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零三章 最好办法

第三百零三章 最好办法

  “郭先生,你可别不承认,额尔金将军他们接见你的时候,可是一再向你打听圆明园的情况,还直接问过你大清皇帝是否有可能逃到圆明园?”

  “当时你虽然拒绝回答,但是洋人又问你圆明园是不是皇上的行宫,你是不是说了是?还说有时候皇上会住在圆明园里?”

  “还有,洋人又拿出了京畿一带的地图,要你指出圆明园在什么位置,你再次拒绝,洋人还因为这点非常不高兴,有没有?”

  “另外,在你面前,洋人先后三次提起圆明园,第三次干脆问你圆明园里是不是藏着无数的奇珍异宝,你说你不知道,有没有?!”

  听着那中年男子的厉声喝问,郭嵩焘和黄胜一起的目瞪口呆,一起的瞠目结舌,打破脑袋也想不通那中年男子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问出这样的问题?——这那是告密出卖,简直是在帮郭嵩焘正名啊!

  最后,还是鬼子六的拍案怒喝,把郭嵩焘和黄胜从梦境中拉了回来——鬼子六咆哮道:“郭嵩焘,这么重要的情况,你为什么在回京之时,没有向惇王爷和醇王爷禀报?你知不知道,如果惇王爷他们提前知道洋人早就盯上了圆明园,提前做好准备,洋人那来的机会把圆明园里的洋鬼子抢走?!”

  又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见他笑得颇是狰狞猥琐,仿佛真象是个告密得手的卑鄙小人,郭嵩焘这才向鬼子六拱手说道:“六爷恕罪,下官当时太过紧张,忘了。”

  “忘了?!”

  那边惇王爷和醇王爷一起怒辫冲冠,嚷嚷道:“狗奴才,你等着朝廷治罪吧!这么重要的军情大事,你竟然敢不向我们禀报,让朝廷错过了把洋鬼子提前转移走的最后机会,你的渎职之罪休想跑得掉!本王不但要参你失职,还要参吴超越用人不当,失察失职,请皇上把他一并治罪!”

  “下官该死,下官一时疏忽,的确忘了向二位王爷禀报洋人已经盯上圆明园的情况,下官情愿领罪。”郭嵩焘嘴上连连请罪,心中则冷哼说失职又怎么样?了不起就是罢老子的官而已,反正老子这个翰林院编修只是挂名,一个大子的俸禄都领不到,当不当根本无所谓。

  小丑一般的叫嚷喧嚣了一番之后,惇王爷和醇王爷这才撵郭嵩焘和黄胜滚蛋,已经完成任务的郭嵩焘和黄胜也立即告辞离开,临走时,郭嵩焘又悄悄回头看了一眼那中年男子,却见他已经把耳朵贴到了鬼子六的耳边,正在接受鬼子六的耳提面命。郭嵩焘心中好奇,暗道:“这人究竟是谁?为什么没出卖我?”

  心中好奇,又受过那中年男子的恩情,到了傍晚的时候,郭嵩焘和黄胜当然带了一份礼物到联军司令部拜访那中年男子,当面致谢也顺便打听原因。结果也是到联军司令部一打听,郭嵩焘和黄胜才知道那个中年男子名叫龚橙,是英国公使兼英国驻沪领事普鲁斯在上海雇佣的幕僚,还甚得普鲁斯的尊敬。

  在司令部门前等了不少时间,那中年男子龚橙才出来与郭黄二人见面,互相寒暄了几句后,龚橙对郭嵩焘和黄胜使了一个眼色,郭黄二人会意,忙随他入内,到了他的住处坐下,然后郭嵩焘才向龚橙拱手说道:“龚先生,大恩不言谢,今天你算是救了在下一命,倘若你把那天的情况真的告诉六爷他们,不光在下的人头难保,在下全家和吴抚台恐怕都得受牵连。先生恩情,在下铭记在心,今后若有机会,在下一定结草衔环,回报先生的恩情之万一。”

  “不必客气,说起来,我还有点对不起你。”龚橙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玉扳指,微笑说道:“六爷拿前朝陆子冈的百骏图玉刻扳指收买我,我一时眼热,就给你背了一个失职之罪,对不住你,也对不住赵惠甫。”

  “龚先生,你认识赵烈文赵师爷?”

  郭嵩焘和黄胜一起惊喜的问,也隐约猜出了龚橙倾向自己的原因,果不其然,龚橙虽然没有开口回答,却微笑着从随身的行李中翻出了一道书信,递到了郭黄二人面前,郭嵩焘和黄胜赶紧接过观看时,见书信是吴超越在文职方面的头号帮凶赵烈文写的亲笔信,收信人也正是龚橙。而内容则是赵烈文极力邀请龚橙到湖北一游,并表示想要把龚橙举荐给吴超越,言词之间对龚橙还十分尊敬,字字句句都对龚橙尊称兄长,对龚橙的才干学问推崇之至。

  “筠仙,我孤陋寡闻,第一次和你见面时,不知道你是惠甫的同僚,所以对你有些言词冒犯。”

  龚橙开口,笑着主动向郭嵩焘致歉,郭嵩焘忙说自己毫不在意,又好奇问道:“龚先生,既然你和赵惠甫交情如此深厚,又精通洋文,正是湖北所急需之人才,那你为什么不接受惠甫的邀请,到湖北一试呢?”

  “本来想去的。”龚橙微笑说道:“人还都到了上海准备坐船去湖北,那知道在上海结识了一个对胃口的名妓,就住到了她的花船上不想再动弹,觉得与其到湖北象赵惠甫一样天天和公文案牍为伴,倒还不如狎妓放舟和诗酒风流自在,就又改了主意留在了上海逍遥快活,一直到银子全部花光,我才进了洋人的领事馆当翻译。”

  郭嵩焘和黄胜一起傻眼,万没想到龚橙竟然会是这么一个德行,为了**喝酒,竟然能主动放弃赵烈文对他的举荐——以赵烈文在湖北的地位,龚橙只要到了湖北,基本上立即就是几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龚橙没理会郭嵩焘和黄胜看向他的怪异眼神,只是径直说道:“六爷今天收买我,明面上想找你们勾结洋人的证据,实际上真正目标是你们背后的吴超越吴抚台,这事你们可别忘了向吴抚台禀报,叫吴抚台小心点。”

  黄胜和郭嵩焘慌忙答应,再次向龚橙道谢,龚橙则又随口说道:“还有一点,今天洋人和奕字辈三兄弟又谈崩了,好几个条款都谈不拢,那三兄弟虽然提出了让洋人公使常驻湖北省城,但洋人方面并不是很愿意接受。吴抚台如果真的想把朝廷的外交大权抓到手里,你们还得努点力,出面做一下洋人的工作,这样才有希望。”

  黄胜和郭嵩焘再次道谢,又和龚橙互叙了一些友情,约定了今后的联络方式,然后才告辞离开。结果在送郭黄二人出门时,龚橙又提醒了一句,“差点忘了,洋人对六爷他们三兄弟的愚蠢顽固十分不满,正在商量要用什么激烈手段向朝廷更进一步施压,京城里恐怕还会有什么大的动静,你们可要做好准备,千万别受波及。”

  郭嵩焘点头,那边黄胜却心中一惊,忙问道:“那洋人会不会对圆明园下手?”

  “对圆明园下手?什么意思?”

  龚橙满头雾水的问,黄胜也这才把吴超越鬼扯的秘密情报告诉给了龚橙,结果龚橙听了眉头大皱,说道:“吴抚台那来的这个情报,我就在洋人身边怎么都不知道?这样吧,这事我放在心上,如果洋人真打圆明园的主意,我马上联系你们。”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在京城治安还相当混乱的情况下,郭嵩焘和黄胜冒着风险来回奔走,穿梭于英法两国的军队驻地之间游说,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还是说服了英法两国公使初步同意常驻湖北,也说服了趁火打劫的美国公使华若翰同意常驻湖北,惟有俄罗斯公使伊格纳季耶夫断然拒绝,郭黄二人几经努力都没有成功。

  又一次在伊格纳季耶夫面前无功而返后,离开英法联军设在宗人府的新司令部时,郭嵩焘和黄胜还看到了一个让他们哭笑不得的画面,一大群读书人竟然在英法联军的司令部门前请愿,请求英法联军举行科举,开设恩科,让他们考试做官,给洋人做官。

  对此,留学生出身的黄胜倒只是觉得好笑,一度醉心科举的郭嵩焘却是在苦笑之后又感叹万分,“这就是大清,这就是大清的读书人,大清所谓的忠臣孝子啊。这样的皇帝,这样的朝廷,还有什么指望?还能有什么指望……?”

  突然拍肩膀上的一只手打断了郭嵩焘大逆不道的感叹,郭嵩焘大惊回头时,却见是龚橙站在了他的背后,郭嵩焘松了口气,赶紧向龚橙行礼时,龚橙却神色紧张的向旁边一努嘴,郭嵩焘和黄胜会意,慌忙随龚橙到了联军司令部对面的中府胡同,找了个没人的地方交谈。

  “吴抚台的情报很准确。”龚橙劈头盖脸的说道:“洋人的确打起了圆明园的主意,想把圆明园先抢后烧,用来报复大清朝廷和施压。”

  郭嵩焘和黄胜听了也是大急,赶紧向龚橙问起情况,龚橙答道:“洋人攻破了圆明园后,因为怕朝廷在谈判桌上要他们赔偿损失,没敢对圆明园里面的东西下手就主动退走了。”(王湘绮的《圆明园词》载。)

  “但因为圆明园护军营被洋人赶走,圆明园这些天无人守护,海淀的旗人就成群结队的跑到圆明园偷盗抢劫,其中有个叫李崇年的旗人被洋人抓住,洋人从他身上搜出大量珠宝,问他是从那里来的,他老实说了,还说圆明园里这样的珠宝要多少有多少,鼓动洋人去圆明园发财。”

  “结果洋人士兵就动了心,上上下下都要求暂时解散军纪,额尔金和葛罗他们不想过于苛刻士兵,就决定把圆明园先抢后烧,既发财,又向朝廷施加压力,也顺便报复朝廷在圆明园里把两个洋人士兵活活打死的仇。”

  “那决定了没有?”黄胜赶紧问道。

  “基本上已经定了。”龚橙脸色阴沉的回答道:“洋人准备从明天开始,先把西山的三山五园轮流抢上一遍,然后再纵火烧园,还准备在明天的谈判中把这件事正式知会给惇王爷他们。”

  黄胜和郭嵩焘一起叫苦不迭了,忙向龚橙问道:“以拱,那有没有什么办法拦住洋人?”

  “拦住洋人抢劫,怕是绝对做不到了。”龚橙摇头,说道:“洋人的军队虽然纪律严格,一直都不许士兵乱杀普通百姓,但军队里要求乘机发财的声音一直不断,这会允许抢劫的军令又已经在下达,即便是额尔金和葛罗这些人恐怕也没办法收回命令了。”

  “那能不能拦住洋人别烧圆明园?”黄胜退而求其次,说道:“圆明园里的金银珠宝我们保不住,但是那些景观建筑都是无价瑰宝,烧了实在太可惜了。”

  “恐怕也很难。”龚橙摇头,说道:“洋人决定烧圆明园,一是报仇出气,二是施加压力,逼着惇王爷那三个蠢货在谈判桌上让步,光凭我们三个,恐怕没办法让洋人收回这个决定。除非……。”

  “除非什么?”黄胜赶紧问道。

  “除非我们能让惇王爷那三个蠢货赶紧让步,答应洋人提出的条件。”龚橙很是无奈的说道:“虽然是让他们赔款割地,但是事情到了这步,既然赔款割地已经不可避免,又何必要搭进去一座圆明园?而且洋人不但准备烧圆明园,还准备把三山五园一起烧了,这些园子的价值加在一起,可能比朝廷答应给洋人的赔款更多。”

  “那我们现在就去找惇王爷他们。”

  黄胜抬步就要走,旁边的郭嵩焘却一把拉住他,低声说道:“平甫,不能冲动,且不说我们去劝说惇王爷他们向洋人让步,注定要留下千古骂名,给惇王爷他们乘机把黑锅推给我们甚至吴抚台的机会。就算我们愿意背这个黑锅,也咬紧牙关不牵连出吴抚台,惇王爷、醇王爷和六爷那三个蠢货也未必会为了保住圆明园,答应向洋人让步。”

  “为什么?”黄胜赶紧问道。

  “因为圆明园是皇上一个人的。”郭嵩焘低声回答道:“不管是惇王爷、醇王爷和六爷,他们都没资格住进圆明园,没资格任意游览圆明园的景观,更没资格享用里面的珠宝美女,山珍海味。”

  “所以对他们来说,洋人烧掉圆明园,受损失的只会是他们的皇帝四哥,与他们干系不大。但他们如果为了保住不属于他们的圆明园,向洋人让步签约,那就是千古的骂名,万民的唾骂,皇上说不定还有可能会拿他们当替罪羊,收拾他们给朝野交代。”

  “没这么严重吧?”黄胜惊讶的问道。

  “忘了签订《南京条约》的耆英了?先皇为了给天下一个交代,可是赐了他自尽。”郭嵩焘提醒,又苦笑说道:“其实我早就在怀疑,惇王爷和醇王爷那两个蠢货到现在都不敢签约,很可能就是怕重蹈耆英的覆辙。”

  黄胜默然,那边同样是八股文出身的龚橙却点了点头,说道:“筠仙高见,我也担心惇王爷那帮蠢货会宁可圆明园被烧也不敢做主让步,说不定他们心里还巴不得洋人赶紧烧了圆明园,这样躲在热河的皇帝才有可能亲自下旨决定让步,让他们不用担任何责任。”

  黄胜更无语了,郭嵩焘则又说道:“所以,我们如果要想让惇王爷那帮蠢货赶紧让步保住圆明园,除非能让他们觉得如果不赶紧签约,他们也会受到损失,还是无法承受的损失,他们才有可能背起这口黑锅。”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龚橙叹道:“他们又是谈判代表,按照洋人的规矩,他们的生命财产都必须受到保护,没办法拿他们的家人和财产做威胁逼他们签字,否则的话,我倒是可以鼓动洋人这么做。”

  坐困愁城,绞尽脑汁间,读洋书长大的黄胜突然灵机一动,忙低声说道:“以拱兄,你能不能在不被外人知道的情况下,劝说洋人换个办法威胁惇王爷那帮蠢货?如果洋人用这个办法,包管惇王爷那三个蠢货想都不想,马上就同意签字让步。”

  “联军司令部里就我一个华人,不让外人知道当然没问题。”龚橙问道:“什么办法?”

  “让洋人威胁去遵化考古!”

  黄胜的狞笑回答让龚橙和郭嵩焘一起傻了眼睛,一起低声惊呼道:“让洋人威胁去挖他们祖坟?!”

  黄胜点头,恶狠狠说道:“我小的时候,我的家乡香山出现过这么一件事,有一个叫沈志亮的人,突然把当时的葡萄牙领事亚马留给宰了,官府把他抓住后问他原因,他说是因为葡萄牙人修路把他的祖坟给挖了,他为了给祖坟报仇才宰了亚马留。”

  “你们想想,一个平头百姓,尚且不能容忍祖坟被挖,惇王爷和醇王爷那两个蠢货贵为亲王,又怎么可能忍得住这样的事?而且朝廷和皇上如果知道是因为他们怕担责任,才把洋人逼得挖他们祖坟,爱新觉罗皇族绝对能把他们的皮剥了!”

  “所以我敢断定,只要洋人威胁说挖他们祖坟,惇王爷和醇王爷那两个蠢货肯定是想都不想,宁可背黑锅,也要保住他们的祖坟!”

  龚橙和郭嵩焘张口结舌,互相对视了一眼之后,一起大力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