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三十三章 四川风云

第三百三十三章 四川风云

  四川的局面远比吴超越想象的更复杂,杨文定和曹炎忠等吴军首领面临的困难也比吴超越想象的更多和更大,还有最终的结果也完全超过了吴超越的预料。

  对于杨文定和曹炎忠等吴军首领来说,吴超越的起事时间实在是太过不巧,原本以吴军曹炎忠兵团的实力而言,只要事前收拾,收拾编制只有两千来人的成都满城八旗兵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容易三分,同时还可以担保顺手镇压成都周边的任何一支清军。

  然而,很不巧的是,因为吴超越之前默许了左宗棠提出的故意纵容李蓝贼军北上乘机吞并汉中的建议,左宗棠也付诸了实施,在有希望把李蓝贼军歼灭在盐场一带的情况下,故意放李蓝贼军北逃流窜,暗中指示曹炎忠驱逐李蓝贼军逃往汉中,以期乘机控制四川北线屏障汉中重镇。

  所以,吴超越三月初三晚上从湖北发出的告警书信送到成都时,吴军战斗力最强也最忠诚可靠的曹炎忠兵团主力也就偏巧不在成都周边,杨文定和左宗棠在成都一带所能控制的军队,仅仅只有两个营的吴军精锐和两个营的湘勇。而与之相反的是,成都一带不但有满清成都将军有凤的八旗兵,还有四川提督胡中和所部的四千多绿营兵,在整体实力和战斗力上虽然还是吴军占优势,可是清军有坚固满城可依,真打起来吴军很难一口吃下整个成都。

  迫不得已,杨文定只能是采取了左宗棠的建议,一边找借口让已经北上到了江油附近的曹炎忠主力暂时停止前进,做好随时回撤的准备,一边按照吴超越的要求外松内紧严密戒备,等待吴超越的下一步指示。

  可是杨文定和左宗棠却又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曹炎忠军停止了追击之后,李蓝贼军也不知道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还是畏惧北面的蜀道艰难容易被清军全歼,竟突然杀了一个回马枪,从清军防线薄弱处突围成功,取道梓潼杀回了与成都相邻的潼川府,一下子彻底搅乱了左宗棠的战略部署,也逼得左宗棠只能是匆匆调遣曹炎忠、刘长佑和都兴阿三支军队回师围堵,以免产粮重地四川平原遭到战火严重破坏。

  在这么复杂的背景下,吴超越要求四川吴军起事的书信再送到成都时,杨文定和左宗棠当然就有一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了,杨文定愁眉苦脸,左宗棠则是直接破口大骂,“吴超越,你龟儿子坑爹啊!要老子们在这个时候起事,你要我们的命?!”

  “季高,要不拖一拖?”杨文定迟疑着说道:“暂时别慌着易帜举事,先把李蓝贼军歼灭了,再把我们的主力撤回来,然后举事就有把握多了。”

  “等你的头等!你想找死别拉上我!”左宗棠怒骂道:“你当有凤、胡中和都是聋子瞎子?他们一旦知道你那个缺德孙女婿在湖北举事,能不先下手为强把你我干掉?还等着我们的主力腾出手来回头收拾他们?”

  被左宗棠骂得醒悟过来,杨文定这才赶紧点头,连声说道:“季高先生所言有理,是不能耽搁,我们要不就别举事,要不就只能赶紧举事,绝对不能耽搁。”

  阴沉着脸生了半天闷气,左宗棠这才对杨文定说道:“你决定吧,现在你有两个选择,第一是拿着你孙女婿的书信去见有凤,表明态度继续忠于朝廷,从此以后和你孙女婿一刀两断。第二就是赶紧举事赌上一把,赌赢了,你孙女以后就是正宫皇后,你老杨家从此公侯万代;赌输了,满门抄斩,株连九族!”

  跟着吴超越造反失败会有什么下场杨文定当然比谁都清楚,但杨文定心里也更清楚,自己这个时候出卖孙女婿固然可以保住性命,可是自己和唯一还活着的次子的仕途前程也就注定完了,而且谁也不敢保证满清朝廷将来不会秋后算账。同时自己叛变之后,对吴超越忠心耿耿的曹炎忠会干出什么事谁也不敢保证,到时候或许用不着满清朝廷动手,孙女婿的走狗就能先砍下自己的白头!

  后退太危险,相反倒是咬牙跟孙女婿走下去前途还仿佛更光明一些,权衡利弊之下,杨文定也就咬牙做出了决定,说道:“慰亭不但是老夫的孙女婿,更是老夫的恩人,他起兵更是为了清君侧,讨伐朝中奸佞,拨乱反正还朝廷大权于先皇任命的顾命大臣,老夫世受君恩,当然要舍身为国,追随慰亭起兵清君侧!靖国难!”

  “狗屁清君侧!明明就是你那个孙女婿自己想当皇帝,恭王爷那帮蠢货白送给他一个名正言顺起兵的借口!”

  左宗棠又骂了一句脏话,然后才说道:“你下定决心就行,乘着有凤和胡中和还来不及收到消息,赶快把你能直接控制的军队发动起来,把你的决定告诉他们,许给他们荣华富贵和高官厚禄,叫他们跟你走!然后随便找个借口,把有凤和胡中和骗来你这里喝酒,在宴席上把他们拿下,逼他们交出兵权跟你走!”

  这么精细的活杨文定当然只能是委托给左宗棠,好在左宗棠对此也是早有心理准备,立即替杨文定召来直系军队的主要将领,秘密向他们知会了吴超越起兵清君侧的决定,给予重赏并许以荣华富贵,统一了思想。然后才布下鸿门宴,邀请有凤、胡中和、布政使癸亥、按察使卢道恩和成都知府翁祖烈到总督府用宴,以武力逼迫这些四川文武从命。

  左宗棠的鸿门宴只差一点就取得了全部成功,收到了杨文定的邀请后,包括兵权在握的胡中和都乖乖的来到总督府衙门给杨文定行礼,其他的四川文武官员也全都到场,惟独成都将军有凤偏巧有公事在身,只派来了副手瑞晟当做代表参加宴会。

  有凤的没能到场当然又打乱了杨文定和左宗棠的如意算盘,可是箭已上弦,在吴超越起兵的消息随时可能传到四川的情况下,左宗棠也只能是硬着头皮下令动手,先是拿下了到场的所有四川文武,然后公布杨文定决定追随吴超越起兵清君侧的决定,要求在场官员在起兵檄文上签字,发表声明追随杨文定起兵。

  杨文定和左宗棠的无耻要挟当然遭到了四川布政使癸亥的断然拒绝,结果心狠手辣的左宗棠却是连眼皮都没眨一下,一努嘴就让亲兵开枪打死了癸亥。再然后,胡中和、卢道恩和翁祖烈等人也没了选择,只能是乖乖的在起兵檄文上签下名字,表态愿意追随杨文定起兵清君侧。惟独有凤派来的代表瑞晟还算有点骨气,一边断然拒绝签字,一边也明确表态,说自己没资格代表有凤在檄文上签字。

  出于种种考虑,左宗棠没有下令处死瑞晟,相反还让瑞晟带了一道杨文定的书信返回满城,劝说有凤开城投降,追随杨文定起兵清君侧。然后左宗棠一边任命卢道恩接任布政使掌管藩库,一边暂时软禁胡中和,逼胡中和下令让城外的清军将领进城,逼迫胡中和的部下在营中打出清君侧的旗号,接受杨文定的直接号令。

  这时,四川吴军准备严重不足的恶果也很快就暴露了出来,即便胡中和麾下的两个副将都领命打出了清君侧的旗号,所部军队却根本靠不住,杨文定和左宗棠根本就不敢把他们调进城中听用。同时被杀的布政使癸亥部下也不肯服从,与前去接管布政使衙门的吴军士卒刀兵相见,逼得吴军将士又开了杀戒才把叛乱镇压下去。

  最让杨文定和左宗棠揪心的还是有凤那边的反应,如果有凤公然抗拒甚至直接出兵和吴军交战,那事情反倒容易解决得多,城中吴军有九成把握可以击溃八旗兵,然后乘机煽动绿营兵和成都百姓杀进满城发财,既解决满城这个隐患,又给四川绿营兵和成都百姓纳投名状的机会。可有凤却偏偏来了一个既不战也不逃,收到消息只是在第一时间封闭位于大城西南角的成都满城,同时回书要求杨文定给他一点时间考虑,然后就不没有任何音信,逼得杨文定和左宗棠是只能分兵监视满城,构筑工事防范八旗兵突然出城袭击,小心翼翼的保持与满城的对峙局面。

  另一边,因为都兴阿、曹炎忠和刘长佑三支军队是分头行动的缘故,三支军队各自驻扎一地,左宗棠也没办法让曹炎忠用鸿门宴的办法收拾都兴阿,只能是硬着头皮直接寄书劝说都兴阿追随杨文定起兵清君侧。结果都兴阿不但断然拒绝了杨文定的要求,还带着所部满蒙军队和一部分从湖北带来的鄂勇在漳河东岸的玉龙镇谨守不出,同时积极派人与有凤联系,主动表示接受有凤的号令调遣。

  与此同时,李蓝贼军也不知道是从那里探听到了成都巨变的消息,立即主动派人联络曹炎忠,以协助吴军起兵清君侧的条件,要求四川吴军承认李蓝贼军所建立的顺天伪政权,还异想天开的要求吴军允许他们在川滇交界处建国,狮子大开口的索要了包括四川盐场在内的一大块土地做为国土。

  除此之外,李蓝贼军当然少不得放出话来,假如吴军不答应他们的条件,他们就去找清军谈判,帮清军打四川吴军!

  李蓝贼军的要挟找错了人,即便杨文定都有些动摇,觉得可以稍微和李蓝贼军谈判一下讨价还价。然而左宗棠却是勃然大怒,须发怒张,狂吼道:“打!先灭了这支贼军!然后再回过头来对付有凤!”

  杨文定小心翼翼的反对遭到了左宗棠的断然拒绝,左宗棠甚至还威胁说杨文定如果不同意自己的决定,自己就去满城投奔有凤!结果杨文定也没了办法,只能是硬着头皮命令曹炎忠和刘长佑先全力干翻李蓝贼军,然后再回过头来收拾满城驻军。

  知道时间宝贵,收到命令后的曹炎忠和刘长佑没有做任何迟疑,立即向李蓝贼军发起了疯狂进攻,在两天之内两次大破李蓝贼军,还用掷弹筒轰死了李蓝贼军的首领李短鞑,李蓝贼军的另外两个首领蓝大顺和蓝二顺招架不住,干脆一边派遣使者向有凤请降,一边逃向玉龙镇寻求都兴阿的帮助。曹炎忠和刘长佑也不得不向都兴阿递交了最后通牒,要求都兴阿不得接纳李蓝贼军,否则就连都兴阿一起打!

  一边是可以成为帮手的李蓝贼军,一边是曾经的战友现在的敌人,左右两难的都兴阿当然陷入了痛苦煎熬之中。还好,就在李蓝贼军即将进入都兴阿军的防区时,有凤总算是送来了书信命令,明确交代了都兴阿对李蓝贼军采取的态度立场。结果看到了有凤的这道命令时,都兴阿也顿时就呆住了,还忍不住惊叫出声……

  “怎么可能?!”

  …………

  “怎么可能?!”

  同一时间的成都城中,杨文定和左宗棠也几乎在同时发出了这声惊呼,而让杨文定和左宗棠如此震惊的,则是沉默多日的有凤不但亲自走出了满城,要求与杨文定、左宗棠展开和谈,还给杨文定和左宗棠带来了李蓝贼军的请降使者人头做为礼物。

  神情镇定的来到了杨文定和左宗棠的面前后,有凤直接说道:“你们放着满城不打,先打李蓝贼军的事,我已经知道了,我也是靠着这点说服城里的满人同意投降,但我们有三个条件,如果你们答应,我们立即放下武器开城投降。”

  “第一个条件,你们必须再给我们满城旗人发放半年的粮饷,让我们成都旗人有时间学习谋生手段,不至于活活饿死。”

  “第二,保证我们旗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允许我们保留房屋居住,发给地契,允许我们买卖和出租居住的房屋。”

  “第三,允许我们每户满人保留一把刀自卫,汉人如果杀我们,必须要按法律治罪。当然,我们如果犯法,也同样按照法律治罪。”

  “另外还有一个附加条件,允许我回京城,也允许愿意回京城的满人和我一起走。”

  张口结舌的听完了有凤的宽松条件,杨文定和左宗棠面面相觑,一时都有些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另一旁参与谈判的卢道恩则怯生生说道:“杨制台,左师爷,有军门他是好人。成都满城里有差不多两万旗人,可是能够领到粮饷的马甲编制只有一千六百人,余下每个月只能领到一两五钱银子的养育兵编制也不到两千,常常几家人吃一个马甲的钱粮,一户人只有一个养育兵,先皇登基后旗人粮饷又只发八成,成都满城里大部分人家这些年都吃不饱饭,穿不暖衣,逼得有军门上任后只能是想方设法的筹钱开粥棚,赈济穷苦旗人。”

  “这事我可以做证,有军门他的确一直在想方设法的给旗人谋生计。”胡中和也说道:“去年先皇还在世时,为了让成都的穷旗人有口饭吃,有军门他找到我商量,想把成都的穷旗人编制进四川绿营当兵吃粮,参与平叛,还上了折子请先皇恩准。可惜朝廷没答应,所以满城里的旗人还在挨饿。”

  更让杨文定和左宗棠发现自己误解有凤的还在后面,有凤自己又主动说道:“其实那天瑞晟把消息带回满城后,我就已经动心向你们投降了,只是担心你们会象长毛在江宁一样屠杀满城,所以没敢答应。后来我听说你们宁可先打李蓝贼军,也不肯抽调主力回来打我们,我才相信你们不会屠城,说服我的部下一起下定决心。”

  说罢,有凤又向杨文定单膝跪下,抱拳说道:“杨制台,求你了,给成都的旗人一条生路,他们的祖上做过对不起你们的事,可他们没做过,大清各地满城,就数成都的满城旗人和汉人冲突最少,望你们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也念在我已经命令都兴阿帮助你们剿灭李蓝贼军的份上,给成都的满城旗人留一条生路!”

  …………

  PS:关于今天的情节,纯洁狼除了想避免一些敏感内容外,也是想纪念一下辛亥革命时的成都将军玉崐。辛亥革命爆发前,买办盛宣怀为了维护满清统治,把川汉铁路卖给洋人触发四川保路运动,爱国将领玉崐同情革命党人,顶住满清朝廷的压力,断然拒绝出兵镇压保护铁路的四川同志军,逼得满清朝廷只能是抽调湖北新军入川镇压革命,为武昌起义创造了机会。

  后来革命军兵临成都城下时,玉崐不但再次拒绝出兵与革命军交战,还从铁杆汉奸四川总督赵尔丰刀下救出革命军领袖尹昌衡,并首先率领成都八旗军队向革命军投降,帮助革命军进入成都城内,成功逼迫赵尔丰投降,使成都百姓免受战火之灾,也使成都满城躲过了屠城厄运,为成都满人求得了半年缓冲时间,学得一些自食其力的本事。

  纯洁狼掌握的关于有凤的资料不多,但其中一条确实记载着有凤在咸丰十年为穷苦旗人谋生计,请求满清朝廷允许旗人进入绿营当兵吃粮,参与四川的平叛作战。

  没有任何理由指责有凤当时的决定是为了镇压汉人——请记住时间是野猪皮九世咸丰十年的四川,一年多时间后石达开才带着太平军打进四川。

  所以,念在有凤将军这份心上,也就顺手给他戴顶高帽子,让他提前顶替玉崐将军的功绩,希望朋友们不要觉得荒谬。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1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