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共同开发

第三百二十四章 共同开发

  出于控制军队的需要,三月初十下午的接近晚饭时分,吴超越才在连牌匾都来不及更换的大元帅府里摆设宴席,召集直系兵团的重要将领钱威、王孚和徐来等人,还有鄂勇将领丁汝昌、彭玉麟、多隆阿和李续宾兄弟,与众将一起吃饭,也随便向他们介绍自己决定起兵清君侧的事。

  早就听到传言说吴超越要这么做,湖北众将当然谁都没有过于惊讶,跟随吴超越多年的钱威和王孚等人也马上单膝跪下,立誓誓死追随吴超越,彭玉麟和李续宾兄弟等湘军老人和从太平军那边投降过来的丁汝昌也同样表明心迹,发誓永远追随吴超越,绝不背叛。惟有旗人将领多隆阿保持沉默,没有吭声表态支持,但也没跳起来要和吴超越拼命。——拼也绝对拼不过,吴超越的亲兵队重点关照的就是他。

  “多谢各位将军对我的不离不弃,都请起吧,你们放心,此事若成,我定不辜负你们其中任何一人!你们的荣华富贵,官职爵位,全部包在我的身上!”

  许下重诺鼓励帮凶走狗放心为自己卖命之后,吴超越先是招呼众人起身,然后才转向了多隆阿,语气诚恳的说道:“多将军,我知道做为一个旗人,你肯定还难接受我这个决定,也肯定不想追随我起兵清君侧,和你的旗人同族刀兵相见,我不怪你。”

  “所以,多将军,你如果能够理解我,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替朝廷拨乱反正,剪除朝中奸党,愿意留下,我对你也绝不相负,事成之后,我也肯定回报你以高官显爵。你如果不能理解我,怀疑我这么做是因为我自己想当皇帝,认为我是在谋反作乱,那你也可以随时离开,我派人送你出境,让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多隆阿抬头,心情复杂的看了吴超越一眼,然后才说道:“吴制台,末将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的确绝不愿意和其他的朝廷官军刀兵相见。可我又知道你决定清君侧没有做错,两宫皇太后勾结朝廷奸佞,破坏大清后宫不得干政的祖制,又动用军队围攻先皇灵柩,抓捕先皇亲封的顾命大臣,我也恨不得食她们之肉,寝她们之皮!但是……。”

  “但是什么?”吴超越追问道。

  “但我担心吴大人你如果真的打到京城,会自己做皇帝。”多隆阿坦然说道:“如果真是那样,我帮着你兴兵讨逆,也就成了背叛朝廷和背叛旗人的无耻叛徒了,这点我绝对不能接受。”

  “多将军,这点你就太小看我了。”吴超越语气更加诚恳的说道:“我如果真有反心,想造反当皇帝,又何必要打什么清君侧的旗号?现在直接就自立为帝不是更方便?多将军若是不信,明天我的靖难檄文就要明发天下,你可以看看我在檄文之上是否立誓绝不窥视帝位?”

  “大人你真不是为了自己当皇帝?”

  多隆阿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吴超越则是毫不犹豫,马上就发了一个又毒又重的誓,声称自己绝没有想当皇帝的心思,然后才又在肚子里说道:“我只是说不想当皇帝,可没说不想当国王、总统或者主席。”

  听了吴超越的毒誓,多隆阿疑心稍解,但又问道:“吴制台,那你打算如何处置旗人百姓?是顺者昌,逆者亡?还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一味屠杀?”

  吴超越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回答道:“多将军,这样吧,我决定在明天或者后天就要派遣一支军队前往荆州,去和荆州将军绵洵联络,要求他率领荆州八旗驻军加入我的勤王队伍。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荆州八旗兵肯定不会接受我的命令,我们之间肯定只能是武力说话,到了那个时候,你可以亲眼看一看荆州八旗驻军是怎么做,我又是怎么做,然后你就知道答案了,可以不?”

  问完了,吴超越又补充了一句,说道:“到时候,多将军你可以选择进荆州满城和旗人并肩作战,也可以乘船前往四川去投奔你的老上司都兴阿,无论你做什么样的选择,我都绝不会阻拦。”

  盘算了一下,在的确十分好奇的情况下,多隆阿点了点头,说道:“好吧,我先去荆州走一趟,然后再给大人你答复。”

  说罢,多隆阿又主动请求交出手中的鄂勇兵权,吴超越也没拒绝,一边暂时收回多隆阿的兵权,一边亲自提笔给多隆阿写了一道通行令,让多隆阿可以在携带家眷的情况下任意进出武汉城,通过任何的吴军关卡。末了,吴超越又更加诚恳的说道:“多将军,你如果一定要走,不妨提前打个招呼,我派人给你安排车船舟马,也给你一笔路费。”

  “多谢吴制台,末将倘若决心要走,定然提前知会,绝不做不辞而别之人。”多隆阿向吴超越单膝跪下,拱手道谢。

  次日一早,咸丰十年的三月十一上午,吴超越的讨逆檄文正式颁布!在檄文上,吴超越历数政变集团的三大罪恶,第一,违背咸丰遗诏,捕拿八大顾命大臣篡权夺政,惑乱朝纲!第二,两宫垂帘,违背满清后宫不得干政的祖制!第三,纵兵围攻咸丰梓宫,刀枪伤及咸丰灵柩,罪在不赦!

  檄文称慈安慈禧为祸国妖妇,列奕誴、奕訢、奕譞、僧格林沁、桂良、文祥与绵愉等人为乱臣贼首,号召天下豪杰群起讨伐,同时吴超越又自封兼任总理天下勤王讨逆兵马大元帅,要求各省督抚提镇及文武官员接受自己的号令指挥,聚集在自己的旗帜之下诛杀奸臣,清君侧救国难,拨乱反正还朝纲之清明!

  除此之外,檄文上还有两条重要内容必须提及,第一就是吴超越发誓自己此举绝非窥视帝位,事成之后绝对会把政权归还给祺祥大帝,又说自己若违此誓,天下英雄可尽讨之,尽诛之!

  第二条则是无耻奸计,吴超越声称说考虑到逆贼势大,鬼子六等乱臣贼子又拘禁祺祥于深宫,挟天子以令诸侯,各省督抚或有被其暂时蒙蔽者,或有被贼势所迫者,不得不暂时栖身逆贼帐下。讨逆大元吴大人通情达理,允许他们暂时伪装投敌留住有用之身,待时机成熟之时再与讨逆大军里应外合,大破贼逆!然后既绝不追究他们的从逆之举,也定然论功行赏,从重嘉奖!

  通俗的话来说,就是吴超越准许自己控制地之外的所有人可以暂时站在两宫太后和鬼子六那边,先保住小命,然后等吴军杀到时再倒戈起义,加入吴超越的讨逆大军。在不把外省官员逼到绝路的情况下,给他们留下一个骑墙观望的机会,最大限度的减轻吴军所承受的阻力和压力。

  还别说,吴超越的这道檄文虽然虚伪无耻得让明眼人作呕,但列举的政变集团的三大罪行却是货真价实,无可辩驳,不但被许多人所接受,甚至就连吴超越那个正义感超强的丈母娘聂氏都坚决站在了女婿一边,鼓励吴超越放心讨逆勤王,一定要杀进朝廷里的乱臣贼子,也要求她的听话儿子聂士成坚决追随妹夫,与鬼子六集团的叛军血战到底!

  听完了凶悍丈母娘的训话,吴超越又赶紧回到了大堂,大堂之上,英法美俄四国的公使都已经应邀到场,准备接受吴超越以满清外交部长身份宣布的对外公告。

  “各位尊敬的公使先生,我不得不遗憾的告诉你们,我国京城之中发生了一次可耻的宫廷政变,以恭郡王爱新觉罗·奕訢为首的政变集团,勾结违背我大清法律的两宫太后,武力逮捕了我国咸丰皇帝任命的辅政内阁成员,无耻窃取了我国朝廷权力,组建了一个卑鄙的非法政权。”

  “现在,我谨以大清咸丰皇帝任命的总理各国事务大臣的身份,宣布北京目前的政权为非法无效,请求西方诸国断绝与他们的一切外交往来。并宣布组建以我为首的合法的临时清国政府,请求西方诸国予以承认。”

  “做为回报,我组建的临时政府将无条件承认西元一八六零年三月二十日之前,我国前合法政府与西方各国签订的一切外交条约,并继承西元一八六零年三月二十日之前我国合法政府所承诺的对外赔款,承诺继续按期归还,如有延迟,则以我国前合法政府与你们所签订的条约之规定支付利息,直至全部归还完毕。”

  “除此之外,我谨代表清国临时政府郑重承诺,我临时政府消灭清国京城的非法政权之后,将向西方诸国开放全部疆土,允许西方诸国商人及人民持护照自由游览、传教、经商及投资。并承诺引入西方先进之制度、文化及科技,逐步改革宪政,废除一切不合理之旧法,使我国成为正常之文明国家。”

  和历史上的孙大炮蒋委员长一样,即便心里不乐意,但是为了争取西方列强的支持和中立,吴超越却还是硬着头皮答应继承满清政府之前与西方列强签订的一系列不平等条约,答应继续替咸丰大帝还钱,也主动做出了一些看似卖国的让步,表明自己绝不会伤害西方列强在华利益的态度和立场。

  这样的表态还是收到了吴超越所希望的效果,见吴超越在外交照会上正式承诺继承条约及赔款,还有承诺全面开放中国市场,国内正被经济危机所困扰英国公使普鲁斯和美国公使华若翰马上就正式表态,答应替吴超越向本国政府转递照会,请示本国政府的态度。法国公使布尔布隆则只是质疑了几句吴超越临时政府的合法性,就同样答应向国内报告和请示,还答应尽力说服国内承认吴超越所组建的临时政府。

  最难缠的当然是胃口大得如同无底洞的沙俄公使伊格纳季耶夫,伊格纳季耶夫除了强烈质疑湖北临时政府的合法性之外,又向吴超越问道:“亲爱的吴,既然你代表贵国临时政府承诺继承西方各国与贵国前合法政府所有签订之条约,那么是否包括《瑷珲条约》?又是否能在《瑷珲条约》的基础之上,对我国与贵国的疆土划分做更进一步的调整?”

  吴超越万分为难,因为《瑷珲条约》是黑龙江将军奕山在没有经过满清朝廷同意的情况下,私自与沙俄方面签订的卖国条约,把黑龙江以北大片疆土和吴超越好不容易请英法要回来的库页岛割让给了沙俄,满清朝廷之前一直没有承认,二鸦战争时伊格纳季耶夫以调和需要报酬为借口,要求满清朝廷承认这道条约,满清朝廷也正式下文同意通过谈判承认这个条约。

  二鸦战争后,吴超越为了挽救这上百万平方公里的宝贵土地,通过肃顺争取到了和沙俄谈判的机会,也一直借口没有获得满清朝廷的批准,始终没有松口答应承认《瑷珲条约》,伊格纳季耶夫对此一直表示强烈不满。这会吴超越如果再继续再断然拒绝,沙俄方面自然是会毫不犹豫的站在鬼子六那边。

  当然也绝不能答应,吴超越背不起这个黑锅不说,伊格纳季耶夫还在话里留下了圈套,吴超越一旦答应就得被迫和伊格纳季耶夫重新谈判疆界划分,到时候伊格纳季耶夫自然会继续狮子大开口,逼着吴超越割让更多的土地。

  还好,吴超越之前曾经考虑过一个折中方案,这会正好可以拿出来敷衍,所以稍一盘算后,吴超越很快就开口回答道:“尊敬的伊格纳季耶夫先生,十分抱歉,因为我国咸丰皇帝突然病逝,临终前并未下旨批准《瑷珲条约》,同时我国新皇帝祺祥皇帝也被非法政府拘押,我无法与祺祥皇帝取得联络,不知道他对《瑷珲条约》的态度,所以无法回答关于《瑷珲条约》的问题。”

  “这么说,我就只能是到京城去问贵国的新皇帝了?”伊格纳季耶夫彬彬有礼的笑容中尽是狰狞。

  “我认为没这个必要。”吴超越微笑回答道:“第一,我相信我组建的湖北临时政府,很快就能消灭京城里的非法政权,救出被非法政权关押的祺祥皇帝,直接向祺祥皇帝征求意见。第二,在此期间,关于《瑷珲条约》中所涉及到的土地,我有一个肯定会让伊格纳季耶夫先生你满意的提议。”

  “哦,吴先生请说。”伊格纳季耶夫多少来了点兴趣。

  “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吴超越抛出了一个后世名词,振振有辞的说道:“我建议,在我国临时政府消灭北京非法政权的这个期间,由贵我两国的政府及人民共同开发《瑷珲条约》所涉及之土地,待我国合法的临时政府取得胜利,正式接管我国主权之后,再通过外交谈判解决土地的归属权。”

  “也就是说,《瑷珲条约》所涉及的土地,暂时由贵我两国共有了?”伊格纳季耶夫听明白了吴超越的意思。

  “对。”吴超越点头,又说道:“当然,做为补偿,我国将向贵国支付因为内战而延误的谈判费用,以及贵国因为无法获得《瑷珲条约》所涉及之土地的完整主权的损失费用,我提议是每年十万两白银,由我国临时政府承担。”

  “还有。”吴超越又补充道:“贵国在《瑷珲条约》所涉及之土地上进行的开发投资,倘若所涉土地将来在谈判中划归我国,我国政府也将予以全额退还。尊敬的伊格纳季耶夫先生,我这个提议,你非常满意吧?”

  逼着奕山在《瑷珲条约》上签字之后,沙俄军队实际上早就霸占了所涉土地的,缺的也就是满清政府正式承认疆界划分而已。这会吴超越仅仅只是要求延迟谈判并没有断然拒绝,同时还答应每年补偿给沙俄十万两银子,这样的好事伊格纳季耶夫当然颇为动心。所以考虑了片刻之后,伊格纳季耶夫同样答应向国内征求意见,也接受吴超越的要求,承诺尽力说服国内承认吴超越的湖北临时政府为清国合法政权。

  好不敷衍过关之后,吴超越也悄悄的松了口气,暗道:“每年十万两银子虽然心疼,但只要保住要回来的希望就行。穷时共同开发,达则自古以来,礼义廉就是没最后那个字,后清外交的手段,我也得学一学。”

  和沙俄公使谈判受的气,吴超越当然发泄到了肯定不会听话的荆州将军绵老将军身上,就在同一天,吴超越便派遣了王孚率领以两条中型蒸汽炮船为作战主力的一支湖北水师西进,保护载有三千湖北军队的运兵船队,前往荆州向绵愉传令,以勤王讨逆大元帅的身份要求绵愉率领荆州八旗驻军加入自己麾下,北上讨伐鬼子六集团。

  “我估计绵愉接受命令的可能很小,他如果断然拒绝,立即开炮攻城,武力拿下荆州满城!反抗者,一律格杀勿论!投降者自决去留,愿意留下就乖乖交税纳粮,共赴国难!不愿留下的,允许他们携带个人财物滚回北方!”(未完待续。)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