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七十八章 私生子问题

第二百七十八章 私生子问题

  吴超越的答复通过大冶铁厂的渠道送到杨秀清面前后,正被吴超越走狗们按着狂揍的杨秀清当然不相信吴超越的解释和承诺,还冲着来报信的洪仁玕怒吼,“超越小妖到底是不是在骗你?嘴上说什么驱逐鞑虏,光复中华,怎么到现在还不起兵反清?还在专门打我们?”

  老洪家唯一得到杨秀清任用的洪仁玕无言以对,只能是凭着感觉回答道:“东王万岁请息怒,就小侯所见,吴超越与我们携手反清的心思应该不假,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千方百计在暗中帮我们那么多次。”

  “他这次出兵江西,或许真如他所说,他是想给满清朝廷一个交代,骗取满清朝廷对他更进一步的信任,还有想把他的妻祖父杨文定扶上江西巡抚的位置,间接控制江西增强他的力量……。”

  “老子不信!”

  杨秀清粗暴的打断了洪仁玕,哼哼道:“要本王主动让出江西腹地,退守江西东北部,还说什么帮我把赖桂英和石镇吉赶回来方便控制,呸!说得好听!要是本王把江西腹地让给了他,他又借口给清妖交代来攻打湖口彭泽怎么办?本王还要继续让给他?!”

  “东王万岁息怒。”一旁的侯谦芳劝解道:“吴超越的话其实也还算有些道理,我们在江西的战线的确有些拉得过长,赖桂英和石镇吉也不得不防,主动把江西腹地让给他,也不是不可以商量。下官建议,只要吴超越答应和我们秘密缔结书面盟约,立下白纸黑字做为证据,我们就可以答应把江西腹地让给他。”

  杨秀清一听点头,忙向洪仁玕吩咐道:“好,你去联系吴超越,只要他和我们签定白纸黑字的秘密盟约,承诺和我们联手反清,本王就把江西腹地让给他!”

  洪仁玕一听苦笑了,说道:“东王万岁,这个要求小侯可以去替,但小侯得先请罪,吴超越那小子恐怕不太可能答应这个要求。那小子太奸诈了,把秘密盟约交在我们手里,就等于是把他满门九族的性命交在我们手里,以他的性格,答应的可能微乎其微。”

  “超越小妖就这么信不过本王?”杨秀清愤怒问道。

  洪仁玕万分为难,半晌才恭敬回答道:“回东王万岁,超越小妖当然信得过你,但他和你一样,都得提防对方突然发难,被在背上捅上一刀。”

  杨秀清无语,也知道吴超越不管与自己联手反清的打算是真是假,的确都不敢留下这么一道白纸黑字的盟约——毕竟,这不但关系着吴超越的小命,还关系吴超越满门九族的性命。

  越是窝火越有人不长眼色,恰在此时,殿外突然匆匆上来一名卫士,向杨秀清双膝跪下奏道:“启禀东王万岁,冬宫又正丞相曾立昌派遣一使持书来见,信使还说,希望东王万岁你能亲自接见于他,他有机密大事要向你奏报。”

  “不见!”正心烦的杨秀清一口回绝,吩咐道:“把他带去见杨润清,有什么事对杨润清说。”

  卫士正要应诺时,旁边的侯谦芳却向杨秀清拱手说道:“东王万岁,曾丞相素来忠心,前番东王殿下你命令他从浙江西进增援江西,这次他遣使来见,想必是给出明确答复,使者又提出一定要拜见你……,下官认为,若是断然拒绝,只恐伤了曾丞相的心。”

  杨秀清勉强算是一个能够汲取教训的人,知道侯谦芳这么劝说是不想让自己寒了外军大将之心,也知道自己如果再象以前那样目中无人,骄横跋扈,天京事变迟早还会重演。当下杨秀清便点了点头,改口下令召见,还深吸了一口气,违心装出了一幅亲切笑容。

  很快的,一个脸上带有枪疤的青年男子就被领进了杨秀清的银龙殿,很规矩的双膝跪下磕头,恭敬说道:“末将冬宫又正丞相曾立昌麾下旅帅徐耀,叩见东王万岁,东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对相貌颇有些英俊的徐耀第一印象不错,杨秀清便也放缓了声气,吩咐徐耀起身还赐了座,徐耀恭敬谢过之后,这才捧上了曾立昌让自己带来的书信呈献杨秀清。然而很可惜的是,在书信上,曾立昌倒是乖乖向杨秀清表了忠心,表态愿意接受东王万岁的号令指挥,坚决拥护杨秀清的核心领导地位,可是又婉转拒绝了杨秀清要求他西进增援江西战场的要求,理由是曾立昌所部在浙江连续作战,军队十分疲惫,且西进道路上又有清军和地主团练阻拦,曾立昌没把握能突破封锁杀进江西。

  见杨秀清看了书信后神色不善,徐耀忙又磕头说道:“东王万岁恕罪,我们主要是在攻打龙游时伤亡太大,军队伤了元气,龙游城里又粮草弹药不多,我们的补给太过困难,衢州府那边还有清妖的重兵设防,我军想要强行突破西进,实在是力有不逮。所以曾丞相恳请东王万岁恩恤将士,容我们缓一缓做好充足准备,然后再进兵江西增援天国友军。”

  如果是换成了往常,徐耀敢在杨秀清面前说这样的话,杨秀清肯定是马上就让人把他拖下去重打一百军棍了,然而也是徐耀命好,赶上了杨秀清思改前过的时候,所以杨秀清再是心中狂怒,也强行压下了怒火,还勉强挤出了一点笑容,说道:“曾丞相辛苦,既然你们的处境困难,那本王就再考虑考虑,然后再给你们曾丞相答复。”

  徐耀一听大喜,赶紧向杨秀清磕头道谢,接着就在杨秀清准备吩咐让卫士带徐耀下去休息时,徐耀却又磕了一个头,小心翼翼的说道:“东王万岁,还有一件机密大事,末将必须向你禀报。”

  “说吧。”

  杨秀清随口吩咐,可是徐耀禀报的军情大事说出了口之后,却让杨秀清一下子从银龙椅上跳了起来——徐耀居然奏道:“禀东王万岁,末将知道超越小妖儿子的下落,可以替你把他的儿子抓来!”

  “超越小妖的儿子?!”

  杨秀清和侯谦芳、洪仁玕等人一起惊叫出声,然后洪仁玕又忍不住补充了一句,“超越小妖就两个女儿,那来的儿子?”

  “是私生子。”徐耀磕头答道:“末将在无意之中得知,超越小妖在外面有一个情人,那个情人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末将还知道,超越小妖是家中独子,我们如果能把超越小妖这个私生子抓到手,不但能出一口恶气,还可以用他这个儿子做很多事。”

  杨秀清目瞪口呆了,赶紧喝问道:“超越小妖那个私生子在那里?还有,超越小妖为什么不把他的私生子带回家去?以他的身份地位,领一个私生子回家不奇怪啊?”

  徐耀不答,只是小心偷看左右,生怕走漏这个重要消息的风声,直到杨秀清说这里的人都可靠后,徐耀才磕头答道:“回禀东王万岁,末将斗胆揣测,超越小妖之所以没把他的私生子带回家有两个原因,一是他可能不知道他已经有了一个儿子,二是他可能不敢认这个儿子。”

  “为什么?”杨秀清赶紧追问。

  “因为他这个私生子的生母,是我们天国的女营将领。”徐耀笑得有些狰狞,“那个女人不但是我们天国的人,还在加入天国之前,就已经被满清朝廷通缉,至今还有案子在身,此事一旦暴露,超越小妖必然受到牵连。”

  “那女的叫什么名字?”杨秀清赶紧再问。

  “启禀东王万岁,不知你还记不记得周秀英这个女人?她曾经奉曾丞相之命前来拜见于你,但是不知道什么原因,她居然在路上失踪了。”

  杨秀清当然还清楚记得周秀英,不但记得,周秀英那个小有姿色的女亲兵叶荷花,还已经被杨秀清收入了东王府担任女宫,并已经被好色如命的杨秀清给染指过。所以杨秀清一边点头表示记得,一边匆匆派人去传叶荷花来见。

  再接下来,徐耀当然向杨秀清奏报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是他在三个多月前奉曾立昌之命秘密潜往上海,与之前潜伏在上海租界里的太平军细作联系,尝试向洋人购买武器弹药设法送往浙江前线供太平军使用。结果事情办完后,徐耀乘船离开上海时,无意之中在上海的码头上见到了周秀英,一直深爱着周秀英的徐耀赶紧过来和周秀英相认,不曾想周秀英却抱起了一个男孩子就往租界跑,徐耀上前阻拦时,周秀英又威胁说徐耀如果拦她,她就向旁边的清妖告密,揭发徐耀的太平军身份,徐耀怕被清兵逮捕就没敢乱来,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周秀英逃进了租界。

  “原来那娘们是在上海租界。”杨秀清咬牙切齿,又疑惑的向徐耀问道:“你如何肯定周秀英抱着的那个孩子,是超越小妖的种?”

  “回东王万岁,那个小男孩又干又瘦,和超越小妖长得一模一样。”徐耀恭敬回答道:“末将见过超越小妖,对他的印象深刻,末将还知道,周秀英和超越小妖一直有藕断丝连的私情。所以见到那小男孩时,末将马上就怀疑那个小孽种是超越小妖的儿子,还当面问了周秀英,周秀英只是拒绝回答,没有否认。”

  “东王万岁,周姐姐她曾经和超越小妖相过亲,虽然没成,但荷花看得出来,周姐姐心里还是有超越小妖的。而且周姐姐在租界里和超越小妖两次秘密见面时,都单独相处了很长时间,荷花还清楚记得,周姐姐第一次和超越小妖见面过后,宾馆里的床单有重新整理过的痕迹,周姐姐的头发也有些乱。”

  听取了徐耀和叶荷花互相印证的供词,又得知周秀英的儿子大约是四岁左右的光景,杨秀清也基本敢肯定那个小男孩很可能是自己的大侄子了。再接着,狂喜万分的杨秀清当然是马上决定派人潜往上海租界寻找周秀英和大侄子,不惜代价的要把好兄弟吴超越的唯一儿子接来南京抚养调教,也用这个侄子从吴超越身上榨出杨秀清梦寐以求的油水——逼吴超越起事!或者直接借满清朝廷的刀,干掉吴超越这个危险敌人!

  得知了杨秀清的决定,徐耀当然是马上毛遂自荐,请求再去上海设法抓捕周秀英母子,杨秀清一口答应,除了给立即安排心腹卫士率领一队好手带着徐耀潜往上海抓人外,还很下血本的把自己碰过的女人叶荷花也给了派了出去,让太平军特工队中有两个人能够认得出周秀英。

  末了,杨秀清还又想起了一件大事,忙对徐耀等人吩咐道:“对了,到了上海后,你们可以先和驻守在松江府的陆顺德联系,让他全力为你们提供一切帮助。本王记得陆顺德上次奏报,他已经在上海清妖军队里安插几个内线,说不定能给你们帮上大忙。”

  徐耀等人应诺时,洪仁玕也很细心的叮嘱道:“到了上海,除了提防那里的清妖和洋人巡捕以外,还得千万提防吴健彰那个老不死。”

  “千万别以为吴健彰不敢认那个曾孙,就会袖手不管,就我所知,那个老不死想要曾孙子都快想死了。他如果知道他已经有了一个曾孙子,就算是豁出了老命,也一定会保住他的曾孙子!”

  徐耀含笑点头,暗道:“还用你这个假洋鬼子罗嗦?那天如果不是怕吴老清妖会干掉我保住他的曾孙子,我会怕和秀英同归于尽?看到她为别的男人生了儿子,我当时就不想活了!”

  言罢,徐耀还又轻轻摸了摸英俊脸颊上的枪疤,暗道:“超越小妖,谢谢你给我留下的这个纪念,这一次,我无论如何要找你新帐老帐一起算!秀英就算从了你,我又要把她拉回来,就算得不到她的心,我也要得到她的人!”

  …………

  洪仁玕的叮嘱有一点说错,吴老买办想要曾孙子不是快想死了,是快想疯了!恰好就在同一个时间段里,吴超越派人给身在上海孤岛的吴健彰捎来了一个喜讯,说是自己的正妻杨玉茹肚皮争气,又给自己生了一个——漂亮女儿!结果听到这个好消息,吴老买办当场就高兴得哭出了声来……

  “为什么又是曾孙女?为什么又是曾孙女?老夫想要曾孙!想要曾孙啊!老天爷啊,你为什么就偏偏不给老夫一个曾孙子?只要能有一个曾孙子,老夫就算拿这条老命换,我也心甘情愿啊!!”

  更巧的是,吴老买办痛哭彻夜了几天过后,英国新任驻沪领事普鲁斯派人与吴老买办取得了联系,交涉说上海租界里中国难民已经超过了五十万,严重的人满为患,治安败坏到惨不忍睹的地步,土地和粮食都不堪重负。所以普鲁斯决心安排巡捕房把一部分难民驱逐出租界,要求清军方面提供帮助,防止被驱逐出租界的难民回流。

  顺便交代一句,吴超越的老朋友前任英国驻沪领事阿礼国,已经升任了英国驻日特命全权公使兼领事。

  既然是买办嘛,吴健彰当然是毫不犹豫的就向上面报告了普鲁斯提出的要求,征得了两江总督何桂清和江苏巡抚薛焕等大佬点头后,吴老买办又马上安排清军保护租界,防止被驱逐出租界的华人重新溜回租界。对此,也有人小心翼翼的向吴老买办提出疑问道:“吴大人,那些被赶出租界的百姓怎么办?上海被长毛重重包围,百姓没了租界容身,长毛又乘机杀来,他们怎么办?”

  “老夫管不过那么多了。”

  吴老买办十分无奈的回答道:“洋人不准他们再呆在租界里,何制台和薛抚台他们又点了头,老夫能有什么办法?这时候我们敢得罪洋人吗?难道你要老夫象叶名琛一样,被洋人抓到印度去活活饿死?”

  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恶贯满盈的吴老买办绝对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因为他的这个决定…………

  “滚!滚!滚!这个菜市场从今天开始取消了,这里所有的人都滚出租界,再不许回来!滚!滚!”

  如狼似虎的吼叫声中,穿着制服的巡捕挥舞着警棍,冲进了一个主要顾客是贫苦百姓的租界菜场,又打又砸又掀摊子,粗暴驱逐在这里谋生的菜贩和聚居在周围的穷苦百姓,喧哗震天,哭声不断。

  一个年轻女子的菜摊也遭了殃,摊子被砸得粉碎,白菜萝卜被巡捕踩成稀烂,还有菜摊后那年轻女子和她儿子居住的矮小草棚,也被巡捕推倒砸碎,穿着补丁布衣的年轻女子和她的儿子,也在巡捕的殴打驱逐下,带着少得可怜的行李被迫离开了租界。

  还没满四岁的儿子在年轻女子的怀中哭泣,年轻女子抱着孩子在难民人流中艰难的前进,年轻女子细看之下其实十分清秀的脸庞上神情坚毅,然而眼中却还是忍不住有委屈的泪花闪烁,安慰着被吓坏的儿子,年轻女子的声音中尽是哽咽……

  “念越,是娘不好,是娘连累了你,本来你可以比任何孩子都过得好,可因为娘的连累,你有家不能回,有亲不能忍,是娘亲害了你啊。”(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