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三十四章 平吴三策

第三百三十四章 平吴三策

  北京城,晴空万里,阳光明媚,可是紫禁城里的两宫皇太后和鬼子六等满清当权者心中却尽是阴霾,浓稠沉重得让他们感觉窒息的阴霾。

  决定发起祺祥政变时,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政变集团的首脑也曾担心过肃顺的死党吴超越会兴风作浪,也为此做过一定的安排和心理准备,然而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却万万没有料到的是,吴超越的反应会如此剧烈,动手会这么快,下手会这么狠!

  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湖北和湖南几乎同时举起清君侧的大旗,接着上海紧随其后喊出清君侧靖国难的无耻口号,荆州满城事实上被屠,江西省城南昌被吴军包围,首支南下平叛的清军被八旗败类舒保抽得满地找牙不说,吴军还乘势反攻打紧南阳腹地,夺占新野和南阳府城,逼降唐县、内乡、邓州和裕州四县。

  再收到有凤率领成都满城旗人集体向四川吴军投降的噩耗后,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简直就要崩溃了,因为这不但代表着吴超越这个叛徒得到了一个钱粮丰厚的大后方,还基本切断了云贵两省与中原的联系,云贵两省落入吴超越的魔爪也只剩下了时间问题。所以转眼之间,吴超越实际上已经把满清朝廷的西南部从版图上砍了出去。

  慈安、慈禧、鬼子六和僧格林沁等政变集团首脑都在疯狂咒骂湖南巡抚崇恩的无能,葬送了提前消弭吴超越这个隐患的最好机会;更恶毒咒骂吴超越的无耻狠毒,阴险卑鄙,明明自己想要造反,还偏偏要打出什么清君侧的无耻旗号嫁祸于人——吴军动手如此迅捷,抢地盘掐咽喉的动作如此稳准狠,那怕是瞎子也看得出来吴超越其实早就憋了这个坏,早就为这一天不知做了多少准备。

  骂归骂,慈安、慈禧和鬼子六等人都是理智的人,知道自己再怎么咒骂都不会让吴超越掉一根毛,所以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后,慈安和慈禧立即下旨召见军机处众人,在慈宁宫中召开会议,讨论如何对付吴超越这条大清开国以来最大的叛徒和白眼狼。

  “两位太后勿忧,吴超越狗蛮子小丑跳梁,弹指可灭!微臣僧格林沁请领一军南下,必然直捣武昌贼城,全歼吴逆贼军,生擒吴超越逆贼献于御前!”

  会议照例是在僧王爷的大话中开始,这次僧王爷还吹得更狠更凶——因为僧王爷非常清楚,满清朝廷现在已经抽不出军队交给他南下平叛了,也很难拿得出军饷和粮草给他率军跋涉千里了,所以僧王爷相信不管自己再怎么吹,率军平定吴超越叛乱的美差都绝对不会落到他的身上。

  果不其然,鬼子六有些不耐烦的开了口,说道:“僧王爷平叛报国之心虽然可嘉,但现在直隶山东的军队必须首先防范长毛,不能再轻易调动,若是过于掏空了华北兵力,长毛乘机大举北上,后果必然不堪设想。”

  “六王爷说得对,本王一时义愤,没想到那么多。”僧王爷大点其头,又十分遗憾的说道:“只可惜本王麾下的直隶兵马必须优先防范长毛,不然的话,本王亲自提兵南下,不消三月时间,定然砍下吴超越狗贼的首级!”

  没人再去理会僧王爷的厚颜吹嘘,慈禧也直接撇开了僧王爷,向鬼子六问道:“老六,山东那一到的长毛近来可有什么动静?”

  “长毛伪翼王石达开先是到了济宁,与长毛吉文元部会师一处,目前正在围攻兖州。”鬼子六答道:“看来长毛是汲取了上次北窜失败的教训,准备先夺取沿途重镇,徐徐推进北上,不再重蹈之前孤军深入的覆辙。”

  “大清的江山啊。”慈禧哀号了一声,然后才转向慈安,说道:“姐姐,前儿个老六举荐泰安知府骆秉章出任山东巡抚,我觉得挺不错,骆籥门擅长治军抚民,熟悉沙场征战,在湖南时不但力保长沙省城不失,还先后建起了湘军和楚勇两支团练,一度把长毛打得缓不过气来。若是姐姐也觉得合适,不如就让骆秉章出任山东巡抚主持山东战事如何?”

  “骆爱卿的能力才干当然没有多少问题,就是这临阵换帅……?”

  慈安有些迟疑,看人很准的慈禧却马上说道:“临阵换帅虽是兵家大忌,但换帅也是如同换刀,清盛无能,巡抚山东数年都不能平定境内长毛匪患,不如换上有经验有教训的骆秉章,这样山东的战局才有可能出现转机。”

  盘算了半晌,考虑到现任山东巡抚清盛的确才干平庸,不可能挡得住石达开的北伐大军,慈安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这正确得无法再正确的决定。末了,慈安还有叹息道:“只可惜骆秉章被洋人拖累降了职,若是他还在湖南巡抚任上,大清的西南数省何至于迅速沦陷?吴超越逆贼又那能如此猖狂?”

  话题重新扯回吴超越身上,慈宁宫里的气氛顿时又压抑了下来,好在慈禧对此也有准备,先是叹了口气附和慈安的看法,然后才说道:“哀家认为,平定吴逆叛徒,一味依靠武力是决计不行,且不说那个逆贼骁勇善战,我大清朝廷中目前暂时无人能制……,僧王爷,你别打断我,让哀家说完。”

  压住了开口表示不服的僧王爷后,慈禧这才继续说道:“吴逆不但骁勇,还和洋人早有勾结,随时可能向洋人开口求援,光凭武力破他,哀家认为不但十分困难,还极不现实。所以哀家觉得,要想剿灭这个逆臣贼子,惟有用谋用计,方有可能成功。”

  “那妹妹认为,应该如何用谋用计?”慈安问道。

  “防其外,攻其内。”慈禧平静说道:“哀家虽不懂军务,可也知道仓促之间,吴超越逆贼定然难以北上侵犯京师,只能是优先对内,稳定后方。所以一时半会,我们应该还用不着担心这个逆贼会大举北上,只需在河南一带严防死守,沿黄河部署重兵,就足以防范万一,挡住吴贼唯一北上那支孤军。”

  “西太后高明。”鬼子六赞道:“吴超越逆贼虽然包藏祸心,早有谋反之意,但他毕竟是悖逆负恩,犯上作乱,湖广、四川和江西诸省的地方州府不可能全都跟着他走,他的内部隐患四伏,除非他冒险北上做孤注一掷,否则就只能是优先消弭内部隐患,彻底控制西南诸省。所以一年半载之内,他决计无法大举北上。”

  桂良、彭蕴章和宝鋆等人纷纷点头,也都认为除非吴超越效仿朱棣孤注一掷的直接发起北伐,否则就只能是优先对内彻底消化西南地盘,所以满清朝廷目前的形势虽然看似危急,其实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吴超越能够对满清朝廷的北方统治威胁其实并不大,满清朝廷还有相当充足的时间积极备战,对吴超越的内部下手。

  一针见血的指出了吴超越目前对满清朝廷的威胁程度之后,慈禧这才接着说道:“既然吴逆一时无法北上,那我们也就有时间离间分化他的党羽帮凶,使之内乱自灭。哀家提议,朝廷不妨下一道诏书,公开册封徐有仞为湖南巡抚,封胡中和为四川总督,封李卿谷为湖广总督,再封卢慎徽为湖北巡抚,封刘郇膏为江苏按察使,宣称他们为被迫从贼,所犯罪行一律不予追究,号召他们剪除吴超越、周腾虎、冯三保、杨文定和周腾虎等逆贼反正归来,再获升赏。”

  慈禧的话还没说完,慈宁宫中就已经是一片大哗,慈安更是直接问道:“妹妹,你说什么胡话?这几个逆贼怎么可能接受我们的册封?又怎么可能替我们剪除吴逆诸贼?”

  “姐姐,我这不是要他们杀吴超越,是要吴超越杀他们。”

  慈禧冷笑说道:“这几个逆贼都不是吴超越的亲信党羽,只是迫于贼势浩大而被迫从逆,吴超越对他们肯定也只是用而不信,表面虚与委蛇,暗地里小心防范。见到我们的诏书,吴逆狗贼必然会担心他们贪图我们的封赏而突然发难,轻则加强监视,重则去官掳职,逼迫他们交出手中权力,甚至杀之以绝后患。”

  说到这,慈禧微微一笑,又说道:“但不管吴逆狗贼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的内部都必将互相猜忌,生出裂痕,朝廷再私下策动吴逆狗贼的党羽走狗反正归降,都肯定可以容易许多!”

  慈安若有所思,然后才问道:“既如此,那为何不私下秘密册封徐有壬等人?让他们找机会剪除吴逆奸贼?”

  “私下册封没有这么好的效果。”慈禧摇头,微笑说道:“第一,那几个逆贼没本事除掉吴逆狗贼和吴超越的几个重要帮凶贼首,私下里许给他们再多的好处也没有任何作用。第二,私下册封,那几个逆贼既可以选择隐匿不报,也可以选择把朝廷使者献给吴逆狗贼以证其心,让我们的离间之举适得其反。”

  “臣弟赞同西太后的妙计。”鬼子六首先醒悟过来,朗声说道:“公开册封那几个被迫从逆的地方大员,既可以告诉他们朝廷对他们的态度,理解的苦衷,又可以让吴逆狗贼知道朝廷正在全力挽回他们,逼着吴逆狗贼加强对他们的防范监视,同时彰显大清朝廷的宽宏大度,使其他从逆官员看到反正有望,一举三得!不费一兵一卒便可使吴贼内部上下离心,此计大妙!”

  见鬼子六都这么说了,慈安便也点了点头,同意了慈禧的这个提议。而彭蕴章和文祥等人虽然觉得慈禧这一手有些太过阴小卑微,有伤满清朝廷的诏书尊严,但考虑到这种阴招的确对症,便也没有反对,抱着反正是你们两宫皇太后丢脸的心思表示了同意。

  事还没完,慈禧又说道:“除了尽全力离间分化吴逆贼军之外,还有两件大事,我们必须得尽全力做到。第一件就是洋人,争取让洋人帮我们对付吴逆狗贼,能请得洋人直接出兵当然最好,至不济也要洋人断了吴逆狗贼的洋枪洋炮……。僧王爷,你别断哀家行不行?让哀家把话说完!”

  再度喝退了跳出来反对的僧王爷之后,慈禧这才说道:“哀家知道,吴逆狗贼和洋人勾搭得很紧,想把洋人拉拢过来没那么容易。但是没关系,洋人都是贪财的货,吴逆狗贼给他们一万两银子,我们可以给洋人两万两银子!只要洋人帮我们不帮吴逆狗贼,我们就可以和他们谈价格!这事如果办成,我们等于就是砍了吴逆狗贼的一只胳膊,也多了一只手帮忙剿灭吴逆狗贼!”

  众人纷纷点头间,鬼子六也兴奋的说道:“皇嫂此言极是!英国、美国和法国这些国家的洋人或许没多大把握,但俄罗斯我们一定能拉过来!吴逆狗贼此前抢了和俄罗斯谈判的差使,却始终没有和俄罗斯人谈出什么眉目,俄罗斯公使伊格纳季耶夫先生对此一直十分不满,只要我们出手拉拢许以好处,就一定能把俄罗斯人拉过来!”

  “不能只拉拢一个俄罗斯,英国法国和美国这些洋人,也要尽全力拉过来!”慈禧沉声说道:“尤其是英国!哀家听说,目前洋人中势力最大的就是英国,这个国家的洋人不但兵强马壮,还在克什么亚把俄罗斯都打趴下了,英国洋人如果站到了吴逆狗贼那边,说不定我们把俄罗斯洋人拉过来都没用!”

  鬼子六点头,又跪下说道:“两位太后,臣有一个大胆之请,虽说此事有些丧失朝廷体面,但是为了平叛大计,臣还是奏请两位太后恩准,主动派遣使者前往香港与英国的远东总督包令,与之商量借兵讨伐吴超越逆贼的大事。若此事成功,朝廷剿灭吴逆叛乱,定然易如反掌!”

  和慈禧低声商议了几句后,慈安这才说道:“这也算不上什么丢脸,我们大清虽是天朝上国,可是也有派遣官员出使外藩的先例,主动遣使和英夷联系,也和出使外藩没多大区别。老六,这事就交给你办了,尽快拟出一个章程来,安排一员朝廷重臣去香港和英夷联系借兵。”

  鬼子六欢天喜地的磕头起身,然后才又向慈禧问道:“西太后,你刚才说有两件大事,第一件是向洋人借兵,第二件是什么?”

  “第二件,当然是长毛。”慈禧慢条斯理的说道:“诸位爱卿,如果你们能够想出办法,让吴逆狗贼和长毛发逆尽快的翻脸开战,打一个不死不休,那不但剿灭吴逆狗贼更加容易,顺手牵羊剿灭长毛,也是易如反掌。”

  在场众人张口结舌,慈禧则冷笑说道:“这有什么可吃惊的?哀家知道,长毛和吴逆狗贼已经公开往来,正在谈判结盟事宜,可这又有什么关系?吴逆狗贼位居长江上游,时刻威胁长毛伪都江宁城的安全,长毛也紧扼长江下游,随时可以切断吴逆狗贼和上海贼逆的联系,互相都不会真的放心对方,彼此之间还有不少的杀戮仇恨,设法让他们反目成仇,互相打一个你死我活,难道没有希望吗?”

  过了半晌,鬼子六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太后此言虽然有理,但吴超越和杨秀清这两个逆贼都是奸诈过人之辈,定然明白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想要挑拨他们再次反目成仇,翻脸开战,怕是没有那么容易。”

  “这两个狗贼奸诈,不代表他们的手下都懂这个道理。”慈禧冷哼,只稍一思索,慈禧就说道:“对了,哀家记得,吴超越此前在江宁不是杀了长毛伪北王韦昌辉吗?哀家还记得吴超越此前的奏报上说过,韦昌辉的亲兄弟韦俊目前就驻扎在湖口,马上安排人手给哀家仔细调查这个韦俊,设法和他取得联络,只要能把他收买过来,就不愁吴逆贼军和长毛发逆不会又翻脸开战!”

  鬼子六等人硬着头皮应诺,又和慈安、慈禧等人商议了一通,很快就敲定了对付吴超越的三个方案。第一是战略主守,构建黄河防线防范吴超越北上,也命令云南、贵州和广西三省全力抵抗吴超越的进犯,尽全力拖住吴超越的后腿。第二是分化离间吴军内部,褒奖升赏目前还没有正式归顺吴超越的湖广和四川地方官员,鼓励他们和吴超越顽抗到底。

  第三个方案则是挑动太平军和吴军再次开战,因为此前满清朝廷对太平军一味喊打喊杀并且毫无联系的缘故,这个方案的执行难度当然非同一般的大,所以鬼子六等人也只能是把希望寄托在收买太平军统兵大将上,也把和吴超越有杀兄之仇的韦俊列为了优先争取的对象。

  商谈中,慈禧又一次无意中提到了韦俊所部目前驻扎在湖口,随时可能和吴军发生火力摩擦。结果言者无心,听者有意,饱读史书的彭蕴章突然心中一动,忍不住开口说了一句,“如果……。”

  “彭爱卿,如果什么?”心思很细的慈禧注意到彭蕴章的异常。

  “臣不敢说。”彭蕴章有些畏惧的答道。

  “没关系,说来听听,说错了也不会怪你。”慈禧催促道。

  彭蕴章还是不敢直言,只能是拐弯抹角的说道:“不知西太后可还记得长平之战是因何而起?韩王把上党割给秦国,上党太守冯亭不愿降秦,把上党十七城献给了赵国,赵国接受之后,秦国大怒,就有了后来的长平之战。”

  彭蕴章的话虽然说得很隐晦,可是在场的满清朝廷掌权人却没有一个不是人精,全都是马上眼睛一亮,也马上就想起了一个地方的名字——正在被吴军围攻的南昌。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