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零八章 鬼子六的努力

第三百零八章 鬼子六的努力

  爱新觉罗·奕訢之所以在历史上名号鬼子六,最主要的原因就是他擅长和洋人打交道,能够部分接受当时的确远超中国的西方先进文化和制度,并主张学习西方的先进文化技术,后来甚至还学会了一点外语,所以才被迂腐保守的晚清士大夫和被奴化教育洗脑洗得最严重的京城百姓尊称为鬼子六,也把他一手组建的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称为鬼使衙门。

  也正因为如此,当俄罗斯公使伊格纳季耶夫对鬼子六详细介绍了现代外交的重要性之后,鬼子六也很快就发现了吴超越包藏的祸心,甚至还结合满清朝廷目前的特殊情况,隐约猜到了吴超越甚至还想依靠外交大权控制整个满清的通商口岸,彻底垄断满清朝廷和西方列强的沟通联络渠道。

  做为根正苗红的野猪皮子孙,鬼子六当然不愿让满清朝廷的外交大权被吴超越掌握,更不想让吴超越成为满清朝廷的对外喉舌,让吴超越可以代表满清朝廷对西方列强发言说话,这么做不但会让诬告自己谋反的吴超越权力更大,更加小丑跳梁,还相当之危险。所以鬼子六也没迟疑,乘着满清外交部还没正式建立在湖北省城,赶紧找到了自己的五哥七弟,向他们介绍情况并发出警告,力劝他们上书咸丰大帝,让咸丰大帝收回成命,也收回重要的外交大权。

  很可惜,惇王爷和醇王爷根本就不明白一个主权国家的外交权力有多重要,不管鬼子六用再简单直白的方式介绍解释,惇王爷和醇王爷都始终只认定一点——咸丰大帝不想让洋鬼子住在京城里,劝咸丰大帝改主意又同意让洋人常驻京城是找死!最后被鬼子六缠得烦了,惇王爷还对鬼子六说道:“六弟,既然你觉得让洋人公使常驻湖北不妥,那你干脆亲自去一趟热河拜见皇兄,当面向皇兄介绍你说的这些情况,请皇兄收回成命。”

  犹豫了许久,为了野猪皮家族的江山永固,即便明知道会有可能触怒咸丰大帝,鬼子六还是恳请目前担任监国的惇王爷允许自己北上热河,惇王爷倒也没迟疑,马上就给鬼子六找了一个北上的借口,让鬼子六到热河拜见咸丰大帝,也顺便奏请咸丰大帝确定还朝之期,以便安排迎接。

  带着惇王爷交托的公务,鬼子六第二天就起程北上,并在三天多时间后顺利赶到了热河,然而在热河行宫的门前,鬼子六请求立即觐见咸丰大帝的请求,却遭到了行在总管大臣肃顺的断然拒绝。不但如此,肃顺还十分不悦的向鬼子六问道:“六爷,你身为皇子,没有圣旨为什么要擅自离开京城?难道你不知道,这是违反祖宗家法的事?”

  “是惇王爷让我代表他和醇王爷来给万岁请安,恳请皇上尽快还朝回京。”鬼子六忍气吞声的回答道。

  “可有奏疏?”肃顺大模大样的问,鬼子六赶紧拿出了惇王爷的折子后,肃顺先是一努嘴叫人接下来,然后又吩咐道:“回馆驿休息去吧,皇上如果下旨召见,我会派人去传你。”

  连亲王爵位都已经被掳了,鬼子六当然不敢和肃顺抗辩,乖乖回了馆驿休息侯命,然而让鬼子六奇怪的是,他在馆驿里足足等了两天,竟然都没有等到任何消息。鬼子六觉得奇怪,便又一次跑到了行宫门前求见,结果这次却是连肃顺都没有见到,就被肃顺派出来的侍卫给撵回了馆驿继续等待。

  “肃顺这是在干什么?该不会五哥的折子,他到现在都还没有进呈给皇兄吧?”

  在馆驿里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第二天的中午时分,驿馆外突然有人来报,说是有故人求见,在热河没什么熟人的鬼子六满头雾水,但还是下令召见,结果很快的,一个平民打扮的男子就被领到了鬼子六的面前,接着再仔细看清那人模样时,鬼子六更是大吃一惊,脱口说道:“安……!”

  鬼子六的惊呼被穿着百姓衣服的养心殿太监总管安德海用眼色和手势打断,醒悟过来后,鬼子六赶紧命从人守住门窗,然后才低声问道:“安公公,你怎么亲自来了?还怎么打扮成了这样?”

  “六爷,奴才现在是不得不小心啊。”安德海倒也没隐晦,一见面就哭诉起了自己目前的悲惨处境,说自己到了热河后因为没了养心殿可以管理,就被一向不和的太监总管韩来玉乘机排挤出了咸丰大帝的身边,安德海不得已,只能是请求与自己熟识的懿贵妃把自己要到她的身边侍侯,这才重新获得了偶尔能在咸丰大帝面前露脸请安的谄媚机会。

  鬼子六当然没心思去关心太监奴才之间的权力争斗,只是立即问起安德海的来意,安德海也这才说道:“六爷,是懿主子叫奴才来的,奴才昨天看到你在行宫门前等候,就对懿主子说了这件事。结果昨天晚上是懿主子伺候主子就寝,期间主子压根就没提起过六爷你来热河的事,懿主子觉得奇怪,就派奴才来这里向你直接打听消息了。”

  “皇兄真的不知道我已经到了热河?”

  鬼子六听了脸色一变,赶紧把自己来热河已经三天的情况告诉了安德海,又说了自己请肃顺代为递交奏折的事。结果安德海听了颇是咬牙,说道:“还真被懿主子给猜中了,果然是肃中堂搞的鬼,故意不让主子知道六爷你来了热河,不想让你们见面。”

  “那皇嫂可知道肃顺为什么不想让我见到皇兄?”鬼子六赶紧问道。

  “这个懿主子没说。”安德海摇头,又说道:“但奴才愚见,肃中堂或许是怕六爷你和主子见面之后,主子会赏还你爵位差使。因为主子在懿主子面前已经好几次提起过六爷你,夸六爷你这次不顾戴罪之身主动请缨,挺身而出帮五爷、七爷和洋鬼子谈判,做事很有担当,似乎有赏还你王爵和重新任用你的打算。”

  鬼子六恍然大悟,也对肃顺益发的咬牙切齿——为了不给自己东山再起的机会,还真是什么手段都用得出来啊!

  暗恨之后,鬼子六当然是马上恳请安德海给自己的皇嫂懿贵妃带话,请嫂子设法让皇兄知道自己已经到了热河下旨召见,安德海一口答应,然后赶紧告辞离开。在分手时,鬼子六又顺口问了一下咸丰大帝现在的情况,结果安德海的皱眉回答让鬼子六心中一紧。

  “主子现在的情况不太好,龙体有些染恙,不光酒喝得越来越多,还把益寿如意膏抽得越来越厉害,不管谁劝主子都不肯听。懿主子担心……。”

  “担心什么?”鬼子六赶紧追问。

  “奴才不敢说,六爷你心里明白就是了。”

  安德海的回答让鬼子六心中又是一紧,让鬼子六忍不住在心里惊呼了一句,“难道皇兄已经病到了有驾崩的可能?不会那么快吧?”

  …………

  有直通枕头边的进言渠道就是方便,也不知道懿贵妃用了手段,才到了第二天上午,行宫就传来旨意,让鬼子六去行宫见驾。鬼子六领命大喜,忙换了正装随传旨太监入宫,在肃顺和载垣等人冷漠敌视的目光中被领进了热河行宫的烟波致爽殿,终于见到了来到热河已经两个月的咸丰大帝。

  自打被吴超越诬告谋反关入宗人府后,鬼子六已经有半年多时间没能再见到咸丰大帝,结果这次见面看清楚了咸丰大帝的模样后,鬼子六马上就大吃了一惊——才半年多没见,咸丰大帝的模样变得都有些让鬼子六不敢认了,整整瘦了一圈不说,脸上的皮肤也明显灰暗了许多,颧骨突出,双颊内陷,模样象足了一个京城里常见的鸦片烟鬼,还是把鸦片抽得十分严重那种烟鬼。

  还有更让鬼子六心惊肉跳的事,正在听戏的咸丰大帝面前不但公然摆着鸦片烟枪和酒壶酒杯,怀里还搂着一个裹着小脚的漂亮女子,见了鬼子六磕头也不放开那女子,还对那女子调笑道:“宝贝,给你介绍一下,他就是朕的六弟奕訢,快叫六爷。”

  那女子起身想要给鬼子六见礼,咸丰大帝却一把按住她,瘦手拍打着那女子的身体,微笑着冲鬼子六说道:“六弟,什么时候到的热河,为什么不直接来行宫给朕请安?”

  没等鬼子六回答,肃顺就抢着说道:“主子,六爷来热河已经有几天时间了,前几天主子你龙体欠安,政事又多,奴才就没急着禀报,想等主子你有空时再奏禀。”

  “原来是这样。”

  咸丰大帝点了点头,也没追究肃顺的贻误奏报,只是招呼鬼子六坐下,然后才向鬼子问起来意,鬼子六忙把替五哥七弟向咸丰大帝请安的事说了,又说了想奏请咸丰大帝赶快回朝的事。咸丰大帝则摇头说道:“老五老七的心意朕领了,但是朕在热河住得挺好,洋人刚走,京城情况尚未完全安定,朕还不想急着回去。”

  鬼子六再次坚持,可咸丰大帝坚决不听,然后还主动撇开了这个话题,说道:“五弟七弟奏报,你这次不但主动站出来给他们帮忙和洋人谈判,还在谈判中干得不错,没丢我天朝颜面,辛苦你了。这样吧,朕封你为恭郡王,议和副大臣,和老七一起继续给老五帮忙,尽快把洋人递交国书的事解决了,也把和罗刹国谈判的事结了,让罗刹公使也住到湖北去,把差事办漂亮,然后朕再赏还你亲王。”

  鬼子六赶紧离席谢恩,说了许多话的咸丰大帝则迫不及待的拿起了鸦片枪吞云吐雾,一边大口大口抽着上好的印度鸦片,一边随口说道:“没什么事就跪安吧,来人,赐恭郡王御膳一席。”

  知道一旦离开就很难再有见到咸丰大帝的机会,鬼子六没敢浪费皇嫂好不容易为自己争取到的宝贵机会,不顾肃顺和载垣等吴超越的铁杆靠山在场,赶紧磕头请求发言,也乘机把外交大权的重要性报告给了咸丰大帝,力请咸丰大帝收回成命,不要让西洋公使常驻京城,也奏请不要在湖北设立总理各国事务衙门,更不要把这个衙门交给吴超越掌管。

  很可惜,虽然咸丰大帝一向猜忌和担心吴超越会有异心,然而咸丰大帝却更不愿意让洋人住在北京,所以即便觉得鬼子六的担心有点道理,咸丰大帝却重重吸了一口鸦片烟,吐着烟说道:“让洋人公使常驻湖北省城,是都在条约上签了的事,洋人也答应了,就别再节外生枝了。至于总理各国事务衙门的事,先让吴爱卿搞起来,先把和洋人打交道那些条条款款都理顺了,朕自然会另派重臣掌管这个衙门。”

  鬼子六万分无奈的时候,肃顺却乘机进言,冠冕堂皇的说道:“主子,既然英法美三夷公使都已经同意常驻湖北了,那奴才认为,主子不妨现在就下道旨意,让吴超越在湖北立即着手创办这个衙门,如此一来,等于就是堵住了罗刹国公使的嘴,让他想不常驻湖北都不行。”

  “爱卿所言,正合朕意。”咸丰大帝满意领旨,说道:“即刻下旨,令吴爱卿在湖北创建总理诸国事务衙门,设总理大臣监管,让吴爱卿暂时兼任,另着礼部及理藩院派人到湖北协助吴爱卿办理此事,尽快拟出具体章程,然后报军机处批准。”

  肃顺等人欢天喜地的领旨,鬼子六却是心中狂吼,“肃顺,你这个王八蛋!你真想亡了我大清江山是不是?吴超越那个狗蛮子又是署理湖广总督,又是实领湖北巡抚的职权,掌钱掌兵还要把外交大权交给他,他如果真的起兵造反?谁还你能制得住他?谁还能制得住他?”

  巧得就好象是提前安排好的一样,鬼子六垂头丧气的离开烟波致爽殿时,正好碰上他嫂子之一的懿贵妃抱着咸丰大帝唯一的儿子载淳路过附近,鬼子六慌忙上前请安,懿贵妃含笑让鬼子六起身,与鬼子六寒暄着互相问候,又叫载淳给鬼子六行礼,教年仅三岁的载淳叫鬼子六六叔,亲热得就好象真是嫂子和小叔子说话一样。

  懿贵妃这么做当然不是无的放矢,乘着逐步远离侍卫的机会,懿贵妃低声说了一句,“是皇后把你来热河的事告诉了皇上,她也对肃顺不满,别急着走,我们会让小安子再和你联络。”

  听到这话,鬼子六眼睛一亮,微微点了点头。(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