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三十章 搞定上海

第三百三十章 搞定上海

  还是在第二天的天色大亮后,薛焕和吉尔杭阿等满清官员才发现上了周腾虎的恶当,探听到吴老买办其实早就逃到了吴军大营暂住,但是发现上当已经晚了,怒火冲天的英国驻沪代理领事麦华陀和法国驻沪领事爱棠已经找上门来兴师问罪了,直接递交了外交照会表示最为强烈的抗议,要求薛焕和吉尔杭阿等人就清军侵犯租界一事做出解释及赔偿,并威胁动用武力报复!

  迫不得已,薛焕和吉尔杭阿只能是一边点头哈腰的赔礼道歉,一边把黑锅推给吴全美麾下的水师士兵,说他们不懂租界条令才干出了这样的蠢事,承诺一定严惩肇事者并赔偿租界损失,妄图安抚住英法两国,然后再把英法军队拉过来对付实力强悍的吴军。

  很可惜,薛焕和吉尔杭阿的答复并没有让麦华陀和爱棠满意,一起扬言要上报英法两国的驻华公使,请求英国公使普鲁斯和法国驻华公使布尔布隆向负责满清外交部的吴超越递交抗议,并当场表示会向邻近的英法军队请求援助,调动军队保护租界。

  结束了外交辞令之后,和薛焕也算是老熟人的爱棠还直接了当的问道:“薛抚台,你们清国的士兵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闯进租界到处搜查,还开枪打伤工部局的巡捕,他们是在找什么?”

  知道纸肯定包不住火,也知道一味隐瞒真相只会给吴军拉拢英法驻沪领事的机会,为了争取求得英法军队帮忙,薛焕和吉尔杭阿经过商议之后,干脆对爱棠和麦华陀说了实话,答道:“尊敬的爱棠先生,他们是为了逮捕我国官员吴健彰,因为他们收到的情报错误,让他们误以为吴健彰逃进了租界,所以他们就冲进了租界抓人。”

  “逮捕吴健彰?”爱棠一惊,忙问道:“为什么?吴健彰犯了什么罪?还有,你们难道不知道吴健彰的孙子是什么人?他所率领的军队对上海县城和上海租界有多重要?”

  “贪污关税。”薛焕抛出了一个绝对不会冤枉吴老买办的罪名,又说道:“我国有一句俗语叫做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所以不管吴健彰的权力有多巨大,他孙子的地位有多显赫,只要他犯了法,我们就有权抓他。”

  “两位尊敬的领事先生。”吉尔杭阿赶紧乘机说道:“你们也知道,上海的清**队主力是被吴健彰和他的同案犯周腾虎控制,我们在逮捕过程中很可能会遭到他们的武力反抗,甚至引发他们的叛乱。所以我们现在正式向你们提出请求,请求你们调动英法军队保护上海县城,帮助我们逮捕吴健彰和他的同案犯周腾虎。”

  “当然,我们自然会有丰厚的回报。”薛焕也赶紧补充道:“无论是补偿军费,还是扩大租界,只要英法两国的军队能够帮助我们抓到吴健彰和周腾虎,这些都可以商量。”

  说罢,多少已经积累了一些外交经验的薛焕和吉尔杭阿还又让人拿来了两张银票,做为礼物分别说给麦华陀和爱棠。而麦华陀和爱棠既是拿人手短,又贪图薛焕等人许诺的土地和军费,便也一口答应了可以考虑此事。薛焕和吉尔杭阿闻言大喜,赶紧点头哈腰的英法公使送出巡抚衙门,又立即商议如何收买即将到来的英法军队,使之为清军所用。

  …………

  薛焕和吉尔杭阿当然也小看了一些吴军的情报力量,事实上才刚到当天中午,周腾虎和吴老买办等人就已经知道了他们和英法领事交谈的内容。得知薛焕和吉尔杭阿准备向洋人借兵之后,周腾虎也马上得出结论,立即斩钉截铁的说道:

  “得立即动手,越快越好,抢在洋人军队做出反应前解决这件事。不然的话,如果麦华陀和爱棠真的把洋人军队拉到了上海来,到时候洋人就算不给薛焕和吉尔杭阿帮忙,只要来一个居中调和,坐看我们和薛焕、吉尔杭阿鹬蚌相争,就足够恶心死我们!”

  “那怎么解决这件事?”旁边的吴老买办赶紧问道。

  “当然是拿下上海县城,逮捕薛焕和吉尔杭阿。”周腾虎想都不想就回答道。

  吴老买办开始颤抖了,牙齿有些打架的问道:“弢甫,你打算攻打上海城?这是不是太冲动了?是不是等等超越的消息再说?”

  “弢甫,我也觉得有些操之过急。”周腾虎的副手金安清也有些担心,说道:“如果吴制台那边不象我们预料的一样起兵,我们这里却抢先攻城抓人,将来朝廷过问,你如何向朝廷交代?我觉得最好还是等一等,不然风险就太大了。”

  “无风无险。”周腾虎自信的说道:“既然两宫皇太后下密诏让崇恩擒拿吴制台,就足以证明京城那边将要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权力之争。这场政争如果是肃中堂他们赢了,那我们在上海不管怎么做,肃中堂和载王爷他们都绝对不会追究,相反还会夸奖我们当机立断,替他们保住了上海财富重地没被他们的政敌控制。如果肃中堂他们输了……。”

  说到这,周腾虎顿了一顿,然后才说道:“那吴慰亭就没有任何的选择,只能是起兵举事,不然的话,他就只有坐以待毙这一个下场。我们在上海攻城抓人,同样不会受到任何的追究,还可以收到先下手为强的效果,提前消弭任何隐患。”

  觉得周腾虎的分析有理,金安清便也不再反对,只是又问道:“弢甫,那你以什么借口攻城抓人?”

  一向机智过人的周腾虎难得迟疑了一把,然后才说道:“为吴老大人报仇!就说昨天晚上薛焕他们无缘无故的调动红单船队攻打江海关,开枪打伤了吴老大人,找薛焕、吉尔杭阿和吴全美他们讨还公道!”

  “流氓!无赖!”金安清笑骂了两句,又微笑说道:“不过嘛,理由倒是很充分。”

  知道上海吴军的时间不多,刚拿定了主意,周腾虎便马上召来了以邓嗣源和孟驲等人为首的吴军将领,向他们宣布自己的决定,要求他们散播吴老买办在昨夜的混乱中受伤的谣言,激怒衣食军饷全靠吴老买办向上海士绅乞讨的吴军将士。然后立即调兵遣将,命令孟驲率军攻打驻扎在东门码头上的吴全美军,又命邓嗣源率军攻打上海南门,同时通知驻扎在徐家汇的吴军严密戒备,防范太平军趁火打劫。

  向邓嗣源和孟驲交代了攻城战术之后,周腾虎又向吴老买办吩咐道:“吴老大人,你老人家也不能闲着,首先你稍微化一下妆,装成受伤的样子让我们师出有名。然后还有两件事只有你能办到,第一是请你出面和租界的洋人领事交涉,争取让洋人保持中立。”

  “这个应该不难,洋人在租界里没多少军队,说服他们保持中立应该问题不大。”吴老买办点头,对自己处理外交的能力十分自信,然后又问道:“那第二件呢?”

  “第二件是请你用你的江湖号召力,让租界里的帮会出面,帮我们抓薛焕和吉尔杭阿。”周腾虎答道:“我军猛攻上海南门如果得手,薛焕和吉尔杭阿九成九会从北门逃进租界,到时候我们的军队没权力进租界抓人,但租界里的流氓不同,他们不受条约限制,他们把薛焕和吉尔杭阿抓出租界来交给我们,洋人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指责我们侵犯租界。”

  “想不到老夫那帮青帮后辈还能起这样的作用。”吴老买办嘀咕了一句,然后才点头答应了周腾虎的安排。

  于是乎,很快的,在还没有收到吴超越起兵消息的情况下,上海吴军就在周腾虎的指挥下抢先动了手。孟驲率领一军直扑上海东门码头,一边构建阵地准备开打,一边按照周腾虎的指点,声称为吴老买办报仇找薛焕、吉尔杭阿和吴全美算帐,要求清军红单船队保持中立,不得插手,否则就照打无误!

  而另一边,邓嗣源带着军队冲到了上海南门城下后,同样是一边准备攻城,一边派遣使者向守卫城门的清军士兵交涉,声称为吴老买办报仇找薛焕等人算帐,限时要求城中清军打开城门,否则就强行攻城!

  吴军的行动和要求被送进了薛焕等人面前后,万没想到吴军动作会这么快的薛焕和吉尔杭阿当然是马上就慌了手脚,已经进驻上海城内的吴全美则非常冷静,马上就对薛焕等人说道:“薛抚台,吉藩台,事情到了这步,除了开打也没其他办法了。末将建议,立即宣布吴健彰和周腾虎谋反,组织城内军队全力坚守上海城池,只要我们能守住城池不破,就一定能有转机!”

  “守得住吗?”知道上海吴军有多厉害的薛焕和吉尔杭阿一起心中揣揣,可是又别无选择,只能是匆匆宣布吴老买办和周腾虎谋反,一边组织军队全力守城,一边又派人到租界向英法驻军求援。

  军事与外交上的较量同时展开,熟悉洋务的吴老买办亲自出马,一边以重金贿赂掌握租界军队的英法领事,一边声称吴军此举只为替自己讨回公道,承诺绝不侵犯西方列强在上海的利益,也承诺严办昨夜袭扰租界的清军士卒,要求租界军队保持中立。而麦华陀和爱棠在局势复杂的情况下也不敢擅自做主,只能是答应保持中立,断然拒绝了薛焕让他们派兵进城助战的请求。

  全力稳住洋人的同时,吴军也已经开始了对上海南门的进攻,在邓嗣源的指挥下,经验丰富的吴军将士一边以掷弹筒和米尼枪把城墙上的清军打得不敢抬头,一边派出爆破组到上海南门下安置炸药,在城门下一口气堆起了两百斤的苦味酸炸药,以雷汞引爆,巨大的冲击波轻松将城门撕得粉碎,继而吹飞了无数正在城门甬道里搬运土石的清军士兵,抢在清军士兵堵塞城门甬道之前打开了进城通道。

  邓嗣源军冲锋进城的时候,孟驲也和吴全美在城外的水师接上了火——吴全美觉得自己的麾下将士同样身经百战,战斗力绝对不在吴军旧部之下,还主动下令城外军队向吴军发起进攻。然而站在上海东门的城墙上,吴全美却又无比傻眼的看到,他的士兵虽然如他所愿的勇敢向吴军阵地发起了冲锋,可是在吴军将士娴熟无比的掷弹筒、手雷弹和排枪战术面前,他的士兵却连靠近吴军阵地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吴军的掷弹筒成片成片的放倒,被吴军击针枪成排成排的打翻,三下两下就被吴军打得溃不成军。

  迫于无奈,吴全美只能是命令红单船队开炮,以舰炮轰击吴军阵地,结果很会动脑子打仗的孟驲倒是果断率军转移阵地了,上海城外的民居住房却倒了大霉,众多无辜的上海百姓惨死在清军炮火之下的同时,上海百姓对清军的怒气也顿时就达到了顶点。而对吴全美来说更无奈的是,他的红单船队固然能靠着舷炮火力打跑吴军,他的登陆军队一旦离开了炮火掩护,到了吴军面前同样是不堪一击,压根就迂回到南门战场为城内守军分担守城压力,逼迫吴军放弃攻城。

  这时,邓嗣源军已经基本控制了南门城头,掩护了后军能够源源不绝的杀入城内展开巷战。而城内清军既是士气不高,又没有准备足够的巷战工事,全靠房屋和院墙掩护才能开枪战斗,经验丰富的吴军将士则在巷战中大量使用手雷弹和掷弹筒,不断以曲线攻击躲在障碍屋后的清军士兵,此前全靠吴军保护才能在城中苟延残喘的上海清军很快就纷纷溃散,吴军则攻势神速,很快就打到了薛焕的巡抚衙门外围。

  再接着被周腾虎料中,一看战事情况不妙,薛焕和吉尔杭阿连正在东门督战的吴全美都来不及通知,马上就带了老婆孩子往租界跑路,取道上海北门直接逃进了法租界,吴军势如破竹,迅速控制了城内大部分要害位置。吴全美闻报之后也没敢耽搁,赶紧乘着吴军还没有攻到东门出城逃命,带着残兵败将撤回红单船队,没等所有人上船就带着船队逃向了黄浦江下游,吴军轻松拿下上海,迅速接管城防,上海知县刘郇膏也选择了老实投降。

  因为上海清军头天晚上才大闹了租界,薛焕和吉尔杭阿一行人逃进租界时,当然被严密戒备的法**队第一时间解除了所有武装,为了能在租界暂避一时,薛焕和吉尔杭阿当然也没敢反抗,老实叫卫兵交出了武器。然后薛焕和吉尔杭阿又直接逃到了法国领事馆求援,好说歹说才求得爱棠允许他们在租界里暂住,等待来日再商议借兵收复上海县城和镇压吴军叛乱的可能性。

  结束了与法国领事的商谈后,薛焕和吉尔杭阿这才离开领事馆寻找临时住处,结果还别说,薛焕和吉尔杭阿的一行人的运气还真不错,在租界早已人满为患和天色全黑的情况下,竟然还有人在街上主动问他们是否要租房子,薛焕等人大喜,也不顾房租价格有些偏高,马上就让那揽客的伙计上前带路,领着老婆孩子和没有武装的亲兵逐渐远离了领事馆,还被领进了一条看似宁静的小巷子中……

  “你们干什么?呜呜!放开我!放开……我……,呜。”

  “救命!救命!吴家贼军进租界来抓人了!”

  薛焕和吉尔杭阿被一群人打晕装进麻袋带走后,他们的家人和亲兵倒是在第一时间找到了租界的巡捕报警,一口咬定是上海吴军下的毒手,法国领事爱棠也非常重视这件涉嫌侵犯法租界尊严的案子。然而仔细调查之后,爱棠却只能是十分无奈的告诉薛焕和吉尔杭阿的家人…………

  “是上海的帮派流氓干的,那些帮派的流氓都是吴健彰先生的徒子徒孙,为了替吴健彰报仇出气,就把薛焕和吉尔杭阿给绑架了,秘密送出租界交给了吴健彰先生。吴健彰先生并没有派军队进法租界,那些流氓也不是军人编制,我们法国领事馆无法指责吴健彰先生侵犯租界权益,只能是尽量抓那些流氓治罪。”

  “另外,那些流氓已经全部逃到了公共租界,依据租界法律,我们就算知道他们的身份和罪行,也没权力去公共租界抓他们,只能是等他们来到法租界时才能把他们逮捕。”

  薛焕和吉尔杭阿的家人大骂吴老买办卑鄙无耻的同时,吴老买办也终于从加急信件中得知,自己的宝贝孙子的确已经在湖北举起了清君侧的大旗。反复看着宝贝孙子的书信,给满清朝廷当了一辈子顺民的吴老买办心中百味杂陈,知道宝贝孙子走上了这条路就绝不可能回头,也担心这是毁灭老吴家的开始,更隐隐有那么一丝的期盼……

  “老夫的孙子,难道真有皇帝命?”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