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零二章 被出卖了

第三百零二章 被出卖了

  由于英法联军一定要找满清朝廷的全权代表谈判签约,寻找奕誴和奕譞兄弟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当然就摊到了黄胜和郭嵩焘的身上。迫于无奈,黄胜和郭嵩焘也只好在满城百姓的唾骂声中临时充当带路党,带着洋人士兵去找奕誴奕譞兄弟。

  还好,路认识,没花多少时间,郭黄二人就带着英法军队首先找到了奕誴的惇勤亲王府,然而留守王府的惇王爷奴才却告诉郭嵩焘等人,说是奕誴在满城攻破的当天晚上就带着正副福晋从安定门出城逃命去了,临行时奕誴还明白告诉下人,说是洋人拒绝谈判,他只能是亲自去找咸丰大帝报告,请咸丰大帝定夺。

  郭嵩焘和黄胜都对惇王府下人的报告将信将疑,有些怀疑奕誴其实就藏在王府里,带队的英**官得知郭黄二人的这一怀疑后也没客气,马上就命令英军士兵进去搜查,在惇王府下人丫鬟的哭喊声中把奕誴的家翻了一个底朝天,直到确认奕誴的确没有躲在家里方才罢休。郭嵩焘和黄胜叫苦不迭,知道奕誴今后一定不会善罢甘休,可是又无可奈何。

  再接着,在英法联军的逼迫下,郭嵩焘和黄胜又带着洋人找到了奕譞的醇亲王,然而醇王府里的下人还是说奕譞早就已经出城跑了,结果郭嵩焘和黄胜这次倒是没敢乱说话,联军士兵却二话不说的直接冲了进去搜查。最后还真在卧室的床底下揪出了光绪的亲老爸奕譞,还有吴超越的小侄女叶赫那拉·婉贞。

  “黄胜,郭嵩焘,你们这两个逆贼,你们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带着洋人来抓本王,本王绝不与你们善罢甘休!本王一定要奏明皇上,把你们满门抄斩,凌迟处死!本王绝不会放过你们——!”

  被洋人揪到黄胜和郭嵩焘面前甄别身份的醇王爷怒吼震天,张牙舞爪得简直向把郭黄二人当场生吞活剥。郭黄二人欲哭无泪,一起说道:“醇王爷,你可真是冤死我们了,我们带着洋人来找你,一是被洋人逼的,二也是为了朝廷大事着想,你是议和大臣,不亲自出面和洋人谈判,京城里的事怎么收场?难道你想让洋人一直占着京城?”

  “我只是副的,议和正大臣是我五哥。”醇王爷一蹦三尺高,吼叫道:“洋人要议和要谈判,你带着洋人去找我五哥,别来找我!”

  “醇王爷,我们找不到惇王爷啊。”郭嵩焘愁眉苦脸的回答道:“惇王爷府里的人说他去热河了,洋人搜他的家也找不到,所以没办法,我们只能是来找你了。”

  醇王爷还是大吼大叫,坚持不肯和郭黄二人一起去联军司令部,可惜洋人士兵却没有那么好说话,架着醇王爷就直接往外走,两旁的醇王爷奴才忠心耿耿上来阻拦,带队的英**官立即对天开了一枪。结果枪声一响,醇王爷的忠心奴才马上跑得干干净净,醇王爷也当场尿了裤裆,不敢再有任何的反抗,老老实实的被联军士兵架出了家门,醇王府上下在后面嚎啕大哭不提。

  硬把醇王爷带到了联军司令部也没多少作用,因为心中恐惧到了极点,还有害怕承担责任,醇王爷就是不肯与洋人展开谈判。同时布尔布隆和普鲁斯等职业外交官也因为醇王爷不是正式的全权代表,提醒额尔金等人说就算硬逼着醇王爷签了条约也没作用,额尔金和葛罗万分无奈,只能是冲郭嵩焘和黄胜嚷嚷,“郭!黄!你们大清国的人实在是太奇怪了,我们是胜利者,都还主动要求谈判商量如何退兵,你们清国的谈判代表为什么还要躲着不见我们?难道他们希望我们永远占着清国的首都?”

  郭嵩焘和黄胜无言以对,脸上还有些泛红——真的丢人!

  这时,之前和郭嵩焘有过一面之缘的那个中年男子突然进来,向额尔金等人点头哈腰的说道:“各位先生,清国皇帝的第六个弟弟奕訢来了,说是有关于谈判议和的事想要拜见你们。”

  正为找不到谈判对象而烦恼的额尔金和葛罗一听大喜,赶紧下令传见,这边黄胜和郭嵩焘却警惕的互相看了一眼对方,都多少有些担心——他们可是都非常清楚吴超越和鬼子六之间那些烂事。

  很快的,在那中年男子的引领下,系着宗室黄带子的鬼子六大步进到了联军司令部,黄胜和郭嵩焘赶紧上去行礼,习惯了满清官场规矩的郭嵩焘还顺口叫了一声恭王爷。而鬼子六问明了黄胜和郭嵩焘的身份来历后,果然似笑非笑的说道:“王爷不敢当,皇兄已经削去了我的爵位,不嫌弃的话,叫我一声六爷就是了。”

  黄胜和郭嵩焘听了更是警惕,赶紧改口重新称呼,鬼子六则微笑说道:“起来吧,麻烦你们替我向洋人通译一下,就说皇兄任命的议和大臣惇勤亲王奕誴目前藏在我的家里,只是不敢来和洋人见面,所以没办法,由我担任他的使者,来和洋人商量如何议和。”

  惊讶的看了一眼敢主动搀和进这种事的鬼子六,然后黄胜才把鬼子六的话翻译给了额尔金等人,额尔金等人一听大喜,立即要派人去把奕誴抓来谈判,还要鬼子六亲自给联军士兵带路。鬼子六却摇头说道:“额尔金将军,十分抱歉,我五哥他已经被吓破了胆,不敢出来和你们见面,如果你们不介意的话,就把谈判会场设在我的家里如何?”

  低声商议了几句后,急于敲诈勒索的额尔金和葛罗立即一口答应,但又提出条件由英法联军负责谈判会场的安全,鬼子六同样一口答应,这才领着普鲁斯和布尔布隆回家去准备谈判事宜,醇王爷理所当然的要求同行,黄胜和郭嵩焘则被撇到了一边,只能是暂时回到湖北会馆等候消息。

  不说黄胜和郭嵩焘的情况,单说鬼子六把洋人公使领到了自家与藏在这里的奕誴见面后,虽说惇王爷奕誴和醇王爷奕譞还是恐惧万分不敢展开谈判,但是在鬼子六的极力劝说下,别无选择的惇王爷和醇王爷还是勉强同意了在次日展开正式谈判。普鲁斯和布尔布隆大喜,安排了一支军队包围恭王府就回去进行谈判准备。

  还是在洋人全部离开了恭王府后,惊魂稍定的惇王爷和醇王爷这才坐了下来休息,然后在奴仆的提醒下,醇王爷才突然想起应该换掉被尿浸湿的裤裆。尴尬之余,醇王爷自然又破口大骂起了给洋人带路的黄胜和郭嵩焘,赌咒发誓要让黄胜和郭嵩焘付出代价,也咬牙切齿表示一定会找调教出这种狗奴才的吴超越算帐。

  “七弟,别浪费力气了,你这一状告不响。”鬼子六冷冷说道:“皇兄的诏令是让你们和洋人议和,洋人打进了城里,还把紫禁城都给占了,你竟然还躲着不见洋人。要是让皇兄知道了,你还得吃瓜落。”

  醇王爷讪讪闭嘴,鬼子六则又说道:“对了,五哥,七弟,有句话我早就想问你们了,洋人军队怎么象是早就知道那些洋鬼子被关在圆明园一样,直接就杀到了圆明园把那些洋鬼子救走?洋人在大清人生地不熟,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准确的情报?”

  “九成九是黄胜和郭嵩焘那两个假洋鬼子搞的鬼!”惇王爷怒吼道:“我们一时大意,让七弟带着黄胜去探望那些洋鬼子,又派郭嵩焘去和洋人联系送信,结果没过多久,洋鬼子就直接杀到圆明园了!”

  “那有没有证据?”

  鬼子六赶紧追问,然而很可惜,惇王爷和醇王爷一起摇头,醇王爷还恶狠狠的说道:“如果有证据的话,那两个狗奴才早就人头落地了!狗杂碎,千万别让本王抓到你们向洋人通风报信的证据,不然本王如果不把你们满门抄斩,凌迟处死,本王就不配做这个醇亲王!”

  鬼子六听得一笑,心说干掉两个小奴才有屁用?把他们背后的吴超越也拉下水,才是真正的能消本王心头之恨。而再继续盘算间,鬼子六又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暗道:“如果真是郭嵩焘给洋鬼子通风报信,今天替我传话那个通译会不会知道?嗯,如果有机会的话,花点银子找那个通译打听打听,说不定真会有奇迹出现。”

  次日上午,按照约定的时间,布尔布隆和普鲁斯等人在联军士兵的保护下准时来到了恭王府谈判,谈判展开后,坐在北面的英法联军除了提出更为苛刻的不平等条款外,又就谈判团代表成员被清军逮捕、虐待和杀害一事提出了强烈抗议,要求咸丰大帝亲自向英法两国公使当面道歉,并额外赔偿纹银二十万两。

  尽管有鬼子六帮着谈判和解释,奕誴奕譞两兄弟在条约中做出了不少的让步,然而却还是不敢答应让外国公使驻京和开放天津,并断然拒绝了让咸丰大帝当面向英法公使道歉,以及由咸丰大帝亲自与英法公使换约。

  讨价还价争执不下,在圆明园里吃够了苦头的布尔布隆听得火大,忍不住咆哮了几句外交官不该说的话,道:“惇,恭,醇,我就明白了,你们和你们的皇帝怎么就愚蠢到了这个地步?连和我们见面换约都不肯接受?如果你们不懂什么叫现代外交的话,可以去问你们的湖北巡抚吴超越,他会告诉你让外国公使驻京,对你们与外界联络有多少好处,又可以避免发生多少无谓的武力冲突!”

  惇王爷和醇王爷一起默默无语,鬼子六则心中更是狐疑,益发怀疑吴超越和英法联军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结。同时招架不住英法代表的咄咄逼人,鬼子六只好是拿出了从吴超越那里学来的谈判招数,要求暂停谈判,休息一个小时后再重新开始,布尔布隆和普鲁斯倒是一口答应,双方离开谈判会场各自到休息室休息。

  对鬼子六来说很巧,他领着惇王爷和醇王爷回到休息室才刚坐定,英国人带来那个中年男子翻译就来到了他们的休息室,点头哈腰的说道:“两位王爷,六爷,吴抚台的幕僚黄胜和郭嵩焘来了,希望能与你们见面,说是有关于谈判的重要事项向你们禀报。因为当时还在谈判,守卫谈判会场的英国兵就没让他们进来,这会谈判暂停,不知道你们是否想要接见他们?”

  有客人来自己家里求见,结果却因为府邸被洋人军队包围的缘故,要外人负责带话禀报,鬼子六心里当然觉得有些憋屈。但是心中暗恨之余,鬼子六又突然灵机一动,立即招手把那个中年男子叫到面前,低声问道:“郭嵩焘去拜见额尔金他们的时候,你在不在场?”

  说着,鬼子六毫不犹豫的从腰上扯下了玉佩,塞到了那中年男子手里,那中年男子会意,握住玉佩低声回答道:“回六爷,小的当时不仅在场,还从头到尾都参与了额尔金将军他们接见郭嵩焘。”

  鬼子六一听笑了,低声说道:“那他和洋人说了什么?有没有提到关于圆明园的事?还有,郭嵩焘有没有在洋人面前提起吴超越吴抚台?”

  那中年男子眼中闪过寒光,微笑答道:“回六爷,提到了,都提到了。”

  “具体内容是什么?”鬼子六赶紧又低声追问。

  那中年男子不吭声,鬼子六暗骂了一句贪得无厌,又不肯错过这个报仇雪恨的天赐良机,便有些心疼的从右手上扯下玉扳指,举到那中年男子的面前,微笑说道:“前朝陆子冈的百骏图,明穆宗的心爱之物,无价之宝。只要你告诉本王那天发生的事,把关于圆明园和吴抚台的事一点不漏的告诉本王,这玉扳指就是你的了。”

  那中年男子笑了,笑得十分的开心…………

  …………

  又过了一段时间后,已经在恭王府门外等了不少时间的黄胜和郭嵩焘,才在那中年男子引领下来到了鬼子六等人的面前。见面后,黄胜和郭嵩焘恭敬的行礼请安,惇王爷和醇王爷则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只以鼻孔示人,鬼子六则是笑容满面,微笑问道:“黄总办,郭编修,你们二位大驾光临我这个破落皇子的陋宅,有何贵干?”

  知道鬼子六等人肯定没什么好声气,郭嵩焘和黄胜也没在意,当下郭嵩焘行礼说道:“禀二位王爷,禀六爷,我们是来替吴抚台带一句话,吴抚台知道,皇上肯定不会允许洋人公使驻京,洋人公使为了与大清朝廷联络方便,也肯定会坚持这一点。”

  “鉴于此情,吴抚台为了回报君恩,也为了替皇上分忧,想建议朝廷允许各国公使常驻湖北省城,在湖北省城设立一个总理各国事务衙门,专职负责与各国洋人交涉联络。如此一来,皇上既用不着担心洋人公使驻京给朝廷带来的困扰,洋人那边也应该能够接受,两全其美。”

  郭嵩焘的话还没有说完,惇王爷和醇王爷就一起眼睛亮了——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外国公使驻京,这可是咸丰大帝对他们的再三叮嘱,绝不容许让步的条款。吴超越自愿揽下这个苦差使,惇王爷和醇王爷当然是求之不得。

  惇王爷和醇王爷倒是马上心动了,鬼子六却是直接笑出声了,冷笑说道:“吴抚台可真是忠心耿耿啊,不错,这的确是个好主意,洋人或许也有可能接受。但是筠仙,这么好的主意,吴抚台为什么早不提出来?”

  “吴抚台此前没有想到。”郭嵩焘如实回答道:“还是在送我们上船时,吴抚台在码头上突然想起了这个办法,就让我们带了口信。不然的话,吴抚台肯定早就上折子向皇上提议了。”

  “好个突然想起来,怕是吴抚台担心皇上会把议和重任交给他,所以才没敢提前提出来吧?”

  鬼子六嘲讽的冷哼,郭嵩焘赶紧摇头否认时,鬼子六突然提高了一点声音,冷笑说道:“还有,吴抚台提议在湖北省城设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怕是也想方便随时和洋人干杯,和洋人一起祝英国女王身体健康,祝法国皇帝拿破仑三世陛下身体健康吧?”

  郭嵩焘惊讶抬头间,却见鬼子六脸上的笑容更加狰狞,狞笑道:“还有,也方便郭大人你和洋人干杯,祝洋人的女王和皇帝陛下身体健康,对不对?”

  郭嵩焘脸上变色,又突然心中一动,赶紧扭头看去时,却见那个英国人雇佣的中年男子翻译就站在房中,还在对着自己微笑。郭嵩焘顿时脑袋又是一晕,心中惨叫道:“糟了!我向洋人告密,说洋人使节团被关在圆明园时,这个通译也在现场!”

  “圆明园!”鬼子六突然又提高了一些声音,恶狠狠说道:“还有圆明园的事!你郭筠仙如何解释?!”

  郭嵩焘面如土色,知道自己被那个中年男子出卖,也知道即便现在鬼子六不敢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将来自己也肯定跑不掉杀头之罪。

  “郭先生,别怪我,我也是大清的子民。”

  那中年男子终于开口,嬉皮笑脸的说道:“如果你记不得那天发生的事了,我现在给你复述一下。”(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