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章 保护圆明园

第三百章 保护圆明园

  因为某只妖蛾子翅膀的搅动,英法两国谈判代表团的情况比历史上更加糟糕。相应的,圆明园也更加危险。

  可能很多朋友还不知道,历史上英法联军之所以一把火烧了圆明园,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英明神武的咸丰大帝逮捕了英法两国的谈判代表团后,把以巴夏礼为首的英法代表团一行三十九人关进了圆明园,然后再等英法联军用武力逼迫满清朝廷释放谈判代表团时,三十九名代表团成员中已经有二十一人被杀害,余下的代表全部受到了虐待和毒打,其中英国《泰晤士报》的记者包贝尔,还不知道被什么人给砍成了七八块。(一说为二十六人被虐待至死。)

  英法谈判代表团的成员是在圆明园里被杀害和虐待,包贝尔也是在圆明园里被处死并分尸,做为报复,英法联军便一把火烧掉了圆明园。

  “宇宙之中,任何人物,无论其贵如帝王,既犯虚伪欺诈、违背人道之罪,即不能逃脱其应有之责任与刑罚!东方**主义之野蛮,必将失败,吾等如今行为,乃为公平正义而为之。若对于中国政府所为不顾国际公法之残酷行为,不予以久远之印象,英国国民必为之不满。若现即与之媾和,订约撤兵而退出,满清政府必以吾国人民为可以任意捕杀无忌,在此点上必须警醒其迷梦也!

  兹为责罚清帝不守前约及违反和约起见,决于九月初五日焚烧圆明园。所有种种违约行动,人民未参与其间,决不加以伤害,惟于清室**政府,不能不惩罚之也!”

  ——这是历史上英法联军决心焚毁圆明园前发表的联合公告。

  再顺便说一句,当时也没全部烧毁,还有蓬莱瑶台、武陵春色、藏舟坞和正觉寺等十三处景点得以幸存。同时英法联军也兑现了公告中的承诺,的确没有伤害圆明园周围的普通百姓,还默许这些百姓参与抢劫,不少百姓为了收集散落在园中的细碎宝物,还几乎把圆明园里的道路土壤都给筛了一遍,以至于当时京城里出现了这么一句谚语。

  “筛土,筛土,一辈子不受苦。”

  在被吴超越这只妖蛾子改变的这个历史层面上,圆明园似乎连这十三座建筑都可能保不住了,英明神武的咸丰大帝不但让清军抓了更多的英法谈判代表,还把老牌外交家法国驻华公使布尔布隆也给抓了起来!更加不懂什么叫国际公法的八旗将士也没因为布尔布隆的重要身份而稍有收敛,果断的把战场上遭受的失败发泄到了英法两国的谈判代表团成员身上,拿出了种种酷刑折磨这些谈判团成员。

  “放开我!放开我!我是法国驻华公使,受国际公法保护,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不能这样对待我!救命!救命啊!”

  布尔布隆娴熟得几乎与华人无异的汉语叫喊,并没能阻止八旗勇士对他的拳打脚踢,相反还打得更狠踢得更重,清一色由满蒙士兵组成的圆明园护军营将士还一边打一边骂,“洋鬼子,狗杂种!叫你们犯我们大清京师,叫你们杀我们八旗弟兄,爷今天不把你打死,就不配做它撒勒哈番!”

  布尔布隆还算是比较幸运的,清军士兵好歹还顾忌一点他和巴夏礼是英法代表团首领的身份,没敢真的对他和巴夏礼下死手。代表团中的其他人才真叫倒大了霉,被用牛筋捆住了手脚不说,还整整三天都没能吃到一颗饭,喝到一口水,大小便也只能直接拉在裤子里,被八旗勇士动辄毒打马鞭抽,个个被折磨得遍体鳞伤,还有两个英国士兵和一个法国士兵已经被八旗勇士直接活生生的打死。通晓汉语的布尔布隆和巴夏礼不断抗议反对,却每一次都只换来耳光和拳脚的回答。

  的确是气坏了,那个世袭它撒勒哈番的旗兵干脆抽出了刀子,准备一刀砍了还在大声抗议的布尔布隆,旁边的人赶紧阻止,低声提醒他说布尔布隆是洋人的首领,直接宰了肯定没办法向上面交代。那旗兵则不肯罢休,又一把揪起布尔布隆就往不远处的水池拖,吼叫道:“向上面报告,就说这个洋鬼子是投水自杀!”

  “救命——!”

  “住手!快住手!”

  快要被直接扔进水池的布尔布隆魂飞魄散叫喊间,仿若天籁一般的声音突然传来,那旗兵和布尔布隆一起赶紧扭头循声看去间,却见是一队御前侍卫急匆匆的跑了过来,还有一个穿着常服的男子跑到了最前面,用布尔布隆依稀熟悉的声音喊叫道:“住手!他是法国公使,受国际公法保护,不能伤害他!”

  “黄……,胜·黄?!”

  布尔布隆突然认出了来人,也顿时就哭喊出了声音,“黄,你总算来了,我快要被这帮野蛮人折磨死了!吴来了没有?我亲爱的朋友超越·吴来了没有?”

  冲在最前面的确实是黄胜,冲到了近前后,黄胜一把拉住那旗兵,怒吼问道:“你疯了?你知不知道杀害一个国家的公使是什么后果?你知不知道,英法联军一旦因此展开报复,要有多少无辜百姓遭殃?!”

  “你是谁?”

  那旗兵虽然不认识黄胜,却也知道能够随着御前侍卫进到圆明园的绝不会是什么普通人,所以没敢对黄胜暴粗口,更没敢直接动手。然而即便如此,一个戈什哈还是跳了上来,二话不说就赏给了他一个大耳掴子,骂道:“狗奴才,瞎了你的狗眼!七爷来了,还不赶快跪下行礼?”

  赶紧扭头一看,见那队御前侍卫的前面的确走着咸丰大帝的第七个兄弟醇亲王奕譞,那旗兵赶紧跪了下来磕头,奕譞则象踢一条狗一样的把他一脚踢开,然后指着布尔布隆冲黄胜问道:“平甫,这位就是我岳父大人的故交?”

  “对。”黄胜赶紧点头,说道:“在上海时,经吴抚台的介绍,王爷你的老泰山惠老大人与布尔布隆先生见过一面,结成了朋友。”

  说罢,黄胜又赶紧对布尔布隆说道:“尊敬的布尔布隆先生,你可还记得曾经的上海兵备道惠征惠大人?他的次女叶赫那拉·婉贞小姐,现在是这位醇王爷的正福晋,也就是夫人,我对醇王爷说了你和惠大人是朋友的事,醇王爷这才亲自来探望你。”

  “惠征?想起来了。”

  得黄胜提醒,布尔布隆这才想起自己在上海和吴超越狼狈为奸时,的确见过一个叫惠征的满清官员,只是万没料到今天又会和他的女婿打上交道。点头之余,布尔布隆又赶紧叫嚷道:“黄,快叫他们放了我的随从,他们中间有不少人快要去见上帝了!还有,快给我解开,我的双手已经失去知觉了。”

  说着,布尔布隆亮出了自己被牛筋绳勒得发肿的双手,黄胜见了大惊,赶紧去替布尔布隆松绑,跪在一旁的圆明园护军营副都统见了也是大惊,忙向奕譞问道:“七爷,你老真的同意给这个洋鬼子松绑?他可是洋人中的重要人物,如果乘机跑了,奴才可吃罪不起。”

  实际上目前只有十九岁的奕譞有些犹豫,那边黄胜则赶紧说道:“醇王爷,请不要忘了小人在路上告诉你的洋人公约,还有,就算看在你老泰山惠大人的面子上,你也应该给布尔布隆先生松绑吧?”

  迫于亲戚那边的情面,奕譞只能是勉强点了点头,黄胜也这才顺利解开了布尔布隆手上的绳索,布尔布隆则一边活动双手疏通血脉,一边要求黄胜去救他的同伴和随从,也顺便说了那些随从目前的处境。结果黄胜倒是一口答应了,奕譞那边却断然拒绝,说道:“不行,这些洋人都是重要人犯,不能轻易放纵,如果让他们乘机走脱,本王如何向皇兄交代?”

  吴超越的帮凶走狗黄胜在这个时刻起到了保全圆明园的重要作用,知道如何与满清所谓贵族打交道的黄胜没去支持布尔布隆提出的外交抗议,只是向奕譞点头哈腰的说道:“王爷,小的也知道这些洋人对朝廷来说十分重要,但正是因为他们太过重要,所以小的才斗胆提醒你一句,如果皇上为了招抚洋人,要你把这些洋人交还给洋人军队,洋人军队也一定要你把这些人完好无损的交还回去,到时候你拿不出来怎么办?”

  奕譞有些动摇,黄胜则又说道:“还有,王爷,这里是重兵把守的圆明园,这些洋人身边又有无数的大清将士严密监视,别说给他们松绑之后还要把他们关进房间里关押,就算真的让他们自由活动,他们恐怕也跑不出这圆明园吧?”

  盘算再三觉得黄胜的话有道理,又考虑到一旦战事不利在谈判桌上还要有求于洋人,骨子里其实十分排外的奕譞这才勉强点了点头,开口下令给所有洋人松绑,把他们集体关押在一个坚固的房间中,又勉强同意了黄胜的要求,答应正常供给洋人使团饮食。

  黄胜的努力当然换来了英法代表团成员的感激涕零,从布尔布隆的口中得知了黄胜的身份和黄胜在期间起到的作用后,没有一个代表团成员不是把黄胜当成了救命恩人看待。而再得知黄胜是吴超越特意从湖北派来帮助他们和满清朝廷沟通后,英法外交使节更是感动万分,《泰晤士报》的记者包贝尔还当场表示一定要把这件事写成文章,发表在英国的报纸上,让所有的英国人都知道中国有吴超越这么一个卖国贼。

  “亲爱的包贝尔先生,如果你真能这么做,那我们的抚台吴大人一定会对你感谢万分。”黄胜用英语微笑着说道:“我们吴大人可是有一个长久以来的心愿,就是登上英国最有名的《泰晤士报》的头版头条,让全英国的人都知道,在遥远的中国有一个他这样的人,能够理解西方,尊重西方,还有愿意和西方各国做友好的朋友。”

  “那太好了。”包贝尔欢喜说道:“黄,如果这件事结束后我还活着,请你一定要带着去一趟湖北,我要当面采访超越·吴先生,亲手为他的拍照,把他的事迹和对西方的友好写成文章,登载在《泰晤士报》上。”

  黄胜笑着一口答应时,醇亲王奕譞也出现在牢房门口,捂着鼻子说道:“平甫,该说正事了,告诉那些洋鬼子,本王要他们做什么?”

  迫于无奈,黄胜只得用英语对布尔布隆和巴夏礼等人说道:“尊敬的布尔布隆先生,尊敬的巴夏礼先生,醇王爷他要你们写一道联名书信,给你们各自国家的军事统帅,要求他们停止发起军事进攻,并且重新展开和谈。”

  “我拒绝!”巴夏礼抢先开口,十分愤怒的说道:“黄,告诉你们的王爷,他的军队无礼袭击外交使团,又毒打、虐待和杀害外交人员,粗暴践踏国际公法,我谨代表我的国家和我**队向他发出强烈抗议,要求立即无条件释放我们,否则我们绝不可能重新展开谈判!”

  “黄,我也不能答应。”布尔布隆说道:“首先我并不是法军统帅,无权下令军队停止武力行动,其次我身为法国驻华公使,绝不能接受任何的恐吓与要挟!”

  “两位尊敬的先生,老鹰留下翅膀,才能飞过高山。”黄胜用英语说道:“想必你们都非常清楚我国朝廷的独裁统制,我身后这位醇王爷如果真的下令把你们处死,那么很遗憾,别说是我了,就是我们湖北的吴抚台在这里,也没有任何办法阻拦。”

  “我也知道,你们的书信绝不会被你们的军队统帅接受,既然如此,那你们写一道书信又有什么关系?”黄胜又用英语说道:“只要你们在书信说明,你们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使节团其他成员的生命安全,你们的名誉就不但不会受伤害,相反你们的国民、还有你们这些随从的亲人,一定会感谢你们,理解你们的英雄行为。”

  布尔布隆和巴夏礼开始动摇了,黄胜察言观色,又用英语说道:“还有,你们还可以用答应写信为条件,换取醇王爷改善你们的饮食和住宿条件,少受一些虐待和伤害。”

  布尔布隆和巴夏礼终于动心,先低声交谈了几句,然后才用汉语对奕譞提出了三个条件,一是要求改善饮食和住宿,允许所有使节团成员沐浴更衣;二是要求奕譞让医生为伤者治疗并确保药物供应;第三是约束清军士兵,不得再随意虐待和殴打使节团成员,确保谈判团所有成员的生命财产安全,直至谈判结束。

  奕譞来圆明园与布尔布隆等人见面,其实是绵愉、僧格林沁、奕誴和奕譞四大京城留守的共同主意——唯一目的就是逼着布尔布隆等人写信要求英法联军停止军事进攻。这会布尔布隆和巴夏礼等人既然已经答应了写信,奕譞倒也爽快,马上就答应了这三个条件,布尔布隆和巴夏礼这才写了一道联名信交给奕譞。奕譞见了还是不敢放心,又交给了黄胜吩咐道:“通译成清国话,念给我听听。”

  还是在听了黄胜的翻译觉得没多大问题后,奕譞这才把书信揣进了袖子,喝道:“走吧,告诉这里的奴才,这些洋鬼子还有用,好好养着,没旨意谁也不许打杀,他们再掉一根毫毛,这里的奴才全都给他们陪葬!”

  辞别了千恩万谢的布尔布隆等人,又答应一定会常来探望和一定会不惜代价的保护谈判团成员生命安全,黄胜这才随着奕譞离开圆明园回京。沿途欣赏着圆明园中的秀丽景色,黄胜也不由想起了吴超越在临别时给自己的单独交代。

  “平甫,我收到秘密情报,英法联军一旦打到北京城下,很有可能选择一个备用策略威胁朝廷,就是焚毁圆明园向我们的朝廷示威,逼迫朝廷在谈判桌上让步。虽然未必会真出现这样的情况,如果有可能的话,你一定要替我争取说服洋人不要烧毁圆明园,那里可都是我们华夏的艺术精华。”

  悄悄叹了口气,眺望着远处壮观的大水法喷泉,黄胜心中暗道:“慰亭,我尽力吧,希望能做到这点。”(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