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四十九章 州兵变

第二百四十九章 州兵变

  太平军向洋人购买了三条蒸汽炮船的消息传到湖北时,时间已经在吴超越的消极怠工中拖拖拉拉的进入了咸丰七年的秋收季节。

  吴超越不怕太平军装备蒸汽炮船,原因是张德坚的麾下细作已然探明,说是太平军方面根本就没考虑过象自己一样系统有序的培养水师士兵,直接雇佣了一些洋人驾船,辅之以部分专门干粗活的水手,在士气斗志方面有很大问题——可不是每一个国家的雇佣兵都象瑞士雇佣兵一样的有职业道德。所以看似蒸汽船数量超过自己一艘,真打起来,吴军的两艘蒸汽炮船还未必就会怕了太平军的三艘。

  除此之外,太平军对这三艘蒸汽炮船的运用部署也入吴超越十分放心,为了抗衡对南京威胁巨大的清军红单船队吴全美部,也为了保护安庆到南京的运粮航道安全畅通,太平军是把蒸汽船队直接部署在了南京,没有任何开来湖口战场的迹象,吴超越也用不着急着把自己的蒸汽炮船开出去。

  太平军装备蒸汽炮船还帮了一把吴超越,让吴超越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满清朝廷允许自己直接截留湖北赋税,购买更多的蒸汽炮船和太平军争夺制江权,把原本准备用来购买蒸汽船的湖北厘金节约下来用在其他地方。同时建立先进造船厂,自行生产和建造蒸汽炮船的计划,也出现在了吴超越的湖北工业建设蓝图之中。

  即便偷偷的消极怠工,吴超越也没白吃满清朝廷给的俸禄,刚忙完了秋收大事,还没等放松下来缓口气,吴超越就又被花沙纳传到了湖广总督衙门,才刚一见面,花沙纳就苦着脸冲吴超越说道:“慰亭,坏消息,江西吉安的一股长毛取道井冈山,绕开官军防线打进了湖南境内,茶陵和炎陵同时告急。”

  “长毛又打进了湖南?”吴超越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问道:“怎么可能?刘长佑、江忠济和王鑫他们,不是就在吉安剿匪吗?怎么还让长毛的偏师打进了湖南?”

  “王鑫死了,突然病死,他麾下的三千多湘军又几个月没领到军饷,彻底崩溃。”花沙纳十分无奈的回答道:“刘长佑和江忠济他们几次进攻吉安,都没能得手,还被长毛大寇石镇吉牵制住,石镇吉的部下李雅凤就乘机带着一股长毛打进了湖南。”

  “那当地的官军怎么样?有没有把握把这股长毛又赶回江西?”吴超越赶紧又问。

  “别提了。”花沙纳没好气的说道:“那个位置是在长沙府和衡州府的交界,两个府的总兵只顾着互相推卸责任,都说长毛在对方境内,都不肯立即出兵剿匪。老夫收到消息颁下严令让他们一起出兵,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

  吴超越一听当然更是幸灾乐祸,然后赶紧说道:“花制台,能不能保住茶陵和炎陵不要紧,那两座县城偏远,就算被长毛盘踞也影响不大,将来可以重新再夺回来,关键是不能让长毛继续西窜!”

  “晚辈记得那里的沙盘地形,只要过了永乐江,马上就是人烟稠密的开阔地带,长毛乱匪可以在那里获得充足的粮草和兵力补给,那怕是一支小股长毛,也有可能越流窜越壮大,逐渐形成烽火燎原之势。”

  听了吴超越这话,不擅军事的花沙纳这才想起查看湖广的地形沙盘,见那一带的情况和吴超越介绍的一样,已经吃过捻军流窜大亏的花沙纳难免把眉头皱得更紧,吴超越则建议道:“花制台,必须马上增兵衡州,坚决守住永乐江防线,就算长毛已经过了江也必须守住那里,先堵住长毛继续入湘的道路,然后再回过头来剿灭永乐江西面的长毛不迟。”

  在作战计划上花沙纳倒是对吴超越无条件的言听计从,马上就点头同意,把吴超越的建议用公文写成命令,发往湖南让文格依计行事,然后花沙纳又说道:“慰亭,还有件事想问问你的意见,王鑫病死后,入赣湘军群龙无首,老夫有意把入赣湘军让楚勇收编,统一由刘长佑号令指挥,不知你以为如何?”

  “老家伙,兵权对我抠抠唆唆,对别人倒大方。”

  吴超越难得腹诽了花沙纳一句,然后抱着同样把楚勇养大的心思,稍微盘算了一下后,吴超越才回答道:“花制台恕罪,晚辈认为这么做不太妥,湘军和楚勇虽然都是湖南团练,但毕竟编制不同,出省增援江西的这支湘军,是胡林翼他们回到湖南后重新招募组建而成,花制台你如果下令让楚勇收编湘军,恐怕胡林翼他们会有想法。”

  说罢,吴超越又补充了一句,“尤其是现在长毛又打进了湖南,能不能把长毛发匪尽快赶回江西还很难说,湖南那边还有征调湘军参战的可能,这个时候让楚勇收编湘军,对湘军的军心士气打击肯定很大。”

  花沙纳仔细一想发现也是如此,胡林翼和杨岳斌等人拒绝吴超越的邀请挽留,坚持要回湖南重起炉灶,指望的就是自立一派独建功勋,自己把他们辛辛苦苦招募训练的湘军让楚勇收编,胡林翼和杨岳斌这帮人肯定会有想法,觉得他们已经被彻底抛弃。所以稍加盘算后,老好人花沙纳便点了点头,说道:“言之有理,是不能伤了胡林翼他们的心,算了,让胡林翼他们自行决定由谁继续统领那支湘军吧。”

  成功的阻止了楚勇吞并入赣湘军,分散削弱了自己后方的隐患,但吴超越还是不肯放心,担心太平军的这次西进湖南,会给湘军以东山再起的机会——毕竟文武双全胡林翼也不是什么善茬。所以为了谨慎起见,吴超越还是立即加强了对湖南情报侦察,观察和了解重建湘军的详细情况。

  湖南的战局变化出人意料的无比复杂,原本翻过井冈山杀进湖南的太平军只有一千余人,兵力并不算多,历史稀烂的吴超越此前也从没听说过李雅凤这个太平军将领的名字,然而历史上曾经在吉安独抗湘军楚勇三年有余的李雅凤却很快展露了他的才华,一边大力收编穷苦山民壮大队伍,一边果断放弃攻打茶陵和炎陵这两座偏远却坚固的县城,带着孤军冒险越过永乐江,成功杀入了人烟稠密的衡州腹地。

  再然后,被湘军楚勇光芒遮掩的湖南内部问题突然全面爆发。此前为了供养出省作战的湘军和楚勇,刮地三尺的骆秉章虽然靠着清廉正直的施政作风成功安抚住了百姓,始终没有酿成民变,却也给湖南百姓增添了沉重负担。接替骆秉章的湖南新巡抚文格又偏巧是个无利不起早的无耻贪官,巡抚湖南后不但没考虑什么与民休息,相反还大肆贪污敛财,带动地方官横征暴敛,盘剥荼毒,从始至终都没能缓口气的湖南百姓更是不堪重负,仇恨种子深埋萌芽。

  在这样的情况下,果断杀进了人烟稠密处的太平军李雅凤部自然是如鱼得水,在市井密集的衡州腹地不但获得了充足的钱粮物资补给,更获得了近乎无穷无尽的兵员补给,几乎是在霎时之间就把军队规模扩大到了万人之众,还成功打下了常宁县城立足。当花沙纳的平叛方针送递长沙时,李雅凤所部的规模都已经扩大到了两万余人。

  与此同时,同样被湘军楚勇光芒掩盖的湖南正规军,也很快就在实战中暴露了他们仍然还是不堪一击的真面目,在太平军的面前连战连败不说,还乘机在此前从没遭到过战乱破坏的衡州腹地**掳掠,大肆残害百姓,把更多的湖南百姓推到了对立面,也在败仗溃逃中给太平军送去了大量的军需武器。李雅凤军一时风头无两,石镇吉也开始考虑继续增兵湖南,开拓新的根据地。

  不过对湖南官府来说还好,他们在北部还有充足的兵力可以调用,性格执拗的湖南按察使魁朕在官场上虽然没人喜欢,可打仗还算有两把刷子,所以不用花沙纳再遥控指挥,惊慌失措的湖南巡抚文格马上就逼着魁朕立即出兵平叛,还把衡州战事全部委托给魁朕。

  魁朕也的确是个优点和缺点同样突出的人,毫不犹豫接过重担的同时,魁朕又要求文格补发已经拖欠半年还多的湘军军饷,让昔日战友胡林翼也率领湘军到衡州参战,帮助自己先破李雅凤,再继续东进增援江西。文格面露难色时,魁朕还搁下狠话,说文格如果再继续刁难湘军,不让战斗力有保证的湘军给自己帮忙,这仗就让文格自己去打!

  还是在文格无可奈何的答应了这个要求之后,魁朕才开开心心的带着军队南下衡州。然而咱们的文大抚台一想到要补发已经拖欠半年多的湘军军饷,顿时就如同割肉切肤一般的心疼,寻思了半晌干脆给胡林翼下了一道公文,要胡林翼先出兵帮着魁朕替自己干掉李雅凤,然后再补发拖欠军饷。

  文格的书信被快船送到湘潭后,怒火冲天的杨岳斌和孙开华等湘军将领都要求胡林翼断然拒绝,要文格先把拖欠的军饷和今后三个月的军饷发了再说,然而病恹恹的胡林翼思虑许久之后,却还是咬牙说道:“立即出兵!”

  “大帅,不能出兵!”孙开华赶紧提醒道:“文格那个无耻小人如果言而无信怎么办?打下了常宁灭了李雅凤,他还是不发军饷,我们如何向将士们交代?”

  “这是我们的唯一机会。”胡林翼有气无力的说道:“我们出兵后,文格是有可能言而无信,继续赖着我们的军饷不发,可我们不出兵,文格不但可以更加理直气壮的拖欠我们的军饷,甚至还可以用拒不从命为由,直接解散我们湘军。”

  咳嗽了几下,胡林翼这才喘息着说道:“依令出兵,可以确保我们的湘军不被解散,避免坐以待毙,也可以有希望要到军饷,很可以获得东山再起的机会。魁朕那个人你们都知道,脾气不好但人不错,肯定不会为难我们,还一定会帮着我们讨要军饷,帮我们解决各种问题。”

  觉得胡林翼的话很有道理,杨岳斌等人这才无奈的点头答应,当下重新恢复到五千之众的湘军便立即做好了出征准备,先与沿湘江水路赶来的魁朕会师一处,共同开拔向南。然后不出胡林翼所料,得知文格仍然还欠着湘军的军饷没发后,急脾气的魁朕果然当众骂了娘,也马上派人返回长沙,逼着文格立即补发湘军军饷,湘军将士见了,也果然大为心安,觉得卖命钱有望。

  需要魁朕和胡林翼替自己卖命,魁朕的再次争取还是收到了一点效果,爱财如命的文大抚台终于还是派人给湘军送来本月军饷——至于之前拖欠的七个多月军饷,不好意思,湖南藩库紧张,得再筹备筹备,至少要先打下常宁干掉李雅凤然后再说。而再次问候了文格的十八代先祖之后,魁朕也只能是无可奈何的对胡林翼保证道:“胡兄弟,放心,打下了常宁要是文格还敢找借口拖欠,兄弟我带着你们去他家门上要钱!”

  都知道魁朕说得出做得到的梗直脾气,胡林翼和杨岳斌等人这才努力安抚住了怨气满腹的湘军将士,带着他们和魁朕继续南下,顺利开拔到了衡州府境内。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出大事了。

  事发缘由湖南绿营兵的松散军纪,此前在衡州和太平军作战的湖南绿营兵打仗时胆小如鼠,**掳掠时却是勇猛过人,那怕湖南按察使魁朕都已经带着省城绿营兵南下到了衡州府境内,这些绿营兵仍然还在拼命的劫掠百姓大发国难财。而看到友军有银子抢有漂亮女人骑,差点一枪干掉曾国藩的长沙绿营兵也马上是有样学样,迫不及待的开始了抢劫强奸,把此前从来没有遭到过战乱破坏的衡州搅得天翻地覆,日月无光。

  前文说过,魁朕的嫡系主力是布置在岳州,这次南征因为出兵过于仓促,没能带着心腹军队来参战。在无法约束住军队的情况下,身边只有少数亲兵的魁朕当然是只能向胡林翼求援,让湘军担任军法队收拾这些违法乱纪的绿营兵。

  再然后,矛盾自然大爆发,长沙府的绿营兵连曾国藩的官署都敢冲进去开枪伤人,当然不会把湘军士卒放在眼里,湘军士卒受命制止这些绿营兵暴行时,也理所当然的遭到了绿营兵的反抗和报复。而已经被文格拖欠了半年多军饷的湘军也早就是怒气满腹,受到欺压间火山爆发,无可收拾,终于忍无可忍的和绿营兵打了起来,火并间不但动用了刀枪火器,还马上就闹出了人命。

  出了人命见了血,火并规模自然也就更进一步的蔓延,迅速扩大到了即便魁朕和胡林翼出面也无法制止的地步,一场内讧下来,数以百计的绿营兵和湘军士卒横尸当场。收到消息的太平军也跑来趁火打劫,只用一个冲锋就冲溃了清军营地,魁朕和胡林翼一起大败,被迫逃到衡阳。太平军趁胜追击,缴获无数军需武器的同时,还招降了无数的湘军士卒,悲愤万分的湘军将士在纷纷交出武器主动投降间,还不断的大吼,“我带路!我带你们去打衡阳,打长沙,干掉文格那个狗杂种和狗朝廷!”

  衡州兵变的消息传到湖北省城时,花沙纳当然是口吐白沫,惨叫湖南完蛋,万万没料到事态会严重到这个地步的吴超越也是张口结舌,心中七上八下,暗道:“湖南真要是彻底大乱,对我到底是有利还是不利?”(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