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也在长进

第二百四十八章 也在长进

  湖广熟,天下足。

  这句话还真不是吹的,在湖北腹地已经被捻军在一定程度上搅乱的同时,花沙纳和吴超越却仍然还能支持湖北水师发起东线战事,与太平军的水师主力大打出手,争夺长江中游的制江权。只不过很可惜,战事结果并不尽如人意。

  东线不顺的关键原因仍然还是实力不足,就象吴超越对都兴阿说的一样,这次大战实际上是湖北的一省水师之力,单挑太平军水师的倾巢之兵,湖北水师即便拥有船只质量和火力方面的优势,船只数量和兵力方面仍然还是处于下风,自然也就很难成功夺取长江中游的制江权。

  花沙纳在选将方面的局限性也严重影响到了湖北水师的用兵作战,为了替满清朝廷掌握住前线主力,花沙纳选择了让都兴阿担任前线主帅。虽然都兴阿有清廉正直和勇猛善战的优点,有资格也有能力做这个主帅,却吃亏在了从来没有打过水战,在水上战场的经验严重匮乏,带着咸丰五年才开始组建的襄阳水师和太平军的百战水师打,当然是怎么打都占不到便宜。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针对太平军石钟山防线的突击战,为了杀进鄱阳湖内,获得与太平军水师主力决战的机会,都兴阿亲自督师出击,然而即便有忠诚号和仁义号的强大炮火掩护,在火力上拥有绝对优势,经验匮乏的襄阳水师却还是无法突破太平军的重锚铁索防线,几次进攻都被太平军的陆上炮火击退。

  焦急之下,都兴阿竟然象打陆战一样亲自身先士卒,带领旗舰发起冲锋,结果马上就遭到了太平军的陆上火力重点关注,接着太平军又突然发下可以活动的蔑缆,蓄势已久的水师主力大举反扑,借着遄急水流突然杀出湖口,差点就直接干掉了都兴阿的旗舰。其后吴军水师为了掩护惊慌失措的湖北水师撤退,连旗舰忠诚号都被太平军水师纵火烧伤,损失舢板十余条,伤亡比新年时的九江大战都还大。

  事后,都兴阿倒是向吴军水师谢了罪,也多少汲取了一些教训,没再急于求战,还听取了左宗棠的建议,取道张家州以北的长江航道绕到湖口北部,去攻打江北的太平军八里江营地,夺取这个重要据点切断湖口太平军和下游的水上联系,也逼迫太平军水师主动出湖决战。结果太平军水师主力倒是逼出来了,清军水师却还是只和太平军水师打了一个不胜不负,在互有损失的情况下被迫退兵。

  再然后,在掐住了太平军八里江命门的情况下,襄阳水师倒是用不着再顶风逆水的去冲击太平军重兵防御的石钟山防线,只要想和太平军水师打,随时都可以用猛攻八里江营地的办法逼迫太平军出湖交战,然而几次交战都是各有胜负,始终没取得突破性进展。同时太平军也果然少量投入了从洋人那里买来的苦味酸武器,大大抵消了清军的火力优势,还把木质船身的吴军主力战船忠诚号和仁义号吓得彻底不敢打近舷战,无法为襄阳水师提供更多帮助,所以湖口战场一直都处于僵持局面,谁也奈何不了谁。

  还好,湖北的财力物力还供得起都兴阿打僵持战,不断获得了实战历练后,襄阳水师的战斗力和经验也在不断提升,长此以往下去,都兴阿未必耗不赢太平军水师。所以即便战事不怎么尽如人意,九江这边依然还是清军略占优势,并且长远看好。

  水上形势稍好,可陆地上却是一团糟,受命增援江西战场的湖南楚勇在临江战场上碰到了太平军猛人石镇吉,两战两败被迫退保清江,指望后续入赣的湘军来帮忙,谁曾想现在的湘军已经早已不是当初的湘军,先行率军入赣的湘军大将王鑫甚至还没能赶到清江,在路上就已经被太平军的偏师击溃,狼狈不堪的败逃到了分宜。

  接着,石镇吉倒是没有猛攻新喻,只是果断把刀锋指向了南面的吉安府,迅速攻占了峡江、吉水二城,兵临吉安府治庐陵城下,刘长佑和江忠济别无选择,只能是赶紧带着楚勇南下增援,却再次遭到了石镇吉的迎头痛击,兵败退往安福,石镇吉军也成功拿下了庐陵,从此彻底在赣南扎下了根。

  仅凭石镇吉军就已经挡住了楚勇和穷途末路的湘军,太平军在赣南的另一支主力赖桂英军当然更是所向披靡,如入无人之地,几乎是以秋风扫落叶之势横扫了赣东南,把此前孤立在赣南的众多太平军小块控制地连成一个大片。李文安和李鸿章父子硬着头皮南下攻打抚州,妄图切断赣南太平军的左右联络,却因为不擅攻坚,死活奈何不了太平军守军不多的抚州坚城,仅有的一点新式武器消耗殆尽,向吴超越恳求弹药的书信也不断在李鸿章的笔下诞生。

  到了坚持多时的江西广西府城被赖桂英亲自率军攻破时,清军在江西的控制地实际上已经只剩下了西北部的瑞州、南昌和九江三府。在这样的情况下,江西巡抚文俊顶戴落地实际上已经只剩下了时间问题,吴超越也早早就开始着手为杨文定争取接任江西巡抚,然而才刚把恳求肃顺在朝中代为活动的书信发出,门外却突然有人来报,说是香港总督包令之子小包令登门求见。

  急于掌握二鸦战争的动向消息,吴超越当然是马上就把小包令迎进了后堂落座,结果小包令也很直接,开门见山就说道:“吴,我是来向你知会一个消息,鉴于贵国官员严重违反外交公约的野蛮行径,以及贵国政府拒绝回应我们递交的抗议文件,我国国会已经做出决定,决心再次发起对贵国朝廷的惩罚性战争。”

  说罢,小包令又补充了一句,说道:“还有,法国国会也已经通过对贵国开战的决议,届时英法两国将协同行动,共同向你们的政府军发起进攻!”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

  吴超越轻叹了一句,然后才苦笑问道:“亲爱的包令先生,这么说,我们以后要变成敌人了?”

  “不。”小包令摇头,说道:“我们的主要惩罚目标是贵国的广东军队,除非贵国朝廷向我们公开宣战,否则我们不会向清国的其他军队发起进攻,也不会终止和取消我们之间签定的一切商贸往来合同。”

  “当然,做为交换。”小包令又补充道:“吴,我希望你能保护我国侨民在湖北的生命财产安全,以及他们的贸易自由。”

  “这个没问题。”吴超越一口答应,“只要朝廷不下命令,你们的侨民在湖北就可以继续的正常通商贸易。至于他们的生命财产安全,包令先生你更不用担心,我可以做出书面承诺,那怕是我国朝廷下令,我也绝不会伤害贵国侨民或没收他们的财产。”

  “吴,你是唯一懂得世界的中国人。”

  小包令满意点头,然后才收起外交辞令,用轻松的态度对吴超越说道:“吴,你不要怪我们,这次战争,我们也是被逼迫才发起的,我们直到现在都不明白,你们的朝廷怎么能愚蠢这个地步?为什么一定不答应让我们的外交公使驻京,为什么一定要封锁国门,不允许清国人与我们外国人平等相处,自由往来?”

  看看左右都是心腹,吴超越难得说了几句掏心窝子的话,说道:“亲爱的包令先生,一是因为他们蠢,不愿意学习西方的先进技术和文化。二是因为他们奸诈,害怕中国人与外部接触过多后,会站起来反抗他们的残暴统治,清算他们两百多年积欠的血债。”

  “清算他们积欠了两百多年的血债?什么意思?”

  不知道中国历史的小包令糊涂了,吴超越也没客气,直接就向小包令介绍了满清入关后的累累暴行,以及满清朝廷对中华各族民众的残酷压迫与狠毒剥削,还有满清朝廷对火药武器发自内心的恐惧与害怕。最后吴超越才说道:“亲爱的包令先生,欧洲有句话说是火药粉碎骑士阶层,我们的朝廷虽然肯定没听说过这句话,却也明白这个道理。他们害怕被火药武器粉碎,所以才这么的害怕带来先进火药武器的你们,以及你们带来的先进文化制度,所以才这么的仇恨和抵制你们。”

  大概温习了一下中国清代史的小包令连连点头,对吴超越介绍的粗浅道理虽不尽信,却也深以为然,然后小包令又突然问道:“吴,既然你这么懂得西方,这么清楚西方文化和科技的先进,那你为什么就不能站出来,带着中国的百姓反抗你们朝廷的愚昧残暴,接受和学习我们西方的先进科技文化?”

  “亲爱的包令先生,你这话在外面可千万不能随便说,你这可是在挑唆我造反,我们的朝廷一定会杀了你的。”吴超越苦笑答道。

  “吴,我会记住你的叮嘱。”小包令点头,又沉声问道:“吴,我现在只想问你,你愿不愿意这么做?如果你愿意,我和我的父亲一定会全力帮助你。”

  吴超越赶紧打哈哈,连连摇头不置可否,然后吴超越又对小包令说道:“亲爱的包令先生,我正好有一份礼物要送给你,我准备向你订购三条排水量在一千三百吨以上的中型蒸汽炮船,请开价吧。”

  吴超越把话题转到了生意上,为了金钱才来到中国的小包令当然是两眼放光,马上就和吴超越开始了讨价还价,结果生意很快谈妥,已经积攒了一批银子的吴超越也答应在合同签署的同时立即支付订金,与小包令结束了这次愉快的交谈。

  天色不早,在汉口还有许多事要办的小包令谢绝了吴超越的晚宴邀请,告辞返回汉口,吴超越准备亲自送小包令出门时,小包令又要求旁人暂时离开,然后才对吴超越低声问道:“吴,我问你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亲爱的包令先生,没有回答,就是我的回答。”吴超越用英语低声回答道。

  虽然很是不喜欢东方式的含蓄,可是在中国混了不少时间的小包令还是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便拍了拍吴超越肩膀,低声用英语说道:“吴,我和我的父亲一定会帮助你。”

  “Thankyou。”吴超越点头道谢,又用英语低声说道:“亲爱的包令先生,做为一个广东人,我必须向你提出一个恳求,贵**队采取武力报复的时候,能不能不要把怒火发泄到无辜的广东百姓身上?酿成这一切的,都是我们那愚蠢的朝廷,你们真正应该报复的对象,也应该是他们。”

  “吴,我会把你的话转告给我的父亲,请他慎重考虑。”

  小包令点头答应,吴超越点头道谢,又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老乡们,我可尽了力帮你们了,将来真到了我起兵的时候,你们可要记得还我的人情啊。”

  必须得补充一句,到了和小包令正式签订购买蒸汽炮船合同的时候,吴超越还拍下了来到这个时代的第一张照片。兴奋之下,吴超越又专门买来一套西服,穿上西服拍下了一张照片做为纪念。结果还别说,又干又瘦的吴超越穿着满清的僵尸服不堪入目,穿上了现代服饰之后,却显得颇为精神,粗看上去还有那么一点点潇洒,结果不但赵烈文和吴大赛等心腹赞不绝口,就连小包令都忍不住赞了一句,“吴,你穿上我们的服装真英俊,气质比太平天国那个洪仁玕好得多。”

  “洪仁玕?”吴超越一楞,随口问道:“包令先生,洪仁玕什么时候也穿过西服?我记得太平天国那边,对服饰穿着的规定比大清还要严格啊?”

  “前段时间,他去香港拜访我父亲的时候穿过。”小包令也是顺口回答。

  “洪仁玕前段时间去了香港?他去拜见你父亲包令爵士做什么?”吴超越赶紧又问。

  小包令拒绝回答,说这是外交机密。但即便小包令没有回答,吴超越也隐约猜到了洪仁玕去香港联络英国驻华全权公使老包令的一些原因,更明白了前段时间为什么死活联系不上洪仁玕。恍悟之余,吴超越也忍不住露出点微笑,暗道:“长进了,能知道联合洋人共同反清了。看来帮杨秀清干掉韦昌辉这个祸害这步棋是走对了,太平军以后只会比历史上更强。”

  很凑巧,就在同一天,三条在中国沿海已经并不是十分罕见的蒸汽明轮炮船,长鸣着汽笛越过吴淞口驶向长江上游,因为那三条蒸汽炮船上都悬挂着英国国旗,甲板上来往的也全是金发碧眼的洋人,同时船舱里也没有发现任何的违禁走私物品,驻扎在吴淞口的清军水师吴全美部便没做任何阻拦就直接放行。

  然而吴全美所部清军却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那三条排水量达到六百吨以上的蒸汽炮船才进入太平军控制区,马上就降下了英国旗帜,升上了代表太平天国的黄色彩龙旗!同时在南京已经消失了很久的洪仁玕,也出现在了第一条蒸汽炮船的甲板上,对着形如孤岛的上海方向放声狂笑,“狗清妖,没想到吧!我们天国的军队,这么快就能开上火轮船?!”

  太平军也终于装备上了蒸汽炮船的消息传到北京后,本来就深恨洋人入骨的咸丰大帝当场又砸了伪龙案,黑着脸嘶吼,“洋鬼子,朕操你们祖宗!朕的江山都这么危急了,你们居然还把火轮船卖给长毛发匪!你们一定要亡了朕的江山是不是?朕和你们不共戴天!不共戴天!”(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