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祖坟风水

第三百二十九章 祖坟风水

  “好啊!回家吃包子了!”

  已经好几天没能回家的吴念越大声叫好,还抱着吴老买办的脖子一个劲摇晃,不断催促吴老买办赶快换衣服,吴老买办则一边笑骂宝贝曾孙的不懂规矩,一边向周秀英吩咐道:“秀英,你也准备一下,和爷爷一起进城,进城后你带念越先回家,我去把事办完就回家看你们。”

  周秀英乖巧的答应,然后才又说起自己的第二个来意,道:“爷爷,姨奶奶她们托我问你,我们什么时候回城里住?虽然租界里住着也不错,可你年纪这么大,她们不能侍侯在你身边,都有些不放心。”

  “等超越有了消息,我们就回去住。”吴老买办顺口回答道。

  “等超越有了消息?”周秀英一楞,忙问道:“爷爷,你这话什么意思?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为什么要等超越有消息?”

  吴老买办本来不想详细回答,可凑巧吴念越人小事多,突然又说他要入厕还是大的,吴老买办无奈,只能是赶紧一边叫人带宝贝曾孙子去入厕,一边低声对周秀英说道:“超越来信,说是朝廷里可能要出大事,叫老夫把你们转移到租界,也让老夫暂时住到城外,等朝廷那边的消息确认了,没有危险了,然后才能住回去。”

  “超越说清妖的朝廷里要出大事?”

  周秀英的美目中尽是疑惑光芒,下意识的想起了吴超越曾经一度对她吐露的机密,也下意识的问道:“爷爷,超越有没有说朝廷里要出什么大事?”

  “超越在给我的书信上没说。”吴老买办摇头,然后又低声说道:“但是超越千吩咐万叮嘱,要我们这些天一定要小心行事,千万不能冒险,随时等他的后续消息。”

  听到这话,周秀英心中当然更是疑惑了,那边吴老买办却让亲兵侍侯他更衣,周秀英无奈,只能是暂时退到房外回避,心中疑虑重重,暗道:“超越为什么这样紧张?难道他要动手了?不然的话,他用不着这么关心上海这边的情况啊?”

  心中忐忑时,吴老买办已然匆匆换好了衣服出到门外,见吴念越在厕上还没出来,吴老买办便向周秀英说道:“秀英,去催一催你儿子,天色不早了,再不进城天就黑了,薛抚台和上海会防局的士绅可还在城里等着我。”

  “好……。”

  正有心事的周秀英张口刚想回答,可话到嘴边时,周秀英却猛然醒悟过来,赶紧抬头看天,见太阳果然已经西垂,转眼就要入暮。再然后,在这些方面很有经验的周秀英赶紧说道:“爷爷,今天进城的事,你是不是重新考虑一下?”

  “为什么?”吴老买办疑惑问道。

  “天快黑了。”周秀英一指西面的夕阳,低声说道:“爷爷你这时候进城,肯定就得在城里过夜,超越留下的军队都是住在城外,如果突然发生什么意外,谁能救得了你?”

  “秀英,你这孩子说话怎么……?”

  吴老买办本想埋怨周秀英说话不吉利,可是话还没有说完,吴老买办却又突然想起了当初小刀会起义的教训——那次可也是吴老买办没注意吴超越的警告,给了小刀会起义得手的机会。

  “爷爷,孙媳刚才还没问你,你为什么要这个时候进城?”周秀英问道。

  “薛抚台说要商议下个月军饷摊派的事,在巡抚衙门里设宴款待上海会防局的代表,请我去参加。”吴老买办如实答道。

  “什么时候来的人?”周秀英赶紧又问。

  “就在刚才,也就半个小时前。”吴老买办又答道。

  “爷爷,这时间是不是太巧了?”周秀英十分疑惑的说道:“超越一再提醒你不要冒险,让你一定要暂时住在城外,可薛抚台偏偏在天快要黑的时候请你进城,你进城后要不了多久城门就会关上。然后如果再发生什么意外,你如何出城?”

  还算知道汲取教训的吴老买办神情开始严峻了,稍一盘算后,吴老买办果断放弃了进城的打算,派人进城去向薛焕禀报,就说自己还有紧急公务需要处理,委托自己在上海会防局的助手杨坊代表自己参与会议。而周秀英则又建议吴老买办派人把这件事告诉给周腾虎,让周腾虎也知道这件事。

  听取了孙媳妇的建议,吴老买办先是派人向周腾虎告知了消息,又和周秀英一起哄住了吴念越,耐心等待薛焕和周腾虎的反应。结果薛焕那边倒是暂时没什么动静,然而到了天色擦黑时,周腾虎的得力助手金安清去穿着一身便装急匆匆来到了江海关征税处,还从是后门进的院子,又一见面就对吴老买办说道:“吴大人,周大人派下官来接你去军营,这里不能呆了,怕是会有危险。”

  “为什么?”

  吴老买办大吃一惊,金安清却摇头拒绝回答,只是催促吴老买办赶紧换上便衣随自己去吴军大营,那边周秀英也知道情况肯定不妙,同样是催促吴老买办赶紧按照周腾虎的要求现事。吴老买办也终于明白情况不对,赶紧换了便衣领上几个可靠亲兵离开,周秀英也匆匆换了一身男装,带上了小念越随行。

  离开江海关征税处时,金安清不但要求吴老买办等人走了后门,还要留守在征税处的下人和亲兵严格保密,不得声张,如果真有什么人强闯进来查问,就说吴老买办送小念越回了租界。

  也是在走出了后门之后,吴老买办才发现事态有多严峻——金安清竟然带来了一队伪装成普通百姓的吴军士兵来接他,还让他和周秀英坐进了一辆普通的民间马车,一路尽量远离县城的迂回赶到位于城南的营地。好在一路无话,吴老买办和周秀英母子有惊无险的还是进到了目前最为安全的吴军大营,也见到了赵烈文的姐夫周腾虎和邓嗣源等人。

  见吴老买办等人顺利回来,周腾虎明显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才庆幸的说道:“吴老大人,多亏了你机警没进城啊,你知不知道,薛抚台他们不但想把你请进城,还想把我请进城里去,如果我们上了当,今天晚上恐怕事情就难以收拾了。”

  “弢甫,到底出了什么事?”吴老买办赶紧问道。

  “暂时还不知道。”周腾虎沉声答道:“但我可以肯定,薛抚台和吉藩台他们今天诱我们进城,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只要薛抚台他们误以为你还在江海关征税处,他们今天晚上就一定会有动作,到时候我们就什么都明白了。”

  “弢甫,薛抚台他们为什么要这样针对我们?”吴老买办赶紧又问道。

  周腾虎犹豫了一下,然后才说道:“吴老大人恕罪,因为慰亭的要求,有件事我一直瞒了你,其实三月初二那天,慰亭在洞庭湖已经抓了湖南巡抚崇恩。”

  吴老买办和周秀英同时张大了嘴巴,惊问原因时,周腾虎这才说道:“肃中堂在朝廷里的政敌,替两宫皇太后秘密颁布诏书,让崇恩设法诱捕慰亭,幸亏慰亭抢先发现,反过来设计抓了崇恩。慰亭担心这是朝廷将要发生政变的征兆,肃中堂如果赢了政变,那么当然什么都好说,可如果肃中堂输了这次政变,那慰亭他别无选择,只能是和朝廷翻脸。”

  扑通一声,周腾虎的话还没有说完,吴老买办就已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早就知道吴老买办会是这反应的周腾虎苦笑,只能是和金安清一起搀起吴老买办,苦笑说道:“吴老大人,这就是慰亭一定要瞒着你的原因,他知道你肯定很难接受他准备和朝廷动手。可是没办法,他也被逼的。”

  “这……,这么说,超越是准备……,准备……,造反?”

  吴老买办好不容易说出一句囫囵话,周腾虎则微笑说道:“不一定,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慰亭如果真决定和朝廷撕破脸皮,九成九会打清君侧,讨伐朝中奸佞的旗号。”

  “可是清君侧,也是造反啊?”好歹读过几本书的吴老买办颤抖着说道。

  “吴老大人,你怕什么?”周腾虎笑得颇是神秘和轻松,低声说道:“老大人难道你就没发现,只要慰亭起兵,大清江山就铁定完了?长毛目前虽然势大,可他们不懂施政,不得民心,你的孙子却是既得民心又有兵马地盘,他如果决心争夺帝位,你吴老大人恐怕未必就没有当高皇帝太皇帝的福分。”

  “我没有那个福分!”吴老买办一蹦三尺高,怒吼道:“我家的祖坟没那个风水!”

  “吴老大人,这句话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家有这个风水,你在香山的祖茔,还恰好就位于龙脉之上!”

  周腾虎的至交好友金安清突然接过话头,微笑说道:“上次弢甫让我去香港办事时,曾经让我秘密去过一次你的老家,勘探过你家的风水,可以肯定你的老家的确位于龙脉之上!”

  吴老买办张口结舌时,金安清还拿出天下的风水图和老吴家的祖坟风水图,向吴老买办解释道:“吴老大人请看,天下龙脉始于昆仑,龙脉东出中原之后分向四方,其中下元龙沿云贵经广西至广东,龙头所至之处,正是你的老家香山所在!”

  “吴老大人,你再请看你家的祖茔,你的祖坟背靠犁头尖山,面向伶仃洋,背山面水,左右还有双山耸立,正应双龙戏珠之像!”

  “皇帝田歌谣,龙在高山上,穴在深坑藏,中央有眉案,前面牙刀一字横,背后有个宝珠箱。上有楼,下有托,两边分开一牛角,覆钟高侍母,覆釜矮侍父。左辅右弼,紫微象桓!”

  沉声念罢,金安清顿了一顿,然后才又问道:“吴老大人,这些你的祖坟全应了!你还能说你没这个福分?你的祖坟没这个风水?”

  根本不懂什么风水的吴老买办算是被金安清忽悠瘸了,张口结舌半晌才颤抖着向金安清问道:“眉生,你真没骗我?”

  “吴老大人,学生不敢骗你。”金安清郑重点头,又低声说道:“吴老大人如果不信,你可以请任何一位风水大师去看你的祖坟,如果你的祖坟不是位于龙脉之上,不是双龙戏珠之形,学生愿以死谢罪!”

  “吴老大人,我们下定决心替你孙子打天下,也是因为这点。”周腾虎也郑重说道:“事实上,其实惠甫也早就知道你的祖坟风水好,当出贵人,只是他一直没有告诉慰亭和你而已。”

  其实周腾虎和金安清还真不是在忽悠吴老买办,因为精通封建风水学说的他们通过研究观察发现,香山那边的确是一块宝地,也的确有什么龙脉的存在——所以香山后来还连名字都换了。

  吴老买办的反应也没出乎周腾虎和金安清的预料,瞠目结舌了许久之后,吴老买办果然颤抖着说了一句,“弢甫,眉生,我家祖坟的事,你们在外面可千万别乱说。如果让人知道,故意坏了我家的风水,那麻烦就大了。”

  与此同时,周秀英当然也若有所思,还忍不住看了看怀里的儿子。

  …………

  是夜二更,在几乎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屯驻在吴淞口的清军水师吴全美部,突然尽数开抵至上海城下,船上清军士兵甫一登陆,立即分兵两路,一路进城协助守城,一路直扑位于城外的江海关征税处,拿着江苏巡抚薛焕的亲笔手令,直接冲进征税处逮捕吴老买办。而得知吴老买办已经去租界之后,清军水师竟然还直接闯进了租界去抓人!

  消息被吴军奸细带回营中,吴老买办当场瘫在了地上,好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周腾虎则是果断放弃了立即出兵作战的打算,还冷笑道:“这个时候了还敢强闯租界,想找死我不拦着你们,等你们先把租界的洋人惹火了,然后我再出手,事情就好办多了。”

  “弢甫,那你们和我在租界的家眷怎么办?”吴老买办突然想起了一件大事,忙问道:“如果官军在租界里抓不到我,抓我们的家眷怎么办?”

  “刚才已经转移了。”周腾虎微笑说道:“你派人给我报信的时候,为了预防万一,我就已经派人去了租界,通知我和惠甫的家眷立即转移住处,还有吴老大人你的九位姨太太,我也让人把她们请到了英国洋行暂住,薛抚台他们就算想抓人质也没那么容易。”

  听到周腾虎的安排,吴老买办的心中稍安,也更加的心乱如麻,担心儿孙的安危,更担心孙子和满清朝廷彻底撕破脸皮的后果,还忍不住想起了刚才的话题……

  “难道说,我家祖坟真有那个风水?”

  “如果真有……,那就太好了。”从一个挑鸡贩子混到今天的吴老买办无法控制的生出了一丝贪念。

  这时,在稳操胜算的情况下,周腾虎为了迷惑薛焕等人,鼓励他们大闹租界把西方列强得罪到死,又故意装出很慌张的模样,派了一个使者进城质问原因。同时大肆放出风声,一口咬定吴老买办被困在上海城内,以便接下来攻打上海县城师出有名。结果薛焕和吉尔杭阿等人也果然上当,明知道会得罪洋人,可是为了抓到吴老买办和吴念越当人质,仍然咬牙没有收回派往租界的军队,公然纵容了清军强闯吴老买办家眷在租界的临时住处搜查。

  被坑的不止薛焕和吉尔杭阿等满清官员,发现上海突然大乱,又探听到吴老买办被困在上海城内的谣言,太平军细作来不及验证流言真假,马上就向松江太平军主将陆顺德做了报告,陆顺德当然也第一时间给杨秀清送去了喜信,请示是否乘机攻打上海。再接着,当然就有了候裕宽要挟吴超越的故事。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1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