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二十一章 事实胜于雄辩

第三百二十一章 事实胜于雄辩

  收到了吴超越要来湖南亲自主持曾公祠开祠仪式的消息后,崇恩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心里也难免开始紧张,因为崇恩知道,在手握重兵的吴超越面前,自己的出手机会只有一次,一击不中便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没有任何翻身的希望。

  崇恩也是一个精细的人,为了避免提前走漏风声,还是在二十八那天的下午,确认了吴超越准时启程并于当天傍晚抵达临湘的消息之后,崇恩才秘密召集自己的四大心腹将领阿克敦、凌方、胡林翼和杨岳斌,在严格保密的情况下,向他们出示了两宫皇太后联手颁布的密诏——擒拿吴超越关押,并由崇恩接任湖广总督之职,接管湖广兵权。

  崇恩突然出示的密诏当然让湖南抚标四大主将瞠目结舌,一度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然而回过神来后,杨岳斌却马上就是满脸狂喜,毫不犹豫的向崇恩双膝跪下,双手抱拳说道:“愿遵抚台大人号令行事,赴汤蹈火,粉身碎骨,在所不辞!”

  并非嫡系的杨岳斌都这么说了,追随崇恩多年的满人将领阿克敦和凌方当然也毫不犹豫的单膝跪下,发誓听从崇恩号令,擒拿吴超越报效满清朝廷。惟有胡林翼没急着表态,还从崇恩手中求得诏书反复观看,确认印章不假之后,胡林翼还表情痛苦的咳嗽着念叨道:“真没想到,真没想到,真没想到两宫皇太后会下这样的诏书,吴制台,他没有大的过错啊?诏书上说他擅权横行,拥兵自重,这些事或许有点,但并不重啊?”

  “贶生,以我和吴制台的交情,我也不愿这么做。”崇恩冷冷说道:“但这是新皇诏书,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我们身为人臣,只能是遵旨行事。”

  胡林翼继续嗟叹,心情多少有些复杂,很是遗憾要帮着崇恩抓捕吴超越——胡林翼欠吴超越的人情可相当不小。然而在崇恩和何绍基的提醒催促下,胡林翼还是拖着病体起身向崇恩行了礼,表态绝对遵从崇恩的号令,誓不背叛满清朝廷。再然后,胡林翼又小心翼翼的向崇恩问道:“崇抚台,那我们该怎么动手?直接动武恐怕不成吧?”

  “当然不能直接用武力,只能用计。”杨岳斌抢过话头,说道:“不然的话,别说是湖北的军队了,就是冯三保麾下那些湘勇,我们也没把握能对付得了。”

  “放心吧,如何生擒吴超越,本官早有安排。”

  崇恩得意一笑,这才把吴超越已经被自己用计骗来湖南的事说了,然后又说道:“如果顺利的话,吴超越的火轮船今天傍晚就能抵达长沙,今天晚上本官在湖南巡抚衙门里安排宴席款待吴超越,冯三保也肯定会来作陪,到时候以本官摔杯为号,一边动手擒拿吴超越和冯三保,一边封锁长沙诸门,切断吴冯二人与城外湘勇和火轮船的联系,大事便可一举而定!”

  说了大概办法,崇恩又详细布置了自己与何绍基精心安排的诱捕计划,让阿克敦率领自己的亲兵负责缉拿吴超越和冯三保,让胡林翼负责率领湘军对付吴超越的卫队,让杨岳斌负责率军守卫长沙诸门,凌方则负责包围湖南提督衙门并担任预备队。

  听了崇恩绝对可行的动手计划,胡林翼和杨岳斌都是心中大喜,立即与阿、凌二将一起表示坚决依令行事。然而更让胡林翼和杨岳斌欢喜的还在后面,崇恩又以署理湖广总督的身份,当场任命杨岳斌为新的湖南提督,任命胡林翼为署理湖北巡抚,接管吴超越即将留下的宝贵遗产。

  计划倒是迅速安排好了,唯一可靠的湖南抚标也秘密备战好了,然而崇恩和胡林翼等人左等右等,一直等到了天色全黑,却始终没有等到湘江之上传来火轮船的汽笛声,心怀鬼胎的崇恩和胡林翼等人也难免开始紧张起来,生怕是那里走漏了什么风声,让吴超越提前有了准备。

  还好,快二更时,崇恩派去探听吴超越动静的眼线送来消息,说是吴超越的船队进入了洞庭湖后,才刚南下到了君山水域,吴超越的座船道德号就出了故障,被迫在另外两条蒸汽炮艇的拖拉下返回岳阳码头修理。

  得知吴超越没能按时抵达长沙的原因,崇恩和胡林翼等人先是松了口气,然后又难免有些紧张,生怕吴超越因为这个意外变故而放弃湘乡行程,导致湖南抚标无法再完成诱捕吴超越的行动。

  更让崇恩和胡林翼意外的还在后面,第二天上午时,已经被秘密排挤出湖南巡抚衙门权力中枢的李鸿章乘船回到了长沙,给崇恩带来了吴超越的五省总督公文——公文上,吴超越要求崇恩去令湘乡,把曾公祠的开祠仪式延缓七天,改为在三月初十开祠。此外吴超越又要崇恩亲自率领湖南水师到岳阳与自己会合,让湖南水师在洞庭湖上接受自己检阅。

  “崇抚台,吴制台他也是没办法。”李鸿章解释道:“勇敢号的蒸汽锅炉突然报废,备用的锅炉必须要从湖北省城运到岳阳更换,各种安装调试至少得要四五天时间,所以吴制台才决定让你延迟开祠仪式的时间,好在三月初十那天也是一个黄道吉日,也不算耽误正事。”

  得知吴超越仍然还要去湘乡主持开祠,崇恩心中顿时大定,知道吴超越并没有生出任何警觉,但崇恩却又对吴超越的另一道命令有些奇怪,问道:“少荃,那吴制台为什么又要我亲自带着湖南水师去接受检阅?”

  “吴制台说他想了解湖南水师目前的具体情况。”李鸿章又解释道:“最迟四月中下旬,吴制台他就要组织湖广军队大举东征,届时湖北水师当然是作战主力,但是运兵运粮的船队也需要水师保护,所以慰亭他想乘着这个机会,顺便了解一下湖南水师的具体情况,看看湖南水师到时候能不能派上用场。这么一来,他在岳阳耽搁这几天也就不算浪费时间。”

  一直偷偷观察着李鸿章的神情反应,见李鸿章的表情十分轻松不似作伪,崇恩心下稍宽,稍一盘算就吩咐让李鸿章下去休息。结果李鸿章前脚刚走,崇恩后脚就让自己的亲兵队长安排人手暗中严密监视,然后崇恩才向一直在旁的何绍基问道:“子贞,怎么样?”

  “看不出来。”何绍基摇头,又说道:“就是让仰之你亲自率领湖南水师这点有些可疑,这事直接让杨岳斌去办就行了,何必一定要你亲自去?”

  “这点倒不是很奇怪,也许是想显摆他五省总督的威风,或者是想不浪费时间,顺便向我了解湖南的情况。但……。”

  崇恩也对这一点颇为担心,最后在举棋难定的情况下,崇恩干脆召来了颇有智谋的胡林翼和现任湖南水师提督杨岳斌商议,结果胡林翼在这件事上倒是十分卖力,立即向崇恩指出道:“抚台大人,必须得去!你如果不去,以吴制台之聪明,定然会生出疑心,到时候他如果因为这点不肯再来长沙,你又如何执行两宫皇太后的密诏?”

  “抚台大人,应该去。”升官在即的杨岳斌也鼓动道:“大人放心,绝不会有任何危险,因为你这次去,可以名正言顺的带着末将麾下的湖南水师主力去见他,既有安全保障,还可以看准机会,在岳阳就动手拿下他。到时候没有冯三保的湘勇阻挠,我们得手的把握还更大一些。”

  “厚庵的话言之有理。”老于沙场的胡林翼也指出道:“吴制台麾下那三条火轮船,在水面上固然可以横行无忌,但如果停泊在码头之上,便是形同摆设。届时崇抚台你如果真有需要,我们的水师只要突然动手,不要说纵火烧毁那三条火轮船易如反掌,就是直接缴获也大有希望。”

  听了胡林翼和杨岳斌绝对很有道理的分析,崇恩心中大动,虽然还多少有一点犹豫,却又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慈禧在书信上可是一再要求了自己务必要在三月初三之前动手,具体原因是为了什么慈禧虽然没说,但官场老吏崇恩却绝对可以肯定,如果误了这个时间,肯定会酿成难以想象的危险后果!

  掐指一算发现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只有三天多点,崇恩也不再迟疑,马上就点头接受了胡林翼和杨岳斌的建议,命令杨岳斌立即安排湖南水师主力做好出发准备,让人给自己安排巡抚官船,又与胡林翼、何绍基商议了如何用湖南抚标暗中防备湘勇,安排了两个万无一失的应变准备。末了,崇恩又单独对何绍基吩咐道:“派人把李瀚章也盯紧,一有异动,立即报我。”

  何绍基心领神会,知道李鸿章如果要搞什么鬼的话,不可能连注定要留在长沙的李瀚章也不打招呼,所以只要盯紧了李瀚章,就不难分析出李鸿章的真正立场。

  暗中监视的结果让崇恩和何绍基十分放心,回到了湖南巡抚衙门后,旅途疲惫的李鸿章没和大哥说几句话就直接回房睡觉,李瀚章也老老实实的在签押房里替崇恩办理公文,没有任何的异常反应。

  确认了这一点后,崇恩便也完全放下了心来,次日三月初一正午便乘上了官船,在数量多达七个营三千五百余人的湖南水师保护下驶向湘江下游,李鸿章与何绍基随行,同时为了在岳阳就动手抓人,崇恩还把那道密诏也带到了身边,以便随时拿出来宣读。

  顺风顺水,以湘军水师残部为骨干组建的湖南水师主力当然行进得很快,傍晚时就顺利抵达湘江口附近的营田镇,在营田休息了一个晚上之后,湖南水师主力继续张帆北上,准备用一个白天的时间纵穿洞庭湖,赶到岳阳与吴超越会合。

  行程不算太紧,喜好金石书法的崇恩与何绍基为了排挤压力,放松心态,还在官船之上讨论起了拓本鉴藏,同样精于此道的李鸿章在一旁作陪,与崇恩、何绍基言谈极欢。然而说说笑笑的到了洞庭湖湖心的时候,远处却突然传来了巨大的汽笛轰鸣声音,见过蒸汽炮艇的崇恩听了一楞,疑惑问道:“那来的火轮船?”

  “不知道啊?”李鸿章也是满脸茫然,疑惑说道:“吴制台的火轮船不是在岳阳么?难道是洋人的火轮船?”

  觉得事情古怪,崇恩和何绍基只能是赶紧放下手中的碑文拓本,出舱到了甲板上查看情况,结果不看还好,用望远镜往声音传来的位置一看时,崇恩的脸色顿时就有些发白了——碧波万顷的洞庭湖上,竟然出现了三条蒸汽炮船,高悬着吴超越的五省总督大旗,正在向着湖南水师主力笔直冲来。

  与此同时,杨岳斌也已经来到崇恩乘座的官船上,十分诧异的问道:“崇抚台,不是说吴制台的小火轮船坏了一条么?怎么三条都来了?”

  “不知道啊?”崇恩也是茫然,又赶紧扭头去看李鸿章时,却见李鸿章也是一副满头雾水的模样,似乎也对这异常情况十分不解。

  这时,了望台上的旗号手大声报告,说是悬挂着吴超越帅旗的吴军水师旗舰打出旗号,要求湖南水师主力停止前进,询问崇恩是否依令而行?崇恩大为犹豫,旁边的何绍基忙低声提醒道:“仰之,吴制台有权节制你,如果不依命令,他肯定会有疑心,应该先弄明白情况再说。”

  崇恩无奈,只能是赶紧命令湖南水师落帆下锚,停止前进,又让李鸿章乘坐快船上前,向吴超越了解具体情况,结果李鸿章却一去不返,只是让湖南水师的水手带回消息,说是经过吴军水手的抢修,道德号已经被提前修好,所以吴超越才亲自来此。又让水手转达吴超越的命令,让崇恩立即到道德号上与吴超越见面,商量检阅湖南水师的具体事宜。

  黄豆大的冷汗出现在了崇恩的额头上,隐隐怀疑中计之余,崇恩也没了多余选择,只能是赶紧向杨岳斌问道:“让你的水师围攻那三条火轮船,直接用武力擒拿吴超越,可有把握?”

  “这……。”杨岳斌万分犹豫,半晌才回答道:“抚台大人恕罪,末将没有多大的把握,如果是在湘江上的水面狭窄处,末将或许把握还稍微大点,但是这里是洞庭湖,吴超越的三条火轮船用不着开炮,光是快速行驶带起的波浪,就可以末将麾下的舢板小船直接掀翻!”

  “那保护着本官的官船逃回长沙,你可有把握?”崇恩赶紧又问道。

  “抚台大人,你杀了末将吧。”杨岳斌差点没哭出来,说道:“吴抚台那三条火轮船,最快航速可以达到一个时辰五十里,末将的船队顶风逆水,一个时辰能跑出二十里就已经是奇迹了。”

  打不过更跑不掉,可怜的崇恩崇抚台算是彻底的毫无办法了,好在何绍基及时提醒道:“仰之,这就算是吴制台的引蛇出洞之计,没有任何的证据,他也拿你没办法,李鸿章他也绝对不可能知道密诏的事。”

  犹豫了片刻,崇恩还是咬牙接受了何绍基的建议,硬着头皮乘上小船过去和吴超越见面,准备先后吴超越虚与委蛇,然后再想办法脱身。何绍基和杨岳斌则留在了湖南水师主力之中,继续掌握军队预防万一。

  崇恩做出这个选择当然是羊入虎口,被领到了吴超越的面前后,吴超越也没客气,直接就向崇恩问起曾国藩祠堂的问题,道:“崇抚台,麻烦你解释一下,为什么朝廷二月二十五送到湖南的邸报才宣布为曾部堂建祠,你最早在二月十六就已经下文湘乡,让湘乡地方为曾部堂建祠?你那来这么快的消息?”

  崇恩哑口无言,半晌才颤抖着说道:“这是巧合,下官尊崇曾公,下文湘乡为曾部堂建祠,不曾想没过几天,朝廷也恰好颁诏让湖南地方为曾部堂建祠,结果就……,就让制台大人你误会了。”

  “真的只是巧合?”吴超越微笑问道。

  “真的只是巧合。”崇恩赶紧点头。

  “很好,抓起来!”

  吴超越把手一挥,早有准备亲兵立即扑上,当场把崇恩拿下,崇恩挣扎大喊,问道:“吴制台,下官犯了什么罪?你为什么要拿我?”

  “你犯了逾制之罪。”吴超越微笑答道:“恩师殉国之后,朝廷给他追封的官职是兵部尚书正二品,但你在没有得到朝廷允许的情况下,却让湘乡地方为我恩师修建了一品大员才配享有的祠堂,无视朝廷礼法公然逾制,我不拿你拿谁?”

  万没料到这里还有一个小破绽,崇恩也只能是赶紧改口,大喊道:“是我听到了朝廷的内线消息,我的人在热河打探到朝廷下文给曾部堂加赠头品衔,所以我才那么做的。”

  “那本官就更应该拿你了。”吴超越微笑说道:“身为地方督抚,勾结京官刺探朝廷机密,罪行更重,本官当然更要拿你。”

  崇恩彻底的欲哭无泪了,干脆怒吼道:“吴超越,官字两张口,你狠!你官比我大,我说不过你!可你别忘了,你官再大,我好歹也是先皇亲自任命的大清湖南巡抚,你今天把我抓了,明天朝廷问你原由,你拿不出实打实的罪证,我看你怎么向朝廷交代?!”

  “证据,我当然会有。”

  吴超越冷笑回答,但心里也多少有些担忧,因为吴超越一旦拿不到崇恩试图对自己不利的证据,的确很难向满清朝廷交代——那怕是肃顺也不好回护。然而这时候,一直在旁边保持沉默的李鸿章却突然开口,说道:“慰亭,召杨岳斌来拜见你,罪证就有了。”

  崇恩惊讶扭头去看李鸿章,吴超越也疑惑看向李鸿章时,李鸿章这才微笑着解释道:“慰亭,崇抚台既然带着湖南水师主力来见你,假如他真要对你不利,他亲自任命的湖南水师提督杨岳斌必然是他同谋,知道详细内情。”

  “这会你已经把崇抚台请到这里,又派人去请杨厚庵,那杨岳斌做贼心虚,必然不敢再上你的炮船,肯定会有什么不轨举动,到时候崇抚台这次到底是想做什么,你不就马上知道了?而且就算杨岳斌冒险来了,只要你单独对他问几句话,也不难发现破绽。”

  吴超越拍额醒悟,忙又派人去宣杨岳斌过来给自己磕头,崇恩却冲李鸿章怒吼道:“李鸿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本官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你……。”

  “崇抚台!我也没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

  李鸿章打断崇恩,冷冷说道:“我这是请慰亭给你辩白的机会,你如果真的坦荡无私,没有任何歹意,慰亭这么做也可以证明你是否无辜。”

  崇恩还是怒吼不断,吴超越却挥手叫亲兵把他暂时带到后舱,然后才向李鸿章诚恳说道:“少荃,看来我的确错怪你了,别恨我,我也没办法。”

  “没事,牙齿和舌头还有打架的时候,胳膊偶尔打疼大腿,很正常。”李鸿章平静回答道。

  杨岳斌的反应让吴超越十分意外,叫他过来磕头的命令送到杨岳斌面前后,杨岳斌不但没有依令而行,竟然还乘着东南风突然大作的机会,下令让湖南水师船队发力冲向吴超越的座船,试图发起近舷战擒拿吴超越并救回崇恩。

  见此情景,吴超越忍不住微微一笑,轻松说道:“开炮!生擒杨岳斌,拷问口供!”(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