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逗你玩了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逗你玩了

  震耳欲聋的火炮声从未停歇,弥漫的硝烟几乎笼罩了整个吴王庙和半壁山,巨大的水浪也在江面上不断起伏。炮火硝烟中,士气如虹的太平军水师将士舍死忘生,一次又一次的向着吴军铁索防线发起冲锋突击,纵火焚船,挥斧斩链,任由波浪把他们推得东倒西歪,也任由吴军的明暗水雷在他们四周甚至脚下突然炸响,不管致命的炮弹随时可能降临,太平军将士还是点燃了一条接一条衬托铁索的吴军船只,也斩断了一节又一节的粗大铁索,象蚂蚁啃骨头一样,一点一点的摧毁吴军的铁索防线。

  尽管为此付出了不小的伤亡代价,但太平军取得的进展却相当喜人,还是只用了一个上午时间,太平军水师就成功捣毁了吴军的第四道铁索防线,而随着硝烟的弥漫,火炮接连发射后的炮身过烫,视线受阻的吴军炮手不但射击精度大为下降,开炮频率也被迫放慢了不少,腰悬葫芦的太平军将士乘机猛冲猛打,又把吴军第五道铁索防线破坏了不少,继续取得突破已经毫无悬疑。

  还有驾驶拖罟大船的太平军将士也值得可歌可赞,在火炮数量对比悬殊巨大的情况下,太平军将士奋力操纵着拖罟大船灵活机动,不断将数量有限的炮弹准确命中吴军的水上工事,也不时将炮弹轰上长江两岸的吴军炮台,并准确命中多次,大大减轻了自军所承受的压力。

  不断有太平军的大小炮船被吴军炮火命中,中炮落水后的太平军将士只要还有一口气在,都不慌不乱,凭借腰间系带的空心葫芦充当漂浮物,慢慢飘向游向下游的运兵船队寻求营救。拖罟大船被炮火命中后,太平军的水手能抢修就抢修,不能抢修就干脆置之不理,只要船还能飘在江上,船头的船首炮还能继续射击,太平军将士就一直开炮不止,尽一切努力压制吴军炮火,帮助冲击铁索的战友减轻压力。

  靠着这股顽强的斗志与艰苦的努力,在再一次付出了惨重代价的情况下,太平军果然如愿以偿的在第二天的战事中又捣毁了吴军的三道铁索防线,同时还多捣毁了一座吴军的水上木簰,使得吴军的水上防御力量大减,所以在天黑收兵时,伤痕累累的太平军船队到处都是欢呼声音,还有不少人兴奋的唱起了太平军的军歌,对第三天的战事充满信心。

  连士卒都这么有信心,太平军的水师主将韦俊当然更是信心满满,才刚回到营地,马上就召集麾下众将召开会议,决定在明天倾巢出动,力争在一天之内彻底突破吴军的水上防线,继而逼迫吴军水师决战。

  信心十足的太平军将领全都抱拳遵令,毫不犹豫的接过韦俊颁布的命令,惟有副手钟廷生觉得有些不对,忍不住向韦俊提醒道:“韦丞相,你有没有觉得这两天的战事太顺了?我们是逆流而上,都还能在两天时间里接连突破超越小妖的六道铁索防线,战事如此顺利,让末将……,让末将……。”

  “让你怎么了?”韦俊奇怪的问,又问道:“打得顺难道不好吗?难道说,非要进展不顺才好?”

  “末将不是那意思。”钟廷生摇头,说道:“末将只是觉得太顺了,比末将想象中的要顺利得太多,顺利得就好象不是真的一样,所以总觉得似乎有那里不对。”

  “不要瞎想了。”韦俊挥挥手,说道:“你是没到前线去,不知道那里的情况,我们这次推进能够如此顺利,全是因为我们的将士作战勇猛,人人争先,个个都拿出了十二成的力气冲击吴妖防线,所以才能够取得这么辉煌的战果。”

  钟廷生点点头,又叹了口气,说道:“可我们的损失也大,两天被打沉了十三艘拖罟船,五条彻底报废,士卒的伤亡更是大的惊人。”

  “没关系,只要能够突破吴妖的铁索防线,歼灭吴妖的水师主力,付出这些代价绝对值得!”早有心理准备的韦俊虽然其实同样肉痛心疼,嘴上却依然说得十分漂亮,又说道:“再说了,只要能够干掉吴妖的水师主力,超越小妖从武昌带来那些空闲战船就全是我们的了,足够弥补我们的船只损失。”

  这时,舱外又有快船来报,说是从湖北撤来的清军水师士兵已经走陆路到了富池口,正在连夜渡过富水继续向北开拔。韦俊听了脸上肌肉抽搐了一下,然后一拍桌子说道:“立即下去准备,明天不管付出多少代价,都一定要给我彻底突破吴妖剩下的铁索防线!不然的话,等这些清妖水手过了江上了船重新整编成军,我们这两天就白白辛苦了!”

  …………

  被韦俊等人料中,虽然顺利撤回到了田家镇,但是鲍超和刘连升所率领的清军水手却无法立即驾船参战,必须要花时间渡江整编,熟悉新船,同时清军水师的士兵长途跋涉下来,体力也消耗得很大,必须要有时间休息。所以吴超越也没急着催促刘连升和鲍超等人立即率军登船参战,只是给了清军水师一天时间休息和整编,然后再接手自己从省城带来的备用战船。

  皇帝不急急太监,吴超越这个当事人都还不怎么着急,早就想改换门庭抱吴超越大腿的鲍超却说道:“吴抚台,听说长毛这两天已经突破了六道铁索防线,我们现在已经只剩下了四道铁索防线可守,要不今天晚上就让我们上船吧,一边休息一边熟悉新船,明天如果你有需要,只要一声令下,我们马上就可以驾船参战。”

  吴超越一听笑了,微笑说道:“鲍将军的好意我心领了,但不用急,明天长毛再来,你就等着看好戏吧。”

  鲍超和刘连升等人不解的疑惑中,一夜时间很快过去,田家镇大战开打的第三天清晨,太平军水师主力果然是倾巢出动,浩浩荡荡的杀奔田家镇而来,大大小小近千条各种船只遮江蔽浪,一眼望不到头,声势之大,是自吴超越上任湖北巡抚以来的前所未见。

  与之相应的,吴军这边当然也是倾巢出动,陆军守卫炮台操纵火炮,水师横截江面炮口向南,同时吴超越还早早就规定了这次大战的动手信号——帅台升一面红旗,后膛炮开火,以苦味酸炮弹轰击,同时四条主力战船也全部换用苦味酸开花炮弹!降下红旗停止使用苦味酸武器,升一面绿旗,则是全力发射康格里夫火箭!

  吴超越和赵烈文等人平静的等待中,辰时将近时,太平军水师主力抵达战场,坐镇蒸汽炮船的韦俊亲自颁布命令,第一波攻击就出动了两百条军用舢板,每船载兵五人,正面冲击吴军的第七道铁索防线,同时又一口气出动了二十条拖罟大船,以炮火掩护舢板发起进攻。

  好不容易才把太平军水师主力全部引来,吴超越当然不会这么快就发力把太平军吓跑,还是只让两岸的炮台和水师炮火保护铁索防线,而轻车熟路的太平军水师则从容推进,顶着吴军炮火和长江波涛灵活前行,军用舢板很快逼近至拦江铁索近处,拖罟大船也早早就开火开炮,射击上游的吴军船队和吴军水上工事,以及长江两岸的吴军炮台。

  因为第七道铁索的木簰已经在头一天就被焚毁的缘故,太平军将士比头两天更快的取得了第一个突破,只用一个多点时辰就轻松捣毁了吴军的第七道铁索,欢呼着立即又向第八道铁索发起了冲锋,韦俊闻报大喜,顾不得前方的船只已经有些密集,迫不及待的又派出一百条军用舢板上前参战,同时让这些舢板船带来了价格昂贵的苦味酸武器,铁了心要在今天强攻突破吴军的水上防线。

  又有一百条敌船加入了战斗,守卫水上防线的吴军将士压力陡然加大的同时,吴超越的嘴角边却浮现出了阴险笑意,向旁边的吴大赛随口吩咐了一声后,一面巨大的红旗也迅速升上了吴军帅台的上空。再接着,已经忍耐了两天多时间的吴军主力炮营再不客气,马上就拉动炮绳,第一轮炮击就轰出了整整五十枚苦味酸炮弹——虽然价格昂贵,但吴超越还是又向英国人购买了一批后装线膛炮,同时大冶兵工厂也已经仿制成功,所以吴军炮营的火炮数量,早就已经是今非昔比了。

  从天而降的苦味酸炮弹并没有引起太平军将士的重视,在早就习惯了炮火硝烟的情况下,那怕苦味酸炸弹纷纷落水炸响,或者打到太平军的船上炸开,太平军将士也认为不过是普通的黑火药开花炮弹,还是在苦味酸炮弹展露出了远非寻常的爆炸威力后,措手不及的太平军将士才发现情况严重不对,而当再看到苦味酸炮弹爆炸后漂浮在水面上熊熊燃烧的火焰后,太平军将士中才爆发出了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妖火炮弹!超越小妖打出了妖火炮弹!”

  惨叫也已经晚了,天生就是木船克星的苦味酸炮弹炸开间,长江水面上迅速出现了一片一片的熊熊烈火,迅速引燃周边的太平军舢板小船。而两条被苦味酸炮弹直接命中的太平军舢板更惨,直接就被炸成了零件状态,船上水手无一幸免,直接化为肉泥。还有三条被苦味酸炮弹命中的拖罟大船,更是迅速冒出了巨大火焰,水浇不熄,沙扑不灭,船上水手对着熊熊火焰大呼小叫,可是又拿这种该死的火焰毫无办法。

  与此同时,吴军水师的四条主力战船也纷纷换上了苦味酸炮弹射击,岸上水上接连射击间,太平军的船队中迅速升起了无数火头,更有小船粉碎,大船起火,落水的太平军士兵也再没办法象之前和头两天一样从容下逃,只能是小心躲闪着苦味酸火焰奋力逃离,但还是有许多的太平军士兵直接被苦味酸火焰笼罩,在水中都被烧得鬼哭狼嚎,须发衣服处处起火,死得苦不堪言。

  猛烈的炮火接连持续间,一直英勇无畏的太平军船队终于出现了巨大混乱,大船小船为了躲火避弹到处乱窜,期间碰撞不绝,大呼小叫不断,还有一些船只因为害怕苦味酸炮弹而开始逃离,再也无法打出之前的昂扬斗志和高昂气势,士气大挫,军心也更是大乱。

  艰难的选择放到了韦俊的面前,韦俊无法判断吴军突然大量轰出苦味酸炮弹,到底是最后的垂死挣扎,还是早有预谋的蓄意为之,更难决定到底是继续不惜代价的全力猛攻,还是就此收兵,保存已经受损不轻的实力。

  “这时候退兵,前两天牺牲的弟兄就白死了!”

  生出了这个念头,韦俊终于下定决心,打出旗号命令前方拉散队列,继续进攻。结果吴超越看到太平军船队把队列拉长之后,也果断下令停止发射苦味酸炮弹,节约宝贵炮弹的同时继续引诱韦俊向前方投入兵力。

  逐渐停止发射的苦味酸炮弹让韦俊松了口气,知道吴超越也舍不得多用这种价格过于昂贵的炮弹,然而太平军却因为队形拉得过散,在压力大减的情况下,却再也没办法保持之前的猛烈攻势,对吴军拦江铁索的破坏力度大减,也给了守卫水上工事的清军士兵用火枪和水雷攻击太平军水手的更多机会,伤亡数字迅速上升。

  是否应该向前方再次投入兵力?韦俊犹豫这个决定的时候,钟廷生却悄然来到了韦俊的旁边,指着吴军炮营所在的位置说道:“韦丞相,你注意到没有?吴妖的妖火炮弹,基本上是从那个位置打出来的?”

  得钟廷生提醒,韦俊猛然醒悟了过来,赶紧派人给前方战场传令,让拖罟船集中火力,轰击吴军的炮营阵地,结果还别说,这手还真收到了良好效果,铺天盖地打来的炮弹的确给吴军炮手制造了不少死伤,逼得吴军炮营只能是匆匆转移一些位置不够理想的火炮。而与此同时,韦俊也咬牙又向前方投入了十条拖罟船和一支舢板船队,继续加强对吴军铁索防线的冲击!

  耐心的等待太平军的后续船队进入射程,吴超越这才命令同时升起红绿二旗,旁边的赵烈文微笑问道:“慰亭,怎么?不逗长毛玩了?”

  “不逗了。”吴超越微笑说道:“长毛不是傻子,再吃一次大亏肯定会跑,与其让到嘴的肥肉长翅膀飞走,不如先一口吞下去。”

  说话间,忍耐得更久的吴军火箭部队也已经迫不及待的动手,不断用火把点燃引线,一支接一支九尺长的康格里夫火箭呼啸飞出,带着耀眼尾焰射向太平军的拖罟大船,同时吴军主力战船上也接连飞出一支支康格里夫火箭,当面射向敌船,配合岸射火箭覆盖太平军的拖罟船队。

  前文说过,太平军也用过康格里夫火箭,可惜太平军用的火箭却是没有稳定翼的老式火箭,命中率低得十分吓人,所以当看到吴军突然大量使出康格里夫火箭后,太平军将士还是没有过于紧张,相反还有不少人面露不屑,自信那怕停船不动,也绝不可能被吴军火箭命中。

  再接着,当吴军的巨大火箭旋转着大量准确命中太平军的拖罟船后,太平军将士当然又是一阵惊喜,“怎么可能?这种大火箭,什么时候能打得这么准了?”

  不但打得准,爆炸的威力还更大,每支康格里夫火箭携带的苦味酸炸药虽然不多,爆炸时发出的威力却远非黑火药可比,在太平军拖罟船身上一炸就是一个大洞,继而还喷射出根本无法扑灭的苦味酸火焰。再加上康格里夫火箭的快速发射特性,还没到五分钟时间,太平军在前线的二十多条拖罟船就已经全部升起了火焰,还是根本无法扑灭的苦味酸火焰,船身和船帆一起燃起冲天大火。

  与此同时,再次疯狂开火的吴军后膛炮也又一次把江面战场化为了一片水火地狱,爆炸威力巨大的炮弹入水炸开间,不需要直接命中,光是掀起的波浪就可以直接掀翻周围的敌人小船,继而又以火焰焚烧落水敌人,太平军的船队队形拉得再散,在这一刻也是死伤大增,船只倾覆起火无数。

  苦味酸炮弹一枚接一枚的不断轰进太平军船队之中,康格里夫火箭也在一支接一支的呼啸着射向太平军船队,遭到重点关照的太平军拖罟船如同身处炼狱,不管怎么躲闪都是躲得了东躲不了西,躲得了炮弹躲不了火箭,熊熊烈火在拖罟船上燃烧,冷汗也从韦俊的额头上滚滚而落。

  “上当了,超越小妖昨天和前天就是在逗我玩,故意没发力,故意引我大量出动战船,才使出突然这些武器,一次性重创我的水师实力……。”

  终于明白了吴超越的恶毒用意之后,韦俊也铁青着脸吼出了撤退命令,然而撤退的旗号打出间,轻便灵活的舢板小船倒是逃得飞快了,沉重笨拙的拖罟船却只能顶着烈火浓烟和铺天盖地的吴军火力艰难掉头逃命,还有八条拖罟船因为船舵被炸毁和吃水线处中弹,再也无法掉头逃命,船上的水手只能是抢在战船被彻底烧毁前跳水逃命……

  顺便说一句,余下的太平军拖罟船也好不到那里,没有一条不是船身船帆起火冒烟,就算逃得回去,也基本都是注定报废的下场。

  再顺便说一句,今天的损失加上前两天的损失,以及加上九江大战的损失,太平军水师加在一起已经损失了六成还多的拖罟船,水上炮火力量大减。舢板小船倒是损失相对不算太多,然而在水上运动战中,吴军水师的四条主力战船只要能够保持高速状态,不用开火,光是带起的波浪,就可以直接掀翻这种小破船。(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