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小念越的奇遇

第二百八十二章 小念越的奇遇

  自打记事开始,小念越对生命的最大印象就是饥饿,时常吃不饱,时常因为吃不饱而哭泣,也时常因为饥饿的哭泣,让母亲也陪着吴念越一起流泪。

  “念越,是娘不好,是娘亲连累了你,不然的话,你那能用得着过这样的日子?”这是母亲在饮泣时最常说的一句话,一直让小念越印象深刻。

  让小念越印象深刻的还有一件事,有一次,母亲抱着小念越在一座很大很大的宅子外面转了许久,嘴里一直念叨,“进去?还是不进去?爷爷会把我们母子怎么样?会不会杀了我灭口?念越会不会被我牵连?”

  盘桓了很久,母亲终于下定了决心,抱着小念越大步走向那个大宅子的大门,然而就在这时候,街道上却突然冲来了一大队官差,母亲赶紧抱着小念越躲避后,那队官差直接冲进了那座大宅子的大门。小念越还清楚记得母亲当时很惊讶说了一句,“难道爷爷出事了?!”

  后来,小念越看到官差从那座大宅子里抓走了什么人,又隐约记得娘亲向旁边的人打听,说有什么人犯了什么事,被什么什么抓了,但当时年纪实在太小,小念越很难再记得具体详情,只模糊还记得母亲当时又说了一句,“不能再连累爷爷了。”

  再后来,随着年龄的成长,小念越能够记住的事和知道的事也越来越多,除了对饥饿和寒冷的印象更加深刻外,小念越知道了他和母亲居住的地方是叫上海,知道了她母亲是靠贩卖蔬菜挣钱买粮,也知道了自己家里很穷很穷,母亲一直很累很累,同时小念越也对一件事非常奇怪。

  “娘,为什么别的孩子都有爸爸,就我没有?我爸爸在那里?”

  母亲一直拒绝回答小念越这个问题,还是在有一次,小念越被其他小孩子欺负,被骂成没爹的野种后,小念越委屈得嚎啕大哭时,母亲才抱着小念越流泪说道:“念越,你有爸爸,你爸爸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可他在得很远很远,你没办法见到他。等路上太平了,娘一定想办法带你去见他,一定让你见到你的爸爸。”

  小念越很懂事,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有爸爸却见不到,却还是相信母亲一定能让自己见到爸爸,也乖乖的帮着母亲整理菜摊,才三岁就能用稚嫩的声音和顾客讨价还价,用瘦弱的小手搬运沉重的蔬菜。还有一次,在母亲忙碌的时候,小念越还独自一人洗完了泡在木盆里的衣服,母亲开心得抱着小念越又亲又吻,直夸小念越懂事,还奖励给了小念越一个肉包子,让小念越第一次尝到了鲜肉包子的美味,也让小念越吃得差点连舌头都咽进了肚子。

  “要是天天能吃肉包子就好了。以后我见到爸爸的时候,爸爸要是也能买一个肉包子给我吃就好了。”

  小念越幼年时相对平静的记忆在菜摊被砸时戛然而止,被迫与母亲离开了那个四处漏风的草棚后,离开了上海租界后,小念越就过上了更加穷苦饥饿的日子,如果不是娘亲还会打鱼,还有一点微薄的积蓄,小念越或许就已经饿死在了租界外面。

  终于再回到租界后,小念越又过上了几天的好日子,跟着母亲住进了一个饭馆的后院,虽然还是吃不饱,可一日三餐勉强有了一些保障,运气好的话,小念越还能在潲水桶里捞到一点残羹剩饭打牙祭,只可惜小念越太小,抢潲水的小孩太多,小念越从来就没能吃到一次鸡屁股。

  “为什么那些孩子都要抢鸡屁股吃?难道鸡屁股比肉包子还好吃吗?等我长大了有力气了,一定要拣一个鸡屁股吃!”

  相对平静的记忆再一次戛然而止,小念越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追着自己和母亲不放,为什么那些人口口声声都要带母亲和自己走,母亲又为什么坚持拒绝?

  小念越更不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会突然打起来,还似乎是为了自己打起来,打得那么狠那么激烈?从小见惯了流氓打架和市井争斗的小念越还在这一天,第一次看到了斧头砍开脑袋,第一次看到了子弹射进人体的惨烈场面。

  鲜血飞溅到小念越的脸上身上,有别人的血,也有母亲的鲜血,母亲被人踢翻踩在地下后,小念越又被一个陌生男人勒住了脖子,小念越哇哇大哭,害怕得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也不愿这一切都是争的。

  这时候,一个怪老头突然出现在了小念越的面前,穿着小念越以前只能远远看到的官服,带着许许多多的威武差役。换成以往,小念越根本就不敢站在这些人的前面,因为小念越知道,那一定会挨打挨踢。就象自己和母亲刚重新回到租界时,自己不小心撞到了一个穿着绸缎衣服的男人,马上就被那男人一脚踢得飞了起来,屁股痛了好几天。

  怪老头怪得很厉害,和那个抓着小念越的男人说了一会话后,居然向那个男人跪了下来,哭着喊着爬了过来,还话里话外都是要那个男人放了小念越的意思。

  “男儿膝下有黄金。”

  这是娘经常对小念越说的一句话,解释说是男孩子要自尊自强,不能轻易向别人下跪求饶,小念越不明白那个怪老头一大把年纪了,为什么还要向别人下跪求饶?小念越更不明白,那个男人为什么会把能发出恐怖巨响的东西指住那怪老头的脑袋?娘又为什么会那么紧张?

  会发出恐怖巨响的东西没响,只是发出了一声轻响,那个男人稍微楞神间,怪老头带来威武差役马上就冲了上来,从背后对着那男人连开几枪,还拿各种各样的东西砸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则突然勒紧了小念越的脖子,似乎想要把小念越活活勒死一样。有人赶紧拉那男人的手,那个怪老头则在人群外又哭又喊,“别伤着我曾孙!千万别伤着我曾孙!”

  在被勒断气之前,小念越终于还是被人给救了出来,想要勒死小念越那个男人被活生生的砸成了肉酱,小念越则被迅速交到那个怪老头手里,那个怪老头抱着小念越又亲又吻,哭得眼泪鼻涕都沾满胡须,“我的曾孙!我的宝贝曾孙子!你伤到那里没有?你伤到那里没有?”

  “娘!娘!娘!”

  小念越没理会那个怪老头,只是一个劲的哭着喊娘,还好,母亲很快在别人的搀扶下站了起来,脸色苍白又满身鲜血的站到了小念越的面前。小念越挣扎着想投入母亲的怀抱,怪老头却坚决不放,母亲也虚弱的微笑着对小念越说道:“念越,让太爷爷抱抱你,他是你太爷爷,让他多抱抱你。”

  说完了,母亲又对那怪老头说道:“爷爷,他叫念越,想念的念,超越的越,我没给他改姓,他还是姓吴。”

  小念越疑惑的看那个怪老头,怪老头则激动的催促,说道:“念越,快叫太爷爷,快叫太爷爷。”

  “念越,快叫太爷爷,他是你太爷爷。”母亲也催促。

  小念越有些认生,不敢叫,只是畏缩的看着那怪老头,那怪老头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哭着说,“念越,快叫啊,我是你太爷爷,我是你亲亲的太爷爷,你快叫啊。”

  小念越下意识的摇头拒绝,那怪老头急得大哭,母亲却在旁边劝说道:“爷爷,念越从没见过你,有些害怕,让他先习惯一下,然后我再慢慢告诉他那些事。”

  怪老头忙不迭的点头,却还是不肯放开小念越,也把小念越抱得更紧,小念越心里更害怕的时候,更多的人排着队冲了过来,还有一个男人直接跑到了近前,向那怪老头立正敬礼,那怪老头见了很是欢喜,把小念越向那男人一亮,说道:“邓嗣源,快,带着你们的人,向你们的少将军行礼!看到没有?这就是我孙子的亲儿子,你们的少将军!”

  小念越隐约记得自己见过那男子,记得见到他时,那个男子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走在一支威武军队的最前方。然而小念越没有想到的是,那个男子听了怪老头的话后,竟然马上向他立正敬礼,大声说道:“末将邓嗣源,见过少将军!”

  “见过少将军!”

  那个男子带来的人也全部列队行礼,向小念越行礼,小念越彻底茫然,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那怪老头却是开心得哈哈大笑,说道:“不愧是老夫的曾孙子!不但没被吓住,还这么镇定!好,太好了,我吴家后继有人了!”

  “混蛋东西,还不快见过你们少主子?!”

  怪老头又突然很生气的吼叫了起来,然后怪老头之前带来的人马上全部向小念越单膝跪下,整齐说道:“见过少主子!少主子万福金安!”

  小念越还是茫然无知,怪老头则又不知说了些什么,许多人就马上冲向了小念越之前逃出来的茶庄,怪老头则抱着小念越嘘寒问暖,不断询问小念越想要什么,小念越逐渐回过神来后,也胆怯的说了一句,“我渴,要喝水。”

  “听到没有?你们少主子渴了,马上去准备咖啡牛奶酸梅汤!玫瑰香露莲藕汁!要最上好的!快!再有,马上叫郎中来,给我孙媳妇治伤!”

  怪老头威风凛凛的吼叫,许多人也马上连滚带爬的冲了出去,再等许多小念越之前从没喝过的古怪汤汁放到小念越面前时,旁边的枪声也已经停歇,还有人跑到了怪老头的面前禀报,说道:“禀道台,抓了两个活口,剩下的全打死了!”

  怪老头满意的点头,小念越则象是从没喝过水一样,拼命喝着面前从没喝过的古怪汤水,也打破脑袋都想不到,世上竟然还有这么好喝的水。

  正在包扎伤口的娘突然开口,对那怪老头说道:“爷爷,刚才那家茶庄里,有个伙计救了我们,如果不是他帮我们躲起来,念越肯定就见不到你了。我答应过,要报答他。”

  怪老头听了点头,马上对旁边的人努努嘴,很快的,之前救过小念越母子的伙计就满脸是血的被带了过来,怪老头见了奇怪,问道:“你怎么也受伤了?”

  “回老爷,老板让人进去搜茶庄,那些人抓着我打,要我交代这位嫂子和这位小少爷的下落,我没说,就被打成这样了。”

  听到伙计的回答,正在大口大口喝着酸梅汤的小念越亲眼看到,怪老头的三角眼里竟然直接射出了两道绿光,然后不用怪老头吩咐,一个穿着富贵的胖男人就被拖到了小念越面前,怪老头的手下拳打脚踢,胖男人迅速鼻青脸肿,头破血流,可那胖男人不但不敢还手,还一个劲的磕头求饶。

  最后,还是在那胖男人的牙齿都被打飞了之后,怪老头才指着他说道:“把你的茶庄和里面所有的东西,全都送给救我曾孙的人,这事就算了啦。”

  那胖男人马上磕头答应,那个救过小念越的伙计也激动得向怪老头连连磕头道谢,怪老头则微笑说道:“这是你应得的,以后谁敢找你麻烦,只管来找老夫。”

  救过小念越的伙计更加磕头了,已经快被酸梅汤撑破肚皮的小念越则抬起头来,畏惧的偷看那怪老头,被那怪老头发现后,那怪老头忙问道:“念越,想说什么?饿不饿?”

  小念越下意识的点点头,怪老头忙又问,“想吃什么?熊掌?鱼翅?想吃什么告诉太爷爷,太爷爷叫人给你准备。”

  小念越不知道什么叫熊掌和鱼翅,只是指了指自己记得的一个位置,怪老头二话不说,抱着小念越就往那个方向走,无数的人跟了上来,前簇后拥的保护着怪老头和小念越穿街过巷。平时里小念越看着就怕的巡捕则不但不敢阻拦,还一边冲着小念越和怪老头点头哈腰,一边驱逐旁边的路人打开道路。

  小念越一直指引着怪老头前进,来到了母亲曾经为小念越买过一次肉包子的小包子摊面前,畏惧的对怪老头说,“我想吃肉包子。”

  小念越的话还没说完,怪老头的手下就已经冲了上前去,把满满几大笼的肉包子抬到了小念越的面前,谗肉包子谗了近一年的小念越垂涎欲滴,可是谗得把手指头都伸进嘴里吮吸了,都不敢伸手去拿肉包子。怪老头见了奇怪,问道:“念越,你不是要吃肉包子吗?怎么不吃?”

  “娘说,肉包子很贵。”小念越畏畏缩缩,“我要是吃了这些肉包子,娘付不起钱,她还没领工钱。”

  怪老头放声大笑了,怪老头的手下也个个大笑,然后怪老头才笑着对小念越说道:“念越,放心,只管吃,太爷爷付得钱,这些肉包子你想怎么吃,只要你喜欢就行!”

  小念越还是不敢相信世上有这么好的事,还是在依稀熟悉的包子摊老板上来点头哈腰,对小念越说可以随便吃,小念越才一手抓起一个肉包子,飞快塞进嘴里咀嚼,被烫得呜呜的叫还不肯吐出来。怪老头则心疼万分,赶紧招呼道:“念越,别急,别急,小心别烫着,别烫着。”

  还是在哈了不少气后,小念越才勉强把第一口肉包子咽进肚子里,然后又忍不住说了一句,“好吃,能天天吃就好了。”

  怪老头笑笑,冲那包子摊老板说道:“好吧,既然老夫的曾孙这么喜欢吃你家的肉包子,那你别摆摊了,带上你全家跟老夫走,以后专门给我家曾孙子做包子。”

  包子摊的老板欢喜得冲怪老头和小念越连连磕头,小念越则一边大口大口吃着肉包子,一边疑惑的看着欢天喜地的包子摊老板不明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冲自己磕头?小念越可清楚记得,好几次自己因为在他摊子面前闻香气站得久了,还被他赶走过。

  拳头大的肉包子,小念越一口气吃了三个,又伸手去拿第四个时,怪老头却拦住了小念越,说道:“念越,你不能再吃了,小心别撑着,喜欢吃可以,过一会再吃。”

  “那我,拿在手里行不行?”

  小念越畏惧的问,手里紧紧攥着肉包子,害怕突然被人抢去,还是在怪老头笑眯眯的点头后,小念越才又抓起了一个肉包子紧紧攥着。怪老头见了流泪,说道:“念越,是太爷爷不好,不知道你就在身边,让你吃了许多的苦,是太爷爷不好,是太爷爷不好,太爷爷对不起你……。”

  说着,怪老头还忍不住哭出了声音,小念越见他哭得可怜,便把一个肉包子塞进怀里,伸手去替怪老头擦眼泪,然而小念越没想到的是,怪老头竟然哭得更加伤心,“孝顺,孝顺,我的曾孙真孝顺啊,比你爷爷强,也比你爸爸强……。”

  “我爸爸?”小念越竖起了耳朵,问道:“你认识我爸爸?”

  “你爸爸就是我孙子!我是你太爷爷!”怪老头跺着脚吼叫,“那个不孝的狗东西!给老夫生出了曾孙也不告诉我,让我白操心了好多年!让你受了这么多年的罪!等他回来,看我怎么拿家法收拾他!”

  怪老头突如其来的脾气把小念越吓得不敢再问,好在怪老头发泄了一通后,很快又换回了一幅亲切的笑脸,微笑着向小念越问道:“念越,快告诉太爷爷,你还想要什么?告诉太爷爷,太爷爷全买给你。”

  小念越不敢说话,倒是怪老头突然想起应该给小念越换一身衣服,便赶紧抱着小超越往租界里最好的服装店冲去,路上也不断注意小念越的神情反应。而当经过一家豪华饭店时,小念越轻轻的叫了一声,怪老头慌忙驻步,问道:“念越,怎么了?”

  小念越畏惧的指指那家装饰豪华的饭店,说道:“里面好漂亮,我想进去看看,张叔家儿子进去过,我没有,我想进去看看。”

  小念越万万没有想到的结果是,怪老头不但马上把他抱进了那家豪华饭店,还让人把饭店里的其他人全部赶了出去,只给小超越一个人玩耍,小超越开心的摸这摸那,还对怪老头说了一句,“太爷爷,我想多玩一会可以吗?”

  “念越,你刚才说什么?”怪老头惊喜的大喊问道。

  小念越被吓了一大跳,但还是又畏缩的补充了一句,“太爷爷,我想多玩一会。”

  怪老头直接哭出了声,抱起小念越又哭又喊,“我的曾孙,终于叫我太爷爷了,终于有曾孙叫我太爷爷了。老夫这会就算马上蹬腿,也可以死而无憾了!”

  “念越,你想怎么玩都行!来人,把这家饭店买下来!给曾孙子进租界玩时歇脚用!再去买十个丫鬟,让她们住在这里专门负责伺候我曾孙子!”

  “老爷,这家饭店是比利先生的产业,他可是西班牙领事,恐怕不一定会卖。”

  下人小心翼翼的提醒,换来了怪老头的愤怒吼叫,“比利先生的产业又怎么样?他只要开一个价,老夫就买!”

  小念越不明白怪老头为什么发脾气的时候,饭店外已经进来了好几个金发碧眼的洋人,为首一个戴着高筒礼帽的男子还用娴熟的汉语说道:“吴,你不必花钱,这家饭店我送你的曾孙子了!别忘了,你的孙子和我也是很好的朋友,给他儿子一份见面礼,也是我应该做的事。”

  “可爱的小男孩,快来让叔叔抱一抱,你可以叫我普鲁斯叔叔,我们英国官方,可一直和你曾祖父、祖父、父亲都是最好的朋友,我们一定要把这份友谊延续下去!”

  “小天使,我是你的阿化威叔叔,你父亲超越·吴,和我可是最好的朋友,快让我来亲一亲你。”

  被众多怪模怪样的洋人抢着抱来抱去,小念越也彻底的茫然到了极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的突然受到这么多洋人的欢迎,更不明白那些洋人为什么会争着抢着给他安排老师,邀请他到那些洋人的国家去旅游。(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