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五十二章 即便没必要

第二百五十二章 即便没必要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湖北巡抚吴超越牧守湖北期间,勤政爱民,忠君爱国,功勋卓著,三年考绩皆为优异,本应升迁赏拔。然吴超越不修威仪,与洋夷来往过密,大失朝廷官员体面,故罢议升迁,夺头品顶戴,以示薄惩,吴超越仍留湖北巡抚任上,戴罪立功。钦此。”

  “微臣吴超越领旨,谢主隆恩。”

  如愿以偿的得以留任湖北巡抚,尽管心里都已经乐得恨不得跳起来大声唱一出****可因为亲自来朗读圣旨的湖广总督花沙纳还没离开,吴超越还是装出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向花沙纳问道:“花爷爷,听圣旨里的口气,皇上这次真想再升我的官?”

  “废话,圣旨里说得明明白白,这次你本来可以升迁赏拔的。”花沙纳呵斥道:“就是因为你和洋人来往得太多,对汉口的洋人太过纵容,所以皇上才拒绝了老夫对你的保举。不然的话,今天说不定就是升你做两江总督的圣旨了!”

  装模作样的惋惜间,心花怒放的吴超越终于忍不住露出了一些真面目,叹息道:“也罢,继续留任湖北巡抚也好,起码钱粮武器有保障,等我把军队水师练好,把武器弹药储备充足,就亲自带着兵去打安庆江宁,把我的两江总督挣回来!”

  “这句话还象个样。”花沙纳冷哼了一声,又说道:“不过在之前,还有件紧要的事,安徽团练大臣翁心存弹劾你纵容洋人在湖北胡作非为,还允许洋人在大冶买房子置地居住,朝廷要老夫负责查办。关于这点,你如何交代?”

  “回花爷爷,翁心存是挟私报复,栽赃污蔑!”吴超越想不都想就回答道。

  “真是污蔑?”花沙纳严肃看着吴超越的眼睛问道。

  “真是污蔑!”

  吴超越斩钉截铁的回答,眼中却尽是笑意,花沙纳板着脸冷哼,吴超越笑得更加开心,然后花沙纳也装不下去了,抬腿踢了吴超越一脚,笑骂道:“小混蛋,为了你,老夫这次得犯欺君之罪了,说,怎么感谢老夫?”

  吴超越赶紧叫人拿来银票,花沙纳则摆了摆手,看都没看面前的银票一眼,说道:“老夫知道你不会缺这个,但老夫需要的不是这个,湖南那边的情况越来越糟糕,你得帮着老夫尽快把湖南的事解决了。不然的话,湖南的事如果影响到老夫的位置,让老夫丢了湖广总督的官职,以后老夫就是想继续照顾你也是有心无力了。”

  的确很感激花沙纳对自己明里暗里的照顾提携,吴超越便也对花沙纳说了实话,说道:“花爷爷,晚辈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湖南还有很大希望把长毛全部铲除或者全部驱逐出省,恢复以往的太平景象,但是如果不把文格换掉,这点真的很难做到。”

  “一定要换文格?”花沙纳皱眉问道。

  “一定得换!”吴超越答道:“湖南这几年被掏得太空,百姓负担太重,骆抚台在的时候,他把湖南的大小官员看得紧,自己又为官清廉,以身作则,老百姓即便有怨气也不好意思发。”

  “文格呢,自己贪不算,还纵容湖南的大小官员一起贪,上上下下联起手来把湖南刮得天高三尺,老百姓还能继续忍下去?湖南又是偏远之地,民风彪悍,没长毛闹事都还不容易治理,现在长毛已经打进了湖南,想闹事造反的百姓有了带头人主心骨,再想彻底平定湖南就是难上加难了。”

  “所以晚辈认为,湖南巡抚一定得换,换一个清廉正直的巡抚,狠狠整治一下湖南官场的风气,安抚百姓与民休息,断长毛在湖南盘踞流窜的根,然后我们再想把长毛驱逐出省或者彻底铲除,才可以收到事半功倍之效。”

  知道吴超越说的是心里话,花沙纳便也对吴超越说了实话,叹息说道:“老夫何尝不知道湖南变成今天的模样,文格那个狗杂碎要承担主要责任?老夫又何尝不知道如果撤掉文格,换上一个清廉正直的巡抚好好治理一番,湖南的局势肯定会有大的起色?”

  “但是想撤换文格,谈何容易啊?他可是正黄旗的包衣奴才,世代官宦,跟无数朝廷大员和贝勒王爷沾亲带故,在朝廷里有着无数盘根错节的关系,想把他扳倒革职,就是老夫也没这个把握做到。”

  “退一步说,就算老夫我使出吃奶的力气扳倒了文格,谁又敢保证下一任湖南巡抚是个清官廉吏?赶走吃饱的豺狼换来一条饿狼,湖南百姓只会更倒霉!老夫走运,督管湖广时,碰上了你和骆儒斋两个既清廉又能干的巡抚,所以什么事都不用过多操心,然而再想让朝廷找出第三个象你们这样的巡抚来,真的是比登天还难了。”

  说罢,花沙纳又忍不住锤了一下桌子,恨恨说道:“最可惜的就是骆秉章,治理湖南的一番心血,全都败坏在文格那个狗杂碎手里!不然的话,骆秉章如果还在湖南,湖南又何至于有今天?”

  看了看花沙纳日见苍老的模样,亏欠花沙纳颇多的吴超越难得有些良心作痛,又盘算了片刻后,吴超越终于还是抛出了自己早就想好的主意,说道:“花爷爷,如果你不想再冒险撤换文格,又想赶紧解决湖南的问题,那晚辈倒是还有一个主意。”

  “什么主意?”花沙纳抬头问道。

  “你老人家亲自督师湖南!”吴超越沉声回答道:“你亲自率军去湖南督剿长毛,既可以警摄湖南的贪官污吏,又可以就地解决湖南的民生负担问题,逼迫文格改弦易张,与民休息。除此之外,你亲自到了湖南后,还可以帮助湘军和楚勇解决粮饷难筹的问题,让湘军和楚勇重新发挥平叛主力的作用。”

  花沙纳盘算不答,吴超越则又说道:“花爷爷放心,晚辈会派三千抚标随你到湖南剿匪,有晚辈的抚标在手,你既不用担心自身安全,又可以在湖南战场上有精兵强将可用,确保战事无虞!”

  花沙纳万分心动,迟疑着说道:“容老夫考虑几天,湖北是中原枢纽,与各地联络方便,老夫如果去湖南,再想保持和中原各省的畅通联络就做不到了,所以老夫得仔细考虑考虑。”

  吴超越知道花沙纳是不放心让自己一个人在湖北无法无天,便也没有勉强,只是点头应诺。然后花沙纳前脚刚走,吴超越后脚就向赵烈文问道:“翁心存那个老不死,现在躲在那里?”

  “最后消息是六安州城。”赵烈文如实回答,又微笑问道:“怎么?慰亭,想出手报仇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吴超越恶狠狠的回答道:“那个老不死选择在我三年任满的时候上表弹劾,摆明了是想搞掉我湖北巡抚的官帽,用心这么阴狠,不报这个仇我对不起湖北的老百姓!”

  赵烈文笑笑,不反对吴超越的心胸狭窄和睚眦必报,但也不看好吴超越的报复行动,提醒道:“想报仇只怕没那么容易,翁家父子躲在安徽,你手里没他们的把柄,和他们也没有什么公务往来,怎么收拾他们?”

  “天下没有不食五谷的圣贤,也没有报不了的仇。仔细找找,一定会有办法,来人,去把张德坚给我叫来。”

  叫张德坚来,吴超越当然是问问这个特务头子手里有没有关于翁家父子的罪证,然而很可惜,老翁家和老吴家相比,最大的优势就是全家上下都干净,再是怎么的鼠肚鸡肠和道貌岸然,起码在经济方面非常自律,一家人都没什么贪污受贿的丑闻。同时翁家父子在安徽虽然也打了不少的败仗,可他们毕竟统率的是安徽团练,丢城失地的黑锅按规矩得由地方官员背,吴超越想硬赖给他们也做不到。

  正束手无策的时候,又有一个坏消息传来,大舅子聂士成书信驰报,说是捻军蓝旗主力韩奇峰部流窜进了河南光州,严重威胁到了湖北黄州的北部安全,坐镇随州的聂士成只能是一边加强木陵关到栗子关一线的戒备,一边向吴超越告警。

  “狗娘养的,肯定又是僧格林沁那个杂碎搞的鬼!”

  吴超越闷闷不乐的骂了一句脏话,很是担心黄州北部的安全——别看聂士成在那一带守在严密,但是过长的战线却又注定了聂士成军绝不可能面面俱到,韩奇峰如果铁了心要杀进湖北,也并不是没有把握和希望。

  吴超越不高兴这个报告,赵烈文那边却是眼睛一亮,说道:“慰亭,你不是要报仇吗?机会来了,光州和六安接壤,距离翁心存父子驻扎的六安州城也不远,如果能把捻匪赶紧六安,怎么都得够翁心存喝一壶的。”

  “那有那么容易?”吴超越想都不想就说道:“聂士成的战线本来就拉得很长,机动兵力不多,很难对捻匪主力形成强力威胁,更没办法把他们想往那里赶往那里赶,别捻匪没赶紧六安,我们的北部防线先出现纰漏。”

  “我们可以找僧王爷帮忙啊?”赵烈文提议道:“僧格林沁麾下有一万多骑兵,机动力足以和捻匪媲美,他如果帮忙和我们联手把捻匪往东赶,有很大的把握做到啊?”

  吴超越很奇怪看了赵烈文一眼,疑惑说道:“惠甫,你发烧了?我和僧格林沁是什么关系,你难道不知道,他怎么可能帮我?”

  “我当然知道。”赵烈文笑笑,然后正色说道:“可是慰亭,我必须得劝你一句,这次你最好还是抢先向僧王爷低一下头,把和翁心存父子没什么特殊交情的僧格林沁拉过来,不然的话,让他们联起手来,只怕我们的麻烦会更大。”

  赵烈文这句话提醒了吴超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自己和僧格林沁及翁家父子都是关系恶劣,僧格林沁和翁心存父子虽然没有什么特别好的交情,但是他们为了报复自己,想联手合作就是一句话的问题。真要让他们联起手来把捻军往湖北赶,就算自己不怕,也够麻烦和恶心的。

  “其实僧王爷也先后两次想向你低头了。”赵烈文又说道:“高唐的时候,僧王爷就全力配合你的军事安排,后来你从襄阳出兵北上,僧王爷也主动愿意吃亏。这些足够说明,僧王爷恨是归恨你,可也敬你,不想招惹你,你如果主动向他伸手,他不会没有接受的可能。”

  吴超越盘算着不吭声,觉得自己虽然需要利用僧格林沁挑起湖北将士对满清朝廷的仇恨,但目的已经在一定程度上达到,同时自己暗中和僧格林沁联手也很难被麾下将士知道,向僧王爷低头问题不大。而翁心存父子对自己的军事威胁虽然是几乎不存在,可翁家父子在清流中的影响却很大,又擅长玩弄权腕,并且很得满清朝廷和咸丰大帝的信任,想在官场上继续暗算自己并非没有这个可能。

  除此之外,吴超越还又想起了甲午战争和北洋舰队,想起了赔给日本的银子和老乡邓世昌,便咬了咬牙,暗道:“就算没特别的必要,也得给这些事先出出气。”

  拿定了主意,吴超越这才坐到了地图沙盘面前研究策略,然后很快的,吴超越就向赵烈文吩咐道:“惠甫,替我给僧格林沁写道书信,建议他发起一个皖、豫、鄂三省军队联手剿捻的战役,由他和我们的鄂北驻军出兵追剿,由安徽团练大臣翁心存率军封锁史河一线,三省官军合力,把捻匪韩奇峰部歼灭在史河以西!”

  赵烈文含笑答应,又问道:“随信送去什么礼物?一百支史密斯手枪如何?僧王爷对这种手枪可是眼红很久了。”

  “五十支柯尔特左轮枪。”吝啬抠门的吴超越断然拒绝,哼哼道:“史密斯手枪连我们都不够用,那能分给他?”

  “如果僧王爷嫌少怎么办?”赵烈文有些担心。

  “翁心存能给他什么?”吴超越冷笑反问,又说道:“僧格林沁不是傻子,会知道在我和翁心存之间应该选择谁。”

  …………

  勾结僧王爷坑害翁心存父子的计划准备好,书信和左轮枪也派人送出去了,吴超越耐心等待僧王爷答复的时候,湖南那边的战事又出现了不小的变化,还是对清军相当不利的变化。

  变化又一次是因为湖南官员的愚蠢和贪婪造成,全部回撤到了湖南境内后,刘长佑和江忠济所部的楚勇通过接连激战,已然成功的把太平军主力的有力牵制在了常宁一带,使得石镇吉只能是优先应对楚勇威胁,暂时没有力量向永州的太平军提供支援。乘着这个机会,从江西撤回来的湘军在胡林翼的率领下,同样把太平军偏师韦有房部成功牵制在了永州,为湖南其他州府的清军增援衡永战场争取到了宝贵时间。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也在天寒地冻的隆冬之际,湘军和楚勇却同时出现了寒衣不足的情况,只能是被迫向文格和周边府县的湖南地方官伸手求援,结果上到文格,下到知府知县,没有一个不是互相推委扯皮,都不肯出钱购买棉衣为湘军楚勇解决御寒问题,造成湘军楚勇只能是在冰天雪地中穿着单衣打仗。

  几次降雪降温下来,在江西有一定积累的楚勇还好点,主力战兵至少还能穿着棉衣御寒,自骆秉章离任后就一直半饥半饱的湘军却是饥寒交迫,难以维持。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一点后,穿着抢来冬衣的太平军乘着降温之机发起突袭,以少胜多再次大败胡林翼,穿着单衣的湘军溃败,穿着棉衣的绿营逃得更是飞快,零陵解围,太平军在湘南的声势再度大增,迅速收编湖南小股起义军的同时,广西的太平军零散余部也开始出现了向湖南靠拢的迹象。

  在这样的情况下,原本还想指望湘军楚勇迅速平定湘南太平军的花沙纳也没了多余选择,只能是决定亲征湘南,带着吴超越抚标南下平叛,同时也准备好生整顿一下风气溃烂严重的湖南官场,狠狠敲打一下只顾捞钱而不干正事的文格。

  对此,从接任湖北巡抚开始就一直被官文和花沙纳轮流盯着的吴超越当然是求之不得,不但马上依令给花沙纳准备兵马武器,还专门从大冶重地抽调了两个营的绝对精锐回来,交给老丈人冯三保和李续宾兄弟等将率领,让他们随同花沙纳出征,并交代他们一定得保护好花沙纳的安全。

  “慰亭,老夫走后,湖北可就交给你了,千万别乱来。”这是花沙纳对吴超越郑重其事的交代,还又提醒道:“尤其是别忘了老师的教训,就算老夫不在,也有无双眼睛在替朝廷盯着你。”

  “花爷爷放心,晚辈知道轻重。”吴超越无比恭敬的回答,又在心里冷哼道:“有人盯着我又怎么样?如果不是真的有点尊敬和感激你,就算你亲自盯着我,又能拿我怎么样?”(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