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主子报仇

第二百九十三章 主子报仇

  朔风劲吹,乌黑的阴云笼罩在北京城头,天空晦暗,咸丰大帝的心情也和这阴暗的天空一般无二。

  自打登基以来,咸丰大帝还从来没这么丢脸过,那怕是被太平军攻占了南京,被英**队攻占了广州,被洋人逼着签订了一个又一个的不平等条约,咸丰大帝的脸面都从来没有这次丢得这么大,丢得这么彻底!

  丢脸的原因,当然是咸丰大帝力排众议亲自任命的湖北布政使吉祥,竟然把咸丰大帝的朱笔御批随意示人,随随便便就交给一个涉嫌强奸的犯罪官员观看,结果被人抓住不说,还被人通过驿站渠道送到京城,送进军机处请咸丰大帝辨别真假!

  这还不算,对咸丰大帝来说更凄惨的是,这道密折上的朱笔御批,还彻底暴露了他猜忌提防汉人臣子的丑陋面目!用铁一般的事实证明了他从来就没相信过任何汉人臣子,没相信过努力维持山西稳定的王庆云和徐继畬,没相信湖广两省的所有汉人官员,更没相信过地方督抚中最能打的吴超越!证明了不管王庆云、徐继畬和吴超越这些汉人官员再是如何的劳苦功高,再是如何的功勋卓著,咸丰大帝就从来没信任过他们!还证明了咸丰大帝唯一所相信的,只有满人奴才!

  如果不是花老狐狸已经蹬了腿,病死在湖广总督任上,咸丰大帝肯定会拿野猪皮一到八世的地狱恶灵发誓,一定会让花沙纳这个蒙古狗奴才后悔生到这个世上!

  然而,即便花老狐狸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在为野猪皮家族扶持能臣,为满清朝廷彻底平定太平军起义保留最后希望,咸丰大帝却仍然还是想把花老狐狸的尸体从棺材里揪出来,亲自抡鞭抽打,直到把花老狐狸的尸体抽得皮肉无存,然后还要挫骨扬灰,抄家灭门,株连九族!

  实在是太丢脸了!

  咸丰大帝可以肯定,要不了多久,自己在吉祥密折上的批复内容就会传遍京城,传遍天下,让自己成为全天下的笑柄,成为官民百姓的鄙夷对象!那怕自己再是如何的声称密折和朱批都是吉祥伪造,再是如何的开动宣传机器为自己歌功颂德,遮掩美化,明眼人也照样能一眼看出来,这道密折和密折上批复到底是不是真的!

  肃顺、载垣、端华和以彭蕴章为首的军机大臣匍匐在养心殿地面上,个个以额贴地,也个个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没有一个人不在等待咸丰大帝的雷霆之怒,也没有一个人不在心里钦佩花老狐狸的胆量,竟然敢把这样的密折朱批明奏京城,公开打咸丰大帝的脸,也彻底堵死咸丰大帝的所有退路。

  “想不到花老头也这么体贴关爱小兔崽子,以前还真是看错了他。这老东西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似乎只会光栽花不种刺做滥好人,没想到死到临头时,竟然还有这样的胆量和气魄。”

  “乒乒乓乓!”

  肃顺心中彻底改变对花老狐狸印象的时候,咸丰大帝伪龙案上的笔墨纸砚终于稀里哗啦的洒满了一地,肃顺赶紧随着载垣等人高呼臣等万死时,咸丰大帝歇斯底里到了极点的怒吼声,也终于在养心殿里回荡了起来……

  “狗奴才!狗奴才!花……,吉祥!你这个狗奴才!好大的胆子,竟然敢伪造朕的朱笔御批,挑拨朕与山西、湖广官员的君臣关系,让我大清君臣离心,上下猜忌!不把你这个狗奴才千刀万剐,凌迟处死,难消朕的心头之恨!狗奴才!狗奴才啊————!”

  咸丰大帝的嘴上倒是在骂吉祥,但他真正骂的是谁,肃顺和彭蕴章等人一个比一个心里清楚,但谁也不敢说出来,还必须得帮着咸丰大帝加重吉祥的罪名,给咸丰大帝做更多的台阶。所以尽管心中明知吉祥死得很冤,军机首席彭蕴章还是叩头奏道:“皇上,吉祥之罪远不止如此,花沙纳花制台在折子中奏称,吉祥伪造这道密折及皇上朱批,是为了安抚涉嫌**民女的前山西布政使衙门经历梁可凡,让梁可凡闭紧嘴巴。”

  “梁可凡跟随吉祥多年,吉祥又不择手段的让他闭嘴,想来是害怕梁可凡为了活命将功赎罪,交代与他有关的罪行,由此可见,只怕吉祥在山西布政使任上时,就已经做过国法难容之事……。”

  “不必说了!”

  咸丰大帝粗暴的打断彭蕴章,怒吼道:“吉祥伪造朕的朱笔御批,间离大清君臣,罪不容赦!就算花爱卿已经请王命旗牌将他处斩,他的家人也不能放过!立即把他的家抄了,把他的全家抓起来,交三法司从重议罪!”

  “还有那个梁可凡!身为朝廷官员,受命担任湖北厘金局监督,领印第一天竟然就敢在巡抚衙门里**侍女,这样的畜生还留着干什么?传旨湖北,不必再解押京城,就地问斩!吉祥不是还有一个幕僚也涉了案吗?党附吉祥,也一并砍了!”

  毫不犹豫的杀了两个知情人灭口,咸丰大帝还是不肯罢休,又怒吼道:“再有,派人到湖北去彻查此案,把吉祥伪造朱批案查个底掉,写入邸报,明发天下!”

  “主子!”肃顺吃了一惊,赶紧抬起头来,小心翼翼的说道:“主子,吉祥已死,其他两个当事人也罪不容诛,再派钦差去查办此案,只怕也再查不出什么,不如就叫湖北方面直接彻查此案,这样还方便快捷一些。”

  咸丰大帝怒视肃顺,肃顺知道咸丰大帝是气急了没往细里想,只能是很无奈的又补充道:“主子,这个案子拖得越久,动静越大,只怕于皇上你的圣威越不利。”

  肃顺把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咸丰大帝才终于想起这件事绝对不能再折腾下去,折腾的时间越长,闹出的动静越大,自己的脸面也丢得越大。所以咸丰大帝别无选择,只能是很无奈的点了点头,说道:“也罢,就这么办吧,叫湖北尽快查清案情真相结案。”

  肃顺恭敬应诺,然后向旁边的载垣使了一个眼色,载垣会意,抬起头来说道:“皇上,花沙纳病故,湖广总督出缺,目前湖广总督一职是由湖北巡抚吴超越暂时兼任,不知皇上可有意让吴超越就地接任总督一职?”

  咸丰大帝不答,盘算了片刻后,咸丰大帝还向彭蕴章等人问道:“你们的意思如何?吴超越是否有资格就地接任湖广总督?”

  “回皇上,吴超越担任湖北巡抚四年,外平长毛内施善政,功勋卓著,且熟悉湖广情况,由他就地接任湖广总督,最是适合不过。”

  军机处众人异口同声的回答,包括一直不喜欢吴超越的穆荫也是如此——没办法,现在的情况放在这里,咸丰大帝如果还是坚持不肯让吴超越升任湖广总督,等于就是变相招认吉祥的密折不是伪造了。所以心里再是不乐意,穆荫也只能是和军机处的同僚一起给咸丰大帝做台阶下,免得咸丰大帝难做人。

  很可惜,咸丰大帝还是不敢对吴超越完全放心,自然也就不肯军机处众奴才的情,盘算了许久都不肯作声。那边肃顺一看不妙,也只能是赶紧对咸丰大帝说道:“主子,微臣认为吴超越太过年轻,资历也有一些不够,直接让他升任湖广总督,未免过于冒险,所以军机处之议,微臣不敢苟同。”

  咸丰大帝一听乐了,赶紧点头,说道:“朕也是这么担心,肃爱卿,关于湖广总督一职,你有什么高见?”

  众人惊讶的斜眼去看肃顺时,肃顺这才振振有词的说道:“微臣建议,皇上不妨让吴超越以湖北巡抚的身份,暂时署理一段时间的湖广总督,观察他在湖广总督任上的调度用兵是否得当,也观察他是否担任湖广总督一职,然后再决定是另派总督,还是让吴超越正式担任湖广总督,亦为时不晚。”

  “操!我还以为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原来还是狗改不了吃屎!”

  穆荫穆中堂很有些想把肃顺肃中堂掐死的冲动,因为肃中堂这些话看似打压吴超越,让吴超越没办法正式担任湖广总督,然而实际上呢,却是湖广总督和湖北巡抚的权力一起交给了吴超越,让吴超越在湖北既掌钱又掌兵,还兼管着湖南的兵马。以屈求伸的提携党羽手段,让穆中堂在唾骂之余也忍不住有些佩服,的确高啊。

  对穆中堂来说还是很可惜,为了面子不敢在这个时候硬往湖广再派去一个满人总督,又不放心让吴超越正式掌握目前中原实力最强的湖广军队,咸丰大帝即便明知道这么做会让吴超越在一段时间内权力过大,却还是点了点头,说道:“肃爱卿所言,正合朕意,传旨湖北,令湖北巡抚吴超越暂时署理湖广总督一职,以观后效。”

  随口颁布了这道旨意,咸丰大帝又在心里恶狠狠说道:“小蛮子,别高兴得太早,等风头一过,朕随便找个由头就派一个满人总督去湖广,照样把朕的湖广兵权拿回来!”

  再接着,养心殿里又顺便商议了湖北布政使的新人选,结果这一次可怜的湖北按察使李卿谷李臬台终于是多年媳妇熬成婆,得以升任布政使接替吉祥掌管湖北正税和人事考核,湖北按察使一职则由政绩突出的汉阳知府卢慎徽接任。——顺便提醒一句,卢慎徽也是吴超越从汉川知县任上一手提拔起来的人。

  在此期间,咸丰大帝虽然也很想往湖北三司里硬塞一个满人,但考虑需要遮掩自己猜忌汉人的丑陋面目,还有李卿谷和卢慎徽这两个汉人官员无论政绩考核都早该升官,也只能是咬牙打消了念头,破天荒的容许了让汉人同时掌握一个省的民政、财政和司法。

  “先让汉蛮子得意几天,过了风头就马上调整湖广人事,湖北提督绝不能再用汉蛮子,荆州那边的八旗驻军也得加强。”

  心里念叨完了这句话,大烟瘾越来越重的咸丰大帝忍不住打起了呵欠,说道:“还有没有其他事?没了就跪安吧?”

  “皇上,还有关于花制台谥号的事。”彭蕴章赶紧说道:“花制台官居一品,按朝廷规矩,他过世后必须赐谥,不知皇上赐给他什么谥号?”

  “谬丑!”咸丰大帝想都不想就恶狠狠说出了两个字。

  “谬丑?”

  彭蕴章和肃顺等人全都傻了眼睛,也这才明白咸丰大帝心里到底有多恨花老狐狸——出仕三十余年,花老狐狸一直都是满清朝廷的救火队长,在内阁六部、满蒙八旗和地方上都担任过要职,于施政、经济和科举方面都有相当不小的贡献,谥号的上谥无论如何都配一个文字,下谥的正、贞、成、忠、献前五位或许配不上,但起码端、定、简、懿、肃这五个字的其中之一有资格享受。而咸丰大帝竟然直接赐给花老狐狸一个‘谬丑’的谥号,心里究竟把花老狐狸恨到了那个地步,由此可见一般。

  还好,咸丰大帝也知道谬丑这个谥号太过骇人听闻,马上就自己改口说道:“愍密,就给花爱卿这个谥号吧。”

  “愍,可怜可悯,密,追悔前过。”

  肃顺和彭蕴章等人一起默默解读咸丰大帝赏赐给花老狐狸的谥号,心中也不由对花老狐狸充满了同情——任劳任怨的当了三十多年走狗,临死时不过是做了一件让主子不高兴的事,竟然就落到了这个下场,晚节不保到了这个地步,真的很少见到。

  “跪安吧,朕还有事。”

  咸丰大帝可没心思去理会奴才臣子的兔死狐悲,驱逐了奴才离开后,打着呵欠返回后宫去抽大烟时,咸丰大帝还在心里恶狠狠的说道:“狗奴才,等着,等平定了长毛,吴超越那个蛮子没了作用,看朕再怎么收拾你!”

  …………

  主子报仇,十年不晚!咸丰大帝的高风亮节固然值得让人赞叹,然而咸丰大帝却做梦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同一天,规模庞大远超一鸦战争的英法联合舰队,在英法两国的全权代表额尔金和葛罗的率领下,突然开进了珠江口,直接开到广州城下停泊,迅速补充粮食、饮水及煤炭之后,这支舰队又驶出珠江,转道向北,气势汹汹的向着北方杀来。

  “打进北京城!给愚蠢的清国朝廷一个教训!一个让他们永远不敢忘记的教训!”

  这是英法联合舰队直接喊出的战争口号,而在这支庞大的舰队上,运载着超过一万五千人的英国士兵,超过七千人的法国士兵。还有,超过两千人的广东乡勇,他们是接受了英国方面的雇佣,加入联合舰队承担辅助任务,帮着英**队北上打北京城的。

  别觉得惊讶,两广总督叶名琛被抓到印度饿死后,广东巡抚柏贵和广州将军穆克德讷选择了向英国投降,替英国方面管理广州地方,汲取上次兵力不足导致失败的教训,英**队需要雇佣中国士兵担任辅助任务,当惯了奴才的柏抚台和穆大将军那敢拒绝?(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7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