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流氓手段

第二百八十八章 流氓手段

  深明大义的丈母娘在替吴超越向曾家求亲的同时,吴超越也已经在湖北和新任湖北布政使吉祥展开了争权夺利,明争暗斗。

  争夺的焦点当然是湖北的财政控制大权,在吉祥接任之前,吴超越与马秀儒合作时立场是互相克制,吴超越遵守满清朝廷的规矩,不直接插手湖北各府州县的赋税征收,也不过问藩司库银的收铸发放,让马秀儒多少有些油水可捞。

  惟有在汉口关税、厘金局和银圆铸造这三个方面,吴超越看得极紧,即便按规矩允许马秀儒过问监督和调整人事,却绝不允许马秀儒从中下手捞银子,马秀儒的几个部下私人试图在这三个地方做手脚,也被吴超越毫不犹豫的扳倒整死。

  马秀儒的靠山远没有吴超越的靠山强硬给力,花老狐狸又坚决站在吴超越一边,吃了几小亏后也摸清楚了吴超越的立场态度,便也老实收手,没敢再打关税、厘金和银圆的主意,老老实实只在传统赋税钱粮和地方上做手脚,与吴超越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距离,合作虽然不算什么愉快,却勉强还算默契,也从没发生过任何大的冲突矛盾。

  对于新搭档吉祥,吴超越也是抱这个态度,只要吉祥别打关税、厘金和银圆的主意,那吉祥在钱粮赋税和人事考核方面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想怎么捞怎么捞,吴超越不会干涉。但如果吉祥敢对关税、厘金和银圆下手,吴超越就绝对不会客气!

  因为这三项财政来源对吴超越来说太重要了,供养鄂勇抚标、支持军队出省作战、训练军队、购买蒸汽炮船、采购军需、生产武器和维持大冶工业基地的运转及发展,满清朝廷没有给吴超越那怕一两银子,这些方面的开支每一分每一文都是来自关税、厘金和银圆铸造的盈利,吴超越当然绝不能容许这三条财源出任何的乱子。

  然而很可惜,吴超越实在是太低估了新布政使吉祥的胆量和胃口,在山西时早就被不法奸商养刁了胃口的吉祥吉藩台,那里还看得上贪污湖北正税和收受地方贿赂那点微薄收入?也还没进入境内,就已经通过合作多年的不法奸商掌握了湖北财政收入的大概情况,迫不及待的就已经盯上了关税、厘金和银圆铸造大权,并且早早就做好了下手准备。

  吉祥刚开始留给吴超越的印象还算不错,接掌藩台衙门之后,年近半百的吉祥不顾年龄和辈分上的差距,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吴超越的面前磕头行礼,满脸恭敬的表示一切惟吴超越的马首是瞻,然后才跑去总督衙门探望卧病在床的花老狐狸,接着又上表满清朝廷,请求咸丰大帝减免三个去年遭灾府县的赋税钱粮,貌似看上去还算关心百姓疾苦。然而就在吴超越稍微掉以轻心的时候,吉祥却又跑来拜见吴超越了,开门见山的就向吴超越表示——自己要在湖北厘金局及省内各处厘金征收关卡派驻监督,监管湖北厘金的具体征收,避免**和厘金流失。

  “派驻监督?”吴超越很警惕的向吉祥问道:“湖北厘金一向征收正常,吉藩台怎么会突然想到派驻监督,有这个必要吗?”

  “回抚台大人,下官认为很有必要。”吉祥彬彬有礼的回答道:“抚台大人公务繁忙,无暇走访民间,与各地厘关的接触不多,肯定不知道湖北的厘金征收虽然看似正常,实际上流失还是十分严重。”

  “远的不说,就说距离不远的嘉鱼厘关。”吉祥还举出了例子,说道:“下官派人暗访发现,嘉鱼的厘金征收吏员不但看人收税,中饱私囊,还在私下里与不法奸商勾结,纵容走私,导致厘金流失严重。”

  出示嘉鱼厘卡贪贿吏员的名单与作案记录之后,吉祥才又说道:“所以下官认为,为了避免湖北厘金的流失,肃清厘金局的吏治,也为了确保抚台大人你的平叛作战所需,最好是在湖北厘金局及各地厘卡派驻监督,警告官吏,也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

  吴超越默然,知道吉祥说的是实情,也知道湖北的厘金局内部的确存在着一定的**,这些年厘金也确实流失了不少——这是没办法的事,从古至今、历朝历代都是如此。但吴超越更知道,吉祥建议往湖北厘金局中派驻监督,绝不是为了反腐制贪,而是为了更腐更贪。

  道理也简单,监督员到任后,厘金关卡上的差役吏员为了继续贪污纳贿,肯定要想方设法的把监督员拉下水一起收钱,然后为了弥补损失和增加收入,这些贪腐胥吏肯定会向商人多伸手,商人为了弥补损失肯定会扩大走私规模更加偷税逃税,最后到头来受损失的只会是湖北厘金,肥的却是差役监督和厘卡监督背后的吉祥。

  还有一点也非常重要,目前替吴超越管理湖北厘金局的是黄植生,这个吴超越在江阴收的帮凶在忠心勤奋、认真负责方面没得话说,然而在钩心斗角和玩弄手腕方面却有所欠缺,有很大可能玩不过吉祥派驻厘金局的什么监督,也有可能被吉祥的走狗帮凶架空,导致吴超越逐渐丧失对湖北厘金局的控制大权。——从个人利益的角度出发,吉祥要求往厘金局中派驻监督,真正目的也很可能就是想抢走湖北厘金局的控制权。

  还好,人事任命权还在吴超越的手里,识破了吉祥的险恶用心之后,吴超越只稍一盘算就有了对策,微笑说道:“吉藩台的话是有道理,湖北厘金局的差使虽然一直干得不错,但反腐制贪也一时一刻不能放松。这样吧,也不用烦劳吉藩台派人,本官这就叫阎敬铭从粮台总署抽调人手进驻厘金局担任监督,严厉查办那些与不法奸商勾结的贪腐胥吏。”

  “抚台大人,还是不必烦劳你了。”吉祥微笑着象变戏法一样的拿出了一道折子,说道:“圣上朱批,让下官负责操办此事,请抚台大人过目。”

  不动声色的看了吉祥一眼,吴超越这才接过折子观看,见折子是吉祥写的,内容则是向咸丰大帝陈述湖北厘金的征收对中原战场的重要性,说是想替吴超越搞好后勤减少厘金流失,奏请咸丰大帝允许他往湖北厘金局中派驻监督,专职负责监管湖北厘金局的税厘征收,杜绝**保证军需。折子的最后则是咸丰大帝的朱砂批注——朕心甚慰,准行。

  吉祥冠冕堂皇的无耻借口并没有让吴超越吃惊,让吴超越十分惊讶的是折子最后的日期——吉祥竟然是在还没踏上湖北土地之前,就已经上了这道折子,也明摆着是还没正式上任就已经盯上了湖北厘金这块大肥肉。

  “果然是老谋深算,难怪能这么得野猪皮九世的信任,盯完了王庆云和徐继畬就马上来盯我。”

  吴超越心中冷哼,脸上却依然不动声色,又盘算了一下就微笑说道:“难得吉藩台这么用心,早早就已经决心反腐肃贪,让我不再操心钱粮赋税。也罢,既然皇上已有朱笔批示,那就请吉藩台负责操办此事吧。”

  吉祥一听大喜,赶紧向吴超越行礼道谢,吴超越则又微笑说道:“对了,吉藩台,你任命决定了湖北厘金局总监督的人选后,叫那个总监督来见一见我,我想对他嘱咐几句,也顺便认识一下他。”

  吉祥没口子的答应,彬彬有礼的告辞离去。而吉祥离去后,吴超越当然是第一时间叫来了赵烈文和阎敬铭两个心腹,把吉祥要往厘金局里派驻监督的事大概说了,结果赵烈文和阎敬铭当然是一起大吃一惊,异口同声道:“慰亭,千万不能答应,让吉祥往厘金局里掺了沙子,还是负责监管厘金征收,要不了三个月,湖北厘金局就得一塌糊涂!”

  “那个老杂种拿出了皇上的折子,是皇上批准他这么干的。”吴超越耸耸肩膀,又把吉祥那道无耻奏折的内容大概说了,然后才说道:“老杂碎手里有皇帝的朱笔御批,除非我想造反,否则就不能不从命,所以没办法,我只能是顺水推舟,一口答应。”

  赵烈文和阎敬铭哑然,半晌后,赵烈文才冷哼道:“还真小看了这位吉藩台,果然有些手段,竟然能想出把皇上拉下水的主意,看来以后我们还真得防着点他。”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现在重要的是保住厘金局,不能让吉祥的人彻底搅乱了。”阎敬铭摇头,又向吴超越问道:“慰亭,关于这点,你可有什么应对之策?”

  “有,答应让那个老杂碎往厘金局派驻监督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好了。叫你们来,就是让你们早些做好准备,方便依计行事。”

  吴超越的回答让阎敬铭和赵烈文万分错愕,然后吴超越飞快说完自己刚才灵机一动想出的主意后,赵烈文和阎敬铭却又一起张大了嘴巴,上下打量着吴超越就好象不认识一样,半晌才异口同声的惊叫问道:“慰亭,你这手段太流氓了吧?”

  “的确是货真价实的流氓手段。”

  吴超越微笑着点头,又说道:“但没办法,老杂碎手里有皇上朱批,用官场手段很难阻止他插手厘金局,想保住我们的厘金局,只有用简单直接的流氓手段才可以立即奏效。也可以给那老杂碎一个警告,敢打我银子的主意,他是自寻死路!”

  …………

  该来看看吉藩台这边的状况了,笑眯眯的回到了布政使衙门后,才刚在签押房里坐定,几个吉藩台从山西带来的心腹和幕僚就已经来到面前恭敬磕头,然后不用问结果,光是看吉藩台的得意表情,众心腹就明白吉藩台已经大获全胜,忙纷纷向吉藩台道喜道贺,恭喜吉藩台成功往湖北厘金局中插入楔子,敲开厘金局银库指日可待。

  “都说吴超越难缠,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得意之下,吉藩台也忍不住生出了一些对吴超越的蔑视,冷笑说道:“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在战场上有洋人武器帮忙倒是无往不胜,在官场上,始终还是嫩了点。”

  “东翁,也不能太过轻视吴抚台,他毕竟是斗倒官文的人,在朝廷里靠山又硬,我们和他相处,最好还是小心为上。”

  跟随吉藩台多年的幕僚长左瑞小心翼翼的提醒,又指出道:“而且学生揣测,吴抚台果断让步,也很可能和湖广总督一职即将出缺有关,花制台病重,他是最有希望补这个缺的人,在这个节骨眼上,他当然不敢对皇上的朱批提出任务异议。”

  吉藩台点点头,认可左瑞的分析,也知道吴超越的靠山肃顺招惹不起,然而吉藩台还是忍不住又冷笑了一句,“看来吴超越想湖广总督这个位置是快想疯了,但很可惜,他注定是白日做梦。”

  吉藩台没把话说得太明白,但是左瑞等心腹幕僚却马上心下通明,知道吴超越上位希望很小——因为他们都知道吉藩台虽然只是一个布政使,却早在山西时就已经有密折封奏之前,可以把折子绕过军机处直接送进养心殿,经安德海之手直接呈递到咸丰大帝面前,期间连吴超越那个权势熏天的靠山肃顺都无法插手。也知道吉藩台既然如此自信,肯定是咸丰大帝在给吉藩台的密折批复上说了什么。

  冷笑过后,吉藩台又迫不及待的当场任命湖北厘金局的总监督,也毫不犹豫的把这个肥差交给了自己的绝对心腹、挂着从六品经历头衔的梁可凡,并向梁可凡叮嘱道:“别急着做得太过分,要循序渐进,顺水推舟,先和湖北各地厘卡的官吏打成一片,然后再慢慢推行我们在山西的规矩,也尽量把湖北的所有厘卡都拉下水,这样吴超越才想动湖北厘金局也做不到。”

  早就习惯了拉人下水的梁可凡赶紧点头,一再叩谢吉藩台的厚爱信任,然后吉藩台才转向其他的心腹说道:“你们也别急,湖北通衡九省,发财门路要多少有多少,等先把厘金局搞定了,然后我们再慢慢的向关税和银圆铸造这些方面下手,到时候就怕你们忙都忙不过来。”

  以左瑞为首的心腹幕僚慌忙向吉藩台道谢,表示一定忠实于吉藩台的英明领导,齐心协力把湖北打造成山西那样的聚宝盆。吉藩台则又突然想起一事,忙向梁可凡吩咐道:“对了,吴超越说了,他想见一见我任命的湖北厘金局总监督,你赶紧把印信领了,尽快去见一见他,多说些漂亮话让他放心,那小子挺爱听奉承话的。”

  梁可凡欢天喜地的答应,赶紧在湖北布政使衙门里走完了该走的程序,领了吉祥亲笔开出的委任状,还有连夜赶铸的湖北厘金局监督印信,第二天下午就在左瑞等老同僚羡慕的目光中赶往巡抚衙门拜见吴超越听训。临行时,梁可凡自然少不得在私下里对左瑞等老同僚做出承诺,保证正式上任前一定请同僚喝花酒,也保证上任后一定老同僚的五亲六戚尽快派往湖北各地的厘卡发财,然后才屁颠屁颠的启程出发。

  梁可凡当然是高兴得太早了,当他的求见拜帖送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马上就笑了笑,说道:“昨天才提起这事,今天就来了,看来吉藩台和他的人,对湖北厘金是喉咙里伸爪了啊!依计行事!”

  …………

  是日,暂时借住在布政使衙门里的梁可凡彻夜未归,然而咱们的吉藩台却根本没有留心到这样的小事,还是第二天上午进了签押房开始办公后,吉藩台才发现梁可凡没有在场,随口问道:“梁可凡呢?怎么还没来?”

  “回东翁,梁经历昨天一晚上没回来。”左瑞如实回答,又揣测道:“或许是摊上好差事太高兴,去了城里的青楼过夜,今天起来就直接去了厘金局上任。”

  “狗奴才,好色的脾气真是这辈子都改不了啦。”吉藩台也没怎么在意,还顺意哼道:“最好是直接去了厘金局上任,要是敢让我知道他这时候还在青楼里,看本官怎么收拾他!”

  鸡毛蒜皮的小事,吉藩台当然哼了一句就抛之脑后,立即拿起新送来的公文批阅,然而就在吉藩台拿起毛笔准备批注第一份公文时,签押房外却快步冲进来一个戈什哈,向吉藩台奏道:“禀藩台大人,抚台衙门来人,要你立即去拜见吴抚台。”

  “这会就要我去拜见吴抚台?”吉藩台一楞,停笔问道:“有没有说是什么事?”

  “有。”戈什哈答道:“抚台衙门的人说,要吉藩台你就梁可凡梁经历的事,给吴抚台一个交代!还直接说吴抚台发了很大的火,已经在写弹劾你的折子了!”

  啪一声轻响,吉藩台手里毛笔落案,脑海中一片空白,脸色也不由有些发白,暗道:“梁可凡出什么事了?!”(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