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五十一章 涉险过关

第二百五十一章 涉险过关

  “要我们奏请军机处商议给湖北巡抚吴超越升职?”

  “我耳朵没听错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柏中堂和肃中堂不是死对头吗?他怎么还要我们吏部奏请军机处商议升吴抚台的职?谁都知道,吴抚台是肃中堂一手提携的出来的体己人啊?”

  “少一惊一乍,这么浅的事都看不出来,就这点道行,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混进我们吏部的!”

  “听说过什么叫明升暗降没有?现在天下最富的省份在那里?江苏安徽被长毛打废了,浙江福建半残,两广有洋人闹事,漕运断绝,两淮盐运没法运,就数湖北最安定钱粮最充足,大清银圆都是在湖北铸造,湖北巡抚已经是全天下最肥的肥缺!不把吴超越升官调走,湖北巡抚的位置能腾出来让别人坐?”

  “可是吴抚台再往上升的话,不是升总督就是回京当尚书,柏中堂乐意?”

  “不乐意有什么办法?谁叫吴抚台在咱们吏部三年的考核都是优异,柏中堂除了升吴抚台的官,还能有什么办法把吴超越撵出湖北?再说了,你以为现在的总督比湖北巡抚舒坦?两江全废,闽浙半废,两广总督更是架在炉子上烤,柏中堂真要是把吴超越弄到了这些位置上,那吴超越就有得好日子过了。”

  “厉害,原来是这样,我总算明白了,同是旗人,为什么咱们只是六品主事,柏大人能进军机做中堂,看来吴超越这次的哑巴亏是吃定了。”

  “也没那么容易,柏中堂精,肃中堂也不傻,看着吧,朝廷里要有大热闹可看了。”

  被吏部的大清公仆们料中,当他们依照柏中堂的授意把奏请给吴超越升官的部议递交到了军机处后,柏葰柏中堂果然在第一时间把吏部的奏请转递进了养心殿,极力劝说咸丰大帝给吴超越升官发财。柏中堂的死对头肃顺肃中堂也马上跳了出来大义灭亲,强烈反对再给党羽帮凶升官,坚决主张让吴超越再在湖北历练一任。

  “肃中堂,我没听错吧?记得之前是你力排众议,极力主张请主子破格提拔吴大人,怎么这会吏部都奏请给吴大人升官了,你又站了出来反对?吴大人是肃中堂你的门生,中堂驭下何以如此苛刻?”柏葰笑眯眯的问。

  “此一时,彼一时,当初我奏请主子破格提拔吴超越为湖北巡抚,是因为吴超越有那个才干,我现在反对再升吴超越的官,是因为吴超越还缺乏历练,至少还要巡抚一任才能继续提拔。再说了,大清开国两百年,那有二十三岁的一品总督?现在就把吴超越提拔得这么高,以后还如何升赏?”肃顺神情严肃的答。

  “听肃中堂所言,的确很有道理,那干脆这样吧,把吴超越改调其他省份如何?湖北在吴大人的治理下,市井安宁百姓富庶,再让吴大人继续巡抚湖北不过是锦上添花,很难在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但如果把吴大人调到其他省份去造福其他省的百姓,以吴大人的才干能力,肯定也能很快把其他省份治理得如同湖北一样的富庶安定,利国利民,两全其美。”柏葰又微笑着说。

  “柏中堂此言差矣,吴超越治理民政虽然也很有一套,但他最拿手的仍然还是练兵和统兵,湖北通衢九省,西连巴蜀,东下吴越,北支豫陕,南屏湘桂,位置最是紧要不过。现今朝廷又以平定长毛发匪为一等大事,湖北正需要有吴超越这样的文武双全的能臣练兵抚民,援助邻省,这个时候把吴超越调出湖北,岂不是大材小用,暴殄天物?”肃顺冷笑着又答。

  得亏了吴超越在满清朝廷里的靠山是正得势的肃顺,还有一帮子****帮衬,不然湖北巡抚这个肥差吴超越肯定是无论如何都保不住了。不光是肃顺的死对头柏葰铁了心要恶心吴超越,军机处里另外三个军机和六部尚书的态度,也明显是倾向于把即将三年任满的吴超越改调其他省份担任巡抚。——当然,这些人倒也不是想帮着柏葰恶心肃顺,而是觉得把吴超越继续留在湖北太浪费了。所以那怕是强势到敢把其他中堂大学士批注涂抹更改的肃顺,在帮助吴超越保住湖北巡抚的位置时也感觉非常吃力,压力巨大。

  还好,即便也非常倾向于把吴超越调出湖北,咸丰大帝对于这件事还是十分的谨慎和小心,还很难得的没犯耳根软的老毛病,没有在军机六部的一片呼吁声中松过那怕一次嘴,也反复在心里盘算分析过把吴超越调出湖北的优劣利弊。

  在咸丰大帝看来,把吴超越改放其他省份的最大好处,当然是可以利用吴超越的能征善战平定叛乱,让吴超越打更多的胜仗杀更多的长毛。弊端则是有些冒险,拿中原诸省中唯一比较安定的湖北冒险,给目前势头益盛的太平军再次大举入侵湖北的机会,此前太平军两次攻克湖北省城,已经给满清造成了巨大损失,这会在中原糜烂的情况下,再让太平军乘机杀进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湖北,咸丰大帝肯定是哭都哭不出来了。

  吴超越的兵权过重和能力过于出众也让咸丰大帝十分忌惮,此前坚决不肯给曾国藩地方实权,咸丰大帝就是怕曾国藩权力过大生出异心,吴超越虽然不象曾国藩那么张扬,一出手就搞出只听命于曾国藩一人的上万湘军,却也在湖北零敲碎打的积攒出了一万抚标,还搞出了什么大冶铁厂和大冶枪炮局,一手抓财权一手抓兵权,自己能征善战还能造武器,这样的人如果生出什么异心,危害只怕比曾国藩直接谋反都还大。

  现在把吴超越调出湖北,可以有力的避免吴超越在湖北尾大难掉,这点咸丰大帝非常明白。但咸丰大帝更明白一点,如果没有了吴超越的坐镇,让太平军乘机再次杀入湖北,那么整个中原就彻底糜烂了,仰仗湖北屏障的云贵、四川和湖南也全都危险了。进退维谷,左右两难,所以咸丰大帝迟迟都不敢下这个决心进行这场豪赌。

  迟疑之时,洋人又来捣乱,距离吴超越三年任满只剩下最后半个多月的时候,广东那边又通过海路传来急报,说是英法两国联手屯兵珠江口,给两广总督叶名琛下达最后通牒,要求叶名琛就亚罗号事件和广西知县杀死法国传教士一事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并且立即与英法两国就全面开放、公使驻京等事展开谈判,不然的话,英法两国就攻打广州城实施武力惩罚。

  惊慌失措的叶名琛把消息送到京城时,洋人规定的十日期限早就已经过去,咸丰大帝再想颁布最告指示也无论如何都来不及,所以咸丰大帝唯一能做的,也就是祈祷历代野猪皮保佑洋人只是开个玩笑,千万别真的又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挂职太仆寺卿的安徽团练大臣翁心存却突然送来了一道奏章,弹劾吴超越沟通洋夷,纵容洋人在湖北无法无天,并且列举了人证和随附了物证,又一下子把本就暗流汹涌的满清朝廷搅得一片大乱。

  翁心存父子这个坏憋了早就不是一天两天了,事实上,才刚复出返回安徽老家办理团练,心胸开阔的翁心存父子就已经着手收集吴超越的种种罪证,也早就拿到了吴超越默许洋人在湖北随意游览传教的铁证,甚至就连洋人技术员在大冶县城内购买房屋宅院的人证物证,都已经被翁心存父子紧紧攥在了手里。之前没有声张,就是因为翁心存父子觉得机会未到才隐忍不发,也一直忍到了吴超越三年任满这个节骨眼才突然抖出来。

  翁心存父子早就知道没有一个朝廷大员不在垂涎湖北巡抚的肥差,翁心存父子只是没想到运气能这么好,偏巧赶上英法两国决定再次攻打广州城,所以他们弹劾吴超越的奏折,也马上就成为了柏葰等人手里的锋利尖刀!

  “主子,奴才认为这一次绝不能轻饶了吴超越!此前吴超越就已经干过私携洋人深入内地的事,我主如天之恩,对他只是稍加训斥,他不但不知恩图报,相反还得寸进尺,益发胡作非为!此番再不严惩,国法何在?朝廷威仪何存?”

  “主子,奴才认为必须严办吴超越!洋人猖獗,再攻广州,侵我土地,杀我百姓,皆是因为洋人认为我大清软弱可欺,此时严办与洋人沆瀣一气的吴超越,正可收杀鸡儆猴之效!”

  “皇上!微臣请旨携三尺剑,斩通夷奸贼吴超越首级,悬之辕门,警天下夷贼,请皇上恩准!”

  “严办吴超越,臣附议!骆秉章不过是私携洋人到湖南,就被革去巡抚职位贬为知府,吴超越居然公开纵容洋人在湖北肆意游窜,布教购房,若不严惩,法理难平!”

  “臣也附议!吴超越该杀!”

  面对着满朝的喊打喊杀声音,就连肃顺都不敢随意开口为吴超越开脱罪名了,更别说不如肃顺得宠的载垣和景寿等人。而让肃顺更加警惕的是,他的死对头柏葰这次居然没有马上跳出来对吴超越喊打喊杀,很明显是在憋什么坏水。

  结果也不出所料,等喊打喊杀的声音告一段落后,柏葰柏中堂果然站了出来,叩首说道:“皇上,吴超越纵容洋人在湖北胡作非为虽然罪证确凿,但湖北能有今日稳定局面,吴超越也功不可没,所以奴才斗胆,奏请主子法外开恩,准许吴超越将功赎罪。”

  “柏大人,吴超越纵容洋人在湖北胡作非为,铁证如山,罪不可赦!有何恩可加,他又能如何将功赎罪?”

  这句话让肃顺的心头又是一紧,因为说这话的人是吏部螨尚书全庆,是柏葰的心腹党羽,他站出来反对柏葰,自然是在帮柏葰酝酿更狠的毒招。然后不出所料,柏葰果然马上就回答道:“皇上,奴才奏请将吴超越官降三级,改调广东团练大臣,办理团练抵御洋夷,如此既可让吴超越证明心迹,又可以借助吴超越的善战之能,御洋夷以国门之外!”

  金銮殿上到处都是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没有一个官员不在钦佩柏中堂杀人不见血的狠招,正在盘算如何收拾吴超越的咸丰大帝也是眼皮子一跳,心中大动,暗道:“这主意不错啊?让吴超越回老家去办团练,既处治了他,又可以逼着他和洋人一刀两断,继而还可以用他来打击洋人的势头,一举三得的妙招啊?”

  也幸亏了咸丰大帝不想借这件事狠整吴超越,吴超越才侥幸逃过一劫——上次借洋人的事狠整骆秉章,咸丰大帝的真正目的是想拆散危及满清朝廷有力控制湖广的督抚组合,现在治政得力的骆秉章已经被调到了山东,咸丰大帝当然不想再干掉同样得力的吴超越。同时也多亏了肃顺和载垣等人的苦苦求情,提醒咸丰大帝说老翁家和老吴家有血海深仇,不排除翁心存是在污蔑报复,吴超越肯定当场就要被撵回老家去从头开始了。

  然而就算被肃顺等人暂时拉住,决定改日再议,回到了后宫后,咸丰大帝还是对柏葰的提议十分心动,意欲采纳。然后到了准备做活塞运动的时候,咸丰大帝把柏葰的好主意告诉给了他的心爱宠妃,咨询心爱宠妃的意见。

  吴超越收了一个好侄女,关键时刻,心爱宠妃坚决站在了吴超越一边,向咸丰大帝发出警告道:“皇上,万万不可!万万不可如此!柏葰此议祸国殃民,若让吴超越返回广东办理团练,后果必然更加不堪设想!”

  “请皇上想想,如果吴超越为了通夷之事被罢官降职,撵回家乡办理团练,那吴超越会怎么想?洋人会怎么看?到时候就算吴超越没有悖逆之心,洋人也必然会认为吴超越有拉拢扶持的价值,生出借助吴超越侵夺我大清江山的念头。张邦昌的教训,难道皇上你就没有想过?”

  “还有,即便臣妾认为吴超越肯定会忠于大清,忠于皇上,拒绝洋人拉拢,办理团练和洋人血战到底,可皇上你又能得到什么?臣妾的父亲曾经与吴超越并肩作战,知道他之所以战无不胜,靠的就是他从洋人手里买来的洋枪洋炮,吴超越去广东办团练和洋人打,洋人还会再卖武器给吴超越吗?吴超越还能再象以前战无不胜吗?”

  “届时战事扩大,我大清在平捻剿长毛的同时又得和洋人再次大打出手,国库还能承担吗?大清还有多余的军队可以调派抗夷吗?”

  听了心爱宠妃的这番见解,咸丰大帝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庆幸道:“爱妃所言极是,也亏得朕今天也觉得有些不对,没有接受柏葰的提议,不然的话,后果就很难预料了!”

  “就凭你,也能发现有什么不对?”

  宠妃心中鄙夷,光溜溜的身体却缠住了咸丰大帝不断摩擦,咸丰大帝明白宠妃意思,便淫笑着上下其手,然而就在咸丰大帝准备把小烟蒂插进去的时候,门外却突然传来了御前太监安德海的声音,“主子,花沙纳的密折到了。”

  听到这话,咸丰大帝连裤子都没穿就已经跳了起来,水流滚滚的宠妃心中暗恨,可是又知情识趣不敢打扰咸丰大帝观看地方督抚的机密奏折,只能是光着屁股在被窝里等待,也仔细观察咸丰大帝的神情反应。

  “……天下不可一日无湖北,湖北不可一日无吴超越。臣才薄能浅,若无吴超越辅助,湖北绝不能维持今日局面……。”

  “……臣愿以满门性命担保,吴超越绝无逆意……。”

  光是听到咸丰大帝忍不住低声念出的这两句话,宠妃就知道她的吴叔叔已经过关了,也忍不住对咸丰大帝更加的暗暗鄙夷了,“蠢货!与其派官文和花沙纳轮流监视,倒不如先把吴超越一家扣在京城,然后把湖北军政大权一起放给吴超越,一边逼着吴超越把长毛往死里打,一边在他背后布置重兵监视!”

  “还有,这么大的事不能自己拿主意,非要听取奴才的密折建议,做事这么没主见,难怪这么长时间都剿不完长毛!”

  就这样,那怕第二天收到了广州急报,说是英法军队已经轻松拿下了广州城并抓走了两广总督叶名琛,在大发雷霆的情况下,咸丰大帝也仍然还是断然拒绝了把吴超越改调为广东团练大臣,下旨给了吴超越仍留原职待参的处分,又断然拒绝另派钦差到湖广查办吴超越的建议,决定让湖广总督花沙纳直接查办此案,据实奏报,从严处理!

  末了,咸丰大帝还很随意的说道:“顺便给吴超越下道旨意,明白告诉他,本来以他在湖北的政绩功勋,这次朕是打算给他升官了,但是为了惩罚他与洋人过从甚密,他的升迁调动罢议,给朕老实在湖北再干一任巡抚,以示薄惩!”

  听到这话,每年都能通过吴超越在湖北捞到无数好处的肃顺和载垣等人当然是山呼万岁,笑得要多开心有多开心。柏葰和穆荫等军机大臣则是面面相觑,一起在心里嘀咕道:“这也叫处分?主子别的本事不行,偏袒包庇的手段,倒是越来越炉火纯青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