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一要事

第二百六十七章 第一要事

  老狐狸花沙纳果然是假装病重的消息得到确认时,消失了很久的李鸿章也重新回到了吴超越的面前,还是身披重孝和脸带泪痕的出现在了吴超越的面前,并且一见面就在吴超越面前拜倒,伏地哭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少荃,出什么事了?你怎么穿着孝服,还哭成这样?”吴超越很是惊讶的问道。

  “我父亲过世了。”李鸿章痛哭着回答道。

  “什么?伯父过世了?怎么会这么突然,事前我怎么半点消息都不知道?”

  吴超越大惊追问,然后李鸿章才哭哭啼啼的道出了原委,说李文安是在江西的抚州凤冈突然病倒,然后还没等郎中查清楚李文安的病情,李文安就已经暴卒而亡,所以李鸿章根本来不及向吴超越提前知会这一情况。而李文安病死之后,本来就士气不高的式字营也军心大乱,李鸿章不得以率军撤回南昌府休整,又将式字营交托给同乡兼副手张树声统率,自己则按照满清朝廷的规矩上书请求丁忧,携带李文安的棺木来到湖北向吴超越报丧,也准备与正在湖南善化担任县令的兄长李翰章会合,设法把李文安的遗体送回合肥安葬。

  听了李鸿章的流泪陈述,吴超越当然也少不得假惺惺的哭泣了几声,然后赶紧派人为李文安准备灵堂,招魂祭奠,又一边极力安慰李鸿章,一边为李鸿章准备住所让他休息。

  结果也是在李鸿章被请下堂去休息后,很有些妒忌吴超越和李鸿章亲密关系的赵烈文才开了口,提醒道:“慰亭,别说我是在背后中伤,你这位师兄这次扶灵来到湖北,目的恐怕不是为了与他的兄长一起扶灵返回故乡安葬。”

  “这我当然看得出来,且不说合肥在长毛手里很难回去,就算他有这个打算,也大可以在九江等李瀚章,用不着跑冤枉路来武昌。”

  吴超越耸耸肩膀,早就对李鸿章的真正用意心知肚明,又叹了口气,说道:“不过算了,他为了自己的野心,在江西已经吃了不少的苦,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犯不着再和他计较以前的事了。”

  吴超越这么感慨当然不是没有原因,事实上,自打曾国藩阵亡之后,吴超越就没怎么特别关心过孤悬在江西腹地的式字营,而随着太平军再次大举增兵江西,势单力薄的李文安父子在江西也是处境日见窘迫,虽靠着吴超越施舍的武器弹药做到能够自保,也让出了刁钻刻薄的江西巡抚文俊不敢过于得罪李文安父子,但没有稳定军饷粮草和弹药的来源,李家父子还是没在江西翻起多大的风浪,相反还吃了不少颠沛流离的苦,遭到了试图摆脱吴超越单干的报应。

  所以,即便不用赵烈文提醒,吴超越也知道李鸿章跑冤枉路携带李文安遗体来到湖北省城的真正原因——第一是逃出已成糜烂之势的江西战场,第二是不甘心就此丁忧归田,想让自己这个好兄弟上折子请求为他夺情,第三则是寻求吴超越的羽翼庇护,又想靠吴超越的钱粮武器东山再起。

  明白归明白,往日的交情毕竟放在了那里,有些喜欢念旧的吴超越还是装做了不知道好兄弟那些花花肠子,一边极力劝说李鸿章不要冒险返回合肥,一边也劝说李鸿章不要就此闲归乡里,自告奋勇要为李鸿章奏请夺情起复。而李鸿章假惺惺的推让了一番后,也很快便就坡下驴,答应等李瀚章到来后再做商议。

  即便还没有敲定夺情的事,吴超越就已经开始了考虑如何任用李鸿章,然而让吴超越颇有些犹豫的是,自己是应该乘机把李鸿章留在身边帮忙?还是继续把李鸿章放出去带兵打仗?

  以李鸿章的才具能力,把他留在身边帮忙,肯定是不亚于赵烈文和阎敬铭的得力助手,然而吴超越却又有些不放心李鸿章对满清朝廷的忠心,怕被他看出自己的反意——电视上没说过,历史稀烂的吴超越当然不知道八国联军时,满清地方督抚秘密搞的东南互保条约中,第一条就是慈禧和光绪如果被洋人干掉,满清地方督抚马上公举李鸿章担任总统,而李鸿章本人更是带头在这份条约签了字。

  把李鸿章再放出去带兵打仗,吴超越同样也不敢也完全放心,历史再差吴超越也知道李鸿章在历史上搞出了大名鼎鼎的淮军,现在又没有了李文安的制约,真让李鸿章当家作主一个人单干,拉起了一支强大军队还在吴超越起兵时捣乱,吴超越可真就是自己挖坑埋自己了。

  食之有刺,弃之可惜,左右为难之下,吴超越干脆把这个选择交给了李鸿章自己,借再李瀚章卸任来到湖北的机会,在闲谈时故意拐弯抹角的提起这件事,询问李鸿章自己的意见,结果聪明过人的李鸿章也果然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马上就隐晦的给出了答案。然而让吴超越遗憾无奈的是,李鸿章竟然还是想出去带兵打仗。

  当然,吴超越也能明白李鸿章的苦衷,文职本来就不容易获得升迁机会,自己的身边又有了赵烈文和阎敬铭等得力文官帮忙,李鸿章留在自己身边当然更难迅速出头。而在天下大乱的情况下,带兵打仗当然是升官发财的最佳捷径,野心勃勃的李鸿章当然想走捷径,不愿苦巴巴的熬资历。

  不过也还好,让吴超越颇为欣慰的是,李鸿章还算知道吃一堑长一智,表态愿意继续带兵的同时,也主动表示不想再自主办理团练,愿意在吴超越的号令指挥下领兵作战,自愿从师兄降格到吴超越的小弟打手,给吴超越当牛做马,冲锋陷阵。

  摸清楚了李鸿章的态度,即便还是不敢完全放心,但吴超越还是决定应该奖赏一下李鸿章识时务的正确选择,开始琢磨能够给他点甜头的职位。结果很凑巧的是,就在这个时候,曾经和吴超越有过数面之缘的前山东巡抚崇恩突然来到了湖北,登门拜访的同时帮吴超越想出了安置李鸿章的最好办法。

  前山东巡抚崇恩来湖北的原因是准备到湖南上任,接替因为铸钱盗铜案被花沙纳一本参倒的文格署理湖南巡抚。而崇恩在军事上虽然也不怎么擅长,之前丢掉山东巡抚的位置,就是因为没能迅速镇压突然走出沂蒙山区的吉文元,给了吉文元迅速东山再起的机会。但崇恩在民政上却小有一手,被贬为哈密办事大臣后,迅速调和了那里的民族冲突,安抚得力又治理有功,积功又调回直隶担任布政使,然后又靠着理财抚民有术,在文格倒台后成功升任署理湖南巡抚,真正做到了东山再起。

  除了在民政和书法诗词上小有一手外,崇恩还有个优点就是还算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不擅军事,又知道想在湖南坐稳位置早日去掉署理二字必须得重视军事,便在与吴超越见面时拉下了面子向晚辈讨教,请求吴超越在军事方面多给他一点帮助指点,让他别在重蹈在山东时的覆辙,结果吴超越自然马上就想到了李鸿章。

  “瞌睡时有人送枕头,巧了,干脆乘机把李鸿章放到湖南算了,那鬼地方正在打仗,立功受赏的机会多,又是穷乡僻壤,还被骆秉章和文格先后搜刮得天高三尺,没银子没军饷少荃想把我甩开单干也发展不到那里。”

  “还有,把少荃这颗钉子安插进了湖南后,还可以乘机用他制约湘军和楚勇,免得这两帮人马在我起兵时捣乱。当然,也不能排除少荃会和胡林翼、刘长佑狼狈为奸,沆瀣一气,联起手来和我做对,不过用不着怕,中国人向来就是一个人一条龙,一群人一群虫,分赃不均,争权夺利,各怀鬼胎,湖南帮的派系越多,越容易分化离间和笼络收买!”

  生出了这些恶毒念头,吴超越当然是马上付诸实施,先是派人请来了李瀚章和李鸿章兄弟给崇恩介绍,又很是吹嘘了一番李鸿章在江西安徽平叛战场上的耀眼表现,也顺便吹嘘了一番李瀚章对湖南风俗民情和官场军队的熟悉。

  结果李家兄弟自己也争气,在崇恩的问话试探下对答如流,发表了不少正确见解,急需了解湖南情况和急需军事助手的崇恩顿时也大喜过望,顾不得李家兄弟正在丁忧守制,当场就向吴超越提出要人,并直接表态说那怕满清朝廷不同意让李家兄弟夺情起复,也要让李家兄弟以幕僚身份帮助自己治境统兵。

  吴超越再假惺惺的向李家兄弟问起是否愿意跟随崇恩去湖南办差时,心领神会的李家兄弟当然是只谦虚了两句就马上一口答应,吴超越则又很大方的表示一定会在李鸿章替崇恩建立新团练时提供全力帮助,宾主客三方皆大欢喜,尽兴而散。

  随着吴超越送走了返回馆驿休息的崇恩后,马上就能捞到更多军政权力的李家兄弟当然是立即跑到吴超越面前道谢,感谢吴超越的提携大恩——给了他们双双升任湖南省委秘书的机会,吴超越则微笑着摆手说道:“不必客气,举手之劳而已。说起来,这也是你们二位兄长的运气,刚卸了职闲着,马上就碰上崇抚台巡抚湖南,崇抚台又恰好在济南时和我有点交情,不然的话,那能碰上这么好的机会?”

  虽然也很清楚这次飞黄腾达有很大的运气成分,但李家兄弟还是衷心的一再感谢吴超越有好事也没忘了他们,并表示一定会做好吴超越与崇恩之间的连接桥梁,帮吴超越和崇恩友好相处。吴超越顺口道谢的同时,又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忙对李鸿章说道:“少荃,到了湖南后,有件事务必要请你帮个忙,请你帮我去我们恩师的湘乡老家走一趟。”

  “慰亭,你要我替你去恩师的老家做什么?”

  李鸿章很疑惑的问,结果吴超越的爽快回答让李鸿章直接从椅子上滑了下来——吴超越很直接的说道:“去替我向师母求亲,求师母答应把恩师的长女曾纪静姑娘许给我做偏房。”

  “偏房?!”李鸿章杀猪一样的惨叫道:“慰亭,你要我的命?恩师是什么身份,曾圣人的七十世孙!他的女儿还是长女,怎么可能嫁给你做偏房?!”

  “没关系,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师母也一定会考虑答应。”吴超越更加爽快的回答道:“因为一些意外,恩师的千金除了我以外,就没办法再嫁人了。”

  李鸿章张大了嘴巴,李瀚章瞪大了眼睛,吴超越这才脸不红心不跳的说了自己不小心把曾纪静衣服扒光的事,结果李瀚章的眼角当然差点没撕破,李鸿章的嘴巴则是直接张脱了臼,托上下巴后还第一句话就问道:“慰亭,老实交代,那天晚上你是不是故意的?”

  身正不怕影子歪的吴超越当然大声喊冤,赌咒发誓说自己当时真是认错了人,然而李鸿章却根本不信,还哼哼道:“就算你真不是故意的,还不是往死里坑我?到了恩师家只怕我求亲的话刚说出口,师母马上就能提菜刀把我剁了!”

  “不会,不会,我估计最多就是拿扫帚把你打出门。”

  吴超越赶紧没心没肺的安慰,又更加厚颜无耻的说道:“少荃,我觉得这件事全天下就你一个人能办成。毕竟,我的正妻杨玉茹和偏房冯婉贞,都是你做的媒,你在这个方面和我有缘,是我的福星,所以你一定有希望说服师母,同意让师妹委身下嫁于我。”

  “我不想当这样的福星啊。”李鸿章痛苦的呻吟,根本就不敢想象去替师弟登门向师妹求亲时,会遭到什么样的暴力虐待…………

  次日,出于礼节,吴超越再次在巡抚衙门中摆酒宴请崇恩,并邀请省城里的湖北文武官员作陪,向崇恩介绍自己的同僚方便以后比邻而居,崇恩欣然从命,湖北文武官员也暗骂着铁公鸡终于舍得拔毛跑来给湖广的两大巡抚磕头,宴席间气氛倒也颇为喜庆。

  谈笑间,忽然有亲兵匆匆进到宴会所在花厅,将一道公文交到吴大赛手里并耳语了几句,吴大赛忙又把公文转递到正在与崇恩谈笑的吴超越面前,说道:“抚台大人,花制台刚派人从湖北送来的宪令,说是很急,请你立即拆看。”

  吴超越听了也没怠慢,忙向崇恩道了罪,赶紧接过火漆封口的公文拆开观看,然而大概看得几眼后,吴超越却露出了诧异神色,说道:“花制台又在玩什么花样?怎么又说他病情加重了?”

  “花制台又说他病情加重了?真的假的?”崇恩也吓了一大跳,心说花老头你可别玩我,上次你说你病情突然加重,文格的二品顶子就落了地,这会本官还没正式上任呢,你就又来一个病情加重,你就这么不待见我?

  很是诧异的继续往下看时,吴超越的神情开始凝重了,因为花沙纳在公文上不但说他的病情加重,还说他已经被迫把前线军务移交给了冯三保等人,先行返回长沙休养,要求吴超越转告即将到湖南上任的新任巡抚崇恩,叫崇恩在路上不要耽搁,赶紧去湖南正式上任,接手指挥湖南平叛的重任。

  神情严肃的把公文递给了崇恩后,崇恩迅速看完,也顿时就是满脸的紧张,对吴超越说道:“慰亭,看来花制台这次是真的病重了,以花毓仲的脾气,绝不可能扔下平叛大事不管,先行返回长沙调养,我不能在这里耽搁了,吃完了这顿饭就走。”

  吴超越点点头,一边命人给崇恩安排快船和护卫,一边通知李鸿章兄弟也立即做好随同崇恩去湖南的准备。而那边湖北的文武官员闻知花沙纳这次真的病重,谈笑之声也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窃窃私语,还有不少官员在不断偷看吴超越,看吴超越的神情反应,也看吴超越有没有接任湖广总督的福相。

  匆匆吃过酒饭后,着急上路的崇恩马上就告辞回去准备出发,吴超越则答应去码头送他,接着到了湖北文武官员起身告辞的时候,吴超越则又敏锐的发现,这些下属对自己的礼节明显的恭敬虔诚了许多,尤其是有资格接任湖北巡抚的布政使马秀儒和按察使李卿谷,更是恭敬得只差没跪下来舔吴超越的鞋子。吴超越见了暗笑,暗道:“官场之上,果然升官才是第一要事啊。”

  也的确是第一要事,刚送走了一干同僚,还没等回到后堂,吴超越马上就向赵烈文吩咐道:“惠甫,帮我写封信给肃中堂,告诉他花制台这次真的病重的事,请他提前做好准备。”

  赵烈文含笑答应,又低声说道:“慰亭,湖北民政上也得提前做好准备,汉口关税、九省路厘和银圆铸造这三件大事,一定得找最靠得住的人掌握!”

  吴超越点头,心里则暗道:“等我当上湖广总督的时候,要是能把湖北巡抚这个职位取消就好了,让我既掌兵又掌钱,那才叫美。”(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