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五十九章 请你去投降

第二百五十九章 请你去投降

  都兴阿所部的湖北水师将士绝不是白白牺牲,九江一战,湖北水师是损失了大小战船四百余条,还被俘虏了一百多条,可是在陆上岸炮的支援下,湖北水师拼掉了太平军的两百多条大小战船,尤其是干掉了十一条太平军的拖罟船,重创太平军水师的水上炮火力量。

  同时湖北水师将士还坚决执行了都兴阿的毁船命令,在难造难建的拖罟大船面临被敌人夺取的危险时刻,湖北将士坚持先用火药引燃船舱然后逃生,一场大战下来,仅有三条湖北拖罟船被太平军夺取,彻底粉碎了太平军以战养战夺船使用的美梦。

  人员损失方面,参战的六千多湖北水师伤亡超过两千五百人,其中阵亡、失踪和被俘超过一千六百人,损失的确相当巨大。然而太平军那边也付出了超过两千人的伤亡,其中阵亡失踪和上岸逃生被俘的士兵,又占到了一千三百余人之多,损失并不比湖北水师轻到那里。

  这一战能够打得这么惨烈有两个原因,第一是韦俊的战术失误,贪图湖北水师的船只武器,火力准备不足,过早发起冲锋展开近舷战,结果正中了都兴阿打算拼命的下怀。

  第二则是湖北水师将士的勇猛顽强和高昂斗志,都兴阿麾下那几个汉满蒙将领混蛋归混蛋,怂恿都兴阿抗命不从该死归该死,但是在战场却都不是孬种,不管是成天喜欢叫嚷喧嚣的刘连升,还动不动就出馊主意的乌果,都带着所部船队拼到了最后一刻,没有一个提前带着船队逃命。

  激战中,都兴阿爱将歧寿在座船被苦味酸武器引燃的情况下,仍然还指挥座船冲向韦俊的旗舰,准备和太平军的旗舰同归于尽,虽然不幸中炮牺牲,却也把太平军的旗舰吓得掉头而逃。而类似的同归于尽战术,在战场上还发生了不止一起两起。

  最后,再加上九江岸炮的无差别炮火覆盖,湖北水师在战场上还一度占据上风,打得太平军水师一度难以招架,也让岸上的吴军曹炎忠兵团对都兴阿所部水师刮目相看,还让左宗棠也忍不住嘀咕了一句,“都兴阿,混球归混球,但还算是条汉子。”

  湖北水师倒是虽败犹荣了,韦俊却在太平军旗舰上骂开娘了,说什么也没想到湖北水师会拼得这么凶这么狠,即便明知道肯定要惨败也照样把自己拼了一个伤筋动骨,严重影响到了自己接下来与吴军水师的真正决战。

  更让韦俊吃惊的还在后面,九江大战结束后才过去一天,在主将都兴阿身负重伤的情况下,登岸逃生的湖北水师就在刘连升和鲍超等将的率领下倾巢出动,走瑞昌陆路赶往田家镇去和吴军水师会合——田家镇那边,正有无数的备用战船等着他们去驾驶参战。

  而确认了这一消息后,韦俊在吃惊之余也受到了一定启发,赶紧召集麾下众将召开会议,讨论立即出兵去打田家镇。结果太平军众将都对这点非常不解,纷纷向韦俊问道:“韦丞相,之前你不是一再说过,田家镇那边的地形水流都对我们十分不利,在那里决战我们把握不大,坚持主张在九江湖口和超越小妖决战,这会怎么又改了主意?”

  “因为现在是超越小妖水师最脆弱的时候。”韦俊答道:“九江一战,我们重创了清妖水师,虽然没能成功歼灭清妖水师,让他们的大部分水手登岸逃生,他们也马上走陆路赶往了田家镇继续参战。”

  “但是在短时间内,清妖水师很难恢复元气,不说走陆路速度比较慢,光是军队整编、人事调动和熟悉新船都对清妖水师喝一壶的。所以我们这个时候去田家镇和超越小妖决战,所面对的对手,实际上就是超越小妖的那五个营水师,再没有其他对手,即便地形水流不利,也照样有很大优势。”

  韦俊这话提醒了太平军众将,林启荣第一个醒过味来,拍腿说道:“还是韦丞相看得深!不错,田家镇那里的地形水流虽然对我们不利,可是吴妖水师只有五个营的兵力,无论兵力船只都远远不及我们,正是我们乘虚而入的天赐良机。”

  “但如果时间耽搁久了,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水师大将古隆贤也说道:“清妖水师上岸后马上撤向了田家镇,摆明了是想接手超越小妖从武昌省城带来的备用战船,驾驶新船和我们打下去。我们不抓紧时间兵进田家镇,等清妖水手重新整编完毕,熟悉了新船新炮,我们再想突破田家镇歼灭超越小妖的水师,就更是难如登天了!”

  醒过味来的太平军众将纷纷附和,都改口赞同立即出兵田家镇,惟有韦俊的副手钟廷生提出了不同意见,警告道:“韦丞相,现在田家镇那边是只有超越小妖的五个营水师,水上力量我们是占绝对优势,但是田家镇那边的守卫十分严密,光是拦江铁索就有整整十条,还有无数的水雷和岸上的炮台,我们无法迅速突破超越小妖的铁索防线,没办法和超越小妖打近舷战,又怎么能乘机歼灭超越小妖的水师?”

  “这的确是个问题。”韦俊点头,承认吴超越在田家镇布置的铁索防线的确很难突破,然后韦俊又说道:“不过我是这么想的,我们的水师主力可以先开到武穴去,到了那里如果有办法迅速突破铁索防线就打,没机会就撤,反正我们的后方已经没有任何威胁,用不着担心被清妖断了后路。”

  钟廷生点头,不再反对,然后韦俊当场敲定出兵方案,在水师主力已经遭受一定损失的情况下立即着手备战,又在第二天就亲自率领着水师主力大举西进,沿着长江航道长驱直进,并借助春夏之交的东南大风推进得极快,只用了一天多点时间就赶到了武穴一带,很小心的在水缓处结起水上营寨,不给陆上凶悍的吴军陆师以任何偷袭机会。而与此同时,抢先一天出发的湖北水师将士,才刚刚越过跑马山没走多远,还没进入湖北省境。

  …………

  还别说,韦俊这一手还真让吴超越惊喜了一把——吴超越怕的就是太平军水师赖在九江湖口不肯动弹,和不能长期远离省城的自己耗时间。然而惊喜过后,吴超越也很快象韦俊一样的醒过味来,发现自己实在是高兴太早了,十道横江铁索一旦被太平军水师突破,自己可就要用五个营的水师兵力单挑太平军的水师主力了。

  详细的了解了一番太平军兵力船只情况后,发现正面决战自军几无胜算,吴超越也只能是这么决定道:“没办法了,这一战只能是先守,先全力守住铁索防线,等鲍超他们带着湖北水师赶到田家镇,重新整编和熟悉船只后才能发起反击,否则这时候决战,我们几乎没什么胜算。”

  “怕就怕鲍超他们重建成军后,长毛撒腿就溜。”赵烈文微笑着提醒道。

  吴超越点了点头,同样担心太平军提前开溜,不给自己全力反击的机会。而再盘算了一下后,吴超越又开始了白日做梦,向赵烈文问道:“惠甫,能不能想出什么办法,让长毛那边猛攻我们的铁索防线,在我们的铁索防线面前大量消耗实力?这一手如果能够成功的话,那鲍超他们重建成军后,长毛就算提前开溜逃到九江,我们也可以放心追到九江了。”

  “慰亭,你可真是会出难题。”赵烈文一听笑了,苦笑说道:“长毛那边又不是傻子,就算发起几次试探性进攻,也肯定只是派些舢板小船出战,不会把宝贵兵力和主力战船拿来硬冲我们的拦江铁索,自己找我们的炮打,我能想出什么办法让他们这样做?”

  “想一想,或许有办法。”吴超越不肯死心,搔着头皮盘算道:“故意露出点破绽行不行……?应该不行,破绽小了长毛肯定不会上当,破绽大了真给了长毛突破机会,那我们就麻烦大了。”

  “假装我有急事回了省城?也不行,这么关键的时刻我突然回去,长毛肯定会怀疑这是我的诱敌计,就算动心,也肯定不会真的把主力投入水上攻坚。”

  “可惜,丁汝昌和聂士成去随州,不然的话,叫他出面诈降,说不定倒是可以让长毛中计。糊涂啊,这次来田家镇,我怎么就没想过先把丁汝昌调来……?”

  吴超越絮絮叨叨的自怨自艾,盘算各种诱敌之计,知道没这个可能的赵烈文却根本懒得搀和,只是低头处理手中的公文。然而就在这时候,门外却传来了水师副将华尔的求见消息,吴超越随口答应接见后,华尔便很快就大踏步进到了大堂,还一进门就操着半生半熟的汉语嚷嚷道:“吴,听说太平军的水师已经来了,你什么时候准备出战?我可早就等不及了。”

  “放心,我知道太平军那边有三条蒸汽炮船,但我可以向你保证,在我的指挥下,我们的两条蒸汽炮船一定能把太平军的三条蒸汽船全部击沉!打仗不是比拼数量,是比拼勇气,水上作战更是比拼技术。”

  知道华尔的直爽脾气,吴超越也懒得和他解释,只是直接告诉了他太平军水师的船只兵力数量,还有告诉华尔,说太平军的蒸汽炮船是被洋人雇佣兵操纵,在技术上并不比自军水手逊色。结果华尔这才稍微安静点下来,还很夸张的惊叫道:“我的上帝,原来我们这次的敌人这么强大!吴,那么算了,具体怎么打还是你决定吧,我就不乱说话影响你的军事部署了。”

  “想不到您也有知道不能乱说话的时候。”吴超越心中冷哼,正要打发华尔离开时,话到嘴边,吴超越的心头却又突然一动,下意识的上下打量起来与中国人形象截然不同的华尔。

  “吴,你看什么?”华尔被吴超越看得有些心虚,忍不住低下头看自己的着装有什么古怪。

  “亲爱的华尔先生,我的朋友。”吴超越突然露出了一点笑容,微笑着说道:“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想要请你帮忙,希望你一定要答应,千万不能推辞。”

  “吴,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客气了?”华尔很是疑惑的问,又说道:“我是你雇佣来的人,你有什么命令,我当然一定执行,什么事你说吧。”

  吴超越的回答差点没让华尔晕过去——吴超越微笑着说道:“我想请你去向太平军投降,主动请求给太平军充当间谍,帮助太平军消灭我的军队。”

  …………

  又该来看看太平军这边的情况了,抵达了武穴后,建立水上营地的同时,韦俊也第一时间乘座快船,亲自到了吴军严密设防的田家镇一带探察敌情。然而探察的结果却让韦俊大皱眉头,暗叫麻烦。

  让韦俊发愁的当然是田家镇的防守严密,从江北的田家镇街尾,到江南陡峭壁立的半壁山之间,十道粗大铁索横江拦截,铁索上明暗水雷密布,又有数十条大船和十座大型木簰托住铁索,一节铁索被砍断,余下铁索仍可牢系如故。船上和木簰中都驻扎有士兵,持枪守卫,并负责控制拉发式水雷,普通的舢板小船极难靠近,自然也就很难有偷袭得手的希望。

  当然,再好的工事也有可能被攻破,太平军倘若出动主力大船,以重炮猛轰吴军水上工事,配合以洪炉大斧和小船袭击,太平军并不是没有捣毁铁索防线的希望。然而很可惜的是,长江东西两岸还有吴军的永固性炮台,火力交叉封锁江面,太平军如果出动主力大船发起攻击,除了正面肯定会遭到吴军的炮火还击外,左右两面也得挨吴军的炮打,强攻下来肯定损失不小。

  对了,太平军还有个办法是可以先干掉陆上的吴军陆师,夺取炮台捣毁铁索,再逆流而上去干掉势单力孤的吴军水师。但如果谁敢给韦俊出这个主意,韦俊的口水肯定能把他给喷死——北岸吴王庙驻扎着吴超越的直属兵团,南面半壁山是刘坤一的庄字营在守卫,枪坚炮利还十分无耻的建立了坚固工事,太平军的水师陆战队上岸去除了送人头,还能起到什么作用?

  “唯一的希望是水上突破,但是要想成功突破超越小妖的铁索防线,我们起码得崩掉半口牙齿。”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又默默牢记了田家镇的地形特点,韦俊这才重新回到水师营地,盘算和考虑如何突破吴军防线,还有是否值得不惜代价的突破吴军的水上防线。

  虽然也是名将,但韦俊在投机取巧方面却是没有多少天赋,绞尽了脑汁都想不出什么办法出奇制胜,所盘算的焦点,也都是如何排兵布阵发挥船多兵多的优势,还有计算强行突破所需要付出的代价。然而盘算了许久后,韦俊却又突然发现,自军如果不惜代价的正面强攻,就算付出了惨重代价才取得成功,事后也仍然对吴军水师拥有绝对优势,仍然还有大败吴军水师的把握。

  发现这一点的原因当然是吴军水师的力量仍然还比较孱弱,除了两条蒸汽船和忠诚号、仁义号这四个水上怪兽外,吴军水师剩下的船只全是舢板小船,不难对付,力量充足的太平军可以用三条打一条甚至四条打一条对付,而只要干掉了吴军的舢板船队,过于笨重巨大的忠诚号和仁义号在太平军的小船面前就只剩下被围殴至死的下场,光靠火箭喷油壶和苦味酸武器都可以从容对付。

  至于吴军的两条蒸汽炮船,当然是由太平军的三条蒸汽炮船对付,韦俊再大方也绝不可能把蒸汽炮船派去冲击吴军的铁索防线,用脚指头思考也会决定把蒸汽炮船留在最后再投入战场使用。

  “不惜代价的突破吴妖铁索防线,全力干掉吴妖水师,别的不说,只要干掉他那四条主力战船,我的水师就可以纵横长江中游无敌手了。代价肯定巨大,收获也更大,是不是要冒这个险呢?”

  犹豫着这个艰难选择时,不知不觉间,天色已然全黑,肚子里发出抗议声也提醒了韦俊自己今天连午饭都没吃,韦俊正准备下令上饭时,不曾想舱外突然进来了一个传令兵,跪地奏道:“禀韦丞相,我军巡哨快船在长江北岸抓到了一个男子,他说他是来送降书的,请求投降为我军充当内应,这是他带来的请降信,请你过目。”

  “上饭。”韦俊看都没看那道降书一眼,漫不经心的吩咐道:“信不用看,假的,送信的人斩首示众,也是假的,这是超越小妖的奸计。”

  一向唯命是从的传令兵难得没有立即执行命令,还小心翼翼的说道:“韦丞相,你是不是看一下?这道书信是用洋文写成的,送信来的人,也说他是代表吴妖水师洋人将领华尔来请求投降。”

  “洋人来请求投降?”韦俊猛然抬头,眼中尽是惊奇之色,还下意识的想起洪秀全和杨秀清之前曾经得意洋洋宣布的一个喜讯——李秀成在浙江那边,也收编了一些洋人加入太平军,还给李秀成帮了不少的忙。(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