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一十章 大清忠良多

第三百一十章 大清忠良多

  太平天国和英法两国的谈判结果要比历史上好得多,历史上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之后,法国方面因为对传教的狂热和对拜上帝教的荒谬绝伦不满,坚定站到了满清朝廷的一边,完全切断了与太平天国的一切联系。英国方面却因为在第一次世界经济危机中损失惨重,为了能够在中国获得更多利益弥补损失,给了太平军最后一次机会,派遣巴夏礼与何伯再次出使南京,主动提出愿意与太平军合作,换取太平军向英方输送更多利益。

  历史上的洪秀全没能抓住这最后机会,原因除了英国方面提出的条件过于苛刻和洪秀全不知道讨价还价外,另一个主要原因就是洪秀全同样要求巴夏礼与何伯向他下跪行礼,加上当时太平天国中唯一懂得西方文化制度的洪仁玕又恰好不在南京,没能阻止洪秀全让士兵强迫巴夏礼等人下跪,导致了谈判没有展开便直接结束,也导致了英国步法国后尘,同样坚定的站到了太平军的对立面,帮着满清朝廷残酷绞杀了太平天国起义。

  对这个历史层面的太平军来说十分幸运,顽固并且有轻微精神病的洪秀全已经被软禁失权,出面与英国代表谈判的是懂得变通的现实主义者杨秀清,同时法国因为公使需要常驻湖北,还有被吴超越提前事实上开放的中国内陆市场需要保证长江航道的畅通,以及太平军比历史上更强盛,法国也给了太平军最后一次机会,同样派出了参赞爱裳参与了这次谈判。

  在洪仁玕的极力劝说下,杨秀清同意了仅让英法代表行鞠躬礼,换得了英法代表觉得他还算开通的好印象,同时多次被吴超越用洋枪洋炮抽得满地找牙的杨秀清还汲取教训,一边效仿吴超越不纠缠于鸦片贸易这个目前根本无法解决的问题,一边主动要求与英法方面扩大贸易,同意开放太平天国的控制地市场,主动让深陷经济危机的英国工业获得了大片市场,换得了英国方面的坚决中立的表态。

  法国方面因为传教的问题,一度与杨秀清的谈判陷入僵局,但是再狂热的传教在现实利益面前同样得低头,当同样懂得鹬蚌相争的洪仁玕抛出超过两百万两纹银的军火订单之后,国内工业正处于迅猛发展阶段的法国代表也马上做出了一定让步,开始红着眼睛与英国争抢太平军的军火订单。

  最后,法国也选择了继续中立,换得了大把的太平军军火订单以及太平天国向他们开放市场,还有长江航路的畅通和法国传教士在太平军控制地内的人身安全。

  除此之外,杨秀清还在经过再三思索之后,还咬牙答应了英法两国提出的一个惊人条件——就是假如太平军真的推翻了满清朝廷,就无条件继承和延续满清朝廷与英法两国签订的一系列条约,同时确保支付二鸦战争满清朝廷准备分四年还清的赔款!以换取英法两国承认太平天国为合法政权,以及绝不干涉中国内战。

  别说杨秀清卖国,事实上孙大炮在建立南京政府时,为了争取西方列强对中华民国的承认和支持,同样咬牙答应了继承满清朝廷与西方列强签订的所有条约!而孙大炮的继任者蒋委员长更狠,为了获得西方列强对他的支持和承认,不但同样继承了这些条约,还把敌人北洋政府向列强的借款也给承认并且偿还了!

  杨秀清做出这个惊人让步当然是打算在成事后反悔,连同鸦片贸易合法化也一起反悔。不过这也已经足够了,至少英法两国可以放心大胆的继续保持中立了,同时英法两国当然也知道杨秀清可能会选择反悔——不过也没多大关系,约翰牛和高卢鸡的枪比杨秀清多,炮比杨秀清大,工业基础和体系更是甩开连农业都搞不好的太平军十八条街,反悔再打再逼着杨秀清赔更多款赎罪就是了。

  靠着效仿敌友难分的吴超越搞定了英国和法国这两条恶毒豺狼,暂时安抚住了他们,腾出了手来以后,杨秀清又做出了两个重要决定,第一是再次派遣密使西进与吴超越联络,要求吴超越与自己缔结盟约。第二是催促石达开尽快出动安徽主力北上,准备乘着满清朝廷无力南下增援这个机会,拔掉徐州这颗大钉子,彻底肃清苏北,同时加强对正在山东艰苦抗战的吉文元支持,以便夺取山东为前进基地,适时再次发起北伐,给满清朝廷以致命一击!

  水路事实上畅通无阻,去大冶和吴超越联系的密使很快就带回来了消息,说是吴超越仅仅口头同意互不侵犯,也同意加大对太平军的熟铁供应量,却依然拒绝与太平军签订盟约。而杨秀清破口大骂的时候,密使却又说道:“东王万岁,超越小妖的人还让小的给你带来一个口头消息,就是清妖皇帝在热河病了,还病得相当不轻,有死在热河的可能。”

  “清妖皇帝有可能死在热河?”杨秀清一楞,有些疑惑的说道:“记得清妖皇帝年纪不大啊?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死?超越小妖的人,有没有说这个消息准不准确?”

  “回东王万岁,说了,说是千真万确。”密使恭敬回答道:“超越小妖的人建议我们抓住这个机会赶快北上,赶紧先把山东拿下,这时候北上阻力最小。”

  杨秀清对吴超越提供的消息将信将疑,也情不自禁的怀疑吴超越是想调虎离山,骗自己抽调安徽主力北上,乘机发力攻打安庆和南京。然而尽快肃清苏北残敌本来就是太平军的既定计划,同时安庆到湖口一线也早已部署了重兵,还在湖口和安庆这两处紧要位置上修筑了永久性炮台守卫,吴超越即便真打算调虎离山,想要偷袭得手也不是那么容易。

  除此之外,还有湖北军队目前的情况也让杨秀清颇为放心,主力正在重新整编,三条中型蒸汽炮船才刚装备上还要时间熟悉和训练,水陆主力都处于调整阶段,即便全力东征也很难真的立即拿下湖口和安庆,直接打到南京城下。

  也正因为如此,在军事上很有眼光的杨秀清迅速下定决心,马上派人把咸丰大帝病重的消息告诉给了石达开,叫石达开放心发起北伐,赶紧拿下徐州兵进山东。同时为了让石达开后顾无忧,杨秀清还承诺抽调从已经没有大战事的浙江抽调林凤翔部回援安徽,让与石达开交好的林凤翔补强石达开的后方,又把已经在中原战场重新拉起一支队伍的李开芳部交给了石达开指挥,显示自己并非想借刀杀人的诚意。

  石达开同样对杨秀清转递的情报将信将疑,也在是否亲率主力北上徐州一事上犹豫再三,说什么不敢冒险抓住这个机会。然而还好,侥幸躲开了天京大内讧和石达开出走这两次大劫后,太平军在运气方面明显有了许多好转——关键时刻,正在徐州前线的陈玉成送来重要消息,向石达开报告说因为黄河改道无法通过水路运粮的缘故,被太平军前后围困超过九个月的徐州城中已经严重缺粮,清军士卒逃亡情况相当严重,只是苦于兵力不足,陈玉成才无法给徐州守军以致命一击,向石达开请求援军,也建议石达开亲自率军北上。

  英雄就是英雄,获知这一重要情报,在对杨秀清其实只是听宣不听调的情况下,石达开仍然立即下定决心,马上就留下张朝爵和叶芸来二将共守安庆,亲自率领一万六千精锐北上向徐州开拔,同时去令正活动于豫皖交界处的李开芳部,命令李开芳联络捻军东援徐州战场,拔掉清军在苏北最重要也是最后一颗钉子!

  与此同时,在与外界联络都十分困难的情况下,徐州清军守军主将漕运总督袁甲三当然不知道末日已经到来,还在想尽一切办法争取联络山东巡抚清盛和布政使吴廷栋,恳求他们尽快送来粮食救急,缓解城中的粮荒危机。然而很不幸的是,清盛和吴廷栋咬牙送出到第三批粮食,却还是在山东南部遭到了太平军吉文元部的拦截,最后粮食虽然没被抢走,却在混战中被吉文元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

  闻知这一消息,本就有病在身的袁甲三当场瘫坐,徐州城中的清军更是士气沮丧,然而打击袁甲三还在后面,新被安徽团练大臣翁心存收编的凤台团练使苗沛霖又派细作送来急报,向袁甲三禀报了石达开正在亲自率军北上的噩耗。

  “快,快,快向朝廷求援,请朝廷马上派来援军,马上!”

  这是袁甲三在吐血昏倒前说出的唯一话语,结果也还算好,抓住太平军陈玉成部兵力不足无法彻底封锁徐州城的空当,袁甲三儿子袁保恒派出的求援信使总算还是把折子送到了山东,又经过山东的驿站快马送到京城,然后又经京城转往热河。正在热河听戏抽鸦片的咸丰大帝闻报大惊,赶紧命令徐州周边一切能够抽调的清军队伍赶往徐州救援,还又从直隶抽调了一支军队交给胜保率领南下增援,同时下旨湖北,命令吴超越出兵西进以收围魏救赵之效。

  原本袁甲三和袁保恒父子还做好了要通过长期苦战才能等来援军的准备,然而袁甲三万万没有料到的是,求援奏章送出去没过几天,凤台团练使苗沛霖就又派人送来了书信,说是他已经奉翁心存之命亲自率领一军赶来徐州增援,要徐州清军做好接应准备。同时苗沛霖还附上了盖有翁心存安徽布政使兼安徽团练大臣印章的公文命令,证明他的这次行动的确是出自翁心存的调遣。

  “天不亡我大清!我大清毕竟还是忠良多啊!”

  看到苗沛霖恭敬到了极点的书信,袁甲三和袁保恒等清军将领无一不是感激感动到了极点,万没想到山东的正规军都还不敢南下来救徐州,翁心存父子新收编的一个地方团练将领却冒着生命危险亲自来救徐州。而感动之下,袁甲三父子也定了下了心来,耐心只是等候苗沛霖的援军和其他方面的援军。

  还别说,九天之后,徐州西南面的道路上,还真出现了一支打着清军旗帜的军队,太平军则是明显准备不足,直到那支军队逼近徐州五六里时才匆匆出兵拦截,袁甲三见了大喜,赶紧派遣长子袁保恒率军出城接应,并打开徐州西门迎接援军入城。

  在获得增援的士气加成下,每日只能食米四两的徐州清军士卒上下同心,在袁保恒的率领下奋力拦住了太平军,掩护了苗沛霖军先锋王金魁部一千六百余人顺利进城。而苗军进城之后,袁甲三也不顾重病在身,亲自到了王金魁的面前表示欢迎,结果王金魁问明了袁甲三的身份后也没迟疑,一边行礼一边从怀里去掏东西,说道:“袁制台,我家苗大帅叫末将给你带来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

  袁甲三好奇观望的时候,却目瞪口呆的看到,王金魁竟然从怀里拿出了一支在中国已经逐渐流行开的柯尔特左轮枪,还毫不犹豫的对着他的胸口连开两枪,鲜血飞溅间,替满清朝廷苦撑淮北危局已达三年之久的满清重臣袁甲三仰面摔倒,至死脸上的表情却依然都是难以置信。

  “弟兄们,杀啊!”抬手又打死了搀扶袁甲三的两个亲兵之后,王金魁立即拔刀在手,一边疯狂砍杀袁甲三的其他亲兵,一边放声大吼,“翼王八千岁说了,拿下徐州,一半东西归我们!杀啊!”

  平心而论,徐州清军的战斗力再低,怎么都比晚清反水之王苗沛霖麾下的乌合之众强,按理来说苗军绝不可能是清军的对手,然而很可惜的是,被饥饿和疲惫折磨得奄奄一息的徐州清军已经战斗力大减,再加上是猝不及防和群龙无首,所以徐州城里的清军不但没能制住苗沛霖军,相反还被苗沛霖军迅速杀散,然后苗军又在城中肆意纵火制造混乱,接应城外的太平军发起攻城。

  苗沛霖军的临阵倒戈坑苦了徐州清军,看到城里火起,又听说袁甲三遇害,原本还和太平军杀得不相上下的清军袁保恒部自然为之大乱。而更糟糕的是,早有准备的太平军陈玉成部也乘机大举出营,吼叫着向徐州城下杀来,同时在苗沛霖军的来路后方,还出现了石达开军的前锋旗帜。

  没有任何悬念,尽管被出卖的徐州清军血红着眼杀死了许多的苗军士卒,却还是没能挡住苗军打开城门迎接太平军入城,同时袁保恒部也在城外被太平军缠住,根本无法回城救援,而看到徐州城头的太平军旗帜越来越多之后,袁保恒也只能是大哭着率军西走,带着残兵败将逃往砀山小县,徐州重镇也在石达开主力尚为抵达的情况下被太平军奋力攻占,已经很长时间没能吃饱饭的徐州清军则彻底土崩瓦解,大部被杀,仅有少量士兵侥幸逃出城外。

  保护华北平原的唯一战略支撑点徐州重镇因为叛徒的出卖而沦陷,噩耗传到了热河之后,正在女人肚皮上嘿咻的咸丰大帝当场晕厥,被光着屁股抬下伪龙床好不容易救醒后,咸丰大帝喘着粗气吼出的第一句话就是,“翁心存,你替朕保举的好臣子!”

  吼完了这句话,咯症已经十分明显的咸丰大帝终于咳出了来到热河的第一口鲜血,人也再度晕厥过去,皇后钮祜禄氏和懿贵妃等女眷哭喊震天时,肃顺和载垣等人也在一旁互相对视了一眼,脸色全都异常严峻。(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