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四十章 大义为重

第三百四十章 大义为重

  湖北黄州府罗田县县令桂中行之所以邀请翁心存军入鄂作战,原因除了桂中行看穿吴超越所谓的清君侧其实就是造反外,再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桂中行其实就是翁心存的学生,有把握求得动翁心存出兵来救。

  被桂中行料中,与老吴家仇深似海的翁心存父子果然很有勇气的决定派出援军,翁心存还更有勇气的亲自草就了一道讨吴贼檄文明发天下,号召天下的儒生清流挺身而出,象讨伐太平军一样的组建团练讨伐吴超越。同时翁心存还亲自给罗田周边的几个湖北地方官写了书信,鼓励他们向自己的学生桂中行学习,易帜反正,重新回到大清朝廷温暖而又宽阔的怀抱。

  “大清的将士们,放心去救罗田!吴贼悖逆朝廷,不得人心,境内周边烽火四起,所部贼军有点精锐也是疲于奔命,支应不绌,早就调不出任何一支主力精兵应对罗田战事!尔等只需与罗田桂知县的团练会师一处,便可立于不败之地!”

  为了鼓舞军心士气,翁心存还在受命增援罗田的三千清军将士面前说出了上面这番话,然而在私下里,翁心存却又悄悄对统帅这支援军的长子翁同书说道:“如果吴超越狗贼亲自率领他的武昌驻军来和你决战,千万别弄险,该撤退就得赶紧撤退,以你的军力,很难敌得过吴超越逆贼的本部精锐。”

  带着父亲的嘱托,也靠着桂中行的接应,官职已经混到记名按察使的翁同书率领着三千清军很是顺利的取道英山进入了湖北,也抢在吴超越做出反应之前赶到了罗田,与桂中行匆忙组建的团练会师一处。结果让翁同书心中暗喜的是,控制地周边战火四起的吴超越果然没敢动用自己的战略总预备队武汉驻军,仅仅只是从邻近的大冶抽调了一千吴军,北上前来罗田镇压叛变。

  “有希望!只要能打退吴贼的这一千军队,我军不但能乘机在湖北站稳脚跟,朝廷也肯定会给我升官了!”

  再三确认了吴军兵力之后,翁同书先是憧憬了一番率先杀进吴超越老巢根据地的盖世奇功,然后才想起向桂中行打听这支吴军的将领姓甚名谁,是什么官职,熟悉湖北情况的桂中行则如实答道:“回和斋兄,这支贼军的统兵将领叫黄远豹,官职是从三品游击。”

  “无名鼠辈。”翁同书冷笑了一声,很有些得意的说道:“吴贼果然已经是无兵可派,无人可用了,竟然派这么一个无名小卒来与本官交战。”

  “和斋兄,这个黄远豹可不是什么无名鼠辈!”

  桂中行大吃一惊,忙仔细介绍道:“这个黄远豹本名叫做黄三傻,是吴超越逆贼麾下著名猛将黄大傻的亲弟弟,这些年来随着吴超越逆贼南征北战,东征西讨,建立过无数功勋。而且他的所部兵马,还是吴超越当湖北巡抚时的直系抚标,是吴贼最信任的军队!装备最好也最能打!”

  “黄大傻的亲弟弟?”翁同书有些傻眼,忙问道:“是不是那个在天津城外,敢带着军队冲进长毛阵地三十步内开枪那个黄大傻?”

  “就是他。”桂中行点头,又说道:“小弟听说,这个黄远豹当时也在场,还走在队伍的第一排。另外小弟还听说,长毛给黄家兄弟起的外号就是龙兄豹弟,连李开芳、林凤翔和韦俊这些长毛名将都不敢和他们兄弟正面交战。”

  翁同书的脸色有些微变了,但很快就悄悄安慰自己道:“没事,只要别和这个贼将打野战就行,我就不信这个贼将能有这么厉害,能用一千军队打破本官三千大军守卫的罗田城。”

  残酷的事实很快就粉碎了翁同书的美梦,当黄远豹带着吴军赶到罗田平定叛乱时,翁同书虽然还算聪明的选择了闭城自保,然而在吴军猛烈火力的掩护下,吴军工兵只用半天多点时间,就直接在罗田的城墙上凿开了一个洞穴,装进苦味酸炸药引爆,在罗田的城墙上炸出了一个七八丈宽的口子。接着黄远豹再一声令下时,武装到了牙齿的吴军第一兵团将士立即冲锋入城,与城中守军展开巷战。

  巷战中,被吴超越闲置了多年的吴军第一兵团将士也暴露出了一些问题,比方说基层士卒缺乏实战经验,没经过尸山血海历练的新兵大都有畏战怕死的情绪,一度攻势不算很顺。然而还算好,武器装备方面的绝对优势很快就抵消了这些弱点,在吴军老人的指挥下,直接从兵工厂调来的吴军将士每遇阻力,二话不说就是以苦味酸手雷和掷弹筒说话,炸得手里只有抬枪火绳枪的安徽清军鬼哭狼嚎,抱头鼠窜,也炸得翁同书叫苦不迭,破口大骂,“吴军狗贼,怎么会有这么多洋枪洋炮?”

  激战了一个多小时后,吴军将士逐渐攻到清军临时指挥部罗田县衙附近,守卫罗田各门的清军纷纷打开城门出城逃命,倒是桂中行临时招募的罗田团练还在勉强坚持,可还是挡不住吴军的如潮攻势。一看情况不妙,翁同书赶紧决定带着亲兵撤退开溜,同时还算很讲义气的劝说桂中行也随自己逃命。然而书呆子桂中行却牢记地方官有守土之责的责任,不但拒绝逃命,还反过来劝说翁同书和自己与吴军血战到底,以死报国。

  翁同书历史上之所以被师弟李鸿章弹劾,就是因为贪生怕死临阵逃命丢了定远城,以身殉职这样的蠢事翁同书当然绝不会干。见桂中行态度坚决,翁同书当然是毫不犹豫的把他扔下就跑,还早早就换上了普通清军士兵的装束出城逃命,桂中行则命令衙役搬运柴草,准备举家**,以死殉职。

  因为衙役同样跑光了的缘故,桂中行的**之举没能成功,一家老小全都被吴军将士生擒活捉,结果出于某些特殊原因,黄远豹也没有杀他,只是一边亲自率军追杀翁同书的败军,一边把桂中行一家装入囚车,押到省城向吴超越献俘。

  桂中行和家人被押到了省城后,考虑到桂中行的官声不算太差,在这个时代凤毛麟角一般的清官廉吏,吴超越也给了他一个活命机会,在百忙中抽出时间亲自见了他一面,好言劝他投降并许以升官。然而读书读傻了的桂中行却依旧断然拒绝,还对吴超越是百般辱骂,说什么都不肯给吴超越当帮凶走狗。

  为了不让其他地方官向桂中行学习,吴超越几次都想直接把桂中行推出去砍了算了,然而每次都是话到嘴边又强行咽了回去——因为黄远豹还让人顺便来了桂中行的抄家清单,在桂中行这个县令的家里,吴军将士仅仅只是找到了十一两五钱银子,一堆书籍和一堆破旧衣衫,一套打着补丁的七品官服,还有一份罗田士绅百姓恳求吴超越赦免桂中行的万民书。

  “杀这样的清官实在是太伤天害理了。”

  暗叹了一声,吴超越还是下令把桂中行关入大牢,吩咐不得虐待,同时又当着桂中行的面下令释放桂中行的家人返回老家,并且还从自己的养廉银子中拿出二百两送给桂中行的家人当路费。桂中行则是根本不信,大骂着吴超越昂首而去。

  …………

  对吴超越来说还好,湖北境内象这么顽固不化的官员就只有桂中行一个,或是迫于吴军淫威,或是看到吴超越势大想要乘早从龙,湖北的地方官员再没有一个敢象桂中行效仿,全都选择了乖乖易帜归顺,让吴超越真正意义上彻底掌握了湖北全境。

  与此同时,湖南和四川的地方府县也不断的易帜归降,吴军的实际控制地逐渐连成一片,并且不断向周边曼延扩展,向北已至南阳,向南则与贵州接壤,东临鄱阳湖,西面更是直抵青藏高原,与太平军的控制地联手彻底切断了满清朝廷和两广、云贵及赣南的陆地道路联系。

  在此情况下,吴超越当然开始了琢磨向南进兵,更进一步扩张控制地以夯实后方,也早早就决定先从江西南下吞并广西,包围云贵以免太平军染指,同时借助自己的广东老乡向东扩张,与太平军争夺广东地盘。

  吴超越的这个战略计划获得了赵烈文和阎敬铭等心腹的一致赞成,同时李鸿章也从湖南送来书信,与吴超越不谋而合的建议先向广西出手,别把宝贵的机动力量首先浪费在人无三分银的贵州。然而令吴超越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左宗棠却突然送来了一道书信,主张吴超越先向云贵下手,然后再东进广西或者发起北伐。

  左宗棠在书信上解释了他提出这一主张的原因,首先是云贵两省目前的战乱情况益发严重,各路贼军打着反清之名实行分裂之实,云贵清军本来就难以支应,如果再得不到外援帮助,肯定难以制止类似李蓝贼军一样的云贵贼军割地成王,分裂疆土。而云贵两省的汉人百姓如果因此遭到屠杀或同化,中原军队再想收复云贵必然难如登天。

  就象是吴超越肚子里的蛔虫,左宗棠同样猜到了吴超越肯定会盯上广西,也在书信上承认吴军如果拿下广西可以包围云贵,是一步战略上的妙棋。可左宗棠又警告吴超越说广西是太平军的老家,广西境内有着无数太平军的宗族亲党,吴军进兵广西不但注定无法得到他们的支持,相反还有可能导致太平军在广西的残余势力坐大,让太平军坐收渔利。认为与其削弱广西清军给太平军在广西残部以咸鱼翻身的机会,倒不如让广西清军先和太平军打一个两败俱伤,然后再出手摘桃子。

  鉴于这两个重要原因,左宗棠建议吴超越对广西清军采取安抚政策,尽力争取友好相处,甚至可以适当给广西清军一些支持,帮他们剿灭太平军在广西的残部。又极力主张收买和拉拢云贵清军,全力争取让云贵清军主动易帜,帮着他们对付云贵境内的各路贼军,以巩固汉人对云贵两省的控制掌握。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在漫长书信的最后,左宗棠又象老子教训儿子一样的补上了一句,“别记挂着你的广东老家,贪图什么衣锦还乡光宗耀祖,那是项羽一样的蠢货所为。要学刘邦收买人心,进关中后金银财宝分文不取,漂亮女人一个不骑,那才是真正的英雄豪杰,人君气量!”

  看完了左宗棠的书信,吴超越整整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在冯婉贞的床上翻过来倒过去就只是盘算左宗棠的主张。第二天一早,吴超越又召集了赵烈文、阎敬铭、邵彦烺和戴文节等亲信参谋,把左宗棠的书信交给他们观看,向他们征求意见。

  看了信后,之前已经表态过支持先打广西的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都不吭声,还是在吴超越的一再要求下,花老狐狸留给吴超越的帮凶戴文节才吞吞吐吐的先开了口,说道:“慰亭,我认为季高先生的主张更有道理,应该以大义为重,帮愿意归顺我们的云贵官军先剿灭云贵境内贼军,不给贼军分裂疆土的机会。”

  “我也知道应该大义为重,应该全力维护中国的领土完整。”吴超越点头,又哭丧着脸说道:“可是先打云贵太不划算了,这两个鬼地方就算打下来也收不上多少赋税,还得先贴出钱粮恢复民生,安抚百姓,做亏本买卖啊。”

  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还是不吭声,因为他们很清楚吴超越的话是事实,先取云贵的确是一笔得不偿失的亏本买卖。而戴文节犹豫了一下后,却突然朗声说道:“即便是亏本买卖也得做!”

  “慰亭,你难道忘了,得人心者才能得天下,你如果为了吃亏占便宜而斤斤计较,置危如累卵的云贵同胞于不顾,坐视他们被贼军屠杀,坐视中华疆土被贼军分裂,天下人会如何看你?”

  “难道你忘了,前年云南贼军包围昆明,逼死了云贵总督恒春,吓跑了巡抚舒兴阿,全靠云南布政使桑春荣困守孤城,吴振棫吴制台千里驰援,这才好不容易杀退贼军,保住昆明!贼乱至此,你如果为了计较钱粮,故意对云贵见死不救,让贼乱乘势复大,云贵岂能还是我中华领土?!”

  轮到吴超越不吭声了,戴文节则越说越是大声,道:“再有,先取广西,真就是一笔赚钱买卖吗?我看不尽然!如果慰亭你是杨秀清石达开,看到你出兵打进他们的老家广西,他们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你这是故意在和他们抢地盘,会不会更加的防备于你?还会不会把主要力量用在京城乱党所控制的军队上?”

  “但你如果先打云南和贵州这两个穷省,杨秀清和石达开又会怎么想?”戴文节顿了一顿,这才接着说道:“会不会觉得你胸无大志,只想做西南王平西王?还会不会对你日防夜防,又还会不会放心的全力北上?”

  “打云贵,亏的只是钱粮弹药,可赚的是天下人心!云贵将士百姓的全力拥戴!打广西,赚的只是钱粮赋税,可亏的却是大义民望,还有太平军的敌视仇恨!”

  听了戴文节这番掷地有声的话,其实早就无比动摇的吴超越也终于下定了决心,一拍桌子说道:“改变战略计划,先取云贵!这笔亏本买卖,我做定了!”

  赵烈文和阎敬铭等人也不吭声,只是向吴超越拱手领命,然后吴超越当即下令做书联络云贵总督吴振棫、云南巡抚桑春荣和贵州巡抚刘源灏,再度劝说他们易帜归顺,表态全力帮助他们剿灭境内贼军。同时又传檄云贵两省,明确表示无论任何府县城池和军队将领,只要是为了平定贼乱,都可以向吴军请求援助,吴军定然全力救援!

  书信与檄文很快做好,在商议与云贵督抚联络的使者人选时,帮着左宗棠坚决主张先救云贵的戴文节倒是自告奋勇,表示愿意冒死前往云贵与吴振棫等人联络。然而吴超越考虑到此事太过冒险,断然拒绝了戴文节的要求,决定只派普通使者南下。戴文节也没坚持,只是又突然说道:“对了,慰亭,要不把我们前些天抓的桂中行放了吧,让他担任去和贵州巡抚刘源灏联络的使者,给我们送这道书信。”

  “那个老顽固怎么可能答应做我的使者?”吴超越无奈的一耸肩膀。

  “我去劝他,一定能说动他。”戴文节再度自告奋勇,又微笑说道:“还有,慰亭你可能还不知道吧,桂中行其实就是贵州镇远人,事关他的家乡父老,想来他必然不会拒绝。”

  吴超越一听大喜,当即点头,说道:“那就他吧,让他顺便看看我是不是真的放了他的家人,也让刘源灏和贵州文武官员都看一看,我是怎么的宽宏大度,以德报怨。”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