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八十章 但愿是真的

第二百八十章 但愿是真的

  “呜哇!呜哇!呜哇!呜哇!”

  无缘无故的,也不知道是那里飞来了几只乌鸦,吃错了药一样的在江海关衙门的房梁上不停的惨叫,被人赶也不走,飞上天打个转就又落下来继续叫嚷,让正在衙门里办公的吴老买办心情万分不爽,核算关税收入时还难得出了次错。

  “呸!丧气星!”

  对着乌鸦叫嚷的方向重重唾了一口,颇为迷信的吴老买办打定主意,决心今天晚上一定要拿南方转运来的柚子叶洗个澡,彻底去去晦气!

  晦气缠到吴老买办身上,吴老买办倒是不怕,倘若连累到吴老买办唯一那个得意孙子,吴老买办可就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的确很邪门,突然竟又飞来几只乌鸦,在海关衙门的上空盘旋不休,呜哇呜哇的怪叫不断,然后其中一只乌鸦居然还落在吴老买办签押房房门正对面的院墙上,冲着吴老买办大叫不断,仿佛就好象在对吴老买办说着什么一样。然而很可惜,吴老买办不但没领这个情,还很火大的冲亲兵吩咐道:“去,开枪,打死那只丧气星!”

  “开枪?”亲兵有些傻眼,忙说道:“老爷,你真要开枪?这里可是海关衙门。”

  正在气头上的吴老买办得亲兵提醒,这才想起在堂堂江海关衙门开枪打鸟,的确影响相当不小,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各方误会。稍压住了怒气后,吴老买办正要改口用其他办法收拾那只不吉利的倒霉乌鸦,不曾想门外却突然有下人来报,“老爷,江海关衙门外面来了两个男子,自称是租界小八股党的人,请求见你。”

  “小八股党?”

  吴老买办回忆了许久才想起这个小帮派,也隐约想起这个小帮派的头目姓叶,好象还是青帮的第二十代弟子,在道上的地位与自己差距遥远,所以吴老买办难免有些疑惑,随口说道:“叶丹山来找老夫干什么?带来了多少礼物?”

  “回老爷,不是叶丹山亲自来,是他的两个手下。”下人如实回答道:“也没带什么礼物,空着手来的。”

  “哈!”吴老买办直接笑出了声音,道:“两个小瘪三也敢空着手来拜见老夫,真当老夫退出江湖后就可以随便作贱了?去告诉那两个小瘪三,叫他们滚回去找叶丹山领家法,再叫叶丹山三天之内给老夫一个交代,不然老夫灭了小八股党。”

  下人领命而去时,盘旋在海关衙门上空的乌鸦却叫得更凄厉更密集了,吴老买办心中窝火,立即命人取来弓箭弹弓等物打鸟,还亲自抢过了一把弹弓对着乌鸦发弹。然而就在吴老买办亲手打乌鸦打得不亦乐乎的时候,之前那个下人却又来到了吴老买办的面前,畏畏缩缩的说道:“老爷,那两个小瘪三不肯走,还说他们知道你曾孙子的下落,还说你曾孙子现在有危险,再不去赶紧去救,恐怕就来不及了。”

  “啥?”吴老买办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还惊讶得打乌鸦的大事都忘了,放下弹弓疑惑说道:“老夫的曾孙子?老夫那来的曾孙子?”

  “老爷,小的也说你还没有曾孙子。”下人如实奏道:“可那两个小瘪三说,他们今天在租界里遇到一个女的被人追杀,那女的抱着一个小男孩,对他们说那个小男孩是你的曾孙子,要他们给你报信,他们觉得奇怪,就来这里给你报信了。”

  “怎么可能?”吴老买办晕头转向,又下意识的生出了一个念头,“难道说,小兔崽子在外面乱搞,歪打正着给老夫生了一个曾孙子?不可能啊,小兔崽子如果真在外面把什么女人的肚子搞大了,肯定会收房啊?老夫那个孙媳妇,可是个懂事的闺女。”

  百思不得其解,又万分的好奇,吴老买办终于还是下令召见了那两个小八股党的小流氓,结果那两个小流氓被领到了吴老买办的面前后,也马上就一起跪下磕头,战战兢兢的说道:“小八股党后辈阿四,阿美,叩见江湖前辈爽老太爷,老太爷万福金安。”

  “起来吧。”吴老买办随口吩咐道:“也用不着叫什么爽老太爷,老夫早就金盆洗手了,叫道台老爷。”

  “是是,谢谢爽老太爷,谢谢爽老太爷。”

  两个小流氓连连磕头,蠢蠢的回答,然而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后,抬头看清楚了吴老买办的容貌模样后,两个小流氓却不约而同的发出了一声惊叫,“啊!”

  “啊什么啊?”吴老买办威严喝问。

  两个小流氓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先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才异口同声的惊叫道:“爽老太爷,那个小孩说不定真是你的曾孙子!”

  “叫道台老爷!”吴老买办神情威严的强调,又喝问道:“还有,你们为什么说那个小孩说不定真是老夫的曾孙子。”

  “回道台老爷,因为那个小男孩和你长得太象了,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一个小流氓如实回答,另一个小流氓也拼命点头,说那小男孩和吴老买办简直就是长得一模一样,染色体相当强悍到硬是把干瘦丑脸遗传给了儿子孙子的吴老买办一听也来了点兴趣,忙说道:“快把事情说说,到底是什么情况?”

  “回爽老太爷,是这样,前几天有几个外地来的人找到了我们小八股党,给我们叶老大送了五十银圆,要我们小八股党帮他们找一个叫吴秀英的女子,说不管谁找到那个女子,就给谁三十银圆,另外再送我们叶老大一百银圆……。”

  “他们说,那个女子叫吴秀英,带着一个四岁左右大的儿子,曾经卖过菜,会功夫,她儿子叫吴念越,哦,对了,他们还说那个女子是地道的青浦口音。”

  大概介绍了徐耀找小八股党帮忙的经过后,两个小流氓又畏畏缩缩的把他们找到目标的经过大概说了,又鬼扯说那女子向他们求救之后,他们本来想帮那女子带着孩子逃命,可是徐耀等人追了上来,那女子就先带着孩子跑了,然后他们就赶紧来给吴老买办报信告警了。

  两个小流氓陈述事情经过的时候,吴老买办一直没有插话,心里也越听越是觉得古怪,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花大价钱找一对姓吴的母女,更不明白那个叫吴秀英,为什么会说她怀里那个小男孩子是自己的曾孙子?那个小男孩还为什么据说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

  狐疑的盘算着,吴老买办又随口问道:“那个女子长什么模样?”

  “大概有这么高,很苗条,也长得很漂亮,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模样。”

  两个小流氓努力的描绘和比划那女子的身高模样,然后一个小流氓又突然想起一件大事,忙补充道:“对,爽老太爷,那些找这个女子的人,还说这个女子有可能还会叫周秀英,叫我们……。”

  那个小流氓补充的话还没说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江湖老前辈吴阿爽爽老太爷,已经扑了上来,亲自掐住了他的脖子,红着眼睛大吼大叫道:“周秀英?!你确定那个女子还可能叫周秀英?!”

  小流氓脸色苍白的点头,吴老买办却是把嘴巴张到了几乎脱臼,脑海中彻底一片茫然,暗道:“如果那女的就是周秀英,那小孩子,说不定真是老夫的曾孙子啊!小兔崽子,对周秀英那个漂亮丫头可是一直都念念不忘啊!”

  得出了这个结论后,吴老买办马上就象发疯一样的吼叫了起来,“快,给老夫备轿,去租界,带上老夫所有的亲兵去租界!再有,去告诉邓嗣源,叫他马上派两个哨的团练去租界,带短枪穿便装,马上去租界和老夫会合!”

  亲兵随从匆匆去准备后,吴老买办又随手揪过一个流氓,红着眼睛冲他吼道:“去告诉叶丹山,马上带上他所有的人去救那个女的和她儿子,救出了人,什么都好说,老夫绝对亏待不了他!那个女人的儿子如果掉一根毛,小八股党的人一个都别想活!老夫把你们全部装进麻袋,扔进黄浦江喂鱼!还连你们全家都不放过!”

  那小流氓魂飞魄散的答应,连滚带爬的冲回去报信,吴老买办则又冲着他的背影吼道:“顺便告诉租界的其他帮派,谁能找到那女的和她儿子,安安全全的送到老夫面前,老夫赏他三万银圆!”

  小流氓忙不迭的答应,连滚带爬间冲得更快,吴老买办则又一揪另一个小流氓,冲他吼叫道:“给老夫带路,只要能带老夫找到那个女的和她儿子,老夫包你全家下半辈子不愁吃喝!”

  另一个小流氓赶紧连连点头,吴老买办则一边吼叫不绝的催促亲兵和随从赶紧准备,一边兴奋得连连搓手,口中念念有词,“但愿是真的,但愿是真的!一定是真的,一定是真的,是那小丫头就一定是真的!”

  “乖曾孙啊,你可一定要挺住啊,一定要等我,太爷爷马上就来救你,太爷爷马上就亲自来救你了!”

  很巧,就在吴老买办连滚带爬的冲上轿子的时候,一直盘旋在海关衙门上空怪叫的鸦群也不知道是不是又吃错了药,竟然怪叫着突然展翅飞走,还一下子就飞得干干净净。正在上轿的吴老买办见了奇怪,忍不住又在心里说道:“难道真是来给老夫报信的?但是老天爷派不吉利的乌鸦来给老夫报信,这是什么鬼?”

  疑惑之余,吴老买办屁股还没坐稳就已经大吼大叫着催促了起来,“快!快!去租界!快!快啊——!”

  吴老买办也是一个很精细的人,催促轿夫疾行间,仍然没忘了派人先行赶往租界,联系相当于租界市政府的工部局,让工部局对即将发生的事装做没看见,又派人回家取来银子紧急送往租界,贿赂工部局的大小掌权人。同时心狠手辣的吴老买办为了自己宝贝孙子的仕途前程,还生出了这样的心思…………

  “如果真是周秀英和老夫的曾孙子,那就把周秀英干掉!老夫可不想让一个反贼女人连累老夫的宝贝孙子!”

  …………

  与此同时,可怜的周秀英母子也已经被太平军特工队逼到了绝境。

  靠着巡捕的暂时阻拦,侥幸拉开了与徐耀等人的距离之后,周秀英本可靠着对地形的熟悉顺利甩开追兵,无奈怀里面抱着儿子,周秀英的速度无法达到最快,也就没办法彻底甩开追兵。而随着体力的下降,还有沿途各种不断的意外阻拦,周秀英和徐耀等人的距离还有逐渐缩减的趋势,被迫无奈之下,周秀英只能是冒险冲进了一家茶庄刚好打开的后门,向打开后门的伙计跪下,哀求道:“先生,救救我,有人在追杀我,我和我儿子都有危险,求你让我进去躲一躲。将来我一定报答你,一定报答你。”

  周秀英的运气还算不错,打开后门的伙计心肠颇好,见后面真有人在追赶,便马上关上了后门,低声对周秀英说道:“快跟我来,我带你去找地方躲一躲。”

  周秀英忙不迭的感谢间,那伙计则把周秀英领到了后院堆放杂物的角落处,让周秀英母子藏进了杂物之中,还找来了东西把周秀英母子完全盖住,周秀英大口大口的喘息间,也赶紧安慰儿子,让吴念越不要哭泣,不要发出声响,好在吴念越一向对周秀英言听计从,虽然心里怕到了极点,却也忍住了饥渴没有出声。

  但也很遗憾,周秀英藏进这家茶庄的动作还是被徐耀等人看到,虽然那好心伙计一再坚持说没人进来并拒绝开门,徐耀等人也没敢强闯进来抓人。只是聚在了一起匆匆商议,然后徐耀还出了一个十分恶毒的馊主意,说道:“围住这个茶庄,我去找租界里的帮会,这家茶庄不是洋人开的,绝对不敢得罪租界里的帮会,让帮会逼他们交人。”

  决定了这么做,王正山等人秘密包围了那家茶庄后,徐耀很快就在小八股党的堂口里找到了小八股党的老大叶丹山,许下重金请叶丹山出面弹压那家茶庄。结果叶丹山虽然一口答应,却又表示一定先拿到银子,徐耀无奈,只好匆匆返回住处带来现银,浪费了不少时间才把叶丹山给请动。

  徐耀的主意也非常有效,叶丹山带着帮会打手大模大样的来到那家茶庄后,那家倒霉茶庄的老板害怕小八股党报复,果然没敢阻拦,一口就答应了让徐耀等人进去搜人,同时那个好心帮助周秀英母子的伙计,还被小八股党的流氓揪到了一旁毒打,逼他交代周秀英母子的下落。

  好心伙计还在迟疑是否出卖周秀英母子时,徐耀、叶荷花和王正山等人就已经冲进了那家茶庄不算太大的后院,一边寻找周秀英母子的下落,徐耀还一边得意的狞笑说道:“秀英妹子,出来吧,别躲了,你跑不掉了。”

  “周姐姐,出来吧,我们是姐妹,有什么话可以坐下来好好说,你放心,我们不会为难你的,更不会伤害你的儿子。”

  叶荷花也声音温柔的说道:“出来吧,东王万岁说了,你和你的儿子到了天京,他保证你们会过得非常好,他也会象对待亲生儿子一样,对待你的儿子,不会让他吃半点苦,受半点罪。”

  说着漂亮话引诱着,王正山和叶荷花等人也终于注意到了周秀英母子藏身那个角落,注意到了那堆密集得有点不寻常的角落,当下王正山等人一边持枪包围那个角落,一边由叶荷花出面说道:“周姐姐,你躲在这里对不对?出来吧,别逼我们动手,我还想和你继续做姐妹。”

  “秀英,出来吧。”徐耀也得意的微笑说道:“放心,虽然你被别的男人玷污过,还生了儿子,但我不会嫌弃你的,永远不会嫌弃你的。”

  “还是被发现了。”周秀英捂住儿子的嘴,眼泪滚滚,暗道:“怎么办?自杀或许还来得及,可念越怎么办?假洋鬼子,我对不起你,为你生了儿子,却没办法保护他,保护你的亲生儿子……。”

  这时,已经做好了充足准备的王正山一努嘴,那边的徐耀会意,立即伸手去扯遮掩周秀英母子的空麻袋,十几柄左轮枪黑洞洞的枪口,也早就对准了那堆杂物……(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6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