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零六章 早知如此

第三百零六章 早知如此

  胡林翼和杨岳斌的不识抬举让吴超越颇有些火大,虽说是否能收编元气大伤的湘军对吴军的实力已经影响不大,但是以书生加山农组成的湘军中却有着数量众多的湖南中小地主,是这个时代真正的社会主要力量,得不到这些人的拥戴和支持,将来还要被迫和他们刀兵相见,对于吴超越将来能否迅速夺占湖南当然影响很大。

  窝火也没办法,八字和吴超越相冲的湘军死活不肯接吴超越主动伸出的橄榄枝,无法控制湖南民政财政的吴超越也没办法强迫他们加入,吴超越唯一所能做的,也就只是厚待识时务的楚勇,让湘军知道他们又站错了队。

  “告诉刘长佑和江忠济,他们拖欠的军饷我先给他们发一半,剩下一半半年内给他们全部补上,叫他们安心接受整编。再有,让冯三保从楚勇中挑选两千精锐组成四个营,给他们装备击针枪,让胡林翼和杨岳斌那帮人看看我对楚勇是什么态度!”

  也正因为想让湘军看到楚勇受到的厚待,吴超越又突然改了主意,决定把只准备先补发三成的楚勇欠饷改为补发一半,又临时决定多武装两个营的楚勇精锐。结果吴超越的这个朝令夕改遭到了赵烈文的坚决反对,说道:“慰亭,补发军饷的事可以商量,但是给两个营的楚勇装备击针枪我要反对,我们正在重新整编和武装湖北军队,还准备再扩招一些军队,武器本来就不够,好枪优先给了新来的外人,你在湖北的老人肯定有意见。”

  吴超越不吭声,因为吴超越手里的武器储备的确不多,看家法宝击针枪连武装现有的湖北军队都不够,导致吴超越只能是把湖北军队分为甲乙兵种,甲种兵装备击针枪及先进火炮,承担主要作战任务,乙种兵则只能继续装备原始的火绳枪和老式火炮,承担辅助任务。湖北将领也为了能够让自己部下装备上先进武器而一直在明争暗斗,吴超越如果为了和湘军斗气而故意厚待楚勇,的确会寒了湖北旧部的心。

  “如果你想让湘军后悔,其实光是补发楚勇的积欠军饷就行了。”赵烈文又说道:“银子没了我们可以再挣,现银不足可以借贷,但千万别失了人心,湖北军队才是你最大的本钱。”

  很是勉强点了点头后,吴超越改口说道:“这样吧,还是只给楚勇装备两个营的击针枪,叫湖北藩库暂时垫支,先把楚勇积欠的军饷全部补发了。还有,湖南目前不是还有不少土匪吗?叫冯三保尽量多出手,让新收编的楚勇有功劳和油水可捞。”

  赵烈文应诺,这才提笔做书,但即便如此,吴超越却还是觉得不够解气,也对崇恩抢着收编湘军和楚勇的行动十分不满,知道崇恩这么做的真正目的是想防着自己在军事上把他彻底架空。所以盘算了片刻后,吴超越又突然向赵烈文问道:“惠甫,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崇恩收编湘军后第一个月就欠发湘军的军饷?”

  “这个,恐怕很难。”赵烈文皱眉说道:“湖南再穷,省库里几万两现银也是有的,崇抚台为了收买湘军人心,肯定是宁可拖欠其他地方也不肯拖欠湘军。而且就算湖南藩库里真的一两银子没有,崇抚台就算暂时向民间借贷,弄到第一个月的军饷也不是太难。”

  吴超越又不吭声了,心里所盘算的,也是如何让曾经关系相当不错的崇恩出一个大丑,彻底失去湖南军心,让自己在军事上彻底架空他,然后再设法拿下湖南的财政和民事大权。然后很自然的,熟悉国人内斗天性的吴超越也就打起了崇恩抚标旧部和湘军之间如何相处的主意。

  和吴超越的湖北抚标不同,湖南的抚标是分为左右两营,各设一名副将统属,现在这两个副将当然都是崇恩从京城带来的满人,湖北情报局也早就替吴超越弄清楚了这两个满人的性格爱好——都是贪财好享受的货,除了对崇恩比较忠心外没多少优点。

  湖南抚标是崇恩的直属军队,吴超越没有权力调动指挥,也无权调动任免湖南抚标的将领,但做为署理湖广总督,吴超越却有权力巡阅和考核这支军队。所以盘算了片刻之后,吴超越很快就叫来了一个口才不错的幕僚,给他随便找了一个借口去长沙出差,再借口替自己掌握湖南抚标的扩编情况与那两个副将接触,然后再乘机依计行事。

  替吴超越办差这个师爷叫周文贤,是吴超越刚到湖北上任时就招募入府的老人,在吴超越的幕府里表现一直不错,也已经在吴超越的保举下领了一个六品顶戴,是吴超越重点提拔的文职人员之一。为了报答吴超越的知遇之恩,周文贤办差当然也十分卖力,乘船日夜兼程的赶到了长沙后,才刚把吴超越的总督公文递交给了湖南臬台衙门,要求现任湖南臬台福翷迅速查办一件湖南商人跨省走私鸦片案,然后马上就跑到了湖南抚标的军营,与湖南抚标的两个副将阿克敦和凌方见了面。

  公事倒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就是核对一下湖南抚标的编制和兵力是否与崇恩上报给吴超越的情况相符,结果因为阿克敦和凌方吃了一些空饷的缘故,这两个副将倒也没敢过于慢待周文贤,走完了过场就马上请周文贤进营房喝酒,还叫来一些歌女舞姬助兴。

  身负密差,周文贤当然对阿克敦和凌方吃空饷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话语之中只是对阿克敦和凌方极尽讨好,巧舌如簧的迅速拉近了阿克敦和凌方的关系,然后周文贤还拿出两盒在湖南十分罕见的高级雪茄送给阿克敦和凌方当见面礼。阿、凌二人见了虽然心中欢喜,嘴上却假惺惺的谦虚道:“周师爷,这叫我们怎么好意思?你是客人,我们身为地主,都还没送你什么,怎么还能收你的东西?”

  “二位将军千万不必客气,一点薄礼不成敬意,还望你们千万不要推辞。”周文贤硬是把礼物塞给了阿克敦和凌方,二人欢天喜地的收下后,周文贤又很歉意的说道:“实在是太微薄了,本来我是打算在汉口买几块洋表带来湖南的,只可惜囊中羞涩,只好买点便宜的雪茄,二位将军可千万别嫌弃。”

  “周师爷那里话?我们又不是不识货的人,能不知道这种洋人雪茄在汉口有多贵?”

  阿克敦笑着再次道谢,又迫不及待的打开雪茄抽出一支,递到了周文贤的面前,待周文贤切开雪茄后,还亲手用湖北火柴厂生产的火柴给周文贤点上。周文贤谢了后先抽了一口雪茄,然后才举着雪茄微笑说道:“多谢阿将军,对了,还没向你们道喜呢,恭喜二位将军,贺喜二位将军。”

  “周师爷,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有什么好事值得你道喜?”

  正在抽雪茄的阿克敦和凌方都是一楞,周文贤则奸笑说道:“二位将军,在学生面前还用得着隐瞒?湘军收编进了崇抚台的抚标,胡大人和杨总兵那边,给你们的见面礼还能少了?怎么样?起码够在京城买几座大宅子了吧?”

  阿克敦和凌方惊讶的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周文贤见了,忙又表情奇怪的说道:“怎么?胡大人和杨总兵连这点人之常情都没尽?他们在湖北和江西四处打家劫舍,弄了那么多好处,就舍不得拿来打点一下你们这些新同僚?”

  阿克敦和凌方又是一楞,然后阿克敦赶紧开口问道:“周师爷,胡大人和杨总兵他们,在湖北和江西发了大财?”

  “那还用问?”

  周文贤一翻白眼,说道:“湖北谁不知道?当初湘军撤出湖北省城的时候,还给我们吴抚台的湖北藩库就是一座空库,逼得我们吴抚台只能是拿自家的银子借给湖北藩库应急,为了这事,皇上还专门在圣旨上表彰过我们吴抚台!”

  阿克敦和凌方都不吭声了,眼珠子也忍不住乱转了起来,周文贤则又说道:“还有,收复黄州府城、大冶、兴国和蕲州这些地方的时候,那一次不是湘军最先进城?又那一次不是还给我们吴抚台一座空城?在江西的时候就更别说了,每夺回一座城池,湘军那次少了派一支装满东西的船队回湖南?”

  “湘军捞了这么多?”凌方惊讶的问道:“那他们为什么还要天天哭穷,天天要崇抚台发饷?”

  “穷的是底下丘八!”周文贤一针见血的指出道:“阿将军凌将军,你们见过谁真正能把自己的家底拿出来养团练?湘军现在是穷不假,但你们到胡大人的益阳老家和杨总兵的善化老家看过没有,他们的家里人过的是什么生活?”

  “再说了。”周文贤又陈述事实道:“就算他们手里真的现银不多,但他们家里那些古玩字画和珠宝玉器之类的东西,拿到了京城的琉璃厂,能变成多少银子?所以,阿将军,凌将军,千万别客气啊,得给我们湖北的百姓和江西的百姓报仇啊。”

  阿克敦和凌方脸上肌肉一起开始抽搐了,还忍不住一起咬紧了牙关,周文贤察言观色,忙打哈哈道:“玩笑了,玩笑了,二位将军,来,我们继续喝,继续听曲。对了,改天二位将军如果到了湖北,在下一定请你们喝洋酒,喝我们吴抚台最喜欢的法国白兰地。”

  …………

  吴超越的幕僚周文贤突然拜访自己的抚标,公务繁忙的崇恩当然没留心到这样的小事,在湖南抚标方面所操心的,也是如何筹措饷银保证按期发放,还有如何更进一步扩建抚标以监视强大到让人害怕的湖北军队。然而就在这个期间,一个让崇恩大吃一惊的消息却突然传来——他的旧部士卒竟然和湘军士卒打起来了。

  崇恩匆匆赶到现场一看时,地上已经躺下了十好几个满身是血的士兵,空气中还隐约带有一点火药味,很明显刚才内讧中还动了火枪,同时阿克敦、凌方和杨岳斌等湘军将领也在互相对骂,模样还都十分的愤怒。崇恩见了更是大怒,立即开口喝问原因,老部下和新部将却都一起向他告状诉苦,全都指责对方是内讧火并的罪魁祸首。

  还是在细问详细时,可怜的崇抚台才知道他的旧部和湘军这几天都已经发生过好几次冲突了,起因则是应该各打五十大板,不是旧部士卒和湘军士兵赌钱时出千耍赖,就是湘军士兵仗着身经百战,欺负还从来没有上过战场的湖南抚标士兵。而各自的将领又一味护短偏袒自己的部下,不肯息事宁人,这才导致了事态的更进一步扩大,发生了今天这起百人级的内讧冲突。

  对此,叫苦不迭的崇恩为了安抚新人,当然是马上开口指责自己的两个旧将阿克敦和凌方不该过于放纵士卒,阿克敦和凌方则全都是一百个不服气不满意,恶狠狠的只是怒瞪走到那里都难以和友军友好相处的湘军众将。而以杨岳斌为首的湘军将领则又纷纷指责阿克敦和凌方强行索贿,不断打听他们的家产情况,用尽千方百计敲诈勒索。

  还好,湘军目前的主帅胡林翼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及时抱病赶来,帮着焦头烂额的崇抚台摆平了这件事,用各打五十大板的办法喝退了自己的人。然而好不容易把冲突双方都赶回了各自的军营后,胡林翼却又咳嗽着对崇恩说道:“抚台大人恕罪,下官斗胆,还请你在近期内尽量约束一下你的旧部,湘军士卒现在的怨气很重,就象是装满火药的木捅一样,一点就爆,冒犯之处,万望抚台大人宽恕。”

  “湘军将士怎么会有怨气?”崇恩很疑惑的问道。

  “楚勇的欠饷,已经全部由湖南提台衙门垫银子补发了。”胡林翼表情有些哭丧的回答道:“下官的部下知道了这件事,所以就……,全都不高兴了。”

  为官其实还算不错的崇恩哑口无言,半晌才回答道:“放心,至少你们以后每个月的军饷,本官可以保证按时足额发放。”

  崇恩崇抚台很快就不敢打这个保票了,因为事情还没过去两天,长沙的火药局也不知道是那个环节出了问题,厂房中突然发生了大爆炸,爆炸把长沙火药局连同库房直接夷为平地,还造成了极其严重的人员伤亡!——这件事还真不是吴超越搞的鬼,而是湖南省志都有记载的重大历史事件。

  火药局这么重要的衙门当然得立即重建,在爆炸中伤亡的工匠和差役当然也得花银子抚恤,面对着一连串的损失数字,可怜的崇抚台在绝望之余,难免也生出了这样的心思,“早知道自建军队这么难,就应该把这些事全部拜托给吴慰亭的。”

  与此同时,互相不服气的湖南抚标和湘军在私底下的冲突也从来没有断过,互相益发憎恨敌视的同时,不要说湘军的其他将领和士卒怒火冲天和怨气满腹了,就连湘军并入湖南抚标的最大受益者杨岳斌都忍不住有些后悔,暗道:“早知道会这样,就应该和吴超越讨价还价一下,把湘军并入湘勇。”(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