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三十五章 宁与长毛

第三百三十五章 宁与长毛

  好事多磨,与吴超越的全权代表周文贤多次讨价还价之后,杨秀清终于还是在太平军和吴军的互不侵犯条约上签了字,正式同意了结束与吴军长年以来的敌对局面,宣布与吴军化敌为友,联手讨伐满清朝廷。

  这是一个双方都极具诚意的和平条约,彼此都做出巨大让步,吴超越答应逐步削减九江驻军,同意让太平军在吴军军事重地湋源口建立办事处,让太平军随时监视自军水师的动静,主动放弃突然偷袭下游的机会,也敞开了向太平军供应熟铁和各种工业品,以及向时常受粮荒困扰的太平军出售粮食。

  投桃报李,杨秀清同意让吴军的非武装船队自由通航于长江下游,也答应与吴军同时削减湖口一带的驻军,彼此间以现有控制地为界,允许百姓及商人自由往来与双方控制地,互不武力侵犯,即便遇到什么争端,也只能是优先通过谈判协商解决,首先动用武力者必须向另一方做出赔偿。而对于目前还被满清朝廷控制的土地城池,吴超越和杨秀清则约定谁手快归谁,谁打下来是谁的,另一方绝不能再以武力夺取。

  除此之外,杨秀清和吴超越还签署了一份秘密条约,约定那一支军队先攻占京城,另一方就得低头称臣纳贡,主动服输。

  被慈禧料中,杨秀清的确懂得什么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为了优先对付共同的敌人满清朝廷,在条约上签字的当天,杨秀清就以诏书形式把这道条约明发太平军控制地各处,明确要求各地的太平军将领约束军队,严厉禁止再与吴军发生任何的武力冲突,并且制订了严格军法处置主动挑起与吴军冲突的太平军将领,确保互不侵犯条约能够成为得到实行。

  还是被慈禧料中,尽管杨秀清拿出了诚意与吴超越和解,也得到了石达开和李秀成等开明将领的全力支持,欢呼拥戴。可是吴超越此前与太平军结下的血海深仇却不是一纸条约所能化解,收到几乎是在收到诏书的第一时间,林凤翔、曾立昌、李开芳和石镇吉等太平军大将就纷纷上书表示抗议,反对杨秀清忘记太平军与吴超越之间的深仇大恨,更对吴超越的和平诚意表示了严重质疑——吴超越此前对太平军玩得那些无耻手段可是让他们至今还心有余悸。逼得杨秀清只能是赶紧一一回书答复,介绍吴超越此前对太平军的多番暗助,费尽口水的替吴超越辩解洗白,劝说太平军众将抛弃前嫌,与吴超越携手抗清。

  林凤翔和曾立昌等人还算是好的,他们只是记挂吴超越此前残杀他们同伴和部下的仇恨,一时之间难以接受和大仇人吴超越化敌为友的残酷事实。太平军各路统兵将领之中,对此最为感到悲愤的还是与吴超越有着杀兄之仇韦俊,以至于接到了杨秀清诏书的时候,韦俊的第一反应就是放声大吼,“怎么可能?东王万岁怎么能答应和超越小妖和解?”

  反复确认了诏书不假之后,韦俊还又放声大哭,痛哭今生无法再为兄长报仇,死活不能理解杨秀清为什么会做这么残忍的决定?而更不幸的是,目前与韦俊搭档守卫湖口的林启荣虽然是当之无愧的抗清英雄,却又因为老上司罗大纲被吴军杀害的缘故,一直念念不忘要为舍命掩护自己脱险的罗大纲报仇,也同样无法接受杨秀清的这个决定,与韦俊互相影响,一起痛不欲生,害得还算理智的韦俊副手钟廷生怎么劝都劝不住。

  与此同时,做为诱发吴军和太平军全面开战的重要一环,满清朝廷也迅速出手了,被火线任命为安徽巡抚的翁心存派遣使者,携带着重礼和翁心存的亲笔书信秘密来到了湖口,直接把贵重礼物和书信递交给了韦俊。而在书信上,翁心存不但极力劝说韦俊率领太平军投降满清朝廷,还一再提醒韦俊千万不要忘了杀兄之仇,直接指出杨秀清与吴超越和解是出卖韦俊,怂恿韦俊加入清军继续与吴军战斗,亲手为韦昌辉报仇。

  还算好,韦俊再是痛恨吴超越入骨,却也始终对太平天国忠心耿耿,不但立即拿下了使者,还直接派人把清军密使送到南京交给杨秀清,以示自己对太平天国的忠心不二。然而韦俊却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头一天才把翁心存密使押走,第二天竟然又有人自称是满清朝廷的江西巡抚马秀儒的使者,直接跑到了他的驻地门前求见,说是有要事禀报。

  “清妖吃错药了?怎么会一再派人来收买本国宗?他们就那么瞧不起本国宗,觉得本国宗是那见利忘义的卑鄙小人?还有林启荣是干什么吃的,怎么会一再让清妖的细作混进湖口?把门口的清妖细作拿下,押到法场斩首!”

  愤怒于清军对自己的小觑之余,韦俊便也做出了一个稍稍出乎清军预料之外的决定,下了命令当众处斩马秀儒的使者,借以证明自己的心迹。同时韦俊还十分愤怒的下令召见负责陆上防御的林启荣,准备训斥林启荣一顿,让林启荣加强对清军细作的防范。

  不一刻,林启荣被传到韦俊的面前,可是不等韦俊开口呵斥,林启荣却抢先问道:“国宗,押往法场那个清妖细作是怎么回事?你怎么见都不见就下令杀他?”

  “本国宗为什么要见他?”韦俊没好气的呵斥道。

  “那个清妖细作说是来替清妖江西巡抚马秀儒来献城的,想请我们去接管南昌城。”林启荣有些疑惑的说道:“这事不管是真是假,国宗你起码应该问个清楚吧?”

  “来请我们去接管南昌城?怎么可能?”韦俊这一惊非同小可。

  “那个清妖细作在路上一直喊冤,说是来献南昌城,请我们派军队去接管城池”林启荣答道:“我在路上听到,就赶紧拦住了刽子手,过来给你报信了。”

  韦俊张口结舌,半晌才回过神来,赶紧下令把那个清军细作带回来与自己见面。结果那个倒霉的细作被押回韦俊面前后,还真的向韦俊呈上了一道江西巡抚马秀儒的亲笔书信,说明马秀儒宁愿把江西省城南昌献给太平军也不愿交给叛贼吴超越的态度立场,请求韦俊立即派遣一军前往南昌接管城池,还说只要太平军一到,南昌清军就马上打开城门向太平军投降。

  “国宗,我家抚台大人说,现在南昌的外围屏障都已经被吴贼叛军控制,南昌孤城已经不可能守得住了,他久食朝廷俸禄,世受国恩,宁可把南昌城献给你们,也不愿让给辜恩负义的大清逆贼吴超越。所以只要你们的军队一到,我们就马上开城向你们投降。”

  “事成之后,我家抚台大人也不要任何赏赐,只要你们允许他带着家人回北方向朝廷请罪,允许不愿加入你们的南昌官军出城离开,我家抚台大人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听了清军使者的哭诉,又看了马秀儒的亲笔书信,韦俊、林启荣和钟廷生等太平军将领难免既是疑惑,也多少有些心中狂喜,然后韦俊自然少不得将信将疑的问道:“真的假的?马秀儒那个清妖,就这么好心,宁愿把南昌献给我们,也不愿让给超越小妖?”

  “韦国宗,我家抚台大人是真心的啊。”清军使者哭喊道:“他之前拒绝了和吴超越逆贼一起造反,又断了吴贼军队的前线粮草,吴贼军队恨他入骨,如果让吴贼军队打进了南昌城,我家抚台大人肯定就死定了。只有请你们去接管南昌城,我家抚台大人才有希望保住活命啊!”

  “还有,国宗,我们现在还有什么资格骗你?丰城和抚州都已经被吴贼军队攻破了,我们从吉安、赣州和袁州调来的援军也被吴贼军队打退了,南昌转眼就有可能被吴贼军队攻破,我们还骗你们去干什么?”

  觉得清军使者的话还算有些道理,韦俊便也命令士兵先把他带了下去酒食款待,然后才向林启荣和钟廷生问起意见,结果林启荣首先答道:“我觉得不假,清妖巡抚马秀儒现在已经没资格再骗我们了,而且他把我们骗过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超越小妖的军队已经包围了南昌城,清妖的各路援军都被杀退,我们去接管南昌除了提防超越小妖突然翻脸之外,根本就不用担心清妖的什么埋伏。”

  “不错,从目前的形势上来看,清妖巡抚主动请求献出南昌城,应该不可能是什么诱敌之计。”钟廷生也点了点头,然后才皱眉说道:“不过我总是觉得有点古怪,马秀儒那个清妖,怎么会突然想到把南昌献给我们?”

  “刚才那个清妖使者不是说得很明白?”韦俊有些不耐烦的说道:“他之前把超越小妖得罪得太狠,还断了粮草得罪了正在打南昌的吴贼军队,他落到超越小妖的手里肯定是死路一条,只有投降我们他才有希望活命。”

  钟廷生还是有些将信将疑,林启荣则建议道:“韦国宗,既然如此,我们为什么不去碰碰运气?分出一支水师进鄱阳湖,走赣江水道直接去南昌接管城防,如果马秀儒那个清妖的献城投降,我们不就等于是白拣了一座省城?”

  韦俊大为心动,立即点头表示可以考虑,另一边的钟廷生则赶紧提醒道:“国宗,别忘了超越小妖的军队正在打南昌城,我们去接管南昌,他们如果不乐意怎么办?”

  听到这话,韦俊稍微动摇了一下,然而稍一盘算后,韦俊却立即骂出了一句脏话,“去他娘的!东王万岁和超越小妖签定的条约说得很清楚,清妖的土地城池谁手快归谁,清妖巡抚愿意把南昌城献给我们,关他超越小妖屁事?”

  说罢,韦俊还有恨恨的补充了一句,“如果超越小妖动武更好,正好让东王万岁看清楚他是什么人,看东王万岁还逼不逼着我们和超越小妖化敌为友?!”

  拿定了主意,韦俊便也不顾钟廷生的一再劝阻,当即决定派遣一千二百水师乘船赶往南昌接收城池,同时为了防备吴军方面警觉和阻拦,韦俊还特意安排了一个使者过湖去和驻扎在九江的吴军联系,声称太平军水师南下是去给驻扎在安仁的太平军石镇吉部运送补给,请求吴军不要误解自军的行动。

  紧锣密鼓的准备中,去和吴军大将刘坤一、鲍超联系的使者很快带来了吴军的答复,廪生出身的读书人刘坤一不但明确表示绝不会干涉太平军的正常军事行动,还给韦俊等人送上了一份礼物,表示希望能与太平军更进一步扩大友好往来。

  “狗清妖,鬼才愿意和你们友好往来!”

  冷笑着把刘坤一的亲笔书信撕得粉碎,韦俊这才向负责这次任务的亲信大将朱长春交代了具体的行动计划,安排朱长春掐算好时间出发,顺理成章的在夜色降临时赶到赣江入江口,然后借着夜色掩护驶入赣江直奔南昌城。路上遇到吴军斥候小船则声称是去帮助吴军攻打南昌,尽可能的迷惑吴军判断,全速赶到南昌城下接管城池,然后再告诉吴军是在路上遇到了清军的请降使者才这么做。

  除此之外,韦俊自然少不得交代朱长春,说如果这是清军的诱敌之计,那就不必客气,马上厚着脸皮向城外的吴军请求救援——如果吴军不救也可以乘机找杨秀清告状。朱长春领命,又问道:“国宗,如果超越小妖的军队对我们开火怎么办?”

  “坚决还击!”韦俊脱口回答,又稍一盘算后,韦俊却又还算谨慎的叮嘱了一句,道:“记住,如果超越小妖的军队没开枪,你绝不能开第一枪!否则东王万岁那里我们没办法交代。”

  接受了韦俊交代的命令之后,第二天快到正午时,朱长春就领着太平军船队从湖口张帆出发,在吴军水师的眼皮子底下大摇大摆驶入鄱阳湖深处,期间吴军水师也兑现了之前的承诺,没有做任何的阻拦,毫不犹豫的让路放行。

  一路畅通无阻,太平军船队十分顺利在天色将黑时抵达了赣江入湖口,探明岸上没有敌情之后,朱长春再一声令下,船队便立即转进了赣江,摇撸划桨的全速赶往南昌方向。同时还是到了这个时候,朱长春才向所部太平军将士知会了自军此行的真正目的……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