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家门不幸

第二百六十九章 家门不幸

  “奴才给桂中堂请安。”

  “请中堂安。”

  “桂中堂,怎么刚散朝就要回去了?没什么公务要办?”

  “已经办完了,在宫里闷得慌,回去舒坦舒坦。”

  十分郁闷的回答了问题,大清一品大员东阁大学士桂良神情有些不善的径直走向了东华门,对上前来行礼问安的文武官员再不怎么费劲搭理,偶然眺眼看向军机处所在的方向时,桂良桂中堂眼中还尽是羡慕与妒恨之色,心情益发郁闷。

  也怪不得咱们的桂中堂心情不好,贵为一品大学士号称中堂,还是咸丰大帝六弟恭亲王的岳父,咱们桂中堂手里的实权却小得十分可怜,每天除了可以上朝在百官面前露面外,基本上就找不到什么重要的事做,清闲程度几乎直追京城里那些成天提笼架鸟的闲散王爷,混吃混喝等死的贝勒贝子。

  桂中堂不怕闲,也不想让自己成天累得连漂亮小妾都力气去睡,桂中堂怕的是没钱没银子,过惯了养尊处优的日子,桂中堂当然不想走回头路,降尊纡贵又去过清贫生活。然而很可惜的是,手里没权,兜里就注定没钱,自从升任东阁大学士之后,桂中堂每年除了能够领到少得可怜的一点俸禄银外,就只能是指望地方官的冰炭二敬和嫁女儿换来的皇庄那点微薄地租维持生计,养活一家三百多口子人根本不够,穷得简直想把一个铜板扳成两瓣花。

  桂中堂也无比怀念自己就职地方时的那段辉煌岁月,那时候,桂中堂简直就是坐在金山银海里啊,一年光是养廉银子就有上万两,还有赋税的节余,下属的孝敬,士商的供奉,心肠只要稍微狠点,还可以收钱办事,卖官鬻爵,入股商号,贪污敛财,总之只要桂中堂愿意,有的是人争着抢着给桂中堂送银子送美女,收不收还得看桂中堂的心情如何。

  京城里的大宅院,宅院里的十几房娇妻美妾,无数的古玩字画,稀世珍品,绫罗绸缎,还有城外的庄子园子,自家养的戏班,优伶***鹰犬良驹,种种种种昂贵之物,都是桂中堂当地方官时挣下来的。

  回忆着担任地方督抚时的幸福日子,桂中堂嘴角边也不由浮现出了一丝苦笑,很有一点痛恨女婿鬼子六的脑袋进水,为了替他的死鬼老娘争封号得罪咸丰大帝,连累自己被明升暗降,在直隶总督任上三年刚满,马上就被调回京城发配进鸟不拉屎的东阁当什么狗屁中堂大学士,官职的名字称呼倒是好听了,有捞银子的实权却全没了。

  “择婿不慎啊。”

  悄悄哀叹出了这句话后,桂良又不由想起了朝廷里近来的一些传言,说是自己的女婿鬼子六因为在大沽口战前极力主张以战促和,已经得到了咸丰大帝的原谅和部分信任,复出任职有望。还有就是咸丰大帝正在考虑任用自己接替病重的花沙纳出任湖广总督,军机处和中央六部也有不少人在促成这件事,虽然暂时还没有敲定,但这条传言的来源出处却十分可靠——是军机处里直接传出的消息。

  “希望这些都是真的,也希望花老头赶紧上折子称病乞休,听说湖北现在被吴超越那小子治理得相当不错,赋税钱粮已经是中原诸省之首,真能当上湖广总督,老夫就不用再为那三个孽畜和他们儿子的赌债嫖债犯愁了。

  “唉,家门不幸啊,老夫一世英明,怎么生出来的子孙个个蠢如猪狗?一个比一个更加的烂泥扶不上墙?唯一争气那个儿子,为什么偏偏就在二十二岁那年早死?!”

  心事重重的回到了家里,让桂中堂颇有些意外的是,他的宝贝小儿子延祜竟然难得的没去八大胡同里吃喝嫖赌,正老老实实的在大厅里坐着,见他到来后,平时里看到桂中堂就躲的延祜居然还主动迎了上来请安,在院中跪倒口称阿玛。

  心里正责怪着儿孙的不成器,也对这个小儿子失望透顶,桂中堂对延祜当然没什么好脸色,哼了一声就算回答,然后抬步就要去后堂更衣,可是延祜却突然问道:“阿玛,你是不是要去湖广当总督了?”

  “啥?”桂中堂一楞,下意识的脱口问道:“你听谁说的?”

  “不是听说的,是猜出来的。”延祜满脸激动和兴奋的说道:“就在刚才,湖北巡抚吴超越突然派人送来了一道书信,还送上了一份厚礼,信上尽是拍你马屁的话,还拐弯抹角的提起了你要到湖广接任总督的事,所以孩儿就猜到你可能要去湖广上任了。”

  “吴超越给老夫来信送礼,还尽拍我的马屁?信在那里?送信的人呢?”桂中堂赶紧问道。

  “送信的人下去休息了,信在这。”

  延祜一边回答,一边从袖子里拿出了一道已经被拆开过的书信,桂中堂见了大怒,喝问道:“谁叫你拆开的?一省巡抚写给为父的书信,你也敢私自拆开?”

  “阿玛,你不是当云贵总督和直隶总督的时候了,又不是公文圣谕,孩儿拆开看看又有什么?孩儿就是好奇,无缘无故的,湖北的巡抚怎么会给你写信送礼?”

  宝贝小儿子理直气壮的反问让桂中堂十分无语,好在这事也不重要,着急知道更重要情况的桂中堂再不理会宝贝小儿子,只是赶紧抽出信笺展开细看——然后,桂中堂就开始内心窃喜了。

  吴超越的书信其实没什么营养,除了与曾经在天津战场见过面的桂中堂叙旧外,再有就是请安问候之类的废话,真正有内容只是两点,一是拐弯抹角的打听桂良是否要到湖广上任,提前表态愿意和桂良友好相处。

  第二点相对来说比较重要,吴超越主动提起了上次到京城时与鬼子六见面的事,对拒绝鬼子六的留宿邀请万分后悔,请求桂良代替自己向鬼子六道罪,恳求鬼子六的原谅,也希望桂中堂千万别因为这件事和自己生出什么隔阂。

  看完了吴超越的书信,桂中堂心中狂喜的同时也开始分析吴超越此举的用意,觉得吴超越这么做很可能是已经认命服输,知道咸丰大帝绝不可能把中原目前最为强大的湖广军队交给汉人统帅,也知道桂中堂很有可能重出江湖督师湖广,便抢先出手讨好自己,方便日后在湖广友好相处,避免出现满清官场督抚不和的常见情况。

  “阿玛,你怎么不说话?吴超越书信里暗示的你要到湖广上任的事,是不是真的?”

  桂良在心中迅速盘算,他的宝贝小儿子延祜却在旁边聒噪,还迫不及待的幻想起了美好未来,说道:“湖广那边穷是穷了点,不过只要能有地方实权就行,怎么都比在京城里当穷京官强。阿玛,朝廷如果真让你外放湖广总督,可一定得把孩儿带上,孩儿在京城里早就呆得腻腻的了,早就想出去散散心了……。”

  “闭嘴!八字还没一撇,就开始打主意又想用老子的名誉捞钱了?!”

  桂良听不下去呵斥,然后再细一盘算后,桂良拿定主意,赶紧带上吴超越的书信出门,打着探望女儿的名誉去恭王府拜见鬼子六,桂良的宝贝儿子延祜则也开始四处向狐朋狗友打听湖广的情况不提。

  逐渐重新获得咸丰大帝的鬼子六这会已经补了镶红旗蒙古都统的缺,又正在主持镶红旗翻修营房的事,忙碌下直到傍晚时分才回到家里,等了一个下午的桂良忙上前给女婿磕头,又要求与鬼子六单独说话,鬼子六知道必有要事,便把桂良领进了后堂单独交谈。

  再接着,桂良当然是马上把吴超越的书信交给了鬼子六,小心翼翼的向女婿求证自己外放湖广总督的事。结果鬼子六的回答顿时让桂良大喜过望,坦然答道:“有这事,我有准确的内廷消息,皇兄的确在考虑让岳父大人你出任湖广总督,柏葰他们也正在极力促成这件事,所以如果湖广总督真的出缺,老泰山你希望很大。”

  “贤婿,那你之前怎么不早点给我通点声气,让我早做些准备?”桂良狂喜问道。

  “我就是怕你早做准备,所以才一直没敢把这个消息告诉你!”

  鬼子六没好气的回答道:“你以为柏葰他们挺你是安什么好心?他们是为了打压肃顺在地方督抚中最得力的外援吴超越才这么做,不给吴超越就地接任湖广总督的机会!”

  “你不主动跳出来争,也不主动去和柏葰一党联手,肃顺倒是不会把你怎么样,因为他很清楚你不是故意和他做对,成为他党羽吴超越上位的绊脚石,是别人借你这把刀,也是因为皇上有意于你,才把你推到了这个风口浪尖!”

  “但你如果敢主动去争,甚至敢去和柏葰一党联手,肃顺必然出手报复!肃顺的心眼有多小,难道你不知道?同为大学士,你斗得过他不?!”

  桂良醒悟,庆幸自己的运气之余,也更加庆幸自己之前沉住了气,即便听到了柏葰等人在力挺自己的传言,也没急着跳出来拉肃顺一党的仇恨,侥幸躲过了一劫。而庆幸过后,桂良忙又问道:“贤婿,那事情还没定,吴超越怎么就给老夫写这么一道书信?难道说,老夫督师湖广的事,已经十拿九稳了?”

  “有可能。”鬼子六点头,说道:“皇兄的脾气你我都知道,一向对汉人都是用而不信,吴超越文武双全,才具过人,又和洋人关系亲密,皇兄绝不会放心把湖广兵权交给他。我估摸着肃顺那边也已经认栽,知道吴超越推不上去决定放弃,吴超越这才写这么一道书信给你,提前打好基础,以免重蹈官文那样的覆辙。”

  听了鬼子六的这番分析,桂良当然更是心花怒放,欣喜万分。那边的鬼子六则又冷笑说道:“这小子也的确小心,知道上次拒绝本王的恩典,本王肯定心中不快,主动把事情捅破抢先谢罪,以免岳父大人你替我出气,故意在湖广掣他的肘。”

  “慰亭是小心太过了,贤婿你是什么人,老夫还不知道?”桂良微笑说道:“老夫知道他能干,此番若真能督师湖广,必然会象花沙纳一样的待他,不会象官文那样犯蠢,把他逼到必须你死我活。”

  鬼子六笑笑,笑容颇是古怪,心说你吴超越认错可以,但是要想让本王真的原谅你,就只能是给本王滚下肃顺的贼船,到本王的船上来做奴才。而再盘算了一下之后,鬼子六干脆提起了毛笔,亲笔给吴超越写了一道书信,宽宏大度的向吴超越示好,准备先安抚住吴超越,借吴超越之力帮桂良先在湖广站稳脚跟,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

  书信很快写成,鬼子六顺手交给了桂良,让桂良也写一封书信一起给吴超越送去,并说明目的是为了安抚吴超越,桂良也很清楚自己想在湖广坐稳位置必须要仰仗吴超越鼎力支持,忙向宝贝女婿道谢,又伸手来接书信。然而就在桂良碰到书信时,鬼子六却又改了主意,把书信一夺,说道:“不行!我不能给吴超越写信!”

  “为什么?”桂良惊讶问道。

  “因为皇兄。”鬼子六声音阴沉的说道:“皇子结交外臣,历来是朝廷大忌,我又曾经因为替母后争封号激怒过皇兄,让皇兄怀疑我存有异心,这会皇兄好不容易才对我的态度有所改变,这要是让他知道了我和地方督抚有什么往来,后果就不堪设想了。”

  桂良赶紧点头,也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再让咸丰大帝对鬼子六生出任何不快。那边鬼子六则稍一盘算,马上又说道:“这样吧,你在回信上告诉吴超越,就说已经对我提起了那件事,我却早就把那事忘得一干二净。另外,再给吴超越送上一份雅致些的礼物,他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桂良应诺,又在鬼子六的邀请下一起吃了晚饭便告辞回府,鬼子六亲自把桂良送出大门,又眺望着已经漆黑的京城夜空心中冷哼,“肃顺,狗奴才,你再是辱骂看不起我们旗人又如何,还不是改变不了皇兄对汉人的猜忌?等着吧,迟早有一天,找你新帐老帐一起算!别以为本王不知道,把本王撵出军机处剥夺一切实权,是你在皇兄面前进的谗!”

  …………

  再来看看桂良这边的情况,喜滋滋的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后,桂良很是有些意外的看到,他那三个基本上把八大胡同当家住的宝贝儿子延禧、延祺和延祜,竟然破天荒的都在家里,还一见面就一起上来请安。

  “难得啊,今天太阳是从西边出来了,还是九城巡防把八大胡同都给封了,你们三个居然能都在家里?”

  桂中堂的冷嘲热讽没能收到任何效果,三个宝贝儿子都没搭桂中堂这个茬,只是咋咋呼呼的嚷嚷道:“阿玛,我们打听到消息了,柏中堂他们真的在极力推荐你接任湖广总督,皇上也有这个意思!”

  “孩儿恭喜阿玛,贺喜阿玛!我们打听清楚了,湖北那边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赋税钱粮是中原第一,还有什么汉口关税,九省过路厘,还连大清的银圆都是在湖北铸造!阿玛,你去湖北上任,可一定得把我们都带去啊!”

  “阿玛,还有好消息,听说吴超越那小子家里有的是钱,出手又大方,阿玛你到了湖北上任,就可以等着金子银子主动送上门了!哈哈哈哈!”

  “给老夫闭嘴!老夫还没正式上任,就开始打银子的主意,象什么话?给老夫听好,等老夫带着你们到了湖北的时候,都得给老夫收敛点,别再成天的吃喝嫖赌,花天酒地!不然的话,就给老夫在京城里呆着,那也不准去!”

  唯唯诺诺答应的同时,三个宝贝儿子又赶紧侍侯桂中堂,敲腿的敲腿,锤背的锤背,一个劲的讨好桂中堂争取一同到湖北无法无天。而桂中堂冷哼得意之余,又想起了给吴超越写回信的大事,忙提笔按照鬼子六的意思写了一道回信,封好后交给长子延禧,吩咐道:“把这道书信交给吴超越派来的信使,让他带回去,还有,把老夫那套鼻烟壶《胡笳十八拍》当做回礼,也让信使带回去交给吴超越。”

  “《胡笳十八拍》?”延禧一楞,惊讶说道:“父亲,那可是你的心爱之物,你怎么舍得拿了送人?”

  “吴超越得罪过你们的妹夫恭王爷,提前派人送信送礼,就是怕老夫记恨以前的事,找他的麻烦。”桂良随口解释道:“所以老夫得送他一点好东西,让他安心。”

  延禧恍然大悟,赶紧按照阿玛的吩咐行事间,延禧又在心里琢磨道:“老头子也是犯傻,想让吴超越安心,叫妹夫直接拿出点东西赏赐他效果不是更好?那套古月轩的《胡笳十八拍》,在琉璃厂里少说也可以卖到三千两银子,够老子在八大胡同逍遥两三个月了,送出去老子都心疼。”

  “对了,干脆把妹夫送我那幅字转送给吴超越算逑,那幅字是妹夫的亲笔,就说是妹夫赏给吴超越的,吴超越见了肯定喜欢。老头子那套《胡笳十八拍》,老子就替吴超越收下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