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八十四章 被怀疑了

第二百八十四章 被怀疑了

  没过多少时间,吴超越也乖乖的主动送来了关于周秀英一案的具报请罪折,然而看都不用看,咸丰大帝就敢料定吴超越的奏报和吴老买办、周秀英的陈述绝对一般无二,肯定是把身上的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先给周秀英戴一顶改邪归正、弃暗投明的高帽子,然后再让周秀英背一条胆怯弃职的轻罪。

  结果这次咸丰大帝也难得的英明神武了一把,具报折上,吴超越果然一口咬定周秀英在小刀会起义期间被自己招降成功,受自己之命潜伏在长毛军中充当内应,设法刺杀曾立昌等太平军重要人物,自己攻破苏州后命令周秀英设法刺杀曾立昌,然后就失去了联系。

  除此之外,吴超越还厚颜无耻的宣称说自己和周秀英发生关系,是为了让周秀英对大清朝廷死心塌地,不得已的牺牲色相,只是没想到自己的枪法太准,某方面的能力太过强大,一下子就给老吴家鼓捣出一个男丁来。然后吴超越才装模作样的就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向咸丰大帝做了检讨,承认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表示愿意虚心接受咸丰大帝的任何批评教育,痛改前非,保证不犯类似错误。

  “狗东西,真把朕当傻子耍?你和姓周那个女发匪在床上做的事说的话,只要你们知道,这会你们中间又有吴健彰那个老不死牵线搭桥,通风报信,你们当然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了!”

  咸丰大帝心里窝火,可是又无可奈何,因为咸丰大帝很清楚,除非是上海那边发生奇迹,否则自己是绝对不可能知道周秀英案的真正幕后真相。而现在两江总督何桂清和江苏巡抚薛焕等人为了讨好吴老买办,居然找借口直接把周秀英给软禁在吴老买办家里,摆明了是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指望这些汉蛮子查出真相,当然还不如指望公鸡下蛋或者母鸡打鸣更简单靠谱一些。

  果不其然,当北京城被咸丰八年的冬雪银装素裹的时候,上海那边送来了何桂清和薛焕的联名奏折时,在折子上,何桂清和薛焕果然选择了极力为周秀英开脱罪名,一口咬定周秀英的确接受过吴超越的招抚归降,向吴超越呈报了许多当时上海战场的太平军军情,帮助吴超越离间曾立昌和刘丽川得手,在清军收复上海县城一战中不无微功。后来只不过因为畏惧刺杀曾立昌的难度太过巨大,这才主动又切断了和吴超越的联系。

  除此之外,何桂清和薛焕倒也拿出了一些干货证明周秀英早早就和太平军一刀两断,呈上了两个被俘杨秀清卫士的口供,证明杨秀清直接把周秀英视为太平军叛徒,试图绑架周秀英母子为人质,也不过是想借此要挟太平军的死敌吴超越。同时何、薛二人还呈上了无数人证口供,证明杨秀清的心腹卫士王正山在被包围后,曾经拿吴超越私生子为人质要挟,试图杀死吴老买办和吴超越的私生子,间接证明了太平军对吴超越的仇视态度。

  何桂清和薛焕拿出的干货虽然也还够分量,然而疑心病极重的咸丰大帝却还是不信,那怕肃顺和载垣等人极力为吴超越说好话,心爱宠妃也再一次向咸丰大帝指出,说水至清则无鱼,点到好处难得糊涂,千万不能为了这样的小事伤了功臣之心。但咸丰大帝一向迷糊的第六感却难得灵验了一次,还是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吴家祖孙和周秀英肯定隐瞒了什么重要情况。

  也是凑巧,数日之后,又发生了一件与吴超越有关的军情大事——江西按察使杨文定红旗报捷,说是在他的英明指挥之下,记名道员萧启江在武昌总兵王国才所部的配合下,经过连番苦战,终于攻克江西省的抚州重镇,一举切断了太平军在江西腹地的东西联系。同时记名道员刘铭传也在阻击战中多次打败太平军援军,功劳同样不小,恳请咸丰大帝给予嘉奖,此外杨文定又随手保举了一些立功将士不提。

  如果换成了往常,在新年即将到来之时收到这么一份捷报,咸丰大帝肯定是龙颜大悦,鸟生鱼汤,也绝不会吝啬一些虚职封赏——所以历史上湘军在江西安徽时连看军营大门的哨官都是挂着二品头衔。然而这一次却不同,因为就在头一天晚上,咸丰大帝抢先收到了江西巡抚文俊的一道密折,指责吴超越故意扶持妻祖父专以湖北精兵强将帮助杨文定立功,又哭诉杨文定的不听指挥,为了抢功此前故意不肯出兵南下,导致江西腹地糜烂,请求咸丰大帝为他做主。

  咸丰大帝知道文俊很可能是在恶人先告状,也知道江西的战局糜烂是治境无能的文俊要担主要责任,但咸丰大帝却非常认同文俊提出的一点——吴超越的确是在拼命扶持杨文定升官,吴超越也很可能想通过裙带关系掌握更多的权力和军队土地。

  也正是因为这点,所以在收到抚州大捷的喜讯之后,在满朝欢腾和有许多官员乘机力请咸丰大帝重用杨文定的情况下,咸丰大帝却还是断然拒绝了肃顺亲自提出的升任杨文定为江西巡抚的建议,还振振有辞的说道:“杨爱卿此番的功劳虽然不小,但他毕竟有前罪在身,目前又只是按察使,越级升迁未免过于超拔,依朕之见,升杨爱卿为江西布政使足矣。”

  提议难得被驳回一次的肃顺有些傻眼,忙又小心翼翼的说道:“皇上,杨文定从按察使任上直升巡抚,或许过于超拔,然而江西糜烂,全省近半府县被长毛盘踞,现任巡抚文俊在责难逃。现今朝廷收复抚州,切断江西长毛的东西联系,正宜穷追猛打,一举收复所有失土,如果能有一名有经验、有能力也有威望的官员取代文俊拨乱反正,可收事半功倍之效啊。”

  “爱卿所言极是。”咸丰大帝点头,说道:“文俊无能,致使江西半省沦陷,朕也早就恨不得食他之肉,寝他之皮,这个时候江西官军正在杨爱卿的指挥下大举反攻,是应该赶紧撤掉文俊,免得他又拖了前线后腿。”

  认同了肃顺撤掉文俊的建议,咸丰大帝又马上说道:“这样吧,让湖北布政使马秀儒升任江西巡抚,马爱卿辅助吴爱卿治鄂期间,吏治清明,理财有方,湖北百姓能够在强寇环绕之下安家乐业,饱腹讴歌,马爱卿功不可没。由他接替文俊担任江西巡抚,安抚屡受战火之灾的江西百姓,正合朕意。”

  肃顺隐隐嗅到了一些不妙,忙又问道:“主子,那马秀儒调任江西巡抚之后,湖北布政使一职,是否由湖北按察使李卿谷就地接任?”

  “调山西布政使吉祥接任。”咸丰大帝想都不想回答了肃顺的问题,又随口安排了一个满人官员升任吉祥,继续替自己监视同样手握兵权的山西巡抚王庆云,还有王庆云的死党山西团练总办徐继畬。

  “坏了,主子是早有成算。”

  肃顺心中叫苦,知道咸丰大帝这些人事调动是早有准备,那怕是自己也毫无可能让咸丰大帝收回成命。结果也不出所料,再紧接着,咸丰大帝再安排给抚州大捷的立功将士封赏时,果然比平时吝啬小气了许多,就连三次击退赖桂英主力的刘铭传,也仅仅只是把虚衔升了一级,挂了三品衔了事。还有在湖北提督出缺的情况下,这次表现得相当不错的王国才也没能成功补上这个缺。

  “主子吃错药了?怎么会突然决定加强对小兔崽子的监视掣肘?”

  肃顺心里更加叫苦了,既明白咸丰大帝这么安排是为了加强对吴超越的监视,却又不明白咸丰大帝为什么会对吴超越疑心这么重?而再细一盘算后,肃顺也马上就联想到前不久才发生的周秀英案,心中也难免郁闷,暗道:“主子,如果你真是因为小兔崽子搞了一个女发匪就这么怀疑他,那你这个皇帝的心眼也未免太小了吧?和其他官员在背地搞的那些龌龊事比起来,小兔崽子绝对算得上是一个道德君子啊。”

  …………

  咸丰大帝对抚州大捷的封赏决定,还有突然做出的湖北江西两省人事调整,同样让吴超越也大吃一惊,打破脑袋也不明白咸丰大帝在如此有利的形势下,为什么还不肯让真正掌握江西精锐的杨文定接任江西巡抚,如臂使指的收复江西沦陷土地,非要调不懂军事的马秀儒去江西继续瞎折腾?

  “难道是因为秀英的事,野猪皮家族对我起了疑心?应该是这样,不然的话,找不到任何理由。还好,从爷爷的书信来看,秀英还没把所有的真相告诉他,走漏风声的可能微乎其微。”

  和吴超越得出同样结论的,还有吴超越的心腹赵烈文和阎敬铭,也全都拐弯抹角的向吴超越提出警告,要吴超越在近期内尽量收敛一些,不要再引起满清朝廷和咸丰大帝的警觉,贻误了就地接任湖广总督的大事。吴超越点头受教后,忙又向对京城情况比较熟悉的阎敬铭问道:“丹初,关于吉祥这个人,你可熟悉?”

  “不熟,只知道他是满州镶蓝旗人,字履安。”阎敬铭摇头,又苦笑说道:“但是慰亭,山西来的布政使,你最好不要抱任何指望。那个位置上要是有什么清官的话,祁太谷三县的晋商就不会个个富可敌国了,朝廷和俄罗斯的贸易关税银,每年也不至于只收那么一点点了。”

  吴超越无奈的耸耸肩膀,说道:“来吧,只要别动汉口、大冶和银圆这三样,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敢动这三项,马上要他好看!”

  自信的说完,吴超越又皱眉说道:“只可惜了杨文定,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竟然还没能把他扶上去,看来我们想间接控制江西的事,又得继续往后延一延了。”

  “杨老大人还不是被你连累的?搞什么女人不好,非要搞女发匪?”

  赵烈文心中腹诽了一句,然后才微笑说道:“慰亭,依我看未必,皇上不肯让杨老大人接任江西巡抚,却非要把马秀儒马藩台调到江西巡抚,虽出乎我们的预料,对你来说却未必不是一个更好的机会,操作得好的话,说不定可以立即拿下江西,然后又让杨老大人再掌握一个其他省份。”

  “什么意思?”吴超越赶紧问道。

  “马藩台绝不会乐意这个安排。”赵烈文微笑说道:“且不说将来你接任湖广总督之后,论资排辈应该轮到马藩台接任湖北巡抚。就算马藩台不指望接任湖北巡抚,他也绝不乐意从湖北布政使任上高升江西巡抚!”

  “江西现在有什么?除了满地的发匪,遍地的难民,堆积如山的军务,马藩台到了江西还能捞得到什么?而且江西现在又到处都在打仗,稍有不慎,马上就是黑锅上身,顶戴落地,马藩台想在江西坐稳位置,绝对不是那么容易。”

  吴超越听了盘算,很快就领会了赵烈文的意思,问道:“惠甫,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抓紧时间和马藩台达成联盟,借他之手控制江西?”

  赵烈文点点头,说道:“马藩台不是傻子,肯定知道他坐到江西巡抚那个火山口上,想坐稳位置,就必须仰仗杨老大人的扶持,事实上也是仰仗你在幕后的支持,这时候向他伸出友谊之手,他肯定不会拒绝,还一定会对你感激不尽。”

  吴超越稍做盘算,又马上就命令吴大赛派人去请马秀儒今天晚上到自己家里吃饭,然而吴大赛才刚答应,还没来得及派出使者,门外却抢先进来了一个亲兵,向吴超越行礼奏道:“禀抚台大人,总督衙门的戴师爷派人来报,说是花制台病情加重,戴师爷担心他撑不过这一关,请你立即过去。”

  “什么?我马上就去!”

  吴超越大吃一惊,赶紧收回了宴请马秀儒的决定,立即安排出行准备去探望花沙纳的情况,同时吴超越的心里也暗暗叫苦,暗道:“花老狐狸,这时候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野猪皮九世才刚明显对我生出疑心,你又突然断了气,我接任湖广总督的事恐怕就悬了。”

  “慰亭,英国名医雒魏林先生这会就在汉口,应该立即派人接他去总督衙门,帮着抢救花制台。”

  赵烈文在一旁建议,又低声说道:“无论如何要帮花制台撑过这一关,不然的话,皇上未必会在这个时候让你就地接任湖广总督。”(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