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八十九章 扎火囤

第二百八十九章 扎火囤

  吉祥吉藩台急匆匆赶到巡抚衙门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湖北按察使李卿谷的轿子已经停在了巡抚衙门外——武昌城里就吉藩台和李卿谷两个人有资格乘座四个人抬的绿昵官轿,倒是十分容易辨认。

  还有制台衙门的轿子,吉祥下轿的时候,又恰好看到一顶带着总督衙门标记的轿子匆匆赶到,轿帘掀开间,花老狐狸的幕僚长戴文节大步走了出来。吉祥见了大喜,忙迎上前去,一边行礼问安,一边试探着问道:“戴师爷,你怎么也来了?是不是吴抚台派人去请你的?”

  “进去再说吧。”戴文节面无表情的回答道:“我目前也什么都不知道。还有吉藩台,别说我向着吴抚台,他抓你的人,自然有他的理由,劝你最好不要为了面子死保,否则以吴抚台的脾气,那怕把官司打到金銮殿上也不会让步。”

  吉祥赶紧点头,低声谢了戴文节的指点,也在心里说道:“进去了解了情况再说,主子只是不信任吴小蛮子,但并不想收拾小蛮子,长毛没杀光之前,能不翻脸最后不要和这个小蛮子翻脸。”

  再随着戴文节一起进到巡抚衙门的大堂时,吉祥第一眼就看到他的心腹爪牙梁可凡被五花大绑的按跪在大堂上,旁边还跪着一个哭哭啼啼的青年女子,衣着为侍女打扮,两旁李卿谷、阎敬铭、赵烈文和黄植生等人或坐或站,吴超越高坐大堂正中,面前还有一摊茶水和茶杯粉末。

  见吉祥进来,正在对着李卿谷喊冤的梁可凡就象打了鸡血一样,马上就挣扎着冲吉祥喊了起来,带着哭腔喊道:“藩台大人,藩台大人,下官冤枉,下官冤枉啊!昨天晚上,是这个女的主动勾引我啊,我没强奸她!我没强奸她啊!”

  “强奸?!”

  吉祥差点没晕过去,那边的吴超越却怒不可遏的狂吼道:“掌嘴!别以为你的主子来了,本官就不敢打你!”

  话音未落,按住梁可凡的吴超越亲兵就已经抡起了胳膊,劈哩啪啦的往梁可凡脸上抽耳光,把梁可凡抽得双颊红肿,嘴角流血,惨叫不断。还算讲点义气的吉祥赶紧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求情,说道:“吴抚台,手下留情,手下留情,梁可凡有什么罪,请你和李臬台依法审讯就是了,望你念在梁可凡也是朝廷命官的份上,对他……。”

  “闭嘴!”

  吴超越粗暴的打断吉祥,指着吉祥的鼻子咆哮道:“姓吉的,你挑的好监督!到本官的巡抚衙门里来拜见上官,竟然敢酒活乱性,**本官巡抚官署中的侍女!你好大的胆子,本官今天和你没完!”

  吴超越的话还没有说完,吉祥就已经脸色苍白如纸了,脑海中更是一阵接一阵的天旋地转——自己亲手挑选并委任的湖北厘金局监督,竟然在领到印信公文的当天**妇女,**的还是湖北巡抚衙门里的侍女!这事张扬了出去,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再在湖北混啊?

  “老爷,我真没强奸,那娘们是自愿的,她是自愿上我的床的啊!”

  梁可凡又挣扎着哭喊了起来,结果除了又挨了几记耳光之外,那一直在哭哭啼啼的侍女也终于哭喊出声,“你就是强奸!你就是强奸!是你硬把我拉上了床,还捂着我的嘴欺负我!老爷,各位老爷,你们要为小女做主啊!”

  这时,吉祥还没上任时就已经看他不顺眼的李卿谷也开了口,阴阳怪气的说道:“吉藩台恕罪,这个案子属于民事案件,正好在下官的职责范围之内,冒昧审理你的属下多有得罪,望你多多原谅。”

  “李臬台请随意,下官不敢干涉。”吉祥慌忙摆手,又哭丧着脸说道:“可是李臬台,起码得让本官知道一下案情的经过吧?”

  李卿谷赶紧去看吴超越,脸上还飞快换了一副恭敬的嘴脸,吴超越则一指梁可凡,怒吼道:“让这个畜生自己说!”

  得到了吴超越的允许后,梁可凡这才膝行爬到了吉祥的面前,一边哭着喊冤,一边哭哭啼啼的陈述昨天晚上的事。吉祥也这才知道,原来梁可凡来拜见吴超越时,正赶上吴超越公务繁忙,直到傍晚时才得到吴超越的接见,听完了吴超越忠君报主之类的废话训斥后,梁可凡又被吴超越留下吃饭,同时吴超越还叫来了阎敬铭和黄植生给梁可凡做陪,让梁可凡认识这两个新搭档。

  再然后,梁可凡当然就喝多了,天色又已经全黑,梁可凡便留宿在了巡抚衙门的客房之中,结果负责伺候梁可凡的那个侍女因为小有姿色,服侍梁可凡洗漱更衣时动作又有些过大,梁可凡没控制住荷尔蒙的冲动就把那侍女抱上了床,然后到了今天清晨时,梁可凡和那侍女就被捉奸在床了。

  这一段当然只是梁可凡一个人的口供,期间那侍女一直在哭着喊着否认,一口咬定是梁可凡捂住了她的嘴,硬把她按在床上***又说梁可凡威胁她说如果不从就杀了她,她才没敢呼喊。

  究竟是**还是**吉祥并不介意,期间吉祥关心的只有一件事,揪着梁可凡的衣领吼道:“你给本官说实,你到底有没有碰这个女子?”

  梁可凡犹豫着不敢回答,那边的李卿谷则微笑着说道:“这个不难调查,随便叫个官媒婆给这个女子验身就知道了,还有那张床上,也肯定有痕迹。”说罢,李卿谷还真的派人去臬台衙门里传官媒婆来侯命。

  “畜生!说,你到底有没有碰她?!”

  吉祥又怒吼着问,无可辩驳的梁可凡这才勉强点了点头,说自己喝高了没控制住下半体,的确上了那个侍女。然后梁可凡的话还没有说完,吉祥就已经一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上,把他踹了一个五脚朝天,狂吼道:“畜生,你坏了我的大事!”

  言罢,吉祥又向吴超越双膝跪下,磕头说道:“抚台大人,下官御下不严,致使属下官员做出此等丑事!下官甘愿领罪,请抚台大人责罚!”

  “本官没资格治你的罪。”吴超越冷冷说道:“等着答辨吧,弹劾你的折子,本官已经用驿站发出,请皇上和朝廷为本官主持公道!”

  “真的已经参了我了?”吉祥心中叫苦,知道这下子降职削爵是无论如何都跑不掉了。同时吉祥心里也隐隐有些奇怪,总觉得这事有些古怪——虽然梁可凡的确有些过于好色,但吉祥却不相信梁可凡有胆量敢**巡抚衙门里的侍女。而且自己才刚以梁可凡为白手套向吴超越的地盘上伸手,梁可凡马上就出了事,这是否巧得有些过份?

  “难道是扎火囤(仙人跳古称)?”吉祥心里甚至还生出了这样的怀疑。

  再怎么怀疑也没用,不管是不是仙人跳,也不管究竟是**还是***梁可凡都已经上了那侍女并且被捉奸在床,吉祥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了梁可凡,只能是乖乖的磕头谢罪,答应把梁可凡移交给湖北臬台衙门拘押审讯,吴超越怒气稍消,也这才把那侍女也交给李卿谷,让李卿谷一并带回按察使衙门审问。

  辞别离开后,吉祥赶紧追上了先行告辞的李卿谷,在轿子面前堵住李卿谷,低声下气的恳求李卿谷手下留情,对梁可凡从轻发落。然而恨吉祥恨得蛋疼的李卿谷嘴上敷衍,心里却暗道:“一定得从梁可凡身上打开缺口,拿到吉祥这个王八蛋的把柄!”

  也是在回到了布政使衙门之后,吉祥才在左瑞等心腹面前道出自己心中的疑惑,结果左瑞等人同样深表怀疑,都说道:“东翁,很有可能是民间常见的流氓招数扎火囤,梁可凡那小子是好色不假,但他素来知道轻重,借他一百个胆子,量他也不敢在巡抚衙门里强奸女人。”

  “尤其是时机巧得过份。”左瑞又补充道:“东翁你才刚任命梁可凡为厘金局监督,梁可凡马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怎么看怎么象是吴抚台在故意布局整治梁可凡,也间接敲打和警告东翁你,让东翁你少往他的地盘伸手。”

  吉祥沉默,半晌才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句,“流氓!官场流氓!这么阴损歹毒的手段,亏他做得出来!”

  “东翁,这事绝对不能善罢甘休,梁可凡也绝对不能见死不救。”左瑞又压低了声音说道:“第一,梁可凡知道东翁你太多事,得防着他被别人把嘴撬开,东翁你如果不管他的死活,这个可能也自然更大。”

  “第二,那个女的是个关键,如果我们能让她改口,甚至能让她招认是被人指使,那我们马上就能反败为胜。”

  吉祥盘算着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说道:“做不到,想让那婊子改口,除非有李卿谷帮忙配合,今天我找李卿谷替梁可凡求情时,他对我爱理不理,明显是在嫉恨我抢了位置挡了他升官的道路。这个蛮子又和吴超越小蛮子共事多年,私底下肯定有不少勾结,找他帮忙,更是给吴超越小流氓把柄抓。”

  “东翁深谋远虑,在下望尘莫及,佩服,佩服。”左瑞先是拍了一个马屁,然后才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么东翁,我们当如何应对?”

  “想尽一切办法,不管花多少银子,一定要给梁可凡带一句话去。”吉祥阴森森的说道:“直接告诉他,皇上给我的密折中,明白说了他要派一个满人总督接替花沙纳出任湖广总督,吴超越没机会当总督。”

  “所以,他一定得一口咬定是那个女子引诱他上床,也绝不能胡说八道!先把水搅浑,让李卿谷无法迅速定案,等花沙纳那个老不死咽气,新的满人总督上任,我再和新的满人总督联手救他!”

  左瑞应诺,赶紧去想办法收买狱卒探望梁可凡并乘机串供,然后吉祥才在心中咬牙切齿的说道:“小流氓,等着!等我们满人总督来了,看我怎么报今天的一箭之仇!”

  …………

  吉祥当然又低估了吴超越在这方面的深谋远虑,事实上,早在成功把梁可凡捉奸在床的时候,吴超越就已经料定了梁可凡下狱之后,吉祥一定会想方设法的给梁可凡捎信带话,要梁可凡避重就轻先倒点小霉,把嘴巴闭牢别泄露其他的事,然后再想办法救梁可凡。

  得出这个结论的逻辑也很简单,梁可凡既然是吉祥安插进厘金局捞钱的白手套,那就一定是吉祥的心腹走狗,也一定知道吉祥在背地里做的无数龌龊事,吉祥肯定得防着梁可凡被撬开嘴巴,抖出了他的贪腐罪证。

  往日无冤,近日才有些小仇,吴超越倒是从没想过一定要把吉祥整死,但如果能抓住吉祥的一些把柄罪证,那对吴超越来说当然是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很自然的,吴超越也就顺手让张德坚做了一些布置安排,暗中监视住了住进大牢的梁可凡。

  也是在张德坚领命而去之后,吴超越才想起提醒吴大赛处理好那些加料的酒,吴大赛则含笑答道:“孙少爷放心,早就倒进阴沟里了,两个酒壶都已经被小的亲手洗过,不管是那个梁可凡喝的,还是那个不守妇道的小婊子喝的。”

  吴超越满意点头,又笑着问道:“对了,还一直忘记问你了,善祥去湖南前,秘密告诉我那个小婊子不守规矩以后,你有没有在私下里找过她?”

  “孙少爷,我老婆有多凶,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要是敢做这种事,她还不得阉了我?”吴大赛嬉皮笑脸的回答道:“再说了,孙少爷你的门风这么严,小的就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坏了你门里的规矩啊。”

  “算你聪明,改天赏你两个没**的黄花闺女做妾,你老婆那里,我替你去说。”吴超越笑笑,心里则无比庆幸自己之前一时心软,没有收拾那个只是作风偶尔不检点却无依无靠的侍女,昨天晚上刚好派上了大用场。

  吴大赛欢天喜地道谢的时候,赵烈文却急匆匆的从门外进来,一扬手里刚收到的军情塘报,说道:“慰亭,坏消息,我们在江西打败仗了。”

  “打败仗?谁打了败仗?”吴超越赶紧问道。

  “萧启江。”赵烈文很是无奈的答道:“萧启江出兵拦截石镇吉东窜道路,激战中王国才的救兵没能及时赶到,刘铭传又被赖桂英给牵制在了白玕,被石镇吉乘机突围得手,从抚州南部逃进了广信。”

  一听情况不算严重,吴超越这才松了口气,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下次注意点就行了。”

  “慰亭,这事恐怕没这么轻松。”赵烈文警告道:“花制台的病情越来越严重,随时都有可能断气,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派出去的军队又出了纰漏,让长毛大寇石镇吉溜走,朝廷里怕是会有人用这件事做文章,阻挠你接替花制台就任湖广总督。”

  说罢,赵烈文又补充道:“还有,萧启江密报,王国才那小子犯浑,在抚州城里喝醉了酒大骂朝廷不公道,别的人靠拣便宜靠出身就可以直接到提督,他打硬仗攻坚城杀长毛,立那么多大功劳,却到现在还升不上提督。言语中矛头直指朝廷,骂得还很难听。”

  万没想到野猪皮九世对自己的故意打压,竟然能把绿营出身的王国才也给惹火了,吴超越心中先是暗喜,然后才问道:“什么时候的事?”

  “十六天前。”赵烈文回答道。

  “糟了。”吴超越一听叫苦,说道:“那时候马秀儒还在湖北,江西巡抚还在是文俊,这下子王国才说不定要倒霉了。”

  赵烈文点头,也是无比担心对湖北久蓄不满的文俊会乘机打小报告,然后赵烈文又说道:“慰亭,如果文俊真把这事捅到了皇上那里,只怕你也得受些牵连。毕竟,王国才是你一手提拔的,也是你派出省去作战的。”

  “看来湖广总督的位置,我恐怕更是难有指望了。”吴超越苦笑,然后才自我安慰的说道:“当不上就当不上吧,反正我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嘴上倒是说得漂亮,可吴超越心里却还是遗憾万分,因为当不是湖广总督,也就意味着吴超越无法掌握湖南的军队,在英法联军把咸丰大帝撵到热河去残害兔子后,地方督抚彻底大松绑的关键时刻,吴超越的起点就低了一大个台阶。

  正所谓苍天无眼,就在吴超越都认命的觉得自己接任湖广总督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时,因为让张德坚派人监视梁可凡的无心之举,却让吴超越又重新看到了一线曙光……(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