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二百九十八章 僧王大战英法联军

第二百九十八章 僧王大战英法联军

  进城之后,黄胜和郭嵩焘当然是直接赶到了肃顺门前求见,但是很遗憾,虽然肃府门子听说黄胜和郭嵩焘的特使,连门敬都没敢收就把黄、郭请进了门房等待,政务繁忙的肃顺却是到了天色全黑时才回到家中。

  闻知得力打手吴超越遣使求见,肃顺倒也很给面子,不顾又累又饿,吃着饭都立即下令召见,早就等得不耐烦的黄胜和郭嵩焘慌忙入内叩头,恭敬呈上吴超越写给肃顺的书信,肃顺一边吃饭一边看信,见信上除了问候请安外就只是介绍黄胜和郭嵩焘的身份,别无重要内容,便不由有些奇怪,向黄胜和郭嵩焘问道:“小兔崽子派你们千里迢迢的来京城,就是为了送这么一道无关紧要的书信?”

  “小兔崽子?”

  黄胜和郭嵩焘诧异的对视了一眼,也这才知道出了名嚣张跋扈的肃顺对吴超越的态度竟然亲切到了这一步。然后郭嵩焘赶紧回答道:“禀肃中堂,抚台大人他派小的们来,主要是让小的们给你当个参谋,帮你料理一下关于洋人方面的事。”

  说罢,郭嵩焘又指着黄胜说道:“肃中堂,这位黄胜黄平甫是我们吴抚台的同乡,也是我大清头三个到国外读书求学的留学生之一,曾经在美国的麻省孟工学校读过一年的书,因为水土不服又重新回到了大清,目前担任汉口通商局总办一职,专门负责帮吴抚台和洋人打交道,能说洋话和写读洋文,对西洋诸国的风俗民情也十分熟悉。吴抚台认为,他来北京一定能为肃中堂帮上大忙。”

  “至于下官,下官虽然没留过学,但是在汉口时也时常和洋人打交道,学了一些洋人的话,又比黄平甫对大清文章诗书和官场法令更精通一些,所以吴抚台要下官来给黄平甫做个帮手,为肃中堂你略效犬马之劳。”郭嵩焘又顺便介绍了自己。

  “难得小兔崽子还有点良心,没忘了老子对他的提携。”肃顺笑着骂了句脏话,然后才说道:“起来吧,你们和小兔崽子的好意本中堂心领了,但是可惜,你们来晚了,皇上已经决心和洋人决一死战,不再打算继续招抚洋人了,所以你们恐怕这次是白跑一趟,没什么机会立功了。”

  事实上在门房里听候见官员谈论时事的时候,郭嵩焘和黄胜就已经知道自己来晚了,但黄胜也已经顾不得关心这点,只是焦急的问道:“肃中堂,朝廷怎么把洋人的公使给抓起来了?难道朝廷里就没有一个人知道什么是国际公法?是西方的大忌?”

  “什么是国际公法?”肃顺诧异的问道。

  早就猜到肃顺肯定不懂国际公法,黄胜只能是把西方的外交约定赶紧给肃顺做了大概的介绍,然后指出道:“肃中堂,按照西方各国的规矩,不管是在战前还是在战时,互相之间都绝对不能伤害和扣押外交使节,最多只能是驱逐出境,还必须保护外交人员的人身安全。倘若伤害或者杀害什么国家的使节,对这个国家来说就是奇耻大辱,无论如何都要报复到底啊!”

  肃顺默然,半晌才回答道:“这不是我的意思,这是皇上直接下的圣旨。我也知道两国相争不斩来使规矩,但当时我不再现场,没能拦住皇上。”

  “那现在或许还来得及。”黄胜赶紧又说道:“请肃中堂你马上向皇上奏明洋人的国际公法,请皇上立即释放所有被捕的洋人外交官,解释原因再当面赔礼道歉,这样或许很可以让洋人停止更进一步的报复行动。”

  肃顺白了黄胜一眼,有些火大的说道:“小子,如果不是看在吴超越那个小兔崽子的面子上,就凭你刚刚这些话,本中堂就得宰了你!我皇万岁是什么人,怎么可能向几个洋鬼子赔礼道歉?”

  黄胜一惊,这才想起这里是整个满清最保守最愚昧的京城,不是吴超越的湖北巡抚衙门或者通商口岸,赶紧跪了下来请罪,好在肃顺爱屋及乌懒得和黄胜计较,挥了挥手就说道:“起来吧,在京城里说话注意点,别给那个小兔崽子惹麻烦。”

  黄胜道谢,又小心翼翼的说道:“肃中堂,既然抓洋人公使是皇上亲自下的圣旨,那下官不敢违拗,但下官还是恳请肃中堂你下一道命令,不要侮辱、虐待和伤害那些洋人外交人员,给洋人留一点情面,也给大清留下一点和平的希望。”

  肃顺盘算,知道咸丰大帝已经铁了心要和英法联军大干一场,再和洋人谈判已经几乎毫无可能,但肃顺也多少有些担心僧王爷打仗的本事——与咸丰大帝的看法截然相反,在肃中堂的眼里,僧王爷打仗的本事可是给吴超越提鞋子都不配。所以盘算了片刻后,僧王爷勉强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会给刑部和圆明园打个招呼,叫他们别太过份,暂时先留下那些洋人的狗命?”

  “圆明园?”郭嵩焘疑惑的问道:“肃中堂,洋人怎么会和圆明园有关?”

  “皇上不想让洋人坏了京城里的风水,所以下旨把洋人关进了圆明园。”肃顺随口解释,又说道:“这样吧,你们暂时我府里住下,如果真到了需要你们的时候,我会派人传你们来见。”

  黄胜和郭嵩焘赶紧道谢,然后才在肃府下人的引领下去客房入住,期间黄郭二人也谨记吴超越的吩咐,没有立即建议肃顺奏请咸丰大帝把满清外交部设在湖北,以免咸丰大帝乘机把卖国黑锅一脚踹给吴超越,准备耐心等待谈判再开再说。

  黄胜和郭嵩焘也必须得等,因为英法联军到现在都还不知道他们的谈判团已经被清军全部逮捕,还是在迟迟没有收到谈判团带回的消息后,满头雾水的额尔金和葛罗才再次派出使者北上与清军联系,了解谈判的最新情况。结果回答英法联军的,却是使者被清军在营前斩首的答案。

  闻知使节被杀,又始终收不到巴夏礼和布尔布隆等人的任何消息,知道大事不妙的英法联军这才赶紧继续北上,前锋八千余人首先抵达清军严密设防的八里桥,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僧王爷则是倾巢出动,亲自率领三万清军出营迎战,并首先开炮轰击走在最前面的英军骑兵连,率先发出了明确的战争信号。

  见清军首先开火,英法联军的前军指挥官孟托班没有做任何的犹豫,立即在八里桥以南排开阵型准备作战,把法军第一旅布置在了东面左翼,指挥官为雅曼,右翼是英**队,指挥官为格兰特,负责正面是科林诺指挥的法军第二旅,孟托班自率主力居后,同时命令英法军队都布置下了防范骑兵专用的步兵方阵,专门用来应对僧王爷麾下数量庞大的骑兵部队。

  即便如此,孟托班还又很谨慎的向几个指挥官交代道:“绅士们,根据我们掌握到的情报,我们对面的敌人指挥官僧,是清国一名很有名、血统也很高贵的军事将领,听说他在镇压清国农民起义时作战十分勇敢,获得了无数的勋章和奖赏,可能是一个很难对付的敌人,所以我们绝对不能大意,必须要让小伙子们打起精神迎战,千万不能小看对面的敌人。”

  几个英法指挥官都点头表示明白,孟托班这才说道:“好了,舞会开始,回到你们的岗位去吧,我注意到我们的敌人已经在越过桥梁了。”

  打了几十年仗的孟托班在武器装备占据绝对优势时仍然谨慎小心,然而孟托班大概是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次的对手僧王爷此时此刻却在轻蔑大笑,指着阵容严整的英法联军方阵狂笑道:“果然是超越小妖喜欢的乌龟阵,这种乌龟阵防步兵冲锋倒是或许有点效果,但是碰上了我大清八旗铁骑,乌龟壳就撑不了几下了!”

  狂笑过后,僧王爷毫不犹豫的把麾下的上万骑兵派过八里桥布置在了正面,决心以骑兵打先锋冲击敌阵,又命令胜保率领步兵守卫八里桥,做为骑兵后应,又命令沿河火炮不断轰击,打算先用炮火轰乱英法联军的方阵,然后再让骑兵发起轰击。

  清军火炮开始集体轰击后,英法联军的火炮也立即开火还击,结果让僧王爷万分恼怒的是,清军在火炮数量方面虽然拥有绝对的优势,却在炮火对射战中处于绝对的下风,英法联军的火炮不但打得更准,落地后还会象讨厌的吴军火炮一样的爆炸,没用多少时间就把清军火炮打哑了不少门。僧王爷暴跳如雷,只能是命令副都统伊勒东阿督率领四千骑兵率先发起冲锋。

  还别说,僧王爷麾下的骑兵首先表现得还真给僧王爷争了不少的面子,不管英法联军的火炮枪弹如何猛烈,以千骑为单位的八旗铁骑还是轮流冲到了距离洋人阵地不到五十米处开枪射击,似乎打死打伤了不少的洋人士兵,英法联军再是如何拼命的开枪开炮,都没能让僧王爷的骑兵畏惧不前。

  僧王爷得意万分的同时,杠正面的法军指挥官科林诺却是在满头雾水,不明白敌人为什么会主动放弃战马冲锋时的惯性优势,没有硬冲上来突破自己的方阵?更不明白对面的敌人为什么只敢在四五十米远的地方开枪射击,打完了一枪就马上退回去重新装弹,拿射速慢得惊人的火绳枪和自军装备的高精度米尼枪对射?白白给自己刷人头的机会?

  顶在第一线的科林诺满头雾水,在后面指挥的孟托班更是莫名其妙,更搞不懂僧王爷的骑兵为什么要往英军和法军之间的阵地空隙处穿插冲击?一度都有些怀疑是那支部队的方阵扎得过于疏散,露出了破绽,敌人想要乘虚而入?

  最让孟托班吃惊的还在后面,二三十名僧王爷的骑兵沿着英法联军方阵之间的空隙不断穿插,竟然还冲到了他的指挥部面前开枪?——然后当然是很快就被法军的密集子弹一扫而空!

  “我的上帝,我对面的指挥官,难道仍然还是十六世纪的人?”

  嘀咕完了对僧王爷的评价,看准了僧王爷骑兵主力大举前压进入射程的机会,孟托班立即命令发射早已饥渴难耐的康格里夫火箭,三百余支火箭呼啸着腾空而起,在尾翼的帮助下旋转着射向僧王爷的骑兵主力,再然后,让孟托班等联军将领傻眼的事发生了……

  “那是什么怪东西?快跑!快跑!”

  火箭落地的不断爆炸声中,刚才还耀武扬威的僧王骑兵突然土崩瓦解,惨叫着四处乱跑,更有无数的战马受惊,不受控制的直接逃向来路,直接冲向在八里桥上严密布防的清军胜保所部。再接着,被马蹄踩死踩伤的清军步兵惨叫声,也顿时就在八里桥上回荡了起来,为了逃命躲马,之前还阵容严整的胜保军也迅速溃散,争相逃命间落水者不计其数。

  “这就崩溃了?上帝,这才多少时间?”孟托班惊讶的拿起怀表观看时间,却见这场战斗只打了不到一个小时。

  终于识破了僧王爷的纸老虎真面目,孟托班再不客气,立即命令右翼的英军发起进攻,攻打八里桥旁边的马驹桥夺桥过河,迂回去攻打僧王爷的中军阵地侧翼。而扛正面的科林诺却是早就迫不及待的派人来提出请求,要求发起进攻正面冲击八里桥,孟托班耸耸肩膀,说道:“去吧,结束这场可笑的战斗吧。”

  的确非常的可口可笑,右翼的英**队才刚发起进攻,率先冲锋的五百余骑英军骑兵才刚举起马刀和长矛催动战马加速,还没来得及把速度提起来,三里外的僧军骑兵就已经自行溃逃,冲过马驹桥逃往北面,这里的主将僧王爷心爱战将那马善还逃到了最前面。

  还有正面,排着密集横队高歌而进的法**队在前进途中纯粹就没有遭到任何抵抗,不管是僧王麾下的骑兵还是步兵,前都是抱着脑袋直接逃向北方,各种各样的军旗和武器扔得漫山遍野,英法两军不费吹灰之力就越过了八里桥和马驹桥,直接杀向位于定福庄指挥部。但即便如此,英法两军的指挥官科林诺和格兰特还是没有掉以轻心,全都做好了打一场刺刀见红的苦战准备。

  “我的上帝!这是在开玩笑吗?”

  神情坚毅的科林诺和格兰特突然一起惨叫了起来,因为还没等他们的军队逼近僧王爷的阵地,僧王爷的中军主力就已经一起撒腿北逃了,僧王爷那面高贵的郡王大旗还冲在了逃跑军队的最前方。

  战后清点尸首时英法联军才发现,原来清军的伤亡其实并不大,三万军队仅仅只阵亡了一千二百多人,其中还有不少是被清军自己的战马踩死。而英法联军的损失,更是让以孟托班为首的英法联军瞠目结舌——总共阵亡十二人!

  很是无奈的摸了摸胸膛,孟托班更加无奈的说道:“看来回国之后,我这里肯定可以多挂一枚勋章了,但我怎么觉得,这枚勋章太可笑了?”

  不幸被可怜的孟托班将军言中,当他回到法国巴黎之后,得意洋洋的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为了炫耀自己的文治武功,倒是给他封了一个八里桥伯爵的爵位,还决定让他担任参议员,享受五万法郎的年金,然而法国议会的议员们却集体反对,都向拿破仑三世问道:“陛下,你是否觉得那场战斗太过可笑?整个战役期间,我们总共只死了十二个人就获得了胜利,孟托班先生是否有资格获得这么多的奖赏?”

  听到议员的反对声音,孟托班伯爵没有生气,还有点脸红,低声嘀咕道:“僧,你这该死的家伙,是你让我蒙受了耻辱,把我变成了法**人的笑话。你的愚蠢和无能,才是对我和法**人最大的伤害。”(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