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阅读网 > 晚清之乱臣贼子 > 第三百四十二章 《泰晤士报》的影响

第三百四十二章 《泰晤士报》的影响

  吴超越象傻叉一样把战略扩张的主攻方向放在云贵,让太平天国和满清朝廷同时感到欣喜若狂,尤其是深知云贵底细的满清朝廷,更是满朝欢腾,文武官员没有一个不是弹冠相庆,也没有一个不是嘲笑吴超越的未老先衰,跟谁学不好偏偏要跟吴三桂学做平西王,只想着云贵穷山沟里称王称霸,全无半点进取之心。

  但满清朝廷也有明白人,至少慈禧就当朝说道:“如果众卿认为吴贼西取云贵是一步蠢棋,那你们就大错特错了。事实上,哀家更愿意看到吴超越逆贼南下广西,或者北上河南!”

  “吴贼若是南下广西,那长毛贼寇必然大怒,因为长毛起事于广西,在广西有着大量的同乡宗族,又已经兵进广东,早就把广西视为他们的囊中之物,绝不会容许吴贼彻底吞并广西。”

  “吴贼若是北上河南,那么吴贼军队必然会和长毛捻匪在河南境内发生利益冲突,磨擦之下,刀兵相见大动干戈绝非没有可能。可吴贼既不北上也不南下,偏偏选择西进云贵,大清朝廷再想指望吴贼与长毛翻脸开战,拼一个两败俱伤,难如登天矣!”

  还有鬼子六也认为吴超越的战略选择对满清朝廷来说不是什么好事,发表意见道:“西太后言之有理,吴贼选择西进云贵,大清朝廷固然是避免了两线作战,可以全力应对长毛威胁。然而对于长毛而言,也等于少了一个后顾之忧,可以集中力量北上与大清朝廷作战。如此一来,日后真正能够坐收渔利的人,搞不好反倒是看似走了一步蠢棋的吴超越逆贼。”

  虽然对吴超越的西进战略忧心忡忡,但不管怎么说,吴超越没有帮着太平军往北打始终也是一件好事,起码满清朝廷可以从黄河防线上抽调一些军队东进,帮着山东清军抵挡太平军的北伐大军。同时也赢得及其宝贵的时间实施借师助剿的罪恶计划,借助西方列强之手剿灭太平天国和吴超越。

  然而很可惜,借师助剿的计划远比满清朝廷想象的更困难和更复杂,尤其是在争取当今的世界霸主英国出兵参战这个问题上,满清朝廷派出的使者军机大臣文祥更是碰到了巨大困难,始终没能说服英国的香港总督老包令同意出兵。

  这里必须得普及一下历史,历史上的第二次鸦片战争结束后,因为太平军就进攻上海一事与英国驻沪领事麦华陀谈判破裂,还有因为洪秀全强迫英国外交官员巴夏礼向自己下跪,英**队的确接受了满清朝廷的请求出兵参战,帮着清军多次重创太平军,还帮着清军收复了包括杭州在内的大片土地。然而在英国国内,却仍然有巨大的反对参战声音,尤其是英国的众议院,更是强烈抗议英军帮助清军野蛮屠杀太平军,最终在一八六四年逼得英国首相巴麦尊重新采取中立政策,只不过太平军当时已经遭到了致命打击,败局已经无法挽回,英国重新采取的中立政策才没能帮到太平军什么忙。

  在原来的历史上尚且如此,在这个满清外交大权被吴超越无耻窃取的历史层面上,满清朝廷再想求得英国出兵助剿自然更没那么容易。首先光是一个政变集团的政权是否合法就足够文祥伤透脑筋——吴超越早早就以满清外交部长的身份向英国驻华公使递交照会,公开宣称政变集团为非法,并且自己建立了清国临时政府,文祥要想求得英**队出兵对付吴超越,当然首先得证明他代表的政变集团才是合法政权,也得证明吴超越组建的临时政权为非法无效。

  甚至就连求得英国出兵对付太平军也不是那么容易,向吴超越学习的太平军不断调整外交政策,默许英国在控制地内销售鸦片,公开允许英国向控制地倾销各种工业品,基本上已经满足了英国人的胃口,英国人自然不愿冒着丢失巨大市场的风险和太平军开战。

  还有更关键的一点,太平军比历史上更强,满清朝廷却远比历史上弱小,英**队帮着满清朝廷剿灭太平军注定要付出更大的代价,玩了几百年大陆平衡政策的英国人自然不会傻到轻易答应替满清朝廷火中取栗。

  不过也还好,文祥还有一张底牌就是可以向英国人无限让步,为了求得英国出兵,文祥不但承诺租借割让更多的土地,开放更多的港口,还许诺向英国方面支付一千万两纹银的报酬。

  “包令先生,我国两宫皇太后郑重承诺,只要贵国出兵帮助我国剿灭太平军和吴超越这两股叛军,那我国立即向贵国支付五百万两纹银,成功之后我们再支付五百万两银子。怎么样,这样的条件你无法拒绝吧?”

  面对文祥的满脸期待,老包令只能是报之以无奈苦笑,说道:“亲爱的文祥先生,虽然你们的诚意很让我动心,然而我还是只能遗憾的告诉你,做不到,我们英国政府绝不会同意出兵和吴超越先生的军队交战。”

  “为什么?”文祥警惕的问道:“难道吴超越那个逆贼答应了给你们更多银子?”

  “他没给我们银子,只是给了我们希望。”老包令拿出了一份报纸递给文祥,说道:“看一看吧,这是我们英国最有影响力的《泰晤士报》给吴超越的评价,现在我们英国的国内舆论全都站在吴超越一边,我们英**队如果和吴超越先生的军队开战,首先我们英国的舆论界就不会答应。”

  满头雾水的接过老包令递来的报纸,报纸上的英文虽然文祥一个字都不认识,可文祥还是一眼看到,这份报纸的头版头条上,赫然就是吴超越身穿西服站在一条蒸汽炮船上的难看照片。文祥大吃一惊,忙问道:“吴超越逆贼什么时候上了你们的报纸?怎么还穿成了这样?”

  “是《泰晤士报》记者包贝尔先生在湖北拍摄的,背景是以我们英国人命名的湖北战船雒魏林号。”老包令耸耸肩,又说道:“叫你的翻译给你念一下吧,然后你就明白吴超越先生在我们英国为什么会这样受欢迎了。”

  按照老包令的指点,文祥赶紧要求自己高价雇佣来的翻译念诵其中内容,而因为篇幅和时间的问题,我们就大概知道一下这份报道的几段主要内容就行了。

  “超越·吴总督先生无疑是清国最了解和最尊重西方国家的人,甚至可以说是最懂得与西方交流的亚洲人,他不但熟悉我们的文化和历史,还知道和尊重我们的制度与宪法,对我们英国最早实施的君主立宪制十分赞赏,认为这是最为适合我们国家的宪法制度,还对我们维多利亚女王建立日不落帝国的丰功伟绩大加赞赏,并且不止一次为了我们英国女王的健康干杯。”

  “吴总督对西方人非常欢迎和尊重,在普遍愚蠢敌视西方的清国,只有在吴总督的管辖地域里,我们西方人才可以真正获得自由通商、旅游和传教的机会,我们西方人在他管辖的湖北土地上每当遇到东西方的文化冲突,吴总督通常都会亲自或者派遣他熟悉西方的部下出面,耐心向冲突双方解释原因,化解冲突,使我们西方人明白当地人误会的原因,也让当地人知道我们的行为只是出于西方人的习惯,并不包含任何的恶意。”

  “整个清国只有三名曾经到西方国家接受过教育的留学生,他们都是吴总督的同乡,他们能够到西方更加接受教育,还是来自吴总督祖父的经济资助。吴总督的祖父健彰·吴先生同样能说英文,也非常了解我们西方,而那三名留学生,目前已经有两人成为吴总督的部下,另外一位宽·黄先生毕业于我们英国的爱丁堡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目前还在我们英国担任医生,但是他同样也受到了吴总督的邀请,准备返回清国为吴总督效力。”

  “吴总督令人震惊的决定把他军队的一条蒸汽明轮船以我们英国人的名字命名,获得这份特殊荣耀英国人英文名字叫做WilliamLockhart,中文名叫雒魏林,是我们英国伦敦会的传教士,因为在清国建立了慈善医院而获得了吴总督的尊敬,也让吴总督征得他的同意,以他的中文名字雒魏林命名船只。对此,法国、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在华传教士都十分妒忌,但也全都认为这是西方教会在亚洲取得的一次伟大进步,同样感到荣耀。”

  “吴总督对世界经济也有非常深刻的了解和认识,知道我们英国和美国一样,目前正面临经济危机,知道我们英国的钢铁业面临生产停滞的问题,进而影响到我们的金融业。吴总督认为这是生产过剩的原因,非常愿意帮助我们英国经济摆脱困境,他提出的办法是在清国大量建设铁路,向我们英国大量进口铁轨和火车,让我们英国的钢铁业获得大量定单和资金,也帮助我们英国工人获得更多的工作岗位。”

  “吴总督管辖的清国湖北省大冶县内,正在开工建设清国的第一条铁路,使用的全是我们英国生产的铁轨。同时吴总督还计划修建一条全长达到一千三百英里左右的川汉铁路,用于连接湖北和四川这两个省份,所使用之铁轨,也准备全部向我们英国采购。资金方面吴总督也拟定了一个详细的筹集计划,一部分由吴总督的总督府筹集,一部分向民间发行股份,另一部分准备向我们英国的银行借贷。”

  “吴总督还请求我们《泰晤士报》向英国的商人发出诚挚邀请,希望我们英国的商人到他的管辖地里投资,参与采矿、铁路、纺织和金融等各种行业,吴总督愿意为我们提供土地税收方面的优惠,并保证提供充足的工人。”

  “文祥先生,知道不?”

  老包令开口打断了翻译的念诵,向文祥苦笑说道:“这篇报道在《泰晤士报》上刊登后,我收到二十三封抗议信,全是来自我们英国的钢铁家,抗议我没有通知他们参与对吴先生铁路的招标,并且要求我提供关于吴先生铁路修建计划的一切信息。还有我们的英国银行家,也没有一个不在打听吴超越的借贷计划,全都想把资金借给吴超越修建铁路。在这样的情况下,我怎么还敢答应让英**队和吴超越先生的军队开战?”

  “为什么不敢?这道理我不懂。”早就听得头昏脑胀的文祥摇头,不明白其中道理。

  “很简单,这时候我如果和吴超越先生开战,那我就等于是得罪全英国的钢铁家和银行家,还有我们英国的教会。”

  老包令再度耸肩,摊手说道:“他们现在生产的钢铁卖不出去,闲置的资金不敢随意投资,当然希望吴超越先生那条一千四百多英里长的铁路能够尽快开工建设,帮助他们解决这些问题。这时候我和吴超越开战,等于就是打他们的钱袋子,他们怎么可能答应?”

  “还有。”老包令又补充道:“因为这篇报道,现在不光我们英国商人和人民对吴超越先生充满好感和兴趣,就连我们英国的维多利亚女王都要求我提供关于吴超越先生的一切情报,并委托我对吴超越先生对她的祝福表示感谢。”

  “吴超越那个逆贼,祝福你们英国的女王?”文祥有些傻眼了。

  “《泰晤士报》上不是清楚写着吗?”老包令答道:“吴超越在和我们英国人交流时,每次碰杯都是为我们英国女王的健康干杯,维多利亚女王殿下当然非常高兴接受这来自东方的祝福。”

  “卖国贼!”文祥咬牙切齿,然后才问道:“包令先生,难道你就因为这份什么报纸,就不敢借兵给我们剿灭吴超越逆贼了?”

  “亲爱的文祥先生,你太不了解《泰晤士报》在我们英国的影响力了。”老包令苦笑说道:“而更不幸的是,你们****还得罪了《泰晤士报》的记者包贝尔先生,让他还发表了一篇文章谴责你们践踏国际公法的野蛮行径,介绍了他和英法外交官员被你们虐待杀害的前后经过,还说如果不是吴超越先生的使者及时出面阻止,你们几乎都要杀害法国驻华公使布尔布隆先生。那篇文章同样在我们国内引起了巨大反响,许多报纸不但严厉谴责你们,甚至直接建议我们英国政府推翻你们的政权,帮助吴超越成为清国的统治者。”

  文祥还是有些不敢相信《泰晤士报》的影响力,干脆直接问老包令究竟要什么条件才出兵帮助清军干掉吴超越,老包令则答道:“我只能答应令上书国内,请我们英国政府商议此事。”

  “但是文祥先生,你最好不要报太大的期望,算时间,吴超越组建清国临时政府的消息应该已经传到英国国内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舰队街那帮混蛋应该已经快要乐疯了,争着抢着在头版头条报告这个消息,鼓动我们英国政府出兵帮助吴超越成为清国的统治者了。”

  不幸被老包令言中,与此同时的英国国内,伦敦舰队街那帮靠耍笔杆子吃饭的记者编辑,的确是在象打了鸡血一样的争着抢着在自家报社的头版头条发表社论,鼓动英国政府为吴超越提供军事和经济上的帮助,让吴超越早点干掉欺负他们同行的满清朝廷,建立新的中国政权。

  远东春天!英国企业家的喜讯!清国吴总督宣布组建合法临时政权!——这是《泰晤士报》的头版标题。

  和该死的破产失业说再见!亚洲最大市场的大门已经向我们英国敞开!——《每日电讯报》一向都喜欢耸人听闻。

  英国的机遇,我们有希望获得第二个印度!——《曼彻斯特卫报》充满理性的同时也不乏浪漫幻想。

  再也用不着忍受清国朝廷的愚蠢了,我们的朋友即将成为清国的领导者。——《星期日泰晤士报》是这标题。

  为了英国的利益,我们必须帮助吴总督。——《观察家报》的读者主要是英国的中上层知识份子,也都对政治充满热情。

  不能让其他国家抢先,吴总督是我们的盟友!——《号角报》急英国之所急,很是担心法国和美国等其他西方列强抢先把吴超越拉走。

  吴总督的神秘情人!竟然是他教师的女儿!——如果当时有《太阳报》的话,八成会是这么一个标题,还会附上曾纪静的照片。

  还是不幸被老包令言中,在这样的舆论环境中,想让英国政府决定不承认吴超越所组建的临时政府的确是难如登天,英国众议院和下议院中也到处都是要求政府帮助吴超越获得胜利的呼声,甚至就连英国维多利亚女王都就此事专门召见了首相巴麦尊商议。而巴麦尊虽然想骑墙观风,观察一段时间再说,可招架不住来自各方面的强大压力,最后还是决定立即派遣一个庞大的代表团赶赴中国,与吴超越商量结盟事宜,给吴超越准备的结盟条件还相对比较宽松。

  不光是英国政府,也不仅是英国舆论界,事实上整个西方的舆论界都因为《泰晤士报》的影响,在言论上十分倾向于支持承认吴超越所组建的临时政府,逼得西方各国或是匆匆派遣代表,或是授权驻华公使,争着抢着与吴超越建立外交联系并讨价还价,争取依靠吴超越彻底打开中国市场,获得工业品倾销地和工业原材料来源,同时也因此纷纷宣布对中国内战表示中立,拒绝满清朝廷借兵对吴超越开战的要求。

  只有沙俄国内反应比较冷淡,因为打听到是吴超越拉着英法逼迫本国归还库页岛的缘故,沙俄国内对吴超越普遍印象不佳,也更加愿意帮助容易欺负满清朝廷干掉吴超越。然而带来的连锁反应则是普鲁士驻俄公使刺探到这一消息后,却在第一时间致书国内,建议普鲁士摄政王威廉亲王率先承认吴超越组建的临时政府,为吴超越提供军事帮助,凭此获得中国市场及东方利益,也乘机借助东方力量牵制和削弱沙俄,为普鲁士统一德国创造契机,减轻外部压力。

  顺便说一句,这个普鲁士公使叫做俾斯麦。

  话题又转回东方,文祥把向列强借兵对付吴超越几乎全部遭到拒绝的事消息报告到了京城后,慈禧和鬼子六等人大骂吴超越无耻卖国之余,也很快做出新的决定,要文祥改变策略只向西方列强借兵对付太平军,准备先把列强军队拉入中国内战,然后再慢慢想办法挑起吴军和西方列强的武力冲突。

  http://www.zwydw.com/book/0/7/6430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zwydw.com。中文阅读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zwydw.com