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二十八章 风暴之前

第三百二十八章 风暴之前

  在关于上海的问题上,吴超越也犯了疏忽大意的错误,吴超越虽然在三月初三的晚上就派英国商船带信,让留守上海的周腾虎、邓嗣源和孟驲等旧部进入戒备状态,时刻防备上海的其他清军抢先动手,也提醒吴老买办做好迎接惊天巨变的准备,恳求吴老买办搬到城外居住,最好还是住进租界。

  三月初十那天的中午,收到了祺祥政变爆发的准备消息后,吴超越又一次去书上海,向吴老买办和周腾虎等人告知自己起兵清君侧的决定,要求周腾虎等人先下手为强,擒拿控制江苏巡抚薛焕和布政使吉尔杭阿等人,控制住上海局势。

  为了方便周腾虎等人行事,吴超越还以湖广两江总督兼节制五省钦差大臣的身份下了一道公文,任命目前是江苏按察使的周腾虎为江苏巡抚,授权周腾虎以党附鬼子六等人的罪名逮捕薛焕和吉尔杭阿,尽可能的抢占道义上风。

  吴超越当然也担心鬼子六集团会在发动祺祥政变的同时也向上海动手,好在这个可能不大,因为上海的吴军不象湖广军队那样可以直接威胁到满清朝廷的统治,鬼子六集团犯不着冒着走漏风声的危险在上海提前布局。结果也不出所料,此后吴超越几次收到的上海消息,都是上海那边风平浪静,没有任何的异常迹象,吴超越也就逐渐的松懈了下来。

  吴超越轻松得太早了,即便真如吴超越所料,鬼子六集团的确没有在上海提前布局,也对上海的吴军重视不够,可吴超越却疏忽了上海其他满清官员的反应,更忘了两个要命问题——第一是在此期间还有一个时间差,第二则是三月初三晚上到三月初十傍晚这整整七天时间之中,已经足够让湖广发出的消息送到上海…………

  …………

  先来看看吴老买办和周腾虎这边的情况,三月初八的下午,吴超越雇佣的英国商船日夜兼程的赶到上海,倒是十分顺利的把吴超越的告警书信送到了吴老买办和周腾虎等人的面前,然后政治嗅觉十分敏感的周腾虎也马上以防备太平军偷袭为名,命令数量已经扩充为六千余人的上海吴军立即进入备战状态,并秘密向邓嗣源和孟驲等吴军旧将告知湖广情况,让邓嗣源和孟驲做好迎接上海剧变的心理准备。

  除此之外,周腾虎除了一边悄悄把自己和赵烈文的家眷转移到租界,又借口主持军务搬到了吴军营地居住外,也遵照吴超越的要求,极力劝说吴老买办提前把家眷转移到租界,还有建议吴老买办以办理关税事务为名,暂时搬到位于城外的江海关征税处居住。

  看到宝贝孙子在信上说他已经被迫逮捕了崇恩,又在小刀会起义时吃过不听孙子规劝的大亏,吴老买办这次总算是汲取了教训,即便不明白孙子为什么要这么小心,却还是听从了周腾虎的建议,抢先让九房小妾和命根子吴念越及周秀英搬到了租界居住,同时自己也找借口住到了城外,还更加小心的把家中财产转移到了租界保管,县城里的家只留下了丫鬟仆人打理。

  按理来说,吴老买办和周腾虎的这些安排已经足够防范万一,可远在湖北的吴超越并没有想到的是,还有周腾虎和吴老买办都没有想到的是,恰恰就是这种过于谨慎的安排,引起了上海其他满清官员的疑心,尤其是马上引起了吴老买办政敌江苏布政使吉尔杭阿的疑心。

  前文说过,因为吉尔杭阿的检举揭发,贪污江北大营军饷的吴老买办一度锒铛入狱,吉尔杭阿却因此升了官,还在捞到了名正言顺的机会在太平军大举西进时逃到了上海避难。接着吴老买办靠着保卫上海东山再起后,虽然因为自己理亏没找吉尔杭阿算帐,可吉尔杭阿一是脸上无光,二是小命直接被吴老买办和吴军旧部攥在手里,对吴老买办当然是时刻提防,生怕那天吴老买办突然找他清算前帐,所以吴老买办和吴家老帮凶周腾虎悄悄把家眷转移出城这种小动作,也就马上引起了吉尔杭阿的猜忌和怀疑。

  “吴老头和周腾虎怎么突然让他们的家眷全部住到租界?如果说是去租界玩玩,也不可能两家全去啊?还有赵烈文的父母妻儿,怎么也无缘无故的全都住到租界去了?他们不是在上海城里置了宅子吗?怎么放着自家的宽大宅院不住,偏要去租界挤一栋小洋楼?”

  “还要更怪的,怎么周腾虎和吴老头全都住到了城外?周腾虎说他处置军务就算了,吴老头说他主持关税征收,这收银子的事还用得着他亲自动手?”

  满腹疑惑之下,又害怕吴老买办突然找自己秋后算帐,吉尔杭阿当然马上加强了对吴老买办、周腾虎及吴军旧部的监视和侦察,结果虽然发现什么特别的异常之处,然而另一个时间差却突然出现——京城方面通过海路给目前暂时设在上海城内的江苏巡抚衙门送来政变诏书,宣布罢免顾命八大臣的一切职务,改为由以鬼子六为首的政变集团接掌满清朝廷大权!

  满清官场凡是有点门路的官员,就没有不知道吴超越和肃顺是什么关系,凡是有点政治头脑的,也没有不明白肃顺突然倒台对吴超越意外着什么的。所以才刚收到了这道诏书后,大吃一惊的江苏巡抚薛焕也没敢急着把诏书公诸于众,只能是一边暂时封锁消息,一边秘密找来吉尔杭阿商议对策。而再然后,吉尔杭阿自然也就马上明白了吴老买办和周腾虎为什么要躲到城外的缘故,也立即猜到了吴军旧部严密界碑的真正原因。

  “雨山,照你这么说,吴健彰和周腾虎是准备对我们动手了?”薛焕心惊胆战的问。

  “只有这个解释。”吉尔杭阿低声答道:“不然的话,他们把家眷全部转移到租界干什么?他们本人也住到城外干什么?还不是怕突然动手时投鼠忌器,被我们当做人质?”

  思来想去发现吉尔杭阿的分析极有道理,薛焕也只好赶紧问起对策,吉尔杭阿则盘算着答道:“指望上海城里的军队对付周腾虎的兵,我们是想都别想,只能是先秘密联络驻扎在吴淞口的吴全美,让他做好应变准备。另外我们再多派人手,秘密打听湖广那边有没有什么异常动静,然后再想办法应对。”

  “还有,京城送来的这道诏书,必须得暂时保密。”吉尔杭阿又指出道:“如果让吴健彰和周腾虎那边知道了京城发生了这样的大事,搞不好就会狗急跳墙,抢先下手。”

  薛焕采纳了吉尔杭阿的建议,结果因为吴军力量全部集中在上海城外的缘故,江苏巡抚衙门还真暂时封锁住了这个消息,同时也是凑巧,事隔仅一天,薛焕派出的细作就在一条刚从湖北来到上海的外国洋船上,打听到了吴超越以谋反罪逮捕湖南巡抚崇恩的惊人消息!

  事情到了这步,真相也基本上接近大白,别无选择之下,薛焕和吉尔杭阿为了自保,也只能是匆匆决定秘密调遣吴全美军从吴淞口赶来上海增援。但薛焕和吉尔杭阿也非常清楚,在水面上吴全美军倒是用不着害怕吴超越留下的吴军旧部,可是到了陆地上,吴军只要拿出一半的力量就足以把吴全美军抽得满地找牙,所以薛焕和吉尔杭阿很快又商量出了一个擒贼先擒王的动手计划。

  “能把吴健彰和周腾虎同时抓住最好,即便周腾虎狡猾不容易上当,只要能把吴健彰抓住也行,周腾虎投鼠忌器,量他也不敢不顾吴健彰强攻上海城。如果这两个贼子都不肯进城,我们就让吴全美的军队突袭江海关,争取生擒吴健彰!”

  …………

  暗流汹涌中,时间很快到了三月十四的下午申时左右,布置严密薛焕和吉尔杭阿掐算好时间,由吉尔杭阿派出使者,以核对吴军钱粮帐目和处理积压公文为由,邀请周腾虎进城与自己见面。薛焕则借口会商上海的军费摊派问题,一边邀请上海的富商士绅到巡抚衙门聚宴,一边派人到江海关征税处邀请吴老买办进城参与这个聚会。

  先来看看周腾虎这边,虽说吉尔杭阿的邀请借口颇为名正言顺,但周腾虎却是一个心细如发的人,一看时间已经不早,进城之后肯定得耽搁到晚上,周腾虎便找借口婉转拒绝了吉尔杭阿的要求,只答应第二天一早再进城与吉尔杭阿见面。而吉尔杭阿也知道周腾虎难缠,早早就交代了使者不得勉强坚持,所以吉尔杭阿的信使一口应诺之后,周腾虎也没起什么疑心,还道只是正常的公务往来,并没有特别的在意和警觉。

  吴老买办这边却不同了,上海孤岛能够坚持到今天,实际上靠的就是上海士绅咬着牙齿的供粮供饷和乐输军费,这才保证了上海吴军的粮饷武器供应,所以一听说是关于军饷军费的问题,吴老买办不但一口答应了进城和薛焕见面,还早早就安排手下官吏暂时接管关税核算征收,更衣备轿准备进城。然而就在这时候…………

  “太爷爷!太爷爷!太爷爷!”

  稚嫩的呼喊声中,吴老买办新换的心头肉命根子吴念越,突然就象一只小猴子一样的冲进了后房,二话不说就扑到了吴老买办的怀里,正准备换衣服的吴老买办也一把抱住吴念越,开心笑道:“心肝小宝贝,想你太爷爷了?是不是想我了,才专门跑来看我?”

  “是,太爷爷,我好几天没看到你了,特想你,所以才求娘带我来看你。”

  与吴老买办感情极深的吴念越大声回答,又抱着吴老买办的脖子撒娇,“爷爷,我要吃肉包子,我要吃我们家里的肉包子!”

  “小家伙,你吃不腻?”吴老买办笑骂道:“太爷爷什么好吃的没给你买,你怎么还只想着要吃肉包子?没长进!”

  “不是没长进,是娘说不能忘本。”吴念越用手一指身后正在向吴老买办行礼的周秀英,说道:“娘说了,我如果只知道过现在的好日子,忘了以前吃过的苦,就会长成纨绔子弟,那才永远没长进。所以肉包子虽然没以前好吃了,但我还要吃。”

  听到这样的话,吴老买办当然是笑得既开心又欣慰,一拍吴念越的屁股说道:“好!不愧是太爷爷的曾孙子,比你爷爷和你爸爸强,他们含着金调羹出生,那知道太爷爷以前当挑鸡贩子的时候吃过的苦?还是我曾孙子最种我的根!”

  赞罢,吴老买办还亲着宝贝曾孙说道:“正好,太爷爷我正好要进城里办事,走,咱们一起回家,叫家里人给你做肉包子吃。”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