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二十三章 清君侧

第三百二十三章 清君侧

  三月初三的傍晚,顺利回到了湖北省城之后,吴超越当然是在第一时间召集了赵烈文、阎敬铭、黄胜、邵彦烺和张德坚等绝对心腹召开会议,讨论下一步的对策。而与此同时,省城驻军和吴军水师也已经全部进入了戒备状态,吴军老将钱威亲自率领吴超越的直属兵团进驻城内接管城防,吴大赛的亲兵营则严密保护由湖北巡抚衙门改建而成的五省总督府,禁止一切人等出入。

  也用不着多余的废话,光是看吴超越这幅准备开打的架势,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就都知道肯定发生了惊天动地的架势,聚集期间谁都没问吴超越为什么会提前返回湖北,全都等待吴超越开口说话。结果也是到了这个时候,吴超越才拿出了两宫皇太后联名发布的密诏,让一干帮凶走狗知道慈安和慈禧已经与自己翻脸。

  满清朝廷的奴化政策的确做得十分成功,即便都是吴超越的绝对心腹,陡然看到了其实绝对合法的满清朝廷诏书说要逮捕吴超越,被满清奴化政策洗脑比较严重的阎敬铭、邵彦烺和张德坚三人难免都有些脸上变色,早就看出吴超越存有异心的赵烈文和读洋书出身的黄胜一起不动声色,同时花老狐狸留给吴超越的帮凶戴文节也是神情镇定,似乎对此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过了许久后,阎敬铭才首先开口,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两宫皇太后不但要抓慰亭你,肯定还要抓肃中堂和载王爷他们,彻底罢黜先皇留下的八大顾命大臣,联手控制朝廷大权。”

  “这是唯一的解释。”擅长分析情报的张德坚也说道:“肃中堂和载王爷他们绝不可能答应对制台大人你下手,制台大人你也绝不会容许肃中堂他们被夺权,所以对制台大人你下手的同时,京城和热河那边也肯定会有大动静,所以估计要不几天,我们就能收到惊天动地的大消息了。”

  “诸位,那你们觉得我应该怎么办?”吴超越阴声问道:“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主动束手就擒?还是奋起反抗?”

  在场的帮凶走狗没有一个不在肚子里大骂吴超越当了婊子还想立牌坊——你丫真有那么忠心,那把崇恩抓回来干什么?又让你的嫡系军队戒严做什么?

  “当然不能束手就擒。”老帮凶赵烈文替吴超越做了一个台阶,朗声说道:“慰亭你这些年来为朝廷东征西讨,北上勤王南下平叛,为朝廷立下无数汗马功劳,两宫皇太后自毁长城,无缘无故的下诏擒拿于你,你凭什么要束手就擒?”

  “惠甫此言,正是我的心声。”吴超越也装模作样的说道:“我是直到现在就不明白,两宫皇太后为什么要下这样的诏书?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到底是什么人在她们的面前进了谗言?”

  “慰亭,直接反了算了!”黄胜一拍桌子,大吼道:“率军起义!推翻昏庸无道的满人朝廷,建立民主自由的新中国,做中国的华盛顿!做中国的新皇帝!”

  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吴超越的脸上,吴超越也环视众人表情,见几个帮凶虽然没有开口支持黄胜的提议,却也没有任何的慌张恐惧之色,心里便也大概有了底,知道自己真的如果决定起事,这些帮凶就算心有顾忌,也一定会选择先跟自己走。再然后,吴超越才摇了摇头,说道:“不能反,我能有今天全拜大清朝廷所赐,举兵谋反,天下人必然会唾骂我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是不能反。”赵烈文也说道:“且不说大清朝廷的余威尚存,士绅军民仍然心向朝廷,单是举兵造反就师出无名。因为一道没有经过军机处明发天下的密诏就与朝廷兵戈相见,天下人都会认为慰亭是恩将仇报,篡权窃国的乱臣贼子,甚至还会怀疑这道密诏是慰亭你自己伪造了用来造反的借口,很难争取到天下人心。”

  “我也觉得不能反。”阎敬铭也开了口,说道:“目前朝廷还是以载王爷和肃中堂为首的顾命大臣主政,这些年来载王爷和肃中堂对吴制台是什么态度,那怕是瞎子聋子都知道。起兵造他们的反,别说是天下人不答应,就是湖广军队的将士都会觉得吴制台是在忘恩负义,恩将仇报。”

  “但如果肃中堂他们出了事怎么办?”邵彦烺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说道:“刚才丹初先生你和石朋都说过,两宫皇太后既然能对慰亭下手,就一定会同时对肃中堂他们下手。倘若肃中堂他们一时不慎,出了什么意外身陷囹圄,甚至命丧黄泉,那么慰亭从此在朝廷孤立无援不说,两宫皇太后如果再通过她们组建的军机处颁布明诏罢免慰亭,甚至直接下诏赐死,那慰亭又如何处置?”

  “载王爷和肃中堂他们是先皇临终时亲自任命的托孤大臣,这一点天下皆知。”

  阎敬铭冷冷说道:“倘若两宫皇太后无缘无故的抓捕杀害他们,又自建军机窃取皇权,那她们就是牝鸡司晨,公然违反大清朝廷后宫不得干政的祖制铁律!胆敢党附她们的,也都是违背先皇遗诏与大清祖制的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如果真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说到这,阎敬铭故意顿了一顿,众人也都明白阎敬铭接下来想说什么,只是都不开口把这个机会留给了吴超越。结果吴超越也没辜负一干帮凶走狗的良苦用心,立即重重一拳砸在桌子上,怒吼道:“那我就起兵清君侧!”

  “对!清君侧!靖国难!”赵烈文大力点头,嘴角也尽是狞笑。

  “清君侧!靖国难!”阎敬铭恶狠狠说道:“诛灭朝中奸臣,拨乱反正,还大权于当今天子与先皇亲封的顾命大臣!”

  “清君侧!靖国难!挽救我大清江山!”

  吴超越又是一声大吼,在场众人会意,整齐答道:“清君侧!靖国难!救我大清江山!”

  统一了厚颜无耻到了极点的造反口径之后,吴超越这才交代了自己在返回湖北路上盘算的行动计划,决定一边整军备战,一边做好一切争取舆论和道义高地的准备,只等确认了肃顺等人遭遇不幸的消息后,就立即知会西方列强的驻华公使,宣称北京为非法政权,组建武汉临时政府发号司令,与慈安、慈禧等人争夺其他地方的控制权。同时立即知会吴老买办、周腾虎、杨文定和冯三保等人,告知情况变化,让他们做好起兵应变准备。

  还是在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迫不及待的提笔做书拟文的时候,基本没怎么说话的戴文节才突然开口,对吴超越说道:“慰亭,你好象忘了告诉肃中堂他们湖广发生的事了。”

  一拍额头,吴超越这才发现自己千算万算,惟独忘记了计算肃顺集团在政变中取得胜利的可能——虽然这是吴超越目前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讪笑着向戴文节道谢之后,吴超越又忙请戴文节做书,让肃顺知道自己被迫拿下崇恩的事,也让戴文节替自己明白告诉肃顺,倘若顾命大臣集团真遇到什么危险,自己立即起兵清君侧,打到京城救出肃顺!

  戴文节应诺,先是提笔做书,然后等吴超越在书信上签名派人送出连夜之后,戴文节才又说道:“慰亭,其实我是发自内心的希望肃中堂他们能够稳住局面,挫败两宫太后的夺权阴谋,不然的话,毓仲最担心的事就肯定会发生了。”

  “花爷爷最担心什么?”吴超越明知故问。

  “你造反,大清亡。”戴文节苦笑回答道:“毓仲在临终前曾经对我说过,你如果真是大清忠臣,那大清江山就定然有救,如若不然,大清必亡!”

  吴超越沉默,半晌才说道:“能够决定这件大事的不是我,也不是肃中堂,是我和肃中堂的敌人。如果他们消停,别这么逼我和肃中堂,说句良心话,我就算想造反,也没那张脸。”

  戴文节点了点头,也相信肃顺如果继续当权,吴超越就算想造反也拉不下那张脸皮。然后戴文节又悄悄的撇了撇嘴,暗道:“不过你也是希望被逼被迫吧?不然的话,连向肃中堂告警这样的大事也能忘了?毓仲和肃中堂指望靠放权给你拯救大清江山,还真是瞎了眼睛。”

  是夜,吴超越的五省总督府后堂灯火彻夜未灭,不顾旅途疲惫,吴超越又连夜召见了钱威、王孚等直系兵团的主要将领,告诉他们京城很可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事,让他们替自己掌握好军队,做好迎接惊天巨变的准备。而钱威和王孚等人都是吴超越一手提拔的吴军老人,受吴超越的恩情最深,也与吴超越的利益荣辱与共,自然坚决领命,立誓支持吴超越迎接巨变。

  此外,为了确保报警书信能够以最快速度送到上海,不给慈安和慈禧抢先动手的机会,吴超越又不惜以高价雇佣了一条英国蒸汽商船连夜前往上海送信,向吴老买办、周腾虎和邓嗣源等人交代应变计划。

  同时也是为了谨慎起见,在拥有距离和交通优势的情况下,吴超越仍然是连夜派人携书前往四川,与杨文定和曹炎忠联络。除此之外,吴超越又派出多名信使连夜出动,知会聂士成、刘坤一、黄远龙(黄大傻)、王国才和萧启江等统兵在外的将领,让他们做好防范及战斗准备,不给敌人留下任何抢先动手的机会。

  再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吴超越每天除了忙碌起兵准备外,再有就是心急如焚的等待京城消息,紧张得每天都只睡不到两个时辰。而与此同时,湖北省城里的文武官员和各国公使也敏感的嗅到了不安味道,不断到吴超越的面前来打听消息,吴超越则以镇压崇恩谋反为借口暂时搪塞,始终没有公布自己准备起兵的决定。——虽然这么做完全就是掩耳盗铃,瞎子都看得出来湖北军队这几天的异常举动绝不是防范所谓的崇恩谋反那么简单。

  六天之后的三月初十,在载入史册的这天正午,吴超越终于还是拿到了政变集团在京城公布的政变诏书抄本,也确认了顾命八大臣已经被捕的消息!然后吴超越不再任何迟疑,马上就下令召集了湖北省城中的所有文武官员,当众出示政变集团窃国篡权的罪行铁证,宣布绝不承认以鬼子六首的京城非法政权,并公然宣布决定率领五省军队起兵靖难,清君侧诛奸臣,还大权于顾命大臣集团。

  让吴超越颇有些意外的是,面对着吴超越这一惊人决定,在场的文武官员不但没有一个人提出反对,还就连在湖北地位仅次于吴超越的李卿谷都带头叫好,带头支持和拥护吴超越的靖难之举。被吴超越一手提拔到按察使位置上的卢慎徽还公然提议让在场众人歃血为盟,立誓支持吴超越起兵,并且获得了众多官员的响应。

  “怎么就没一个忠臣?”吴超越抽空低声向赵烈文问道:“我还一直担心会有人跳出来反对,和我以死相拼,还叫吴大赛做了那么多准备。”

  “你当他们傻啊?”赵烈文苦笑,低声说道:“这里前后左右都是你的亲兵,他们的亲人家眷也大都在中原唯一太平的湖北,反对你起兵,他们全家活不活了?”

  说罢,赵烈文又低声补充了一句,“再说了,长毛席卷东南,北进山东,你这个手握重兵的五省总督也决定起兵靖难,白痴都看得出来大清朝廷要完了。长毛又不得士绅之心,你等于就是他们最稳定最有力的大腿,他们不赶紧抱你的大腿,还去抱谁的?”

  “还有,敢不敢和我打赌?他们中间肯定有人早就打听过你的生辰八字和你的祖坟埋在那里,看你有没有真龙天子的命。”

  摇头苦笑之余,吴超越才发现自己这个大清忠良的确装得不太象,发现不要说自己的帮凶走狗早就看出自己存有反意,就连并非自己嫡系的湖北文武官员也早就猜出自己不安好心,早早就做好了支持自己造反起兵的心理准备。

  不过嘛,也还算好,至少用不着吴超越的总督府里见血,同时在众多湖广两江文武官员支持之下,吴超越还很不好意思的当场给自己封了一个总理天下勤王兵马大元帅的官职,铸印封官,发布诏书,建立湖北临时政府,并决定颁发檄文,号召各省督抚率军加入自己的队伍,靖国难清君侧!

  …………

  很凑巧,恰好就在同一天,吴超越派往京城和肃顺联络的信使在直隶境内被严密戒备的清军抓获,又被清军用六百里加急在肃顺被处斩的同一天送到了京城,呈递到了已经正式垂帘听政的慈安和慈禧面前。结果在书信上看到崇恩失手和吴超越公然宣称要清君侧的情况后,知道形势有多危急的慈安和慈禧也没了办法,只能是赶紧派安德海去阻止行刑,打算留下肃顺这个还有利用价值的筹码,以便让吴超越的起兵之举师出无名。

  然而很可惜,朋友们都知道因为惠老王爷和僧王爷的急切,肃顺的人头还是没能保住,同时和吴超越交好的载垣、端华也已经被绞死在了宗人府内,慈安和慈禧让他们出面制止吴超越起兵的美梦自然也就落了空。闻知了这一情况后,刚当上了女皇帝没几天的慈安和慈禧毫无办法,只能是赶紧召集以鬼子六为首的新军机处众臣商议对策。

  还好,鬼子六等人对此情况也有一定心理准备,都安慰道:“两位太后勿忧,吴超越虽然扬言谋反,但他麾下的兵马大部分都是朝廷官军,治下文武官员也是朝廷此前任命的大清官员,就算吴超越真的存有异心,这些人也未必会跟他走。”

  “届时,朝廷只需一道诏书明发天下,号召各地义士兴兵讨贼,湖广境内定然义师四起,周边省份的朝廷官军也会立即开赴湖北平叛,让吴超越就算有三头六臂也难以招架,然后朝廷再组织一支主力南下平叛,踏平湖北擒杀吴超越逆贼易如反掌!”

  考虑到满清朝廷目前的窘迫处境,慈安和慈禧不敢就这么相信鬼子六等人的吹嘘,低声商议了几句之后,慈禧说道:“诸位卿家,哀家与东太后认为,对于此事,朝廷最好还是以安抚为上。各位爱卿可速拟两道圣旨,一道给吴健彰,封他为户部侍郎,召他携带家人立即来京。一道给杨文定,封他为体仁阁大学士,礼部尚书,也召他立即入京上任。”

  知道慈禧是想用人质胁迫吴超越,鬼子六等人立即领旨,那边的慈安则轻声对慈禧说道:“妹妹,你的父亲和吴超越不是很有深交么?能不能利用这层关系,设法安抚住吴超越?”

  慈禧摇头,答道:“很难,除非有个替罪羊,背起骗我们下密诏擒拿吴超越的黑锅。”(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