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祺祥政变

第三百一十七章 祺祥政变

  僧格林沁僧王爷的确乖巧和识时务,不知道从那里知道了鬼子六和慈安的事后,竟然还跑到了首席顾命大臣载垣的面前,建议载垣以此为由,废掉一向与载垣、肃顺等人不和的鬼子六郡王爵位,关进宗人府永远圈禁。

  “僧王爷,如果本王没有记错的话,你和恭王爷好象关系不算太差啊?”载垣故作诧异,微笑问道:“怎么?今天会这样的翻脸无情?”

  “载王爷恕罪,小王绝非翻脸无情。”僧王爷恭敬说道:“实在是恭王爷此番作为太过让人心寒,假扮萨满潜入行宫也就罢了,竟然还与东太后在寝宫密谈,如此胡作非为,若不严惩,国法何存?”

  说罢,僧王爷还又压低了声音补充了一句,说道:“载王爷,而且小王还怀疑,恭王爷这么做,很有可能是冲着你们八位顾命大臣,还请王爷小心。”

  载垣点了点头,谢了一句领了僧王爷的人情,然后才说道:“僧王爷所言确实有理,但是没办法,当时唯一在场的太监已经服毒自杀,恭王爷和东太后又一口咬定他们只是叙叔嫂之情,想严办恭王爷没有证据啊。”

  “恭王爷假扮萨满进宫,还和东太后在深宫密谈,这不就是现成的罪证吗?”僧王爷很奇怪的问道。

  “那先皇的身后清誉还要不要了?”载垣白了僧王爷一眼,说道:“这事如果公诸于众,民间会有什么传言?先皇岂不是要身后蒙羞?”

  得载垣提醒,僧王爷这才猛的想起这种事确实不能公开,赶紧抽了自己一个嘴巴,连声向载王爷道罪。然而僧王爷却还是不肯罢休,又压低了声音说道:“载王爷,小王愚见,不能明着治恭王爷的罪也没关系,我们可以暗着来,在私底下解决掉这个隐患。”

  “私底下?什么意思?”载垣警惕的问道。

  “载王爷,千万不要小看了恭王爷。”僧王爷沉声说道:“先皇的几个兄弟之中,就数他的才智最高,心机最深,而且还最擅长隐忍,被吴超越吴抚台揭发他有异心之后,他仍然能轻松脱罪,摆脱牢狱之灾,又借着洋人入寇京师的机会东山再起,这样的人若不早除,日后必为祸患!”

  载垣盘算着不说话了,僧王爷察言观色,便又压低了声音,说道:“载王爷,如果你们不愿亲自动手,小王可以代劳。回京之时,只要王爷你们让小王押解恭王爷回京,小王可以担保恭王爷回不到京城。”

  载垣还是不说话,心中却多少有些动摇——借僧王爷的手干掉危险的鬼子六,这样的好事载垣当然求之不得。

  “载王爷!给小王这个机会吧!”

  见载垣迟迟不下决心,僧王爷干脆扑通一声向载垣双膝跪下,语气诚恳的说道:“载王爷,小王知道我以前多有不是,对你们多有冒犯,还和肃中堂的得意门生吴超越吴制台龌龊不断,但小王这次真的是诚心悔改,求王爷给小王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求王爷给我一个证明心迹的机会!”

  说罢,僧王爷还冲载垣连连磕头,愿纳投名状的决心情真意切。而载垣转着眼睛盘算间,又突然想起了肃顺之前提醒自己要注意京畿兵权的事,考虑到京畿一带的兵权就在僧王爷的手中,载垣还是双手搀起了僧王爷,微笑说道:“僧王爷,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你的心迹本王也明白了。别急,等扶灵回京的时候再说。”

  见载垣没有开口拒绝,僧王爷顿时大喜,忙向载垣连声道谢,不断阿谀表忠,又更加诚恳的恳求载垣在肃顺面前替自己多多美言,让肃顺也给自己一个谢罪改过的机会。和肃顺穿一条裤子的载垣一口答应,与僧王爷攀谈了许久方散。

  忙碌中,时间很快就到了二月二十二这天,在距离起灵回京只剩下了一天时间的情况下,载垣突然以鬼子六获罪之身不配随同梓宫回京为借口,决定把鬼子六暂时移交给计划中走在队伍最后的察哈尔骑兵押解。端华和肃顺两个死党对此表示不解时,载垣也在才把僧王爷的秘密提议告诉给了端华和肃顺。

  “僧格林沁那个蠢货有这么好心?”肃顺有些将信将疑,说道:“他就不怕受到牵连?这事就算不是他亲自动手,他也跑不掉一个护送不力的罪啊?”

  “他没得选择。”载垣得意说道:“因为慰亭的事,他之前没少得罪咱们,这会他要是再不赶紧给我们做点事卖点力,别说他的职位了,就是他的爵位也保不住。”

  “我觉得可行。”端华也说道:“僧格林沁真要是这么做了,以后他的身家性命就全部捏在我们手里,用不着再担心他反水不忠。他要是不敢抓住我们给他的这个机会,我们收拾他也名正言顺。”

  考虑到僧王爷手中的京畿兵权,还有僧王爷身后庞大的蒙古势力,肃顺犹豫了片刻,便也点了点头,说道:“好吧,就这么办,给他这个机会。”

  于是乎,已经被软禁了不少时间的鬼子六很快就被移交给了僧王爷的军队看管,为了在将来彻底撇清关系,载垣等人还故意没派景寿麾下的御前侍卫到僧王爷军中监视,直接把鬼子六交给僧王爷了事,僧王爷对此心领神会,请侍卫带话让载垣等人放心。

  二月二十三,规模庞大扶灵队伍正式起灵回京,前锋营和神机营居前开路,骁骑营和神机营居后为第二队,第三队是御前侍卫所保护的咸丰棺材,顾命八大臣、两宫皇太后和文武百官随同,第四队则是八旗步军营,僧王爷的察哈尔骑走在最后。一路敲敲打打,浩浩荡荡,还动不动就停下来举行什么狗屁仪式,倒也十分热闹欢腾。

  回京路上的第一天倒是十分平静,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然而休息了一夜过后,第二天正准备启程时,慈禧却突然派人把载垣和端华请到了面前,让载垣和端华看到了正在慈安怀里的祺祥大帝载淳,语带歉意的说道:“载王爷,端王爷,有件事需得麻烦你们一下,皇上昨天下午一直哭过不停,太医说这是因为皇上年纪太小,不适应山里的天气,得赶紧换个环境,不然耽搁下去,龙体恐怕就会受到影响。”

  仔细看了被慈安抱着的载淳,见他神情的确有些萎靡,眼角带着泪痕的依偎在慈安的怀里低哼,似乎真的很不舒服。对满清朝廷忠心耿耿的载垣和端华倒也不敢怠慢,忙向慈禧问道:“太后,那怎么办?”

  “王爷,要不这样吧,反正我和东太后两个妇道人家留下也帮不了你们什么忙。”慈禧提议道:“不如请二位王爷派一队侍卫给我们,让我们先回京城休息如何?”

  “这……。”

  载垣和端华有些为难,慈禧则又说道:“王爷,扶灵回京的路最少还要走六天,皇上如果一直这样肯定受不了。还有,别说皇上了,一路上的各种折腾就是我和东太后妇道人家也有些受不了,所以我想我和东太后还是带着皇上先走吧,这样最多只要三、四天时间就能到京城,让皇上在宫里好生休息如何?”

  慈禧故意只宣载垣和端华来说话,原因就是载垣和端华对满清江山最忠心也最好说话,不象肃顺那么固执、暴躁和难缠。结果也不出慈禧所料,低声商议了几句后,载垣果然很勉强的点了点头,说道:“既然皇上和西太后都想先走,臣等这就给你们安排侍卫和车驾。只不过东太后……。”

  “皇上离不开东太后。”慈禧接过话头,声音温柔的说道:“皇上是哀家和东太后共同抚养长大的,除了我们俩谁也哄不住他,所以东太后最好也和我们一起先回京城。”

  说罢,慈禧还又微笑着向载垣说道:“载王爷放心,有哀家在,不会有事的。”

  这段时间以来与慈禧的友好合作,早已让载垣和端华彻底放下了对慈禧的戒心,又看到载淳依偎在慈安的怀里关系的确亲密,载垣和端华便也不再多说什么,立即就点头答应,也马上给两宫太后和载淳安排了一队御前侍卫,保护她们先行回京。

  在此期间,军机处的章京领班曹毓英也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故意用一大堆急需处理的政务缠住了顾命大臣集团中最难缠的肃顺。所以肃顺还是在看到慈禧等人的凤辇越众上前之后,才赶紧放下手里的差使,找到载垣和端华等人询问原因,结果得知事情经过后,肃顺心中难免有些生疑,忙向载垣等人问道:“西太后就这么急?就算她和我们一起走,也耽搁不了几天时间啊?”

  “皇上不习惯这么走走停停,西太后怕他受不了。”载垣随口回答,又安慰道:“没事,保护她们回京的是御前侍卫,不会出什么问题的。”

  肃顺还是有些不放心,然而慈禧等人既然已经先走,肃顺如果又改口逼着她们停下来同行,未免又显得过于不敬。所以肃顺无奈,也只好点了点头,然后才有些不满的对载垣和端华说道:“以后再有这种事,最好先和我商量一下。”

  …………

  肃顺没有再和载垣、端华等铁杆死党商量类似情况的机会了,离开了扶灵队伍后,慈禧借口祺祥大帝载淳需要,不但要求一路马不停蹄的急行前进,还走了小路捷径加快速度。除此之外,期间慈禧还随便找了一个借口,给带队的侍卫首领安巴额图珲封了一个副都统的官职,换得了安巴额图珲的感激涕零,无条件执行慈禧的疾行命令。

  就这样,仅仅只用了三天时间,慈禧和慈安就带着载淳回到了京城,留守在京城里的惇王爷和醇王爷也马上把慈禧一行人迎进早被他们严密控制的大内。然后还没等在紫禁城里把屁股坐稳,慈禧马上就向醇王爷问道:“六爷到了没有?”

  慈禧这么关心鬼子六当然不是担心小叔子的生命安全,而是因为鬼子六知道慈禧大部分的政变计划,还知道那些人是这次政变的主力,慈禧才不得不防着鬼子六没能走脱,被肃顺等人提前知道了机密。好在醇王爷马上就回答道:“刚被僧王爷的人秘密送回了恭王府,臣弟已经派人去通知他了,估计一会就能进宫。”

  “很好。”慈禧松了口气,又喝道:“传两宫懿旨,宣绵愉、彭蕴章、文祥、沈兆霖、宝鋆及前大学士桂良入宫觐见!”

  太监飞奔出宫去传旨之后,已经换上郡王朝服的鬼子六很快就被太监领到了慈安和慈禧面前,叔嫂重逢时,鬼子六和慈安、慈禧都是泪湿衣衫,无不庆幸此番死中求活的计划得手,一起成功摆脱顾命八大臣的控制和威胁。末了,慈安还向慈禧流泪说道:“多亏了妹妹以屈求伸的妙计,不然的话,我们姐妹和恭王爷恐怕谁都回不到京城了。”

  “姐姐,现在还不是庆祝的时候。”慈禧抹着眼泪说道:“我们得马上公布肃顺等乱臣贼子的罪状,抢占道义先机,还得马上调动京畿驻军去逮捕载垣和肃顺这帮贼子,不能有丝毫的大意。”

  慈安含泪点头时,另一边的惇王爷和醇王爷则迫不及待的说道:“两位太后放心,惠老王爷,僧王爷的麾下诸将,还有直隶总督恒福和直隶提督乐善,都已经上书向你们和皇上表示效忠,你们只要一道诏书,京城和直隶的所有军队马上听从你们的号令。”

  慈安和慈禧一听大喜,忙让醇王爷亲自提笔拟旨,征兆直隶兵马听用。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鬼子六才逮到机会开口问道:“两位太后,吴超越那里怎么办?那天我们正要商议如何对付这个狗奴才就被打断了,得赶紧想个办法防范这个狗奴才狗急跳墙啊。”

  “放心,我们早有安排。”慈禧微微一笑,笑容有些狰狞的说道:“湖南巡抚崇恩会替我们收拾他!顺利的话,不等吴超越知道肃顺这边的情况,崇恩那边就已经把他逮捕了!”

  “崇恩有把握吗?”鬼子六赶紧又问道。

  “只要崇爱卿依本宫的妙计行事,就一定有把握。”慈禧自信的回答,又更加自信的说道:“而且就算崇爱卿没能得手,吴超越也定然不知我们想要除掉他,还可以用其他办法继续对付他!”

  是日,慈安、慈禧与一干没能跻身顾命之列的文武官员商议至深夜方歇。次日一早,慈安和慈禧又下令敲响景阳钟,召集在京所有文武官员入朝,当朝宣布了肃顺集团的两个罪状——第一,不肯尽心和议,导致咸丰北狩,京城受扰!第二,擅改懿旨,阻挠垂帘!

  除此之外,慈安和慈禧又当朝颁诏,还鬼子六亲王爵,封议政王,领班军机大臣,还彭蕴章和文祥军机大臣职务,沈兆霖、宝鋆和桂良三人同进军机处,另起炉灶火速建立起了一套政治班底。同时颁诏解除顾命八大臣的一切职务,封醇王爷为步军统领接管禁军兵权,兼管前锋营,任钦差大臣负责逮捕肃顺等人,僧格林沁副之!

  还别说,慈安和慈禧的这个决定,还真获得了京城里无数军民百姓的拥戴支持!——至少满城里的大街小巷中到处都是载歌载舞,欢声如雷!

  “皇太后圣明!皇上圣明!停了我们旗人粮饷给汉人的肃顺,就该千刀万剐,凌迟处死!”(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