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七十四章 政变之前

第二百七十四章 政变之前

  南京,长江北岸,浦口码头。

  三千名最精锐的安徽太平军将士已然整装待发,身负洪秀全密令的天京水师总制张子朋,也已经带着运兵船队来到了浦口码头,只等石达开一声令下,三千太平军将士便可以登船出发,渡过长江直抵现在已经改名为天京的南京城下。

  石达开迟迟没有下令,眺望着南岸的南京城,石达开英俊的脸庞上还尽是复杂神情,因为石达开这一次渡江回京,名誉上是参加洪秀全长子洪天贵福受封幼主的典礼,实际上却是为了执行洪秀全的密诏命令——逮捕杨秀清及其主要党羽!

  石达开很理解洪秀全为什么会下这道密令,事实上不光是洪秀全和太平天国的其他王侯都已经忍受不了杨秀清的骄横跋扈,独断专行,就是与杨秀清有着深厚交情的石达开都已经无法忍受,觉得杨秀清实在是太过分太霸道,太不把洪秀全和金田起义时的老战友放在眼里。更知道洪秀全如果不抢先动手,说不定那一天杨秀清就会废掉甚至杀害洪秀全,篡位自立。

  石达开也有一万个理由执行洪秀全的密令,回师安徽之后,石达开首创太平天国的地方行政体系,开科取士招揽人才,整肃军纪,恢复治安,赈济贫困,慰问疾苦,同时又建立税法,依法收税不再靠掠夺为生,使士农工商各安其业,获得了崇高威望的同时,却遭来了杨秀清的妒忌猜疑,掣肘打压,被迫率军离开安庆,在时机并不成熟的情况下发起凤阳会战。

  克服了无数实际困难之后,凤阳会战倒是侥幸取得了胜利,石达开所部的太平军成功终于还是突破了清军名将袁甲三苦心经营的淮水防线,大破淮北清军主力。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杨秀清更进一步的欺凌羞辱,先是无端指责石达开不能迅速拿下徐州,继而断然拒绝石达开提出的荡清安徽的战略建议,然后还干脆故意把石达开的岳父黄玉昆当众毒打三百杖,几乎当场要了石达开岳父的性命。

  打狗还要看看主人是谁,岳父老泰山竟然都被杨秀清如此污辱,石达开再不怒从心头起,恶向两边生,石达开就真不是男人了。

  但是,石达开却真的不想杀杨秀清,一是往日的交情让石达开下不了这个手,二是石达开太清一件事——如果没有杨秀清,就没有现在的太平天国!

  石达开从来就没信过什么狗屁拜上帝教,自然不信太平天国能够发展到今天是什么天父赐予,又身居高层,石达开当然对太平天国能够取得这么巨大成功的真正原因心知肚明。知道如果没有杨秀清,太平军早在永安时就已经全军覆没,也知道如果没有杨秀清的力排众议,坚持主张发起北伐杀进湖南,太平军恐怕现在还是广西大山里的一股土匪流寇。

  石达开更知道,假如没有天纵奇才的杨秀清出神入化一般的军事指挥,太平军绝无任何可能北穿湖南,攻克武昌,继而东取南京,北伐南征,建立太平天国的江山基业!

  石达开自信自己在笼络人心和施政安民方面胜过杨秀清十倍,但是在战略战术方面,石达开却又发自肺腑的对杨秀清佩服得五体投地,尤其是在攻破清军江南江北大营的宁镇会战中,石达开更是承认杨秀清的战术指挥堪称艺术,如臂使指的指挥十数路兵马同时行动,穿插包抄迂回急袭让人眼花缭乱,最后就在连当事人石达开都觉得杨秀清的主攻目标是江北大营时,杨秀清却突然发动了高资围歼战,十数路兵马如同一记记铁拳,出人意料的接二连三砸在清军江南大营主力的头上,大破江南大营主力的同时,还让江北大营的清军一直认为他们才是太平军的主攻目标,从始至终都没敢派出一兵一卒救援江南大营!

  “我若真将东王擒下,事后不管天王是否杀他,天国都将失一栋梁,清妖则可少一强敌。”

  心里哀叹着这句话,在身负洪秀全密令的张子朋催促下,已经没了回头路可走的石达开还是十分无奈的下令登船,心情复杂的带着嫡系军队渡过长江,渡江期间,石达开从始至终都没有半点表情,心里也一直都拿不定最后的主意。

  太平天国也有外军不能进京的规矩,那怕石达开贵为翼王,也不可能带着自己的嫡系军队进入南京城,所以渡江之后,石达开只能是立营在仪凤门外驻扎,在仪凤门和下关码头之间的空地上建立了营地。

  立营未定时,洪秀全也派他的兄长国宗洪仁达亲自送来诏书,命令石达开次日进城拜见,石达开领旨之后,洪仁达则又让石达开屏退左右,然后才在石达开耳边低声说道:“天王密旨,今夜三更仪凤门上以三盏红灯为号,城门打开,你率军入城,依计行事。不必担心你的背后,张子朋会控制好水师的。”

  “守仪凤门的是陈承容,他可是东王的心腹,你们能有把握打开城门?”石达开很奇怪的问道。

  洪仁达一听笑了,拍了拍石达开的肩膀,奸笑说道:“六千岁放心,天父神力无所无能,那陈承容虽是杨奸近人,却是心向天王,所以今天晚上,是会由他亲自打开城门。”

  石达开无语,心道:“钩心斗角安插内线这样的事,你们倒是玩得炉火纯青,战场杀敌和剿灭清妖,这些事咋就不见你们上点心?”

  为了避免杨秀清起疑,交代完了各种细节之后,洪仁达马上就提出告辞,临行时还不断催促石达开早做准备以免误事,石达开迫于无奈,也只好在送走了洪仁达后叫来了张遂谋和曾锦谦这两个绝对心腹,与他们商量应对之策。

  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石达开才向张遂谋和曾锦谦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打算,说道:“我不想抓东王,杨秀清虽然可恨,但他是天国的栋梁顶柱,天王如果把他拿下,那不管天王会不会杀他,天国都必将大乱,只会白白便宜清妖。”

  “但我们如果不这么做,天王那里,翼王你怎么交代?”曾锦谦问道。

  “我想当和事人,劝他们坐下来好好商量。”石达开答道:“我想乘着现在还没公开翻脸,先劝天王放弃武力收权,然后再劝杨秀清坐下来和天王谈判,让双方各自让步,重归于好,你们觉得如何?”

  “天真。”张遂谋答道。

  “天真?”石达开一楞,惊讶问道:“遂谋,你说我天真?”

  “对,翼王你在这件事上太天真了。”张遂谋点头,冷笑说道:“你怎么也不想想,你有什么资格和实力让天王和东王坐下来和气商谈?且不说天王绝不可能答应罢休,就算奇迹出现,让你说服了他,你又拿什么让东王坐下来和天王谈判?”

  “就凭你从高邮带来的这三千军队?不错,我们带来的三千精锐确实骁勇善战和忠诚可靠,但是天京城里有多少军队?东王一旦知道你这次来天京的真正目的,一声令下之后大军出城,你这三千军队能够撑得住多久?”

  石达开哑口无言,那边的曾锦谦也说道:“翼王殿下,指望天王与东王和好如初,你是想都别想了。天王密旨召你回京抓捕东王,事情一旦败露,天王万岁马上就面临杀身之祸,他怎么可能还会住手?还敢住手?杨秀清一旦知道这事,不但肯定会杀了天王,还一定会杀了你!”

  石达开更加沉默,许久后才说道:“难道说,除了依旨行事之外,我就没有其他选择了?”

  “有,翼王你还有两个选择。”张遂谋答道:“第一是向东王告密,帮东王拿下天王,换取东王的封赏。第二是借口前线军情有变,马上率军离开天京,同时暗中向天王表明你不愿帮他火并东王,逼迫天王罢手。”

  “当然,这两个选择都不是尽善尽美。”张遂谋又补充道:“帮东王对付天王,成事倒是最为容易简单,但此事过后,东王就算暂时对你厚加封赏,也必然会对你更加忌惮猜疑,迟早会找你秋后算账。”

  “至于立即率军离开么,危险后果有两个,一是天王必然对你怀恨在心,伺机报复。二是东王九千岁也肯定会心中起疑,详查你突然回头的真正原因,到时候一旦被东王九千岁知道真相,天王照样必死无疑,你的前途命运也将变得难以预料。”

  “这么说,我真的是没有回头路走了?”石达开痛苦的呻吟道。

  “对,翼王你没有回头了。”张遂谋点头,说道:“事实上,就在天王密旨向你托付大事之时,你就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当时你如果告密,天王死!你如果不奉诏,天王就要你死!”

  石达开痛苦万分,无比痛恨洪秀全把这个倒霉差使交给自己,把自己逼近前狼后虎的绝境。而曾锦谦则又劝道:“翼王,既然没有回头路走了,那你就干脆一条路走到黑吧,拿下东王,掌握更多实权的同时,也力劝天王不要处死东王,给他留一条命,这是你目前的最好选择。”

  “翼王,这的确是你的最好选择。”张遂谋也说道:“只有你出手操办此事,才有希望让天王和东王一起保全性命,但如果换了其他人,那就肯定不是东王死就是天王死,说不定还有可能导致天国分裂,东王和天王各自带着自己的兵马拼一个更大规模的你死我活,白白葬送了天国目前的大好局面。”

  痛苦的盘算了许久,石达开才更加痛苦的下定决心,吩咐兵马暗中准备,只等夜间入城擒拿杨秀清。而吩咐完了命令后,石达开又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哀叹道:“对不起金田起事时的老兄弟啊!”

  …………

  石达开下定决心帮助洪秀全发起夺权政变的时候,政变的头号目标杨秀清却仍然对这些一无所知,还在盘算着等石达开第二天进城后,该怎么对待昔日的好友现在的妒忌对象石达开,假托天父下凡给石达开一个下马威,还也在杨秀清的考虑之中。

  当然,要说杨秀清对石达开完全没有任何防备的也是假话,至少在石达开立营仪凤门外的同时,杨秀清就已经让自己的心腹陈承容接管了仪凤门防务,也命令屯兵下关码头的张子朋从背后盯紧石达开,怕的就是率军回京的石达开有什么异动——但杨秀清心里还真的从没怀疑过,石达开带来这支军队会是专门针对自己。

  确认了石达开老实呆在仪凤门外,又从天王府内线那里知道了洪秀全给石达开圣旨的准确内容,杨秀清便也更不操心,还开始了盘算今天晚上召那一个王妃过夜。然而就在杨秀清翻了一个漂亮王妃的牌子时,另一个心腹侯谦芳却急匆匆的来到了杨秀清的面前,奏道:“东王九千岁,镇江吴如孝将军那边派人押来了一个清妖官员,说是清妖鞑帝派来给翼王六千岁传旨的人。”

  “啥?派来给翼王传旨?”杨秀清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惊讶问道:“清妖鞑帝派人来给翼王六千岁传旨?开什么玩笑,真的假的?”

  “千真万确!”侯谦芳点头,又赶紧拿出了一道明黄卷轴,说道:“这是那个清妖官员随身带来的圣旨,千真万确是写给翼王六千岁的圣旨。”

  惊讶接过咸丰大帝的圣旨展开细看,已经努力学习了不少文化的杨秀清脸色逐渐开始变了,半晌后,杨秀清还忍不住惊叫出声,“清妖那边,怎么会对我和石达开现在的情况知道得这么清楚?”

  “不知道。”侯谦芳摇头,同样很是不解满清朝廷对太平天国内部事务的了如指掌,然后才问道:“东王,清妖派来的官员,还有这道鞑帝伪旨,如何处置?”

  杨秀清盘算着不答,心道:“清妖鞑帝为什么会这么清楚本王和石达开的事,原因暂且不提,但这道伪旨上说得也还算有点道理,我如果做这么把石兄弟逼下去,他迟早会忍受不住,做出什么糊涂事,杖责用得太多了,也是得给点甜头安抚了。”

  盘算到这里,杨秀清便做出了一个挽救自己性命的决定,吩咐道:“派人去给翼王传令,请他立即进城来和我见面,就说我有一样东西给他看。”

  杨秀清此举当然是想把曾经的好朋友石达开请进来,当面向石达开出示咸丰大帝的圣旨,说一说笑一笑,乘机一笑泯恩仇和好如初,绝没有任何对石达开的恶意。然而……

  然而在此时此刻,在距离政变已经只剩下最后两个多时辰的时候,杨秀清让石达开进城见面的邀请突然送到石达开面前时,石达开和张遂谋等人当然都是大吃一惊,下意识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东窗事发了?!”

  如果不是杨秀清派来的邀请使者足够和气,言语谈吐间没有露出任何破绽,石达开肯定能一刀干掉这个使者然后提前动手,然而越是没有发现破绽,石达开就越是心惊肉跳,生怕杨秀清玩的是笑里藏刀,只能是赶紧找借口婉辞推拒,道:“请回禀东王殿下,就说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军务繁忙,天色也已经不早,今天晚上我就不进城了。”

  “翼王六千岁,求求你再考虑考虑。”使者哭丧着脸说道:“东王九千岁的脾气你知道,说了请你进城,小的如果不能把你请进城去,一顿军棍就肯定跑不了啦。”

  “我今天晚上有事,没办法进城。”

  石达开还是断然拒绝,使者继续纠缠间,石达开还下令让人驱逐使者离开,使者无奈而去时,石达开又赶紧向张遂谋等人问道:“是不是被发现了?”

  “有可能。”张遂谋点头,又说道:“翼王,最好是提前做好撤退准备,真要有什么意外,能直接渡江当然最好,如果不能,就往东去镇江,守镇江的是吴如孝将军,他不是东王的死党,有可能会向我们提供帮助。”

  石达开点头,赶紧一边命令军队做好撤退准备,一边派人去和韦昌辉的旧部天京水师总制张子朋,告诉他有可能已经东窗事发,让他准备接应自己渡江北逃。

  石达开完全就是紧张过度,其实使者带着石达开拒绝立即进城的消息回到东王府时,杨秀清都还没有怎么在意,觉得第二天再和石达开把酒言欢也没多大关系。然而就在杨秀清再次准备就寝时,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意外发生了…………

  这个意外来自准备参与政变的水师总制张子朋,收到了石达开告警后,张子朋在大惊之下第一反应就是这次死定了,再下意识的想起杨秀清处死仇人爱用的五马分尸酷刑,张子朋就觉得脖子和四肢就好象被勒断了一样,然后第二反应就是想跑。

  “能不能跑掉?”

  再考虑到这个问题时,张子朋又发现自己就算立即逃跑,活命的希望也不大,因为张子朋对南京的太平军水师控制力度并不强,最多只能是政变突然发生时,暂时按住太平军水师不会有什么动作去给石达开添乱。但如果张子朋真要是敢带着太平军水师主力直接叛变或者逃命,那不用杨秀清下什么命令,太平军的水师将士当场就能把张子朋给剁了!

  “我能拉走的人太少,不能跑,跑了就死定了!”

  张子朋大力摇头,然后又不由自主的在心里生出了一个恶毒念头,“他娘的!卖杨秀清是卖,卖洪秀全不是卖?这时候跑去告密,不但可以活命,说不定还可以同样的升官发财!”(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