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七十九章 碰碰运气如何?

第二百七十九章 碰碰运气如何?

  杨秀清派出的太平军特工队首领叫王正山,湖南永州人,山民出身,虽然没参加金田起义,却也是最早加入太平天国的湖南籍将士,也正因为如此,王正山一度对杨秀清派遣自己化装成普通百姓潜往上海十分抵触。还有杨秀清精心挑选出来安排给王正山的十二名好手也是如此,全都不是很愿接受这个任务。

  不愿接受这个任务的原因不是王正山等人贪生怕死,自打在永州加入太平军开始,王正山就没把自己的性命放在心上过,抵触的原因是杨秀清为了安全起见,亲自下令要王正山等人全部剃掉耳旁鬓毛。——蓄辫子的满清男子是没有鬓毛的,鬓毛是人身上最难长的毛发,剪掉辫子蓄发的太平军将士的鬓毛长短,就直接代表了加入太平军时间的长短,也是几乎所有太平军老兄弟的骄傲,王正山等杨秀清心腹自然不愿放弃这个骄傲。

  最后,还是在得知自己一行人这次去上海的真正目的是抓捕吴超越的唯一儿子,恨超越小妖恨得蛋疼的王正山等人才欢天喜地的接过命令,并在杨秀清的面前发下重誓——那怕牺牲所有队员,也一定要把超越小妖的儿子抓回来,凌迟活剐给韦昌辉等太平军牺牲将士报仇雪恨!

  “记住!除了陆顺德之外,绝不能再让任何人知道超越小妖的儿子目前就在上海民间!清妖那边如果知道,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抢在你们前面找到那个小孽种!”

  带着杨秀清的密令和细心叮嘱,王正山和徐耀、叶荷花等一行十五人第二天便乘船出发,走水路先到镇江再进运河南下苏州,而苏南一带除了上海之外已经全部被太平军控制,王正山一行人一路畅通无阻,连船都用不着下,直接就赶到了目前松江太平军主力所在青浦城,与松江太平军的主帅陆顺德取得了联络。

  得知有机会抓捕吴超越隐藏在上海民间的唯一儿子,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的陆顺德当然也是狂喜过望,当即表示不惜一切代价帮助王正山等人办成此事,不但马上帮助了王正山等人剃发易服,化装成普通百姓,安排潜往上海的路线和联络办法,还把太平军此前安插进上海租界的细作和好不容易争取过来的几个清军内线,也全都告诉给了王正山等人,并早早就给王正山等人安排好了专门负责接应的军队。

  再然后,靠着松江太平军的帮助,化装成逃难百姓的王正山等人很轻松的就摸到了上海近郊,然而也是到了这个时候,自信满满的王正山等人才十分傻眼的发现,上海这里包括郊区都已经是人满为患,到处都是人山人海,人口的密集程度是他们前所未见。而要想在这么多百姓难民之中找到从没见过的周秀英母子,无异于就是大海捞针,难如登天。

  原本还胸有成竹的徐耀也有些傻眼,在杨秀清面前交代时,徐耀故意隐瞒了一个重要细节——就是他三个多月前在上海与周秀英见面时,周秀英正在向批发蔬菜的外地乡农购买蔬菜,所以徐耀早就断定周秀英很可能是以菜贩身份隐藏在上海租界之中。

  徐耀故意隐瞒的目的当然是想抢这个大功劳,还有亲手抓捕心上人周秀英,然而徐耀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公共租界里的英国人竟然会突然动用巡捕房大量驱逐难民离开租界,还不再允许中国人随意出入租界,这不但给徐耀进入租界找到周秀英母子增加了巨大难度,周秀英母子目前是否还在租界也成了一个问题。

  对太平军特工队来说还好,洋人和清军并没有彻底禁止普通百姓进出租界,手里又拿着杨秀清拨给的大把行动经费,化装成太仓小地主的徐耀等人还是比较顺利用银子买到了进入租界的机会。而好不容易进到了租界之后,徐耀也终于对叶荷花和王正山等人说了实话,道出了周秀英在租界里很可能靠贩菜为生的重要情况,然后马上与叶荷花兵分两路,逐个搜寻租界里的大小菜场,寻找周秀英母子的下落。

  大海捞针一般的搜查注定只是无用功,跑遍了租界里的大小菜场,还连流动摊贩都没放过,徐耀和叶荷花始终还是一无所获。同时在与此前潜入上海的太平军细作取得联系后,徐耀等人又确认了一个十分无奈的消息——洋人巡捕在大量驱逐难民离开租界时,的确捣毁了不少专门给穷苦百姓做生意的菜场,周秀英母子谋生的菜场很可能就是其中之一。

  “完了,看来很可能是我们的运气不好,周秀英那个叛徒有可能已经被洋人赶出租界了,我们要想找到她,只能是到外面去碰碰运气了。”

  “到租界外面去找?你要我们的命?租界外有多少难民,难道你不知道?十几个人在几十万人里找一个女子,找到头发白了恐怕也找不到吧?”

  低声商议下一步行动计划的时候,此前潜入租界的太平军细作又报告了一个重要情况,道:“各位大人,如果你们一定要找到那个菜贩,或许还有机会?近来租界里有传言,说是洋人商人联合请愿,要求洋人领事重新开放租界,允许外面的难民再住进租界。”

  “洋人疯了?一会把难民往外面赶,一会又要让难民重新住进来,这么瞎折腾干什么?”王正山疑惑问道。

  “因为用工的工钱问题。”细作答道:“此前租界里人多的时候,洋人无论雇工人做什么,都可以把价钱压到最低,现在租界里的人少了,能留在租界里的百姓也多多少少有点银子,所以工钱就涨了上去,还有租界里人少后,生意也受到了不少影响,洋人商人当然不干,所以就联合起来请愿,要让外面的百姓重新住回来。”

  王正山和徐耀等人一听大喜,当即放弃了去租界外大海捞针的蠢办法,决定继续留在租界,一边让细作仔细打听这个消息的真假,一边严密监视周秀英曾经出现过的那个蔬菜批发码头,耐心等候奇迹出现。

  太平军细作的消息很准,因为商业利益受到了影响,租界里的各国洋商确实找到了英国驻沪领事普鲁斯抗议,要求普鲁斯收回不再接纳难民的禁令。而普鲁斯是既碍不过同胞的面子,又收了一点贿赂,便很快就改变了主意,联络各国领事商议再次开放租界取得通过,任由中国难民自由出入租界和定居,同时也要求上海清军不再封锁租界。(非夸张,历史上上海租界确实出现过这样的反复。)

  “瞎折腾!”

  收到了普鲁斯的通知后,吴老买办嘀咕了一声,只好又来找到何桂清和薛焕等两江大佬禀报情况,好在何桂清和薛焕等人也对上海城外人满为患的情况十分头疼,马上就让清军解除对租界的封锁,汹涌的人潮顿时重新涌入了租界,身份敏感的周秀英母子当然也在其中。

  对王正山和徐耀等人来说十分不走运的是,重新回到了租界之后,周秀英靠着一手做鱼菜的好手艺,十分幸运的在租界的一家中餐馆里找到了一份工作,也带着儿子直接住进了这家餐馆的后厨里,再没有回到曾经谋生的菜市场,无意中躲过了被徐耀等人迅速发现的劫难。

  周秀英也有不走运的地方,因为她的容貌过于标致,还有她儿子不幸继承了吴超越的独特干瘦相貌,徐耀等人在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后,终于还是在周秀英曾经谋生的菜场里,找到了周秀英曾经的一个邻居,知道了周秀英目前的一些重要情况。

  “地道的青浦口音?二十三四岁,长得很标致,还带着一个四岁左右大的儿子?你们说的,该不会是吴秀英吴嫂子吧?她儿子叫吴念越那个吴嫂子?”

  “对对对,就是她,这位大婶,我们找的就是吴秀英!”徐耀大力点头,心中狂喜之余也十分泛酸,“为什么要化名姓吴?还把你儿子起名叫吴念越,你就那么想念那个奇丑如猪的超越小妖?”

  “说起吴嫂子,她可是个倔强的人,明明长得那么漂亮,想要赚银子有的是办法,可她就是不干,有个外地来的财主想把她买回去做妾,还保证让她和她儿子天天吃香喝辣,她都不答应,宁可一个人拉扯儿子吃糠咽菜,也不愿做对不起她男人的事……。”

  “大婶,吴秀英她现在在那里?我是她亲戚,我一定要找到她。”

  徐耀一边很酸的打断了周秀英的邻居,一边把一块银圆递给了那卖菜大婶做为感谢和收买。然而很可惜,那卖菜大婶虽然欢天喜地的收下了徐耀的银圆并感激不尽,却又说道:“这位老爷,不是我不想告诉你吴嫂子现在在那里,是我真不知道。我只知道洋人巡捕赶我走的时候,她的菜摊和草棚也被砸了,依稀只看到她抱着儿子哭着走了,后来就再没见过她。这次洋人又让我们回来,也没见她的影子,她的摊位也被其他人占了,估计她不是已经离开了上海,就是去干别的营生去了。”

  周秀英不可能离开上海!这点很有头脑的徐耀完全可以肯定,一是因为周秀英的特殊身份注定了她只有在租界才比较安全,二是因为以周秀英的容貌长相,带着一个四岁大的孩子离开上海去其他地方等于就是羊入虎口,安全根本无法保障,惟有留在勉强还有一点治安的上海,周秀英才也可能保证她和她儿子的安全。

  此时此刻,同为本地人的徐耀也就在寻找周秀英的过程中发挥了巨大作用,在已经知道周秀英化名的情况下,徐耀很快就说服了王正山拿出大把银子,联络和收买租界里的帮会地头蛇,让他们帮着寻找周秀英的下落…………

  …………

  幼小的吴念越守在厨房门口,一边偷偷闻着厨房里发出的香味,一边渴望的看着正在工作的母亲,肥大的鲤鱼则在周秀英粗糙了许多的手中迅速脱去鳞片,清洗加工,又在熟练的刀工下逐渐变成了松鼠形状,周秀英也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某人在码头上对自己放出的豪言…………

  “买!我全买!我买了给双刀会的弟兄加菜,不管有多少我都买!”

  回想到了这句话,周秀英沾着汗水和鱼血的俏丽脸庞上又不由浮现出了一丝温暖笑意,轻声喃喃,“土财主,暴发户,你再有钱又能怎么样?你的亲生儿子,还不是连一条鱼都吃不起?”

  果不其然,当鲤鱼入锅下料,迅速的香味四溢之后,吴念越果然抬起了鼻子大力嗅闻,脏兮兮的小手指头还忍不住放进了嘴里吮吸,满脸想吃可又不敢开口的模样。周秀英见了心疼,便说道:“念越,乖,站一边去,别碍着别人进出,等娘领了工钱,就给你买馒头吃。”

  “娘,我想吃肉包子,我还是去年才吃过一次。”吴念越可怜巴巴的说道。

  周秀英的鼻子泛酸,强笑骂道:“好,但只买一个,谗猫。”

  吴念越大声欢呼时,厨房外传来了苏婶的声音,“念越,剩菜下来了,有鸡屁股。快,不然就没你的份了。”

  听到这话,刚满四岁的吴念越马上象一只小猴子一样的冲了过去,周秀英则抹了一把眼泪,然后赶紧把已经做好的松鼠鱼装盘。这时,通知吴念越去抢剩菜的苏婶走了进来,压低了声音对周秀英说道:“吴嫂子,你是不是惹了什么人?”

  “我惹了什么人?我惹谁了?”周秀英很疑惑的问道。

  “刚才有几个象是流氓的人,到我们店里来打听你。”苏婶压低了声音说道:“后来那几个流氓还到厨房门外鬼鬼祟祟的看了许久,然后就走了,吴嫂子,你可要小心。”

  毕竟是带过兵的人,周秀英的脸色当场就有些微变,赶紧谢过了苏婶的好心提醒,然后找了个借口出门,到大堂里观察了一番,结果让周秀英大惊失色的是,大堂门前,果然正有一个流氓模样的人守着,见周秀英出来,那人赶紧缩身躲出了门外。

  “好象真是冲着我来的?这些流氓到底是想干什么?”

  汗水出现在周秀英光洁的额头上,焦急之下,周秀英又赶紧跑到了后门院墙处,跳到高处向外张望,结果让周秀英更加心惊肉跳的是,后门的院墙外,果然也有一个流氓模样的人守着!周秀英的心里也马上闪过一个念头,“这地方不能呆了。”

  得出了这个结论,周秀英再不迟疑,马上冲到了存潲水的地方,一把抱起被其他小孩打哭的吴念越,打开后门直接就冲了出去。结果苏婶等厨房工人当然是惊讶大叫,守在后门外的那个流氓也马上拦住周秀英,喝问道:“站住!那里去!”

  回答那流氓的,是周秀英突然跳起扫出的一脚,一脚把那流氓踢翻后,周秀英抱着吴念越快步就往跑,还很聪明的一边大跑一边大喊,“救命!救命!抢孩子!有人要抢我的孩子!”

  很可惜,周秀英的叫喊虽然成功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然而当周秀英抱着吴念越冲到巷口时,却又无比震惊的看到——徐耀正带着一群人冲了过来!

  被迫无奈,周秀英只能是掉头逃回巷中,然而此时此刻,不但被踢倒那个流氓已经站了起来重新拦住了去路,此前守在大堂门外的另一个流氓也穿过饭店冲进了巷中,亮出斧头拦住了周秀英的去路。

  后悔忘记带一把菜刀的同时,周秀英很能决断的向那两个满脸狞笑的流氓问道:“抓住我,你们能得到多少银子?我给你们十倍!”

  “啥?”两个流氓一惊。

  “看到没有?”周秀英一亮正在哇哇大哭的吴念越,飞快说道:“他的太爷爷,就是现在上海最有钱的吴健彰吴道台,放我走,带我和孩子去见吴健彰吴道台,你们要多少银子都行!”

  两个流氓当然不信,而乘着两个流氓稍微动摇间,周秀英已经再次踢飞了流氓手中的斧头,抱着吴念越直接冲了过去,两个流氓动作稍慢,仅仅只是撕下了周秀英的一片衣服,周秀英再次侥幸突破他们的封锁。

  “救命!救命!”

  也是周秀英的运气,当她冲到巷口的另一头时,恰好有几个租界的巡捕巡逻路过,周秀英如见救星,赶紧大喊道:“捕爷!捕爷!救命!有人要抢我儿子,抢我儿子!”

  几个巡捕还算对得起他们工部局开给他们的薪水,听到周秀英的叫喊就跑了过来查看情况,见到已经追到近处的徐耀等人,巡捕还拦住了盘问,徐耀很聪明的马上拿出一袋银圆递给那几个巡捕,巡捕接过掂了一掂后,也就装做没看到直接走了。然而对徐耀来说很可惜,同样机警聪明的周秀英已经抱着吴念越跑远了。

  “那女人抢孩子!抓住她!抓住她!”

  倒打一耙的呼喊间,徐耀带人急追,结果之前那两个流氓却冲了过来,一把拉住了徐耀伸手,说道:“银子,说好的,发现她,马上给三十银圆。”

  一摸腰包,徐耀这才想起已经把银子给了巡捕,便一甩手说道:“先欠着,反正你们老大认识我,不会少了你们的。”

  说罢,徐耀带着人又追周秀英去了,那两个流氓则满肚子火气的留在了原地,骂道:“嘉定瘪三!过了老大的手,能分给我们三块银元算是不错了。”

  “喂,老四,你说刚才那个娘们说的,到底是真的假的?她抱着那个孩子,是爽老太爷的曾孙子?”

  “怎么可能?爽老太爷的曾孙子,怎么可能在那个娘们手里?”

  “如果是真的怎么办?如果是真的,咱们把消息告诉给爽老太爷,别说三十块银圆了,三百块银圆,三千块银圆都有希望啊!你难道没听说过,爽老太爷就现在当湖北巡抚那一个孙子,他孙子还到现在还没给他生曾孙子?”

  “要不,咱们去碰碰运气如何?”(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