附上了一份简陋的江西地图——地图上,有一道从余干到抚州、再到临江和万载的红色线条。

  除了红色线条再无多余一字,可是看到侯裕宽派快船送来的地图后,杨秀清还是心领神会,知道吴超越这是在做出承诺,承诺太平军只要不越过这个边界,湖北新军就绝对不会出动,红色线条以南的江西州府县城太平军想怎么打怎么打,吴超越绝不理会。

  本来就不想再和吴超越继续硬拼,这份地图又把差不多三分之二的江西土地城池划给了太平军,杨秀清当然不会拒绝吴超越的这个提议,马上就给正在江西南部攻城掠地的赖桂英和石镇吉下令,让他们全力攻占清军力量薄弱的江西南部和西南部,不许贸然进攻清军力量雄厚的江西西北部——还顺手赖桂英和石镇吉也附上了一道类似的地图。

  在暗划边界的大事面前,根本不关痛痒的曾国藩与罗大纲遗体交换一事自然提都不用提,九江清军很轻松的就迎回了曾国藩的遗体。不过这事对吴超越和杨秀清来说无足轻重,对于原本只希望能够到曾国藩阵亡处祭拜的曾家兄妹来说,却是难以置信的大事和好事,所以当吴超越满面笑容的告诉曾家兄妹说曾国藩的遗体已经顺利迎回时,曾纪泽兄妹不但惊喜得放声大哭,还一起向吴超越双膝跪下,痛哭道谢。

  “师弟,师妹,你们快快请起,快快请起,用不着谢我,这是我的份内之事,我之前没能想起迎回恩师的遗体,就已经很对不起你们了。快请起,快请起。”

  连声谦虚间,吴超越又亲自先后搀起了曾纪泽和曾纪静,也习惯性的遗忘了这个时代的规矩是男女授受不亲,不但又一次握住了曾纪静的柔嫩小手,还用手帕为曾纪静擦去眼泪,最后还是在吴大赛的咳嗽提醒下,吴超越才猛然回过神来——可已经来不及了,魔爪已经放在曾纪静的俏丽脸蛋上了。

  吴大赛的咳嗽同样提醒了激动难当的曾纪泽和曾纪静,曾纪泽满脸尴尬的低头装没看见妹妹被调戏,曾纪静则是粉脸通红,回退一步垂头间,曾纪静还心跳加速,忍不住想起了一件遥远的往事,几句被自己无意中听到的父母交谈……

  “夫人,纪静年纪不小了,该给她找一个婆家了,我最得意的门生中,有一个叫吴超越的,天资过人,年龄也和纪静相当,你看他如何?”

  “吴超越?莫非就是前段时间相公你说的那个带兵北上勤王的学生?是他的话,当然可以考虑,九弟他们可是说过,你的学生中,就数他和忠源最有出息,家境也不错。”

  “家境岂止是不错?大清最有钱的人家中,从第一开始往下数,他家绝对排名在前十之内!而且我这学生还有个好处,不抽大烟,不进青楼,又是三代单传,真能和纪静成好事,我们的女儿就只有享福……。”

  回想到这些无意中被自己听到的话,曾纪静心跳益发加速之余,又忍不住悄悄的看了一眼满脸尴尬的吴超越,暗道:“是你先成了亲,所以爹娘后来才没提这事。”

  (“女儿,别被这个伪君子骗了,他这么卖力迎回我的遗体,除了想和长毛暗中联系外,还对你没安什么好心!马上离开他,离他越远越好!”曾国藩的在天之灵怒吼。)

  再怎么怒吼,曾纪静听不到也没用,因为曾国藩的遗体已经顺利换回的缘故,曾家兄妹还接受了吴超越的建议,决定在吴超越家里多住几天,等九江那边把曾国藩的棺木送到湖北省城再扶灵回乡。结果看到曾纪静含羞应诺的动人模样,吴超越还有些动摇,暗道:“要不,叫大赛真下点药?送到嘴边的肥肉,不吃太可惜了啊。”(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