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帮大忙

第二百七十七章 再帮大忙

  花沙纳老狐狸要求吴超越克制的起因,源于吴超越决定调整湖广的东线军事部署,把驻守田家镇的三千鄂勇再次派往九江,划归曹炎忠指挥,同时把在汉阳招募的两千鄂勇派往湋源口,划归黄大傻指挥。

  吴超越这么做的目的大家肯定都看得出来,就是乘着花老狐狸病重无法理事,还有都兴阿因为九江之败被贬为襄阳水师总兵,乘机让自己的亲信心腹掌握更多兵权,贪污官文和花沙纳先后辛苦组建的湖北团练。用的冠冕堂皇借口则是想要乘着太平军内讧的机会,增兵东线准备发起收复江西失地的战事。

  卧病在床的花老狐狸有没有看出来吴超越是想乘机贪污军队不知道,但是听说了吴超越准备发起收复江西失地的战事后,花老狐狸却特意派人把吴超越请到了病床面前,向吴超越提出建议道:“慰亭,增兵江西收复失地,老夫不反对。”

  “但老夫觉得,在这段时间里乘机收复江西南部的沦陷失地就差不多了,千万不要猛攻湖口和彭泽这一线,更不要寻思乘机进兵安徽,兵临安庆,最好是循序渐进,先逐步把赣南失地夺回来,然后再图谋收复长毛重兵屯驻的赣东北失地。”

  虽说压根就没想过乘机进攻湖口逼江西太平军主力和自己拼命,然而听了花沙纳的建议后,吴超越还是觉得十分奇怪,便问道:“花爷爷,为什么?”

  “别把长**急了,逼到被迫同仇敌忾的地步。”

  花沙纳咳嗽着说道:“江宁城里发生的事,老夫已经知道了,你的离间计的确不错,虽然没能让长毛公然分裂和反目成仇,却也让长毛各伪王一度刀兵相见,留下无法弥补的裂痕,还使得杨逆被迫软禁洪逆,行权臣欺君的悖逆之事,长毛诸将目前虽尚无公开反应,但心中必然不服,洪逆一有机会,也必然会图谋诛杀杨逆,夺回大权。”

  “在这样的情况下,倘若发逆形势稳定,战场压力不大,那么不服杨逆欺主的长毛贼将必然会生出异心,或是对杨逆阳奉阴违,扩大矛盾,或是寻思勤王救主,杀杨复洪,甚至公然起兵反叛,与忠于杨逆的长毛刀兵相见,也未可知。”

  说到这里,的确病得不轻的花老狐狸又忍不住咳嗽了一通,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后,老狐狸又喘着粗气说道:“但是在这个时候,你如果全力沿江东下,夺湖口彭泽直抵安庆,威逼逆贼伪都天京的门户,那么长毛诸贼为了自保,很有可能就会选择抛弃宿怨,携手合作,同仇敌忾与我们血战到底。”

  “如此一来,杨逆发匪便可以乘机笼络人心,夯实基础,若是再能侥幸打上几个胜仗,那么杨逆发匪必然将声威大振,人心所向,成功渡过囚主夺权人心动荡这个难关。”

  “尤其还有一点,慰亭你之前屡败长毛,斩杀长毛各伪王伪候的亲信眷属数不胜数,各路长毛从上到下都恨你入骨,见你用兵东进,长毛诸将必生同仇敌忾之心,抛弃前嫌齐心协力的可能必然更大。”

  声音微弱的说到这里,花老狐狸又微微一笑,说道:“这就叫急之则相救,缓之则相争。论行军打仗,十个老夫加在一起也不是慰亭你的对手,但是说到争权夺利斗心眼,老夫还有点自信。所以慰亭,千万别犯糊涂,千万别反倒帮了杨逆秀清。”

  吴超越默默点头,承认花老狐狸所分析的很有道理,心里所琢磨的,当然是与花老狐狸的期望截然相反——如何帮助好兄弟杨秀清渡过这个难关,逼着太平军诸将在形势危急的情况下被迫向杨秀清靠拢,给杨秀清整合太平军诸路兵马的机会。

  怎么帮杨秀清的办法花沙纳已经说得很清楚了,但吴超越还真不想强攻到安庆城下这个办法,一是不想引起花老狐狸的反感和怀疑,二是不愿让过多的嫡系军队远离湖北,在将来时机出现时错失良机。而在仔细盘算了一段时间后,一个虚张声势的战略欺骗计划,便浮现在了吴超越的脑海之中。

  吴超越虚张声势之计具体是这样,首先是调集重兵屯驻九江,制造各种假象让太平军以为自己要大举杀入安徽,给太平军制造巨大压力的同时,乘机出兵袭取太平军兵力较为空虚的赣南州府,扶持杨文定接任江西巡抚,也乘机控制江西的军队和地方。

  咸丰大帝和肃顺一起提出的鼓励和要求,给了吴超越合情合理的实施此事的借口,在部分隐瞒了行动计划的情况下,吴超越先是说服了花沙纳同意自己大量增兵九江,然后立即调兵遣将安排出征,一口气派出了三个营的吴军水师,以随时可以借口返回汉口船坞整修的三条蒸汽战船为作战主力,派往九江增援。

  一同被派往九江的还有刘坤一的庄字营,此外又把原本打算派往湋源口的两千鄂勇也派往九江,一并划归杨文定和曹炎忠指挥,密令杨文定制造准备大举进攻湖口的假象,同时分兵南下,夺回被太平军攻占的吉安和抚州等地,抢功劳也抢地盘。

  还别说,即便吴超越并没有真正乘机攻打湖口的打算,但光是凭吴超越的兵力调动就足以让湖口的江西太平军主力紧张万分,因为九江这边的清军本来就实力十分强劲,既有吴军曹炎忠兵团,又有萧启江的团练和王国才的绿营,此外还有都兴阿的水师助战,在实力上与整个江西的太平军主力相比都不落下风。

  在这样的情况下,吴超越又一口气给九江派来了五千鄂勇、庄字营和三条蒸汽炮船后,九江的清军便在实力方面彻底压倒了江西太平军,还是无论水上力量和陆上力量都处于绝对上风。所以探得吴超越这些调动之后,不但韦俊、赖桂英和黄文金等太平军将领认定吴超越要趁火打劫,就连远在南京的杨秀清和已经返回高邮的石达开也吓了一大跳,全都反复无常的吴超越又要拿他们开刀,攻取湖口安庆打开进兵南京的道路。

  有压力就有动力,面对吴超越的大兵压境,原本还对杨秀清夺权一事窝火万分的洪秀全大舅子赖桂英再不敢生出什么异心,老老实实的上奏表示愿意接受杨秀清的号令指挥,一边向杨秀清求援一边积极备战。而石达开也开始考虑回守安庆,防备吴超越乘机袭取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大本营,并主动上表与杨秀清协商此事。

  与此同时,已经和大冶工业基地恢复了秘密联系的杨秀清也知道了吴超越此番进兵的真正目的是想帮他,虽说对吴超越的用意还十分的将信将疑,但杨秀清还是抓住了这个机会向太平军各将示好,一边表态一定会全力救援湖口重镇,一边立即同意石达开回援安庆,确保天京上游和安徽根据地的安全。再接着,杨秀清当然也通过密使向吴超越发出警告,说吴超越如果真敢打安庆的主意,太平军主力一定以死相拼!

  与此同时,左宗棠露脸的机会当然也再次到来,从杨文定那里得知了吴超越的真正用意后,左宗棠虽然没有反对吴超越的声东击南战略,却也忍不住嘲笑了一通吴超越的榆木脑袋,冷笑道:“久闻吴抚台善于用兵,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重兵囤积九江是可以吓住江西的长毛主力,但是把这么多兵马布置在九江一地,他也不嫌太过浪费?”

  “难道季高先生有更好的妙计?”

  早就习惯了左宗棠恶劣性格的杨文定也没计较,只是好奇问起左宗棠的主意,左宗棠则傲然答道:“当然有!真要是想布置佯攻安庆的假象,逼迫江西长毛全力回援赣东北乘机南下,最好的办法不是什么把所有兵力都部署到九江一地,而是应该突出奇兵,攻取太湖!如此一来,长毛就算想不认定我们要打安庆都难!”

  “太湖?!太湖在江苏啊?远隔千里,我们怎么突出奇兵?”

  逼着吴超越迎娶自己孙女时恰好就是江苏巡抚的杨文定顿时傻了眼睛,结果杨文定的这句蠢话自然也招来了左宗棠的一通怒吼咆哮,“杨臬台,亏你还是现在的江西按察使,连地图都不会背么?谁说要打江苏的太湖了?我说的是太湖县!安庆府的太湖县!”

  咆哮着,左宗棠又拿来了地图,指着安庆府太湖县吼道:“看到没有?就在这里!太湖县与宿松比邻,宿松又和湖北的黄梅接壤,这两座城池都在朝廷控制之中,刘坤一从蕲州出兵走陆路东进,可以畅通无阻的直接赶到宿松城下,然后抢在长毛做出反应之前,迅速北上攻取太湖县!”

  “只要拿下了这个城池,我们的军队就可以随时沿马路河东下进皖水,继而一路畅通无阻的直抵安庆城下!长毛也必然认为我们要攻取安庆,想不把注意力集中到安庆、彭泽和湖口这一线都难!”

  仔细看了地图沙盘,见黄梅到太湖之间虽没有水路可以运送粮草弹药,却地势平坦没有山岭阻隔,即便用车马运粮供给太湖战场也问题不大,杨文定便点了点头,说道:“好,我这就写信给慰亭,让他改令刘坤一经黄梅、宿松奇袭太湖。”

  “兵贵神速,别浪费时间了。”左宗棠冷冷说道:“吴超越在命令中说得很清楚,刘坤一到了九江是听你指挥,既然如此,何必再浪费时间去征求吴超越的意见,你直接命令刘坤一奇袭太湖就是了,至于他的后勤补给,我来安排。”

  不敢违抗太上臬台左宗棠的命令,杨文定只能是乖乖照办,赶紧派人与已经出发东下的刘坤一联系,命令他改变进兵路线去打太湖。结果也还算好,自加入吴超越麾下后就一直没什么突出表现的刘坤一正闲得发慌,一看有这种建奇功立伟业的机会,便也没做任何推辞,更没抱怨什么朝令夕改和运粮车辆不足,欢天喜地的就带着已经扩建为两千人的庄字营在武穴登陆,只携带了两天粮草就直接北上,杨文定则同时以书信请求黄梅县令为刘坤一供应粮草车辆不提。

  杨文定和吴超越的天下人都知道,黄梅县令当然不敢对杨文定的借粮借车要求放半个屁,不但连夜给刘坤一准备了足够的粮草和车辆,还很会拍马屁的向民间强借了一些毛驴骡子给刘坤一运粮。而在黄梅获得了充粮草车辆的补给之后,轻装上阵的刘坤一军便在没有任何公文的情况下直接走出湖北,进入了安徽境内。

  刘坤一的运气不错,虽说宿松这边的地方官府在法令上要得先征求安徽巡抚的同意,或者看到湖北巡抚衙门和湖广总督衙门开出的公文,才能允许刘坤一军越过宿松北上,然而地处偏远的宿松小县能够坚持到今天还没被太平军拿下,完全就是沾了和湖北接壤还靠得很近的光,太平军怕湖北清军出兵救援才没敢来找宿松的麻烦。所以刘坤一只是打了一个招呼,还知道感恩的宿松县令就假装已经看到了吴超越看出的公文让路放行,还派了向导给刘坤一带路和翻译民间方言。

  于是,就在太平军的目光集中到了重兵营集的九江战场上时,当刘坤一带着庄字营突然杀进太湖太平军的防区时,驻守太湖的石达开部将张洛成当然是大吃一惊,赶紧一边向安庆告急求援,一边还算理智的没敢野外交战,果断选择了闭城坚守。

  即便杀了太平军一个措手不及,太湖这一战刘坤一还是打得相当吃力,因为太湖县虽小,守军也不多,却是一个四面环水的险要地势,庄字营的将士又没能来得及准备充足的攻城器械,所以两次攻城都没能得手,都被太平军挡在了太湖城下。刘坤一效仿吴超越使用的火药炸城门战术,也因为太平军守备完善,及时用沙包土袋封堵城门没能成功。

  太湖奇袭战进展不够顺利的消息传到九江时,杨文定倒是大为惋惜,左宗棠却是不以为然,冷笑说道:“急什么?刘坤一军装备的全是击针枪,攻坚不利那就围城打援,野战里刘坤一还用得怕长毛了?”

  冷笑完了,左宗棠又迅速做出调整,一边命令刘坤一更改战术,放弃攻城围点打援,一边给刘坤一安排后续军队,保护粮草弹药的供应道路,在吴超越的计划之外开辟太湖偏师战场,逼着太平军救援太湖和加强安庆的兵力。

  左宗棠的擅做主张虽然没能胜利得手,却也无意中帮吴超越实现了真正的目的,鉴于太湖告急和清军重兵屯驻九江战场,石达开不得不选择率领主力回援安庆,也被迫和杨秀清继续齐心协力,抛弃前嫌共抗吴超越。然后随着王国才、萧启江和刘铭传的三路湖北兵马南下,位居江西腹地的赖桂英也彻底死了摆脱杨秀清单干的心思,乖乖的一再向杨秀清上书表忠,继续接受杨秀清的号令指挥。

  与此同时,湖南南部的战场上也发生了巨大变化,招架不住冯三保和湘军、楚勇的穷追猛打,石镇吉所部主力不得不放弃湖南撤回江西,又在石达开的书信劝说下同样向杨秀清上书表忠。而杨秀清则也抓紧时间安抚石镇吉,用石镇吉的兵马救援赖桂英补强江西腹地的兵力,又调动活动于浙江西南部的曾立昌部增援江西,同时再次派遣密使与吴超越联络,质问吴超越为什么如此咄咄逼人?

  杨秀清的亲笔书信通过容闳这条渠道送到吴超越面前后,吴超越很是无奈的用密码书信回复容闳,要容闳告诉杨秀清,道:“我也是被逼的,我必须得给满清朝廷一个交代,你如果信得过我,就放弃江西腹地退守东北部,事成之后,我马上解除对太湖的包围,杨文定也可以乘机坐上江西巡抚的位置,到时候江西也实际上是被我控制,我们之间就可以名正言顺的相安无事,背靠背取暖了。”

  “再有,你犯什么傻把战线拉得这么长?赖桂英是洪秀全的大舅子,石镇吉是石达开的同族兄弟,让他们远离你还手握重兵,你敢放心?”

  杨秀清能不能成全吴超越扶持杨文定当上江西巡抚的目的暂时还不知道,借着把石镇吉赶出湖南的机会,吴超越倒是很顺利的就把自己的老丈人冯三保扶上了湖南提督的宝座,同时又通过李家兄弟牢牢控制住了湘军和楚勇的经济命脉,遏制住了他们的发展势头,彻底巩固了自己中原军事力量第一的老大地位。

  事实上已经是中原老大,朝廷里的无冕宰相肃顺又把自己视为亲若子侄,唯一能在地方上压得住自己的上司花老狐狸还已经病入膏肓,湖广大权也已经实际掌握,还有希望通过白手套控制江西。形势一片大好,可吴超越还是有些闷闷不乐,因为即便到了这个地步,吴超越都还无法摆脱满清奴才体制的束缚,在真正意义上放开手脚大干一场,更找不到什么理由、借口和机会正式起兵,手里的权力再大,实力再强,也仍然还是得为野猪皮家族打工,所以吴超越自然也高兴不起来。

  “只能是指望英法联军帮忙,好在小包令那边已经有消息,英法两国都决定增兵报仇。虽然有些对不起直隶北京的汉人百姓,但长痛不如短痛,所以,洋鬼子,快来吧。”

  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英法联军杀进北京把咸丰大帝撵到热河残害兔子,的确是吴超越摆脱满清朝廷控制的最好机会,好在吴超越已经收到准确消息证实英法两国正在积极谋划再次攻打北京,这个重要历史事件出现变动的可能不大。可吴超越没有料到的是,就在形势大好机会即将出现的关键时刻,一场可能导致自己前功尽弃的巨大危机,正在无声无息的悄悄袭来…………(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