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京事变的收场

第二百七十六章 天京事变的收场

  第二百七十六章天京事变的收场

  吴超越给杨秀清的书信内容大家都知道,就是直陈杨秀清近来的所作所为是自取其祸,迟早会引发洪秀全对杨秀清生出杀心,并大胆推测石达开所部主力前段时间的诡异调动目的就是为了干掉杨秀清。末了则是劝杨秀清干掉洪秀全,率众来降——最后这句话,则当然是写给满清朝廷看的。

  如果吴超越这道书信是在天京事变之前送到杨秀清面前,那么不用说,杨秀清的反应除了肯定会加强对洪秀全的防范之外,再有就是肯定会大骂吴超越挑拨离间,妄图分裂太平天国。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吴超越这道书信恰好是在天京事变发生的当天晚上送到南京城,又是在杨秀清控制了局面却还没来得及干掉洪秀全这个时间段里送到了杨秀清面前,所引发的后果就完全超出了吴超越此前的所有预料了。

  根本无法描述杨秀清看到这道书信时心里的震惊程度,惊疑之下,杨秀清甚至还开始怀疑这是洪仁玕在搞鬼,以至于忍不住向洪仁玕喝问道:“这道书信,真是超越小妖派人送来的?不是你昨天晚上伪造的?”

  “东王,小候伪造超越小妖的书信干什么?”洪仁玕满头雾水,只能如实回答道:“这道书信千真万确是超越小妖派人送来的,送信的是一个香港传教士,他目前还在小候的家里,东王九千岁你如果不信,可以马上把信使叫来询问。”

  凝视了洪仁玕半晌,见洪仁玕的神情不似作伪,杨秀清这才有些失魂落魄的说道:“超越小妖是神仙,怎么什么事都被他给料中了?”

  “东王九千岁,超越小妖把什么料中了?”

  见杨秀清神情怪异,旁边的侯谦芳忙好奇问起原因,杨秀清顺手把书信递给侯谦芳观看时,侯谦芳便也很快就忍不住瞪大了眼睛,根本不敢相信世上还能有这样的奇事,千里之外的吴超越,竟然能够准确预料到天京城中会发生内讧,洪秀全和杨秀清会反目成仇。

  难以置信间,杨秀清再仔细反思自己近来的各种倒行逆施和专横跋扈时,也难得的隐隐有些后悔,开始明白昨夜的内讧火并,其实自己也要负很大一部分责任,是自己把洪秀全逼到了这个地步,也是自己对石达开欺压过甚,把石达开逼上了洪秀全的贼船。

  这时,杨秀清的四弟杨转清亲自来报,说是被杨军包围的天王府中打出白旗,洪秀全亲自出面喊话,要求与杨秀清当面谈判,还说只要杨秀清同意放他一条生路,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这时候想起什么条件可以商量了?昨天晚上如果不是天父庇佑,让你洪秀全得了手,你能让本王什么条件都可以商量?”

  杨秀清不屑的冷哼,极度鄙夷洪秀全的见风使舵,那边杨转清也怂恿道:“东王,别听他的,直接下令进攻,把天王府杀一个鸡犬不留,你自己做天王万岁!”

  “候爷,你在说什么?”旁边至今还蒙在鼓里的洪仁玕惊叫,“为什么要杀了天王?天王不是被反贼挟持么?为什么要连他也杀?”

  杨转清冷笑不答,那边一向杀伐果断的杨秀清则难得有些犹豫,洪仁玕则赶紧又大叫道:“东王九千岁,东王九千岁!千万不能杀天王,千万不能杀天王啊!杀了天王,天国怎么办?你自己当天王,天国的将士能服你么?尤其是外面那些带兵的将领,他们如果因为这件事造起了反,天国不是马上就完了?”

  杨转清听得大怒,抬腿就一脚踹在洪仁玕肚子上,杨秀清却是全身一震,在洪仁玕的提醒下猛的想起了一个大问题——杀了洪秀全,太平天国怎么办?率军在外的大小将领不服自己把洪秀全取而代之,起兵造反怎么办?

  这里也得为杨秀清喊一声冤,不管再是如何的骄横跋扈,擅权独断,杨秀清此前还真没有过什么干掉洪秀全自己当老大的心思,原因也很简单,一是太平天国的军政大权实际上掌握在杨秀清手中,当不当所谓的天王根本无所谓。

  二是太平天国的政权基础是建立在拜上帝教的信仰基础之上,而洪秀全不仅是拜上帝教的教主还是创始人,是太平天国货真价实的精神领袖,干掉了他太平天国肯定会出现内乱分裂,所以杨秀清才不愿动手,允许洪秀全继续冒充耶稣二弟招摇撞骗——反正杨秀清只要愿意,随时都可以变成上帝当洪秀全的老爸。

  再顺便说一句,千万别说杨秀清没有政治头脑,再是烧炭工人出身的土包子,没点政治头脑杨秀清能混到今天?能把洪秀全架空到不得不依靠外军发起政变的可怜地步?

  担心后果的杨秀清心中犹豫的时候,那边杨转清已经拔出了刀准备亲自干掉叫嚷不休的洪仁玕,杨秀清下意识的开口喝道:“住手!”

  杨转清惊讶回头询问原因,杨秀清却不理他,只是向洪仁玕说道:“洪国宗,事情到了这一步,本王也不瞒你了,实话告诉你,昨天晚上是你族兄天王万岁勾结石达开要杀我,有人向我告密,我被迫还手,才把事情弄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大概把昨夜的内讧真相告诉了洪仁玕后,杨秀清又冷笑着向洪仁玕问道:“你说,我现在应该把你的族兄怎么办?”

  张口结舌了许久,好不容易回过神来后,再细一盘算了片刻,接受过一定西方文化教育的洪仁玕答道:“东王九千岁,我觉得你现在最好是接受天王的投降,饶他不死,剥夺他所有的权力,继续尊他为天王万岁,由你完全掌握天国的一切大小权力。”

  “本王为什么要这么做?”杨秀清问道。

  “避免天国分裂!”洪仁玕大声说道:“东王九千岁,你现在想杀天王的确比碾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但是你如果杀了他,石达开会第一个带着军队讨伐你,其他统兵在外的天国将领也会纷纷效仿,到了那时候清妖也一定会来趁火打劫,东王九千岁你如何招架?”

  “所以东王,我认为你现在最好的办法是饶天王不死,剥夺他的权力,让他继续住在天王府里不许他出来,由你完全掌握一切权力。只有这样,你才有希望把石达开拉回来,让他重新听令于你,避免你和他刀兵相见,也让其他的天国将领对你心悦诚服,继续在你的指挥下冲锋陷阵,攻城掠地,推翻满清驱逐鞑虏,一统天下万万年!”

  说罢,洪仁玕垂下头,又说道:“我这么建议,虽然是出自想要活命的私心,但也真的是为了东王九千岁你好,杀了天王万岁,对东王九千岁你只有一利,却有百害。”

  杨秀清沉默,旁边的心腹侯谦芳则凑到了他的耳边,低声说道:“东王,洪仁玕的话虽是私心,却也是正理,只有继续留下天王万岁,提前逃跑的石达开才找不到理由造反,也有希望把他重新拉回来。不然的话,他在高邮的主力,很可能会马上起兵谋反,到时候我们就算用不着怕,也肯定会元气大伤。”

  杨秀清故意问洪仁玕如何处置洪秀全,实际上心里就已经存着接受洪秀全投降避免分裂的心思,再听了洪仁玕和侯谦芳的理智建议,杨秀清便也很快拿定了主意,向洪仁玕吩咐道:“去告诉洪秀全,想投降活命可以,三个条件,少一个都不行!”

  “第一,天王府里所有人放下武器投降,除了洪秀全本人以外,所有人都接受关押审讯!视罪行轻重处置!”

  “第二,洪秀全下罪己诏,明发天国各地,承认他是受了邪魔妖术,昨天晚上发生的事由他负责!命令天朝各将安分守己,继续接受本王的号令指挥,命令石达开立即返回天京向我谢罪。”

  “第三,封本王为东王万岁,从今往后,天国的大小事务由我一人决断,天王不再颁发圣旨,一切以东王圣旨为准!”

  说罢,杨秀清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告诉洪秀全,只要他答应这三个条件,我就保他和他的儿子不死,他和他的儿子也可以继续住在天王府里,衣食用度,丫鬟美女,我也绝不会少了他们的。”

  “但有一点,他和他的儿子,没有我的允许,不许走出天王府一步,也不许和任何外人见面!”

  洪仁玕一听大喜,赶紧连声答应,然后赶紧在杨秀清卫士的押解下赶往天王府劝说洪秀全投降。旁边的杨转清则心有不甘,忙提醒道:“东王,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这时候不杀了洪秀全,以后只怕他还会有异心!”

  “现在不能杀,绝对不能杀。”杨秀清冷静的摇头,说道:“这时候杀了洪秀全,天国必然大乱,还会白白便宜清妖,让我们的日子更不好过。暂时留他一命,等以后再慢慢收拾他。”

  杨转清无奈的退下后,杨秀清则又重新拿起了吴超越的书信观看,心中暗道:“超越小妖,恐怕这也是你的真正目的吧,你也不希望我们天国彻底内乱,对不对?”

  …………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回去杨秀清,他的三个条件,我全都答应!”

  这是洪秀全咬着牙齿给出的答复,结果洪仁玕和其他人听了都是大喜,洪秀全的两个祸害兄长洪仁发和洪仁达却是大声嚷嚷,说道:“天王万岁,不能投降,不能投降啊,要是杨秀清骗我们放下武器后,突然又下毒手怎么办?我们岂不都是死路一条了?”

  “不投降还不是死路一条?”洪秀全也露出一点领袖气质,说道:“杨秀清的军队把天王府包围得水泄不通,只要他一声令下,马上就能杀进来把我们全部干掉。与其白白送死,不如放下武器投降,这样还有活命的希望!”

  “天王,我们还可以坚守待援。”洪仁达赶紧说道:“等翼王六千岁的援军,他的主力大军就在高邮,要不了几天就能杀到天京救我们!”

  洪秀全稍稍有些动摇时,洪仁玕赶紧说道:“天王,先不说你们的兵力能不能坚守到翼王六千岁的援军抵达,就是粮食你们也不够吧?天王万岁,请不要忘了史书的赵武灵王,他可是活活饿死在了沙丘宫里,这个故事还是我小时候你对我说的。”

  已经习惯了享受荣华富贵和锦衣玉食,一想到活活饿死的滋味,洪秀全难免全身一颤,当下洪秀全也没敢再听两个祸害兄长的劝阻,立即下令所有天王府守军放下武器,打开宫门向率军守侯在外的杨元清投降。结果也还别说,杨秀清还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坚决阻止了三个弟弟乘机处死洪秀全的企图,还在大局落定之后进了一趟天王府,与洪秀全见了一面。

  再接着,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在杨秀清的冷嘲热讽中,还有在洪秀全的曲意奉承中,天京事变的一个重要真相才彻底展露了出来,洪秀全决意发动政变夺权,竟然是因为杨秀清的亲信陈承容向洪秀全告密——说杨秀清准备先逼洪秀全封他为万岁,再杀害洪秀全谋朝篡位!

  从洪秀全得知这一情况,大吃一惊的杨秀清当然是马上派人押来之前被杨润清擒获的陈承容,当着洪秀全的面拷打审问。结果一番毒打下来,陈承容也终于交代了实情,说他是因为受过杨秀清的杖责怀恨在心,又不满杨秀清故意重处他情同手足的好友秦日纲,所以才在洪秀全的面前诬告杨秀清谋反,并亲自为洪秀全出谋划策发起天京政变,妄图借洪秀全的手弄死杨秀清报仇雪恨!(很靠谱的史实噢。)

  终于明白了整个事情的幕后真相,杨秀清当然是暴跳如雷,立即下令把陈承容全家五马分尸,洪秀全也是后悔不迭,跺着脚连声大吼,“逆贼!逆贼!你误了天国,误了朕!你这个逆贼,就是把你满门九族凌迟处死,也难消朕的心头之怒!”

  再怎么后悔也晚了,大权已经交出去,小命也已经被杨秀清彻底捏在手里,别无选择之下,洪秀全也只好乖乖的颁布罪己诏,承认自己是中了邪魔妖术,误听了小人之言,误会杨秀清心存反意,这才酿成了天京内乱之祸。同时又按照杨秀清的要求,亲笔给石达开写了一道书信,向石达开道出一切真相,要求石达开返回天京向杨秀清谢罪。

  再顺便说一句,在洪秀全亲自提笔书写罪己诏的时候,一直侍侯在旁的洪仁玕又小心翼翼的向杨秀清提出了一个建议,说道:“东王万岁,不妨请天王万岁在罪己诏上再加上一条,就说是天父显灵降诏,说天王万岁是中了超越小妖亲自施展的邪魔妖术,故而做出糊涂之举,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归罪一部分在超越小妖的身上。”

  “为什么?”杨秀清疑惑问道。

  “帮超越小妖立功,送他一份功劳。”洪仁玕答道:“上次东王你决定再征田家镇,已经和超越小妖撕破了脸皮,断绝了暗中联系,故意送他这么一份功劳,既卖了个人情给他方便以后联络,又可以帮他控制更多的清妖军队,诱使他更早谋反。”

  “就这么办!”杨秀清大力点头,先是喝令洪秀全依计行事,还吩咐洪秀全在诏书上把吴超越骂得越恶毒越号,又在心里说道:“超越小妖,你寄书向我告警,我送你一份功劳,算是还你人情!”

  尽管天京之变是以比较和平的方式收场,但造成的后果还是相当恶劣,首先就是手握重兵的石达开根本不敢相信杨秀清的示好诚意,迟迟不肯返回南京与杨秀清当面和解的同时,还下令召回了正在围攻徐州的军队,全面退守淮水防线,给了北线清军更多的喘息机会,军心士气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僵持了许久后,还是在洪仁玕的不断来回奔波劝说下,还有在杨秀清主动派人把石达开之母石周氏送到了石达开军中表示诚意,以及详细了解了南京城中的目前情况后,石达开这才终于相信了杨秀清的和解诚意,重新回到南京城中与老友杨秀清及洪秀全见面,冰释前嫌的同时,也表态愿意继续接受杨秀清的号令指挥。还算能够汲取教训的杨秀清则也当面向石达开和石达开的岳父黄玉昆谢罪,又封了石达开为翼王八千岁,大为缓解了与石达开之间一度无比恶劣的关系。

  很可惜,碎过的瓶子就算粘补得再好,裂痕也永远不可能消失,此事过后,杨秀清和石达开之间还是存有了互相猜忌之心,只是因为恶劣的形势而被迫深藏心底,暂时继续联手合作。还有其他地方的太平军在收到了消息之后,也不可避免受到了严重影响,本来就大为放慢的扩张势头更加受阻,多条战线还因此被迫收缩,一度占据上风的战略局势彻底转变为与清军僵持。

  还有最后,因为查出洪秀全的两个祸害哥哥也在天京之变没少煽风点火,挑拨离间,杨秀清还是下令处死了洪仁发和洪仁达这两个祸害及他们全家,与洪秀全结下不解之仇,也让洪秀全心中的恨意更深,为太平军将来的更进一步分裂留下祸根。

  太平天国的势头突然由盛转衰,咸丰大帝当然在北京城里乐得手舞足蹈,对吴超越的离间妙计大加赞赏,尤其是在看到洪秀全被迫明发太平军各处控制地的罪己诏后,看到了洪秀全在罪己诏上对吴超越的种种恶毒诅咒,咸丰大帝更是对吴超越宠爱到了极点,降旨道:“告诉吴爱卿,今后只要再有离间机会,不必请旨,直接设法离间长毛发匪就是了!朕一万个信得过他!”

  得意之余,咸丰大帝当然也没忘了鼓励吴超越延续之前的好习惯,不分地域的越境剿匪平寇,乘着太平军内乱的大好机会多夺回一些失陷城地,也多剿灭一些太平军队伍。同时肃顺也是在书信上如此鼓励吴超越,要求吴超越趁火打劫赶快出兵再立点功劳,让自己可以在朝廷里更有力的为吴超越撑腰说话。

  事有意外,咸丰大帝和肃顺大概做梦都想不到的是,他们鼓励吴超越赶紧趁火打劫的时候,有人却在吴超越的面前发出警告,要求吴超越克制用兵,不要在这个时候发力过猛——这个人还居然是咸丰大帝颇为信任的花沙纳花老狐狸。(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