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一十四章 扶摇直上

第三百一十四章 扶摇直上

  咸丰十年正月二十一日,公元一八六零年二月十二日清晨,满清咸丰大帝爱新觉罗·奕詝病逝于热河行宫,结束了他不满二十九岁短暂而又丑陋的一生。

  咸丰大帝是满清最后一个通过密诏立储继承皇位的皇帝,也是满清最后一个掌握真正实权的皇帝,然而很悲哀的是,对于他只差三天就满十年的执政作为,就连他的基本盘八旗满人都评价不高,把他称为了无远见、无胆识、无才能、无作为的四无皇帝,执政期间所做的一切不但没能扭转满清皇朝的衰退衰弱,相反还严重的激化了本就十分激烈的社会及民族矛盾,导致满清皇朝的风雨飘摇,根基摇动,更给多灾多难的中华民族造成了更多的苦难压迫,可谓死有余辜。

  即便如此,咸丰大帝仍然被他的奴才走狗们厚颜无耻的冠以了清文宗这个庙号,谥号协天翊运执中垂谟懋德振武圣孝渊恭端仁宽敏庄俭显皇帝,还成功的躲过了中华民族对他滔天罪行的审判惩罚,得以全尸而终。

  在恶贯满盈前的最后时刻,咸丰大帝还别出心裁的为他儿子设计了一个特殊的辅政制度,让以载垣、端华和肃顺为首的顾命八大臣主持政务,替他儿子管理朝廷和地方,又让他的两个老婆、也就是在历史上小有名气的慈安太后和在历史上声名显赫的慈禧太后控制圣旨印章,掌握最终决定权。

  咸丰大帝的用意对满清朝廷来说当然很好,这么做可以避免顾命大臣擅权独断,彻底架空他只有三岁多的儿子,保证继承了他罪恶基因的儿子将来可以收回朝廷大权,也避免出现类似鳌拜之类的专横权臣。同时也让他的两个老婆只有决定权而没有处理具体政务的权力,避免后宫干政,也避免出现武则天那样的女人摄政夺位情况。

  然而,咸丰大帝却万万没有料到的是,他自以为得意的这个办法不但没有收到他所期望的效果,相反却更加激化了他那两个老婆和肃顺集团本就存在的尖锐矛盾,接连导致了一连串权力斗争的冲突,甚至流血冲突。

  刚开始时还好,不管是收殓咸丰大帝的尸体还是安排各种葬礼仪式,肃顺集团和两宫皇太后都还知道收敛,各自忍让没发生任何不愉快,甚至就连肃顺等人把载淳的帝号定为两宫皇太后极不满意的祺祥二字,慈安和慈禧也都闭上嘴巴没做任何反对,也以此换来了肃顺等人对鬼子六到热河行宫叩谒咸丰大帝梓宫一事的批准和同意,获得了与外援接触和互通音信的机会。

  慈安和慈禧的极力忍让并没有让肃顺等人知道收敛,再接下来,肃顺的另一个奏请就让慈安再也无法忍耐了——肃顺竟然要封死党吴超越为湖广两江总督,钦差大臣,节制湖南、湖北、江西、安徽和江苏五省兵马,以即这五个省份除镇守将军外的所有文武官员,包括节制这五个省身份的所有巡抚及提督!

  “肃中堂,吴超越到底和你是什么关系?”慈安太后忍无可忍的问道:“一口气让他节制五个省的兵马和文武官员,你干脆把大清江山送给他算了!我大清自开国以来,几时出现过权力如此之大的总督?”

  “太后恕罪,微臣与吴超越毫无关系,微臣这么做,一切都是为了大清江山。”肃顺不卑不亢的说道:“现今长毛猖獗,东南半壁沦陷,贼势已然扩大到了山东腹地,大清江山危在旦夕。而今之计,惟有重用大清最为骁勇善战的能臣吴超越,委之以两江湖广大权,方能扶大厦之将倾,救社稷于危难!”

  “但也给他的权力太大了吧?”慈安太后愤怒说道:“是!哀家也知道,吴超越的确能征善战屡破长毛,是大清在中原战场上的中流砥柱!但是他再能干,也不可能一口气把五个省的大权一起交给他吧?”

  “太后,这也是形势所迫啊。”肃顺辩解道:“现今大清的地方财政已经各省自主,朝廷的正税钱粮连给洋人的赔款和维持朝廷正常运转都不够,拿不出一两银子一颗粮食给吴超越练兵作战,他以湖北一省之力,如何能敌得过长毛的百万贼兵,东南半壁的财富钱粮?”

  “所以微臣认为,要想平定长毛,惟一的办法就是两江湖广之地尽数委以忠诚可靠且能征善战的吴超越,使之集合五省之力剿匪平叛,大清江山方可迎来转机!如若不然,仅湖北一省之力,吴超越再是能干,也只能是象现在一样,最多只能做到力保湖北不失,西南稳定,而无法挥师东进,直捣贼巢!”

  把所有赌注押在吴超越一个人身上的肃顺嘴巴快要说干,慈安太后却还是不听,仍然不肯答应把这么大的权力交给一个臣子。那边的慈禧却是突然咳嗽了一声,声音温柔的说道:“姐姐,妹妹觉得肃中堂的话颇有道理,惟今之计,的确只有把五省大权交与吴超越,方能克敌平叛,剿平长毛。”

  肃顺和慈安一起惊讶的看向慈禧时,慈禧又微笑说道:“肃中堂,你的提议只有一点哀家觉得不妥,哀家认为让吴超越节制湖广两江五省自巡抚和提镇以下的文武官员即可,巡抚和提镇不可使之节制。”

  “至于原因嘛,当然是我大清有规制,总督虽然位居巡抚之上,却无权节制巡抚,倘若让吴超越把五省巡抚和提督一起节制了,那不但违反了朝廷规制,也的确让吴超越的权力有些过大。肃中堂,你以为如何?”

  书中说明,慈禧这一手其实就是历史上她用来对付曾国藩的,让曾国藩督办江苏、安徽、江西和浙江四省军务,节制这四个省份巡抚、提督和镇守将军以下的所有文武官员,表面上倒是对曾国藩恩宠有加,让曾国藩更加卖命和忠心。

  然而实际上呢,因为不能节制巡抚,被曾国藩保举为江苏巡抚的李鸿章和同样被曾国藩保举为浙江巡抚的左宗棠却迅速反水,摆脱了曾国藩控制自行其事,成为了满清朝廷用来牵制和防范曾国藩造反的马前卒。而被曾国藩保举为江西巡抚的林则徐女婿沈葆桢更是喊出了赣财赣用的口号,拒绝为湘军提供军饷,让曾国藩大骂其为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可还是拿沈葆桢毫无办法。

  对吴超越来说很幸运,肃顺对吴超越的喜爱和信任远在曾国藩之上,又一直认定吴超越这些年来在军事上收获不大是因为官文和花沙纳的先后掣肘,更深知如果不能让吴超越节制各省巡抚就无法集合五省钱粮用于战事。所以在把平定太平军起义的所有赌注全部押在了吴超越一个人身上的情况下,肃顺断然拒绝了慈禧的提议,并公然说道:“西太后恕罪,臣不敢附和此议。”

  “微臣认为,倘若吴超越无权节制巡抚,两江湖广之地便会令出多门,使各省地方官员无所适从,生出推委扯皮之弊,惟有能使吴超越节制除镇守将军外的所有五省官员,方可使大清五省之力聚为一体,合为一拳,如臂使指的剿灭长毛。”

  慈禧沉吟,知道如果继续断然拒绝的话,不但会导致和肃顺的直接翻脸,还会激怒在地方上手握重兵的吴超越,在将来导致更加难以预料的危险后果。所以盘算了一下之后,慈禧对肃顺说道:“肃中堂,那这样如何,容我与姐姐稍做商议,然后再给你答复?”

  见慈禧没有断然拒绝,肃顺当然也没有逼着慈安和慈禧当场决断,立即一口答应。然后还是在肃顺告辞离开之后,慈禧才对慈安说道:“姐姐,我觉得为了稳住肃顺,让他不生出疑心,应该答应他的奏请。”

  “妹妹,你糊涂了?”慈安白了慈禧一眼,说道:“吴超越是肃顺的死党,还要答应把这么大的权力交给他?”

  “姐姐,请听我细说。”慈禧沉声说道:“第一,肃顺要给吴超越的权力表面上看很大,实际上并不大,因为江苏和安徽这两个省份已经基本落入长毛之手,江西也有一部分实际上是被长毛控制,吴超越在这三个身份的权力再大也只是虚名一个,除非吴超越把这些地方夺回来,否则就休想真正的管理和控制这些地方。”

  “妹妹甚至还可以肯定,这也正是肃顺的真正用意。”慈禧又补充道:“肃顺故意把实际上根本无法控制的两江交给吴超越,就是想鼓励吴超越全力东进,为他自己夺回失地,也为朝廷夺回失地。”

  慈安盘算了许久,这才勉强点了点头,承认就算真让吴超越控制五省,其实吴超越的权力也并不算太大。然后慈禧又说道:“第二嘛,正因为吴超越是肃顺的死党,我们才要全力的稳住他,要让他认为我们对他要比肃顺更好,认为即便没有肃顺在朝,他也有我们给他做靠山。这样的话,他才可以容忍肃顺失权。”

  说到这,慈禧压低了声音,说道:“如若不然,倘若我们既堵住了吴超越的晋升之路,又把他的靠山肃顺逐出朝廷,他就有可能狗急跳墙,公然反抗朝廷,甚至乘机打出清君侧之类的旗号,与朝廷武力相见。如此一来,大清江山就真的是危如累卵了。”

  想到如果把吴超越逼得举旗造反的恐怖后果,慈安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战,又盘算了片刻才问道:“但是吴超越如果尾大难掉怎么办?”

  “他现在实际上就已经尾大难掉了。”慈禧指出道:“湖北兵马甲于中原,先皇又把四川交给了他的妻祖父署理,兵精粮足,朝廷实际上已经很难再有力制约于他。对于这样的人,一味逼迫注定只能使他与朝廷越行越远,只能采取怀柔安抚,使之掉以轻心,然后或是徐徐收权,散其党羽,使之就范;或是以计擒之,直接捕杀,方为上策。”

  又考虑了许久,在不愿把吴超越彻底逼到对立面的情况下,慈安这才勉强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待下次与肃顺见面,就答应他的奏请,先把吴超越稳住再说。”

  “姐姐,这个人情得我们做。”

  慈禧微微一笑,立即提笔拟旨,以两宫皇太后的口气给吴超越封了湖广两江总督的惊人头衔,授权吴超越节制五省兵马及巡抚提督,又额外赠送了吴超越一个太子少保的虚衔,亲手盖上了自己替载淳掌管的同道堂印章。慈安见了醒悟,忙拿出御赏印章盖上,还称赞道:“还是妹妹细心,如此一来,吴超越就得领我们姐妹的情了。”

  “不止如此,我还要乘机离间肃顺和吴超越。”慈禧微笑说道:“肃顺是聪明人,看到这道诏书,肯定会明白我们是在故意拉拢吴超越,就算他对吴超越再信任,也必然会有些警惕怀疑,只要他对吴超越生出了疑心,我们就有机会让他和吴超越反目了。”

  “那妹妹打算怎么做?”慈安赶紧问道。

  慈禧抿嘴一笑,又提笔做书,给吴超越写了一道问候书信,叙述了一番自家与吴超越的旧情,又感谢了吴超越当初在当涂对她父亲和妹妹的救命之恩,然后又说了一些当今时政,最后又问候了吴超越的家人,要吴超越务必给自己回一道书信,让自己知道吴超越现在的情况。

  末了,慈禧把书信封好交给安德海,吩咐道:“先派人把这道书信送去湖北,然后再在宫里放出风声,就说我写了一道很重要的书信给吴超越,务必要让肃顺的人知道这道书信的存在。”

  安德海恭声唱诺,立即依令而行,慈安则拍手叫好,连夸慈禧聪明,说只要肃顺去信追问书信内容,吴超越和肃顺之间就非得生出隔阂不可。慈禧则连声谦虚,又十分遗憾的说道:“只可惜现在真不能把吴超越逼急了,不然的话,我还真想效仿曹孟德抹书间韩遂,让吴超越和肃顺直接翻脸。”

  工于心计的慈禧确实很擅长抓住敌人的弱点,看到慈安和慈禧以她们的名誉封吴超越为湖广两江总督的诏书后,肃顺果然马上就明白了两宫皇太后是准备挖他的墙角,而再当侍卫密报说慈禧和吴超越有暗中的书信往来后,肃顺对吴超越再信任难免也有一些担忧了,“小兔崽子,老子对你可是把心都挖出来了,你该不会当了白眼狼吧?”

  顺便说一句,肃顺也知道吴超越和慈禧早就有暗中勾结,还知道慈禧没少在咸丰大帝的耳朵边为吴超越吹枕头风,所以不管看吴超越再顺眼,肃顺也难免有些担心吴超越会和慈禧勾搭成奸。

  再接着,在慈安和慈禧的秘密授意之下,热河行宫里又发生了一件大事——御史高延祜上书,奏请两宫太后垂帘听政,事实上替载淳掌握皇权。慈安和慈禧也乘机把这道奏疏放到肃顺等顾命八大臣面前,试探顾命八大臣对自己们掌权的态度。结果回答慈安和慈禧的,却是顾命八大臣的异口同声!

  “按祖宗家法,高延祜当立斩!大清祖制,后宫不得干政!高延祜胆大包天,竟敢奏请实施破坏我大清祖制之事,如此乱臣贼子,不杀难以正国法!”

  摸清楚了顾命八大臣的立场态度,立即让步答应不用高延祜之言的同时,慈安和慈禧心里都明白,知道自己们要象母鸡司晨,就非得除掉顾命八大臣不可了。

  结果就是凑巧,恰好就在这一天,恭郡王鬼子六披麻戴孝的来到了热河行宫,为慈安和慈禧送来了最强有力的帮助。然而就在慈安和慈禧满心欢喜的设法与鬼子六见面密谈之时,她们却又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吴超越的帮凶代言人郭嵩焘也恰好在这一天来到了热河。(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2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