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天京事变

第二百七十五章 天京事变

  亥时初刻,距离动手时间已经只剩下一个半小时,杨秀清已然入睡,洪秀全所居住的,金碧辉煌的天王府里也是一片灯火稀落,安静一如往常。

  只有真正身在其中的人才知道此时此刻的天王府戒备得到底有多森严,守卫天王府的卫队在故意没打火把的情况下倾巢出动,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严密守住了天王府的每一寸宫墙,还有一队密调而来的女兵负责守卫洪秀全的庞大后宫,男兵女卒全部刀剑出鞘,火器装药,随时准备投入战斗。

  其中守卫最为严密的当然是天王府最核心的金龙殿,然而即便身边都是绝对可靠的人在保护,此刻正在金龙殿中的洪秀全仍然还是满脸的焦急,还正背着手在殿中焦急的转着圈子,酒色过度的脸庞上尽是焦急担忧,阴沉得仿佛快要滴水。

  洪秀全之所以这么焦急当然不是没有原因,不久之前,陈承容那边突然派人送来急信,说是杨秀清忽然派人出城传唤石达开入城见面。结果听到这个消息时,洪秀全的脸都苍白成了死人颜色,怕的就是杨秀清已然知道政变计划,召唤石达开入城是准备抢先动手。更怕杨秀清已经调动亲信军队来攻打天王府,要自己的小命。

  还好,监视杨秀清嫡系部队的眼线很快送来消息,说是杨秀清的军队没有任何异动,洪秀全这才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担心杨秀清象自己一样外松内紧,不动声色的发起雷霆一击,忧虑恐惧得只希望自己真是耶稣的亲弟弟,能够立即降下天火,把杨秀清和他的亲信党羽烧得干干净净。

  焦虑担忧间,长兄洪仁发终于连滚带爬的冲进了金龙殿,还刚一进殿就大喊道:“天王,天王,好消息,杨秀清已经睡了!虽然他急召翼王六千岁进城的原因暂时还不知道,但翼王六千岁拒绝进城后,杨秀清并没有计较,直接就睡了。”

  听到这话,洪秀全差点没瘫在地上,拍着胸口说道:“天父保佑,看来只是一个巧合,只是一个巧合。”

  “天王,应该给陈承容和石达开那边传个消息,说明白这件事只是一个巧合,杨逆已经睡了。”

  次兄洪仁达还算有点脑子,马上就说道:“不然的话,他们如果被这个巧合吓住,吓得不敢按原计划动手,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

  看了一眼大殿旁边的黄金座钟,见时间还来得及,洪秀全马上点了点头,拿起一支黄金令箭交给洪仁达,吩咐道:“你亲自去办!”

  靠着几年来苦心经营的消息传递渠道,一切都只是一个巧合的喜讯,很快就传到了值守仪凤门的陈承容面前,松了口气之后,陈承容又赶紧打开城门让信使出城去和石达开联系。而和陈承容一样,得知这个消息之后,石达开也长长松了口气,庆幸道:“原来是个巧合,吓死我了。不过奇怪,刚才东王殿下为什么要紧急召我进城?”

  “翼王殿下,这个原因已经不重要了。”张遂谋在旁边提醒道:“重要的是,赶紧派个人去和张子朋联络,让他也知道这是一个巧合。不然的话,他如果因为恐惧过甚露出什么破绽,或者在我们动手时不敢压制住水师,那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石达开一听觉得有理,赶紧也派了一个人去和同谋张子朋联络,然而让石达开和张遂谋等人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去和张子朋联络的信使回来后,竟然向石达开报告说——张子朋失踪了!

  “不见了?”石达开大惊问道:“连水师营地的人,都不知道张子朋去了那里?”

  “只知道不久之前,他说要出营办事,带着几个人就离开了营地,还交代说没有他的命令,水师的任何人都不许出入营地,所以小人连水师营地都没能进去。”信使如实回答道。

  拿出怀表来看了一眼,见距离动手时间已经只剩下了不到半个小时,石达开心中既惊且疑,疑惑说道:“马上就要动手了,张子朋怎么会突然不见了呢?”

  “不好!”张遂谋突然惊叫道:“张子朋会不会是认为事情已经败露,跑了或者逃了,甚至去告密了?”

  号称石敢当的石达开难得脸上变色,声音也有些颤抖,道:“如果是跑了还好,如果是去告密,那……。”

  “翼王,我们最好做好两手准备。”曾锦谦建议道:“一是按原计划动手,二是动手前仔细查看情况,一旦发现不对,马上向镇江撤退。”

  石达开刚想点头时,那边张遂谋却警告道:“不能观望,必须立即决断,如果张子朋真是跑去了告密,东王用不着提前准备,光是动用应变军队就足以封锁全城,到时候我们进不去城,再想撤退就太晚太晚了。是等还是撤,翼王你必须马上拿主意!”

  石达开犹豫万分,无法决断之下,石达开干脆拿出了一枚太平天国的铜钱,向天一抛,大声说道:“请天父决断,天国字面向上,撤!圣宝字面向上,等!”

  张遂谋和曾锦谦等人的目光全都随着铜钱移动,太平军自铸那枚铜钱则翻滚着在天空中画出一道抛物线,带着清脆声响落地…………

  …………

  亲自劝说石达开投降!这道所谓圣旨绝对是咸丰大帝自登基比以来,颁布的所谓圣旨中性价比最高的一道!它虽然意外的破坏了洪秀全几乎天衣无缝的政变夺权计划,但是这道所谓圣旨所带来的一连串连锁反应,却照样能够让咸丰大帝乐得把嘴巴都合不拢。

  “禀东王九千岁,水师总制张子朋向金川门守军告密,说今夜三更,翼王六千岁要率军进城害你!张子朋还说,这一切都是天王万岁的安排!”

  能够混到今天这个地步,杨秀清当然不是什么善于之辈,尽管刚从女人的肚皮上被叫醒,也即便根本来不及确认这个消息的真假,然而听到了这个急报之后,杨秀清还是第一时间跳下了床来,想都不想就大吼道:“传旨!全府戒备!全城戒备!传应变兵马急来东王府守卫,传令各营,立即起身侯令!”

  还是在下达了这些命令之后,杨秀清才开始盘算张子朋告密内容的真假,然而不盘算不知道,一盘算杨秀清很快就吓了一跳,这才发现石达开今夜如果真的动手,自己恐怕连应变都来不及,就已经被乱刀砍死在了女人肚皮上。接着再往细里盘算时,杨秀清又很快发现了一个疑问,那就是石达开怎么进城?

  “石阿达如果要进城,最方便最安全的莫过于仪凤门,守仪凤门的陈承容……?不行,谨慎起见,再靠得住也得先召回来,换一个更可靠的人去守仪凤门!”

  盘算到这里,杨秀清没有任何的迟疑,马上就派三弟杨润清率领一队卫士急赴仪凤门接管城门,并吩咐道:“动作要快,一定要在三更前赶到仪凤门!到了仪凤门,叫陈承容马上把城门钥匙交给你,他要是不交,杀!”

  杨润清领命飞奔而去后,杨秀清这才把猜疑的目光转向东面的天王府,暗道:“洪秀全,难道你真要动手?”

  靠着快马疾驰,距离三更正十一点还有两分多钟的时候,杨润清一行终于还是提前赶到了仪凤门下,结果不等找到陈承容的所在,杨润清就已经魂飞魄散的看到,仪凤门的瓮城城门已然大开,瓮城中还有火光闪烁。情急之下,杨润清根本来不及思考,带着东王府的卫士直接就冲进了瓮城,也在第三道、也是最后一道瓮城的门锁处,一眼看到了正在亲手打开城门的陈承容!

  “反贼!拿下!”

  大吼声中,杨润清抬起左轮枪接连扣动扳机,枪声连响间,残酷血腥的太平军内战也彻底拉开了序幕。

  也算是报应吧,首先流出第一滴血的人恰好就是这场政变的最关键人物陈承容,杨润清一口气打出的五颗子弹中,有三颗子弹准确命中了他,陈承容中弹惨叫,旁边他的心腹也纷纷开枪还击,与杨润清带来的卫士乒乒乓乓的打成了一团。枪声大作的同时,仪凤门上的守军当然也是一片大乱,留在城墙上的陈承容同党还是跳城逃生,或是对同伴开枪拔刀,枪声喊杀声迅速响彻城头,无数的太平军将士也因此横尸城头,惨死在了同伴的刀枪之下。

  还别说,即便中弹负伤,陈承容还是咬牙坚持着打开门锁,在亲兵的帮助下抬起了门闩,继而又抢在杨秀清卫士赶到之前奋力推开了城门,冲着城外带着哭腔大喊…………

  “翼王六千岁!快进来,进来!”

  “不好!”杨润清心头一跳,暗道:“糟了,石达开带兵杀进来,我这点人手够怎么可能挡得住?”

  …………

  与此同时,在城内中心点听到了仪凤门那边传来的枪响后,值守鼓楼的太平军将士也立即把消息禀报到了距离较远的东王府中,得知这一消息,杨秀清当然明白仪凤门那边出了事,便毫不迟疑的命令军队出动,同时包围天王府和邻近的翼王府,也还算谨慎的补充道:“没有新的命令之前,只围不打,不许任何人出入!里面的人如果敢出来,坚决打回去!”

  “再有,立即传令各营!石达开勾结洪仁达谋反,妄图杀害天王取而代之!现在天王已经被逆贼挟持,天王圣旨即刻起做废,各营人马,只许听我东王圣旨调遣!如有违抗,立斩!”

  命令传达,杨秀清的亲信立即率领兵马出动,先是迅速包围了石达开家人居住的翼王府,结果还好,因为事前毫不知情的缘故,石达开的家眷虽然对这一异变又惊又怕,却也没敢强行出府逃命,仅仅只是被包围暂时还没什么危险。然而天王府那边就不一样了,刚收到有军队向天王府这边杀来的消息,大惊失色的洪秀全马上就执行了应变方案,一边命令卫士坚守天王府,一边派人传旨各营,宣称杨秀清谋反,要求各营将士立即赶到天王府勤王!

  杨秀清声称洪秀全已被挟持,要军队继续听自己的,洪秀全声称杨秀清谋反,要军队听他的,两道截然不同的圣旨送到城内各处营地时,比拼威信声望的时刻也就到了。然而很可惜——洪秀全如果真能直接指挥得动南京城里的军队的话,还用得着调石达开的外军进城勤王吗?

  也正是因为杨秀清对南京军队的控制力度太强,所以这场声望威信之争,洪秀全就处在了绝对的下风,他的所谓天王圣旨送到各处营地后,各营太平军将领大都选择了拒绝执行,不少忠于杨秀清的太平军将领还干脆直接拿下了洪秀全的传令卫士,只有很少几个太平军将领选择了率军急赴天王府增援,但也只带来了不多的人马。

  即便如此,咸丰大帝那道所谓圣旨还是收到了满清朝廷欢喜的效果,深夜之中,忠于洪秀全的军队和忠于杨秀清的军队在南京城头捉对厮杀,刀来枪往喊杀震天,枪声密集得如同新年爆竹,然而枪声刀光中,吼叫着不甘倒下的,却全是这个时代最大的反清力量太平军的将士,街道上所流淌的,也全是太平军将士的鲜血,反清义士流血又流泪,野猪皮家族的地府恶灵,却在地狱之中放声欢笑。

  南京城里的战事没有任何的悬念,牢牢控制着城内兵权的杨秀清始终处于绝对上风,但就算是这样,杨秀清也不敢有半点的放心,因为城外还有石达开的三千精兵,如果真要是让石达开那三千精锐给杀进城内,杨秀清就算还有胜算,也必然要为此付出惨重代价,所以调兵遣将镇压洪党军队的同时,杨秀清也没忘了派军增援仪凤门,也一直在忧心忡忡的等待仪凤门消息。

  还好,煎熬了一段时间之后,仪凤门那边终于传来了喜讯,说是杨润清成功的夺取了仪凤门的控制权,还生擒了企图打开城门的叛徒陈承容。杨秀清闻报大喜,忙又问道:“石达开呢?他有没有率军攻城?”

  “回东王,石达开走了,带着他的军队不声不响的走了。”

  信使的回答让杨秀清万分愕然,再赶紧追问细节时,杨秀清这才知道陈承容其实已经打开了仪凤门城门,然而城外却没有石达开的一兵一卒,杨润清又派人去石达开营地查看情况时,才发现石达开的营地已是一座空营,营中军队不知所踪,只是凭脚印判断是去了东面。

  “石亚达搞什么鬼?怎么会突然跑了?”

  杨秀清大惑不解的同时,也多少有些庆幸石达开提前开溜——否则今天晚上的内战规模和激烈程度至少得扩大十倍!然而这点庆幸却绝对不足以抵消杨秀清对石达开的仇恨,痛恨好友背叛之下,杨秀清果断下令道:“传旨,攻打翼王府,把石亚达的家眷全部抓起来,本王要亲手一个一个的收拾他们!”

  “东王,石逆向东而去,很有可能是去投奔镇江吴如孝,倘若他们联手为祸,只怕后果难料。”亲信侯谦芳小心翼翼的提醒道。

  杨秀清点了点头,又稍一盘算,马上就命令道:“派快船给吴如孝传旨,封他为顾天侯,赏赐金银百锭,告诉他,石达开谋反事败,命令吴如孝出兵劫杀,事成之后,本王对他还有重赏!”

  紧急联络吴如孝的快船派走之后,南京城里的战事也进入了尾声,忠于洪秀全的几个将领全部被杀,他们麾下的军队也不是投降就是被杀,杨秀清军继续控制全城人马,也轻松攻破了根本毫无防备的翼王府,把石达开的家眷抓了一个一干二净。惟有在进攻天王府时遭到了顽强抵抗,杨秀清也没着急,只是命令军队暂停进攻,严密封锁天王府,同时加强对城内的控制,还有就是四处张贴榜文,宣称是石达开和很不得人心的洪仁发、洪仁达联手谋反,挟持了洪秀全,自己被迫包围东王府,准备先抢占道义高地,然后再慢慢考虑如何收拾洪秀全。

  这时,让杨秀清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天色微明时,洪秀全的族弟洪仁玕也不知道是从那个犄角旮旯里钻了出来,居然主动跑到了东王府门前求见。杨秀清好奇下令召见时,被五花大绑押到了面前的洪仁玕竟然还大叫大嚷的问道:“东王九千岁,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天国的将士怎么会自己打起来?你的军队,怎么还包围了天王府?”

  “洪仁发、洪仁达和石达开勾结谋反,挟持了天王万岁,本王被迫出兵平叛,包围天王府解救天王。”杨秀清傲然回答。

  “什么?阿大阿二和石达开勾结谋反,挟持了天王万岁?怎么可能?”

  洪仁玕的震惊反应让杨秀清更加诧异,让杨秀清忍不住又问道:“你和洪仁发他们不是族兄弟么?怎么他们谋反,你也不知道?还有,昨天晚上你在那里?”

  “我和阿大阿二一直不对付,他们一直在说我比较亲近东王殿下你,所以不怎么和我来往。”洪仁玕老实回答,又道:“昨天晚上,下官一直在自己家里没敢出来,还是看到没打仗了才出来拜见你。”

  “看来这个假洋鬼子是真不知道,不然的话,不会留在天王府外面送死。不过嘛,也不能留。”

  杨秀清心中一笑,知道洪仁玕肯定是因为和自己走得比较近,洪秀全等人怕他泄密,才故意把洪仁玕也瞒了。然而为了消弭后患和斩草除根,杨秀清还是随手一挥,张口就要下令把洪仁玕处死…………

  “急得差点忘了,东王,还有件大事,就在昨天晚上,吴超越主动派人来找到了我,让我把他的一道书信交给你。”

  洪仁玕突然想起的大事救了自己一命,让杨秀清无比震惊的暂时打消了立即处死洪仁玕的念头,改为命人从洪仁玕身上取出书信,展开观看。再然后,杨秀清脸上的神情就很快彻底大变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